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跨年度漫游

人之初性不善 收藏 79 312
导读: 终于没能坚持住最后五分钟。钢筋水泥的大楼,围着一圈的电脑,无休无止的行情,应不完的应酬,红眼睛绿眉毛的客户以及各色人等,一年过来,兄弟已极度厌战,在2010年还剩最后两天的时候把这些个劳什子一把全撸进垃圾桶里,告得两天假,自驾游去也。 前脚才出门,后脚就上路,毫不拖泥带水,弥漫全身的是挣扎出来的快感。不过旋即陷入彷徨。由于行色慌张,连目的地都没想好,车已开在路上,就像一头撞进黑暗里的困兽,失去方向。好在意不在酒,只要能暂时摆脱一下,到哪都是世外桃源,哪条路不堵就往哪个方向杀出去,昼

终于没能坚持住最后五分钟。钢筋水泥的大楼,围着一圈的电脑,无休无止的行情,应不完的应酬,红眼睛绿眉毛的客户以及各色人等,一年过来,兄弟已极度厌战,在2010年还剩最后两天的时候把这些个劳什子一把全撸进垃圾桶里,告得两天假,自驾游去也。

前脚才出门,后脚就上路,毫不拖泥带水,弥漫全身的是挣扎出来的快感。不过旋即陷入彷徨。由于行色慌张,连目的地都没想好,车已开在路上,就像一头撞进黑暗里的困兽,失去方向。好在意不在酒,只要能暂时摆脱一下,到哪都是世外桃源,哪条路不堵就往哪个方向杀出去,昼行夜伏,到哪算哪,全看天意。兄弟行走江湖多少年,这种走法还真是头一回,既新鲜又刺激,还平添几分探索的意味,着实有趣。大方向拿准,脚头上也轻松多了,一看延安路高架一条绿线诱人,一把方向切入,出虹桥枢纽见往杭州宁波方向微堵,不入,顺流直接上了G50,往浙江湖州安徽广德方向绝尘而去。这下踏实了,没的挑了。到湖州,天色还早,过。至广德,腹中尚有余食,又过。直到油表和肚皮同时亮出警告,靠边上网,已在宣城境内,一查还是徽菜的发祥地,我老人家还没拿定主意,肚皮已举双脚赞成。比起屁股指挥大脑的事来,并不丢份。进城,已是万家灯火。拦下一的,告之来意,前面带路。地级小城,五块钱,五分钟,走遍天下。来到一个饭庄,点下两三样徽派小菜。其中一道臭鳜鱼,经服务员介绍,觉得是有来历的。原来古时安徽是不产鳜鱼的,全由浙江运来。因路途遥远,天气炎热,人们就用盐微腌一下,不料还是变了味,又不舍得废弃,于是有人拿来加入多种调料红烧,求去除异味,不想竟成神来之笔,比之新鲜鳜鱼有其独特的香味,口感亦佳,遂成徽菜一绝。饥饿又加听了故事,有点迫不及待起来,一品尝,确是好口味,尤其是汤汁,咸香微辣,硬是下饭,为徽菜当家花旦并非浪得虚名。酒足饭饱后就地留宿。第二天车靠在路边看地图,一警察叔叔前来干预,顺便问起当地风土,举了两样,均遭否决。一个敬亭山,一个鳄鱼湖。爬山的事我老人家已戒断多年,经不起了。大冬天的,鳄鱼兄弟全打洞洞睡觉觉了,毛都没有,看个逑啊。警察叔叔一时陷入维谷,一个脱帽挠头的动作反复了两三次,看得出来,宣城已经没有第三个拿得出手的东西了。人家本来是执行公务的,我这样弄下去岂不是要妨碍警察执行公务?于是暗示周边有啥好去处。警察叔叔茅塞顿开,说两百公里外的绩溪龙川是总书记的老家,山水也是相当了得,还是徽杭古道的源头。从这里下泾县,走旌德,就到绩溪了,详细介绍了走法,并友情提醒绩溪境内路途险恶。这年头还能遇到如此古道热肠的公务员算是兄弟走运,真是五内感铭。我说您老人家说那么细我也记不住,好在您指明了革命圣地的大方向,剩下的就交给兄弟我鼻子底下的那张嘴,一路打探去也。

出宣城一路南下,泾县,旌德的省道尚可,到了涛哥家乡境内,这个路就不能恭维了。有些路段只适合SUV通过,底盘低的轿车如履薄冰。一些路硬是从山中间劈开,穿插而过。两边怪石突兀,多年的树根挟裹着大量泥块悬空而起,张牙舞爪迎面扑来。断头弯发卡弯连绵不断。一个去处,右边是一块刀劈岩,左面是悬崖,只闻泉声,不见谷底,要命的是此处还是一个断头弯。道路之险恶只有当年上神农架有得一比。正转的晕头八脑之际,突然眼前开阔起来,一处指示牌赫然醒目,离革命圣地只有八公里了,一时士气大振。站在山上遥看脚下的绩溪小城,犹如一幅徽派古墨山水画,清致淡雅,又仿佛半卧在溪边花丛里小憩的含羞少女,不施粉黛,却也清纯可人。进入小城,老办法,先拉一的哥带路。当地民风淳朴,加之对涛哥崇拜得一塌糊涂,问明来意,也不带我走冤枉路,说沿着你脚下的路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再一个八公里就到了。好一句耳熟的台词。按图索骥,不敢往两边看,穿城而过,来到龙川山庄,打尖住店。第二天一早,沐浴更衣,步行前往一公里外的龙川村涛哥故居。这方山水要说不好,那是胡说。只是放眼皖南,这样的好风景不在少数。但在当地人嘴里说出来区别就大了。总而言之,这里是龙气弥漫,贵不可言。如果我老人家这样描述自己的家乡,轻了,被人笑掉大牙;重了,说你图谋不轨,犯上作乱亦未可知。只是涛哥的祖坟埋在这里就让闻者不得不服了。整个龙川村大约一千四百多口,占地也不大,一条小溪清澈见底,穿村而过,终年不断。全村都姓胡,从宋朝开始在此聚居,已有一千好几百年的历史。传至锦字辈,已是第四十八代。历朝历代这里是文臣武将人才辈出,如明朝抗倭名将胡宗宪,所以共有十四座功名牌坊,在文革期间毁掉了十三座,仅剩在村口的最大的一座,因怕连带毁掉村里唯一的通道,一座建在宋朝的古石板桥,才得以幸免。真正的龙脉似应在此。历朝历代都有股肱之臣,绵延一千多年不断,实在罕见,到了涛哥这里终成正果,也是顺理成章。涛哥的老爹早年出外谋事,所以总书记也不是在村里出生。只是听说在十二岁那年回来过一次,以后仕途发达,忙于国事,至今未归。村里的胡氏宗祠保存完好,祭奉着所有祖先牌位。当年有人送“天下第一祠”匾额一块,据说没挂几天就被摘除。我想除了涛哥亲自下令,谁敢拿下。他家的老屋,因没有指示,也没人敢擅自维修,绝对一般。来的导游事先都被告知不要提及总书记,可见涛哥为人处事还是相当低调。逛到村头,在一处胡家小店歇息喝茶,闻到农家菜油异香扑鼻,就问大嫂能不能卖一些给洒家,大嫂倒是爽快,说没问题,只是价钱不低,我答只要东西好绝不还价,就算为总书记的家乡拉动内需了。讨来一个二十斤的油桶,装满。看到她家还有猪肉牛肉腌肉挂着,一时兴起,每样都要。大嫂说你还真是好眼力,我家的货色绝对是家常饲养,从不喂生长饲料,味道正不正一下锅就知道了。我说就冲总书记的这块牌子我就没法不信你的。临了,又看到窗台上悬着一只腌猪头,一并打包拿下,满载而归。今年的年货在涛哥的老家就给办了,这是事先没想到的。

出村,上路,绕开来路,抄近道,直奔广德。上了高速又犯晕,假期还有几天,就此打道回府心有不甘。抬头望见溧水指示牌,原来老家离此也就百把公里的路,柳暗花明啊,天无绝人之路。回老家再办趟年货,而且是免单的,不把这次的盘缠装出来不走人。玩一把搂草打兔子。按响影碟,飘出臧天朔的喜马拉雅,哼起小曲,走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