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后的另一幕“战争”

tank2 收藏 0 688
导读:[B] 朝鲜战争自1950年6月始,战至1951年末,历时一年半,“联合国军”计收容中朝两国战俘共l7万人,其中志愿军战俘计约二万,其余皆朝鲜人民军战俘。人民军战俘中,多是1950年9月美军仁川登陆成功后,因人民军后路被断,在洛东江—汉城之间弹尽援绝,陷入敌手。中朝方面,共收容“联合国军”战俘一万余人。故“联合国军”收容中朝战俘多,中朝军队收容“联合国军”战俘少。   针锋相对谈遣返   军事停战线协议既已达成,中、朝、美、韩便照谈判议程,开始谈判战俘遣返问题。会议开始,南日便依日内瓦有关战俘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战争自1950年6月始,战至1951年末,历时一年半,“联合国军”计收容中朝两国战俘共l7万人,其中志愿军战俘计约二万,其余皆朝鲜人民军战俘。人民军战俘中,多是1950年9月美军仁川登陆成功后,因人民军后路被断,在洛东江—汉城之间弹尽援绝,陷入敌手。中朝方面,共收容“联合国军”战俘一万余人。故“联合国军”收容中朝战俘多,中朝军队收容“联合国军”战俘少。


针锋相对谈遣返


军事停战线协议既已达成,中、朝、美、韩便照谈判议程,开始谈判战俘遣返问题。会议开始,南日便依日内瓦有关战俘问题的公约,代表中朝方提出一案,是请双方一俟战争结束,便照日内瓦公约精神,无条件全部遣返各自所收容的战俘。


-

南日建议一出台,便遭“联合国军”首席代表乔埃反对。乔埃提议,双方战俘应照一比一原则对等遣返,即是说,中朝方每遣返1名“联合国军”战俘,“联合国军”方面,便遣返l名中朝方战俘。若照此法,将有l5万多中朝战俘被扣。南日将军大奇,道:“自古征战,从未听说交战双方俘获战俘数量,能一比一对等,必是一方多,一方少。现中朝方收容‘联合国军’战俘较少,‘联合国军’收容中朝方战俘较多,若按一比一对等遣返原则,待中朝方将‘联合国军’战俘遣返完毕时,‘联合国军’必然继续扣留十余万中朝战俘,这岂非违背日内瓦公约精神?”


乔埃道:“若贵方不能按一比一原则交换回全部战俘,可以平民抵换。”


中朝方代表一齐斥道:“若如此,岂非是使战俘交换蜕化为奴隶交换?”


乔埃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方问道:“贵方收容‘联合国军’战俘几何。能否照日内瓦公约精神,提供准确数字?”南日要求乔埃先提供中朝战俘数字。乔埃说有l3.3万人。

南日驳道:“根据情报,贵方共收容中朝战俘l7万人,如何只说13.3万人?”乔埃道:“原先虽有l7万人,然经查证,其中3.7万人系大韩民国平民,现已释放,故只有13.3万中朝战俘。”稍顿,又道:“根据美国国防部统计,‘联合国军’中,单是美军失踪人员,就有三四万人,其中被证实死亡,已获得尸体者,只不过半数,余皆可被认定是为贵方收容。再加上英、法、加、土等其余15国战俘。累计不下二三万,若再加上大韩民国战俘,怕不止有上十万人,贵方如何宣称只收容‘联合国军’战俘和大韩民国战俘,总共不过万余人?其余我方人员又在何处?是故我不能相信贵方提供的战俘数字。”


南日听乔埃这样问。侧身望一眼坐在右手的解方,解方会意,便接着说道:“我方在1950年9月以前,虽捕获南朝鲜军战俘有数万人,然不久人民军从洛东江撤退时,战俘皆逃走。去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后,虽捕获收容‘联合国军’和李承晚军战俘以10万计,然我军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在俘虏表示不再拿起武器与我方为敌后,大都就地释放。另有一部分死于贵军飞机轰炸和炮火急袭,故我方现拘押贵方俘虏较少。”


南日待解方话落,扫视会场一周,会场上烟雾腾腾,众人皆吞云吐雾,默不做声,只速记员钢笔划纸的声音沙沙作响。便出言道:“如今军事停战线协议已经签字,只待战俘问题解决,便可停战,实现和平。我方为世界和平大局,愿在规定期限和适当地点,将所收容的全部战俘,无条件移交贵方,希望贵方亦能同此办理,向我方移交中朝方全部战俘。”


乔埃沉默半日不答,只闷头抽烟,半日方道:“我方估计可向贵军移交战俘数,计约7万人。”

南日惊道:“按我方统计,‘联合国军’收容我方战俘不下l7万人。即使按将军适才提供的数字,也有l3.3万人,如何只向我方移交7万人,余者如何处置?岂非公开违背日内瓦公约中全部无条件遣返战俘原则?”


乔埃道:“虽说日内瓦公约中有无条件全部遣返战俘一条,当然也须考虑战俘意愿。贵军战俘中,愿遣返者,约为7万人,余皆留恋我自由世界,不愿遣返,出于人道主义原则,我们不能将不愿遣返的战俘移交贵方。”


南日道:“你又如何知道7万人以外的其余中朝战俘,不愿返回自己的祖国?”


乔埃道:“这很简单,可以进行甄别,或是返回中朝方,或是去台湾或大韩民国,皆由战俘自由选择,便能一清二楚。”


解方怒道:“说到底,‘联合国军’是妄想将志愿军战俘交台湾蒋介石集团屠杀了!”南日也斥责乔埃是想将人民军战俘交李承晚政权长期拘押。


乔埃冷冷地对道:“贵军以万余战俘,交换7万名战俘,已大占便宜。若将不愿遣返的其余战俘,强迫移交贵方,贵方又必令其重上战场,恢复战争,我方若如此为之,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未待乔埃说完,解方便插言道:“照此看来,将军只关心双方军力对比,并不关心战俘的命运了!”


自此,双方代表每日争论战俘问题,各执一说,不能达成协议。

美国发起细菌战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勉强批准乔埃在军事停战线协议书上签字,对未能夺得开城一直耿耿于怀。如今又以一比一对等遣返和自愿遣返为由,欲扣押中朝方l0万战俘,以供宣传之用,并伺机将人民军战俘送交李承晚,将志愿军战俘送交蒋介石,以补充其兵员之不足。未料中朝代表团在板门店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坚持按日内瓦公约精神,全部和无条件遣返战俘,反对一比一对等遣返和自愿遣返原则。


正无计可施时,美远东空军司令斯特拉斯迈耶来访。二人见面,先说些1952年美国大选问题,斯特拉斯迈耶问李奇微是否认为杜鲁门会竞选连任。李奇微道:“如我是杜鲁门,就不会竞选连任。”斯特拉斯迈耶问其详。李奇微道:“朝鲜战争打了近两年,我军伤亡颇重,迄今因战俘问题不能实现停战,国内多有怨言。况因麦克阿瑟解职事件,掀起轩然大波,现在民主党威望和杜鲁门威望已降至谷底。”


原来,麦克阿瑟因违抗杜鲁门指令,乱发议论,主张把朝鲜战争扩大到中国,杜鲁门一怒之下,在1951年4月9日下令解除麦克阿瑟职务。麦克阿瑟性格独断,一向自行其是,如何能忍受此奇耻大辱。便有意借题发挥,在国内掀起反杜鲁门运动。


李奇微闻言,沉思片刻,叹道:“此说固然有理,然自7月10日谈判开始以后,我军在战场上何曾罢手?先是夏季攻势,次是秋季攻势。夏秋攻势之外,又有空中绞杀战。半年内恶战数场,损失几近20万人,飞机数百架,与谈判开始前一年,我军损失数相差无几。中国人在谈判桌上,反比从前更顽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