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公务员过新年,为何不快乐?

lixiaolan 收藏 1 344
导读:现在过元旦,经常会听到“新年快乐”的祝福声,还能收到贺卡。虽然假期只有三天,但是,新年的快乐感,还是能从每个人的脸上看得出来。古代当官的也过新年,也有三到五天甚至七天的假期,只不过他们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古代官员过的新年,其实是指农历年,即正月初一日,从唐朝开始才享受明文规定的假期。据《唐六典》卷二所载开元假宁令:“元正、冬至,各给假七日。”“元正”指的就是新年,宋代延续了这个天数,元明清三个朝代则缩减为三天。 按说,官员新年休假,可以不上朝、不办公,可以回家享受老婆孩子热炕头,可以走亲访友、旅游宴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现在过元旦,经常会听到“新年快乐”的祝福声,还能收到贺卡。虽然假期只有三天,但是,新年的快乐感,还是能从每个人的脸上看得出来。古代当官的也过新年,也有三到五天甚至七天的假期,只不过他们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古代官员过的新年,其实是指农历年,即正月初一日,从唐朝开始才享受明文规定的假期。据《唐六典》卷二所载开元假宁令:“元正、冬至,各给假七日。”“元正”指的就是新年,宋代延续了这个天数,元明清三个朝代则缩减为三天。

按说,官员新年休假,可以不上朝、不办公,可以回家享受老婆孩子热炕头,可以走亲访友、旅游宴饮,怎么会不快乐?别急,听赵炎慢慢说。

集体活动太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太少,自然快乐不起来。

比如,新年到来前夕,历代皇帝都要举行封宝仪式,将皇帝的二十五宝印玺封存起来。在这个仪式里,必须参加的官员有内阁大学士、钦天监、礼部属吏等,一个都不能少。

另外,皇帝过年,还要祭神、祭祖、举行宴会等等,当官的焉能不去捧场?

唐、宋两朝的皇帝过年花样最多,除例行活动之外,还喜欢没事到处转悠看风景,害得官员们也得跟着转悠。

清代皇帝喜欢在新年写“福”字赐于王公大臣,你得去谢恩;写完了“福”字,他还要郑重封笔,仪式隆重肃穆,手执名香致敬,官员们都得参加。

各种活动参加完毕,新年假期估计也完了,还累得够呛,叫官员们怎么快乐?

资历浅的、没钱送礼的官员,新年要被安排值班,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据《南部新书》记载,唐代御史台很会欺负新来的同事,凡新入台省的官员,照例都是“节假值五日,谓之‘伏豹值’;(其他)百司州县初授官,陪值者皆有此名”。也就是说,不管是平时的星期天,还是新年假日,新兵蛋子都得为老兵油子替班,全国上下都一样,不能搞“特殊化”。这种值班制度,和今天的论资排辈有得一拼,新媳妇想熬成婆,慢慢来吧。

当然,如果新来的官员能够拿出钱送礼走后门,也可免于值班。这个光荣传统始于西汉时的宫禁“三署”:谁出办公经费谁就可享受外快休假,回家过年。到了唐代以后,公务员走后门休年假几乎公开化了。那些因贫寒而出不起钱的小公务员,就是生病告假,还得用例定的星期天来抵偿,甚至还有一年到头都值班的。

另据《万历野获编》记载,明宪宗时,周洪谟任国子监祭酒(大学校长),为官严厉,名声非常的不好,但他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打猎捕鸟,谁能和他一起参加的,他就给放假过年,否则休想,“募监生能捕者与之假”。碰到这种“贪玩”的领导,下级只好自认倒霉。

新年休假,要干正经事,如果外出娱乐,担心言官告自己的状。

那么,什么是正经事呢?也是汉朝传下来的先例。据《后汉书》和《太平御览》等史料记载,汉朝官员在假日里,要么去在职进修,如宋均“每休沐日,辄受业博士。”要么下地从事劳动,如尚子平“为县功曹,休归,自入山担薪,卖以饮食。”要么搞科技实验,如蔡伦“每至休沐,辄闭门绝宾,暴体田野。”到了唐宋以后,官场风气虽然有所变化,但仍然以“豪富郎日出游戏”为鄙事。

如果新年里不干正经事,那你就要小心了。据《能改斋漫录》记载,宋代章郇公(章得象)爱好赌博,“作正字(秘书省职称)日,元正休与丁晋公博。……约明年复博”,没想到假期一完,就被监察御史狠狠地参了一本,说他“为帝侍,元正应祈福于帝,独迷博,非诤臣也。”这个大帽子扣得有些上纲上线了,但还说得过去,毕竟赌博不是什么好事情。

另据《宋史》记载,王安石为相时,就爱干涉官员们在新年假日里的娱乐,“时汴京员吏好因元正沐游戏市里,为百姓所患。介甫(王安石的字)出逢之,必下车公谒,以愧其心,自是莫敢出者”。大过年的,官员连逛街也不行,王安石未免管得太多了。

新年贺拜不堪其扰,也是官员难以快乐的一个因素。

前文里说过,古达官员在新年里做的事情,花样还是不少的,业余进修、干活挣钱、游戏市里、吃喝赌博等等。有的是正经事,官员不爱干;有的不正经,官员喜欢干却不敢干。但是,有一件事却必须干,那就是亲朋、同事之间的拜年贺节。

在《轩渠录》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北宋时刘颁任职馆阁,“节日,同舍有从者以书简盛门状遍散于人家”,就是有同事命侍从捧个名片盒子,以散发名片的办法给朋友同僚贺节,可见新年假中相互拜年贺节的风气形成已久,已经到了不胜烦扰,因而用分送贺卡代替的地步。

可是,请人送贺卡,也是需要付跑路费的,刘颁却想出了一个很幽默的办法,既不用请小工,也不花钱,而是钻空子:“贡父(即刘颁)知之,乃呼所遣人坐别室,以酒炙犒之,因取书筒视之。凡与有一面之旧者,尽易己之门状。其人既饮食,再三致谢。遍走巷陌,实为贡父投刺,而主人之刺不达”。一顿酒食解决了所有的难题。

过个新年,有这么多的不快乐,古代公务员确实挺郁闷的。不过,有的公务员会从精神层面来进行调剂:不是不让人快乐吗?那好,咱就自己找乐子。唐朝诗人卢照邻就很有特点,过年期间避开众人,独自去野外寻找乐趣,“归休乘暇日,馌稼返秋场”(《山邻休日田家》),算是一种自我精神抚慰;白居易也有自我放松的办法,“无轻一日醉,用犒九日勤”(《郡斋旬假命宴》),乐天先生真是一位勤政的好干部,平时放松一天大干九天,新年里估计要连续醉上数天才够本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