"我爸是首相"也挽救不了森喜朗之子

72816271 收藏 2 403

现在网上最红的一句话是:我爸爸是李刚。讲的是保定有一位官二代,在学校飙车撞死同学以后,被拦下后对栏车的人说的一句话。看了这句话我想了很久,我研究日中关系,同时也是研究中国近代史,觉得这句话的似曾在那里看见过,本来想立刻写一篇文章讲讲中日在这个问题的对应态度,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头绪。今天正好有点时间,我就顺手翻了翻放在床头的书,这本书是国内朋友去年给我寄来。是张爱萍将军之子张胜将军所写回忆父亲的书籍。虽然张爱萍是中国开国上将,却是一位有脾气的将军,我从这本书中看见很多秘密,据张胜回忆,在他上小学时,一开始是上的是八一小学,这是一座专门供给共和国高级干部子弟学习的学校,因此其中的学生都是有背景,有一天,张胜回家对其父亲讲,同学们在比较自己父亲官职,你爸爸是军长,我爸爸是部长……张爱萍一听勃然大怒,骂道误人子弟,马上把张胜转到了一所普通的学校去了。在这里是写了张爱萍将军的一个侧面,但是从另一个侧面我们可以看见,我爸爸是某某的习气其实从很早就开始了,虽然张爱萍将军管好了自己的儿子,但是他却对整个风气无能为力。这种不平衡不光从学校,还延续到特供商店,延续到孩子的成长,这就是50年代的一种风景。


张爱萍


其实在日本也有通过父亲的关系为孩子走关系,走捷径,如介绍个老师,或者介绍一个做临时工的地方。但是这个是在法律的允许之内,因为很多行为都有法律所决定,你要通过特权占有公平竞争的结果,对不起那么你老子本人也要下台了。前些日子,在日本石川县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时有一辆车突然失去控制撞入了路边的一家便利店,虽然没有撞死人,但是给这家店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一开始警方只是作为一般的交通事故(交通确认不充分)处理,但是当警察在现场问驾驶员时,他回答:对不起了。接着就发现这位驾驶员是当地的议员,并且父亲是日本著名的政治家,为了谨慎起见对驾驶员进行了血液化验,发现他是饮酒驾驶。在日本饮酒驾驶是在日本道理交通法中是重罪,并且要公布姓名。那么这个议员是谁呢?这位就是森佑喜议员,前日本总理大臣森喜郎的唯一儿子,当时森喜郎正在为儿子接班奔波。森佑喜要接的班是日本自民党内最大的派别森派,如果接好了班前途无量,接不好班就是森派的最大失败。可是没有一个人替他出来说情,也没有一个到警察署走后门,因为大家都知道走后门是走不通的,之前新泻县的公安委员长,新泻县国会议员白川就是因为走后门被揭露,最后搞得身败名裂。


森喜郎


从以上的事例我们就可以,在中国为何要盼望晴天,盼望清官,这是因为一种遵纪守法的行为是寄托于个人,而不是一种制度与一个法律体系。当制度的不完备,这样才会有清官,青天的出现除暴安良。但是不要忘了。能出现清官与青天的地方也会出现贪官与恶吏。从张胜将军的回忆录开始的时代到现在已经有50多年的时间,现在还是在出现我爸爸是某某的例子。但是有一点现在胜过了当时,这就是舆论的监督力量。当时不能公开的内部的默契,已经在所有的眼睛之下,这点的进步与日本相近了。从日本实力派老大森喜朗的宝贝儿子森佑喜的被捕,辞去议员的事例,看上去是日本法律或者制度的成果,其实最大的功劳者是日本那些报纸与杂志的舆论监督,如果权利者或者实力者滥用权力,舆论监督的力量就发挥了监督作用。中国的进步是在于对外的开放,在于网络技术的发展,有些人视网络为洪水猛兽,这是因为这些都可以影响到他们的特权,从李刚事件我们似乎看到了张爱萍将军的力量,从一个人的正义力量传到整个国家的一种正义力量,希望这股力量带动我们国家前进。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