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十五节 热血战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两名公安局长走都邱良军面前:“小兄弟!看你的身手如此敏捷,你一定是当兵的吧?”

邱良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说是的话,他在这个年代算是什么呢?在这里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名自发打鬼子的热血青年;若是回答不是当兵的,可是在自己的那个年代,他就是一名军人,而且是一位最优秀的特种兵战士!该怎么说呢?他脑子一转,回答道:“两位警察大哥,我是当兵的,但我不是在这里当的兵,我是从德国回来的。在德国的时候,我就是学军事的,从德国利希菲尔德军事学院毕业的。”

“天啊!”两位公安局长目瞪口呆。

过了半晌,第一分局局长才问道:“小兄弟,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有那么好的本事,为何不从军报国?”

邱良军不加思索的回答说:“大哥,我是刚刚毕业回国,特意来东北看望我未婚妻。本来打算带着她一起去关内,我想投奔国民政府中央军,谁知却碰到这样的事情。”

说到莫须有的未婚妻,邱良军突然大叫一声:“不好!快去六分局救人!”

“小兄弟,怎么了?”第一分局局长问了句。

邱良军道:“我未婚妻和她的几位弟兄去六分局救人,如果我们不赶快过去,等到大批鬼子去了,就来不及了!”

两位局长一听,急得连忙就说:“那还不赶快去救人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方才杨攀、杨健、丁大力和李富桂赶到第六分局。

局长见到几名背着枪的年轻人闯进来,还以为是来投案自首的匪徒或者是来捣乱的非法分子。他正欲吩咐弟兄们上去把人拿下,杨健却冲着局长大喊道:“局长!东洋鬼子马上就要来了!咱们是来帮助你们的!”

局长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你们哪里来的枪?”

杨健答道:“局长,咱们身上的枪是大哥杀了鬼子,从他们身上缴获的!”说完,他毕恭毕敬的双手把枪递了上去给局长看。

局长看到这种枪确实是日本人的三八式步枪,再看这几人不像是坏人的样子,于是相信了杨健的话。只是有一点他不理解,于是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鬼子来了,你们还不逃命过来这里干嘛?”

“咱们来这里找你们,也是大哥交代的!他让咱们来帮你们,要把你们都平安带走。” 杨健答道:

局长脸色一变:“带我们走?走去哪里?我们黄处长让我们决不弃守驻地!你却要让我们当逃兵?”

“局长!”杨攀上前一步道,“您听俺一句话吧,是咱们大哥说的,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留下这条命好更多的打鬼子啊!你们犯不着在这里和鬼子死磕。跟我们走吧!”

谁知这局长却是一热血汉子,怎么说都不肯走:“我们不能走!我们一走这里怎么办?难道把城里的百姓都丢给鬼子?”

第六分局三十多名警察人人都是有血性的汉子,没有一个人肯就这样离开,纷纷表示要和第六分局共存亡。

就在杨健他们同警察争论不休的时候,突然一名警察急匆匆从门外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局长!不好了!小鬼子来了!有好几十人!”

前来攻击第六分局的日本人并非是日本正规军,而是一批由日本“在乡军人”、日本黑龙会和日本浪人组成的所谓“武装平民”。918事变爆发的时候,这些在东北的日本“爱国青年”在第一时间内跳出来,组织成一支武装力量,四处攻击沈阳市公安局、沈阳兵工厂和车站等重要目标,并在十字路口和交通要道设置哨卡,配合多门二郎的第二师团夺取整座沈阳城。可以这样说,这些日本“武装平民”和日军独立警备队第二大队一样,是918事变的急先锋。

日本人为了发动这起事变,事先的准备工作周密而详细,早已对沈阳城内各个警局的部署了如指掌。针对这座只有三十多人的第六分局,日本人以五六十人的人手来拖住警察,再等正规军前来歼灭。

几十名“武装平民”有的人身穿武士装,有的人身穿洗得褪色的旧军装,有人穿着平民衣服头上包着旭日白布,手持三八式步枪和倭刀等各种兵器,杀气腾腾的向第六分局杀过来。

听说日本人到来的消息,局长看着杨健和杨攀他们道:“年轻人,你们快走吧!小鬼子就要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们还是留下这条命以后多杀鬼子!”

“局长大人,我们不能走!是咱们的大哥交代我们来的!他让咱们一定要把你们带走!”杨健掷地有声道。

局长本来还想撵走他们,但这时候门外响起枪声,日本人已经占领了警察局外围。这时候,就算是让这几位热血青年走,也已经来不及了!

“鬼子来了!大家听令!给老子狠狠打那些狗日的!”局长大吼道。

铁西工业区第六分局的警察无疑是整个沈阳所有警察中最有血性的,他们早就得到黄显声的命令:“公安局各分局队,将尽力支持,非到不能抵御时,决不放弃驻地!”

这时候听到局长的命令,每个警察都热血沸腾,纷纷提起枪进入战斗岗位。有的警察趴在窗台后面,伸出辽十三年式步枪对准窗外;有的警察守在大门口,枪口对准大街;还有人爬上屋顶,黑洞洞的枪口居高临下对准街头。

日本人步步逼近,距离第六分局300米、250米、200米……

看着逐渐靠近的日本人,警察们紧张到极点,握枪的手都渗出冷汗。第六分局内一片寂静,空气似乎就要凝固一样,警察们连大气都不敢出,每个人都可以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赶来助战的杨健、丁大力和李富桂并不比警察好到哪里去,三位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每个人都已经是大汗淋漓。虽说他们平时都是好猎手,有一手精准的枪法。可是今天在他们面前的是人,而不是猎物。尽管是日本人,但是当年中国人并不知道日本人的凶残。要让这些平民开枪去射杀眼前那些活人,第一次终归会难以下手。

相比之下,杨攀却要镇定得多,毕竟和日本人有深仇大恨。更何况此前已经开枪射杀过一名日军士兵,现在要让她开枪射杀日本人,这位少女将不会有任何犹豫。

只剩下100米的时候,局长一声令下:“开火!”

警察手中的辽十三年式步枪开火射击,三十多支枪“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可是对面日本人却只倒下两三个。

杨攀早已盯住一个穿着旧军装手持步枪的日本人,把那个家伙的脑袋套在准星中。可是她毕竟是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平民,当局长下令“开火”的时候,她却未能及时扣动扳机。结果警察们一阵乱枪,反而惊动了那家伙。遭到攻击的日本人迅速借着街边的建筑物,很谙熟的隐蔽自己。杨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家伙缩到一堵墙后面,错失了击毙这个日本人的机会。不过她毕竟是一名优秀的猎手,一条猎物跑了,难道还怕另外一条猎物也溜掉?她迅速转动枪口,准星套住了一个正端着三八式步枪向警察局开枪射击的日本人,手指轻轻扣动扳机。

三八式步枪枪托一震,一颗灼热的子弹高速旋转飞出枪口,准确从一百多米外的那个日本人额头钻入,带着一条血箭从后脑勺穿出。那个家伙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天照大神收了回去。

局长眯着一只眼睛,手中的毛瑟手枪瞄准日本人连续开火。只可惜每一声枪响,子弹总是不知道飞到哪里去,被他瞄准的日本人却还活蹦乱跳的向公安六分局冲过来。

杨攀扭头看了局长一眼,心中嘀咕了句:枪法真臭!

可是一扭头,看到杨健、丁大力和李富桂三位同伴居然屡发不中,杨攀觉得很不可思议:怎么搞的?他们平时不是神枪手吗?上山打猎的时候一枪一个准,今天怎么不行了?她并不清楚一个道理,三位伙伴平时虽然是好猎手,可是今天第一次开枪杀人,难免会紧张。但是新手一旦见了血之后,甚至会比老兵更加疯狂的进行杀戮!

杨健连发五枪,无一命中。

“嗖嗖嗖”一串滚烫的子弹呼啸而至,杨健连忙缩回脑袋。

子弹打在窗台上火星四溅,杨健身边一名警察却没有那么幸运。子弹从这名年轻的警察脸颊钻入,挟带着一条红线从后脑勺飞出。警察仰面翻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殷红的鲜血混着白花花的脑浆从后脑勺的弹孔流出,在水泥地上渐渐扩散开。

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人倒下,瞬间点燃了杨健心中的斗志。

他拉开枪栓,压入一排黄澄澄的子弹。合上枪栓,迅速探头伸出步枪,对准一个趴在墙头只露出一点脑袋向公安局射击的日本人。那家伙隐藏得很好,脑袋只露出一丁点。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手的枪!杨健瞄准了日本人的脑袋,手指轻轻一扣扳机。随着一声枪响,从准星里望出去,他只见对面墙头喷起猩红的血花,准星里一个小黑点一样的脑袋消失了,失去主人的步枪从墙头滑落,掉在地上。

亲手杀了一个人,杨健只觉得自己有点失魂落魄。不过他还是保持住猎手应有的警惕。当一串子弹带着尖啸声从窗口钻入的时候,杨健迅速缩回脑袋。

躲在窗台下,杨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我杀人了?一条人命就这样在我手里结束?”他心里自言自语道。

扭过头,那名惨死的倒在地上,两眼还不甘心的瞪着天花板,鲜血已经流了满满一地。

“狗日的东洋人!杀我同胞!”杨健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声。

公安六分局内外枪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不时有警察惨叫着倒下。有人被日本人击中要害当场牺牲,有人被打伤倒在血泊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杨健两眼骤然变得通红,就在这顷刻之间,由这些中国警察的惨死回想起杨大叔的惨死,复仇的怒火从他心头燃起。

端起步枪,枪口从窗口伸出,杨健轻轻一扣扳机。

“八勾”一声枪响,枪口指向之处腾起一道血花,一名自以为隐藏得很严实的日本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人一枪毙命。

丁大力和李富桂也被鲜血激发出心底的血性,两人不断开枪,弹无虚发,不断收割日本人的生命。

日本“武装平民”对铁西工业区公安第六分局的试探性攻击遭到一场惨败,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神枪手连续夺走十多条人命。这时候这些“武装平民”再也不敢贸然攻击,却是在公安局外围的大街上垒起砖头石块,构筑临时工事围困第六分局的中国警察。他们需要拖延时间,一直拖到日本正规军到来,再一举消灭里面敢于开枪抵抗的中国警察。

“日本人停止进攻了!”局长总算是松了口气。

统计了一下伤亡结果,只有三十多人的第六分局一共有六人牺牲,另外还有八人受伤。对手只不过是几十名日本“武装平民”,还不是日军正规军!这些警察的战斗力由此可见有多差。不过这怨不得这些警察,他们平时连枪都很少拿,又如何能够打得准?

就在此刻,局长听到有人在说:“攀攀妹子,俺刚刚打死了四个东洋人,你打死了几个?”

局长望了一眼,说话的是一位背着三八式步枪的年轻人,正是前来帮助自己的那四位平民之一。

少女的回答让局长吃惊:“俺打死了六个,丁大哥和李大哥你们打死几个?”

“俺打死三个!”

“俺才打死两个,打伤一个。”最后说话的那位小伙子明显觉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

听到前来帮忙的四位平民谈话的声音,令局长觉得汗颜。

第一个说话的是杨健,打死三个日本人的是丁大力,打死两个打伤一个的是李富桂。都是平民,而且是第一次参战,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算是很不错了。

日本人就堵在第六分局外面,也没有发起进攻,只是耐心的等待。

被困在公安分局内的中国警察和杨攀他们四兄妹并不好受。这时候沈阳城内枪声爆炸声连绵起伏响个不停,可是自己这一块区域却显得各位安静。局长十分清楚,日本人吃了亏,他们肯定是等待增援到来!一旦日军正规部队赶来,就凭着自己麾下这几名警察,再加上四位平民,又如何是日军的对手!局长深知,等到日本人的增援一到,就是自己和兄弟们壮烈殉国的时刻!想到此处,局长轻声叹了口气:“我死不足惜,只可惜这几位热血青年,他们不能白白死。”

等死的感觉确实很不是滋味,每一秒钟都很漫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六分局内的人们忽然听到大街上响起一阵喧哗声。

“小鬼子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声。

局长倏然从座椅上跳起振臂高呼道:“弟兄们!小鬼子来了,我们和他们拼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