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上那些特牛叉的大臣们(1)

英惠王 收藏 7 1356
导读:历史上那些特牛叉的大臣们(1) 1,杀皇帝最多的大臣:宇文护 老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把皇帝拉下马已经是凌迟碎剐之罪了,何况杀皇帝!皇帝是国家的象征,权力的代表,杀一个已经是惊天动地了,杀两个更是有点不可思议,难道还有更厉害的!   ——历史上有一个叫宇文护的人,竟然杀了三个皇帝,这才是真正的杀皇帝冠军。   宇文护,字萨保,就是前面提到的宇文泰的侄儿。他从小追随宇文泰,既为之管理家族,又随军转战,东征西讨,功绩不小,很得宇文泰的信任和器重,官拜骠骑大将军爵封中山公。却说宇文泰杀了元

历史上那些特牛叉的大臣们(1)

1,杀皇帝最多的大臣:宇文护

老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把皇帝拉下马已经是凌迟碎剐之罪了,何况杀皇帝!皇帝是国家的象征,权力的代表,杀一个已经是惊天动地了,杀两个更是有点不可思议,难道还有更厉害的! ——历史上有一个叫宇文护的人,竟然杀了三个皇帝,这才是真正的杀皇帝冠军。 宇文护,字萨保,就是前面提到的宇文泰的侄儿。他从小追随宇文泰,既为之管理家族,又随军转战,东征西讨,功绩不小,很得宇文泰的信任和器重,官拜骠骑大将军爵封中山公。却说宇文泰杀了元钦后又立元钦的弟弟元廓为帝,是为西魏恭帝。三年后,宇文泰因病死去,临死前,因为自己的儿子还小,于是他委托侄儿宇文护执掌政权。 宇文护掌权后不到两个月,就逼傀儡皇帝元廓禅让与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不久就杀死了元廓),这样就最后灭亡了西魏而建立了北周。这是公元557年的事情。 北周建立后,宇文护就任大冢宰(宰相),继续执掌朝廷大权,“百官总己以听之”。在他眼里,年方16岁的皇帝宇文觉还是个孩子,完全可以也应该由自己作主。谁知,宇文觉年纪虽小,性格却很坚毅刚决,他很不满意宇文护的专横跋扈。同时,朝中另有一批大臣也看不惯宇文护的作为,认为“军国之政,当归天子,何得犹在权门!”他们一起鼓励宇文觉除掉宇文护。于是宇文觉招了一批武士,经常在皇宫后园演习如何擒拿宇文护;他又与大臣商量,决定于某一天开宫廷宴会时,抓住宇文护杀掉。谁知他们的阴谋还来不及实施,就有人向宇文护告密了。于是宇文护先下手杀掉了宇文觉。 除掉宇文觉以后,宇文护又立宇文毓当了皇帝,是为北周明帝。宇文毓,史书说他:“宽明仁厚,敦睦九族,有君子之量”。大概是认为他比较仁儒不大会对自己造成威胁的缘故,所以宇文护把他抬了出来当皇帝。 然而宇文毓却并不如宇文护所想象的那般懦弱无能,他在处理事务中逐渐显露出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才干。他周围逐渐集聚起一批老臣元勋。他致力于发展经济,在百姓中也威望日高。所有这些,都引起宇文护的疑惧和不安。为了试探一下,宇文护假惺惺地搞了一次“归政于帝”的举动,把除了军权以外的所有权力都交还给皇帝。谁知宇文毓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并把自己的名号正式改为皇帝(在此以前,北周的最高统治者不称皇帝而叫天王)。这样一来,宇文护害怕了。他买通了主管皇宫中饮食事务的一个官员,在皇帝的食物里暗中下了毒药,毒死了宇文毓。这是公元560年的事情,宇文毓在位不过两年半。

这样,宇文护在公元557年到560年的短短三年多时间里,先后杀死了西魏恭帝元廓,以及北周的闵帝宇文觉和明帝宇文毓三个皇帝,夺得中国历史上杀皇帝的冠军。

2,乱世政坛不倒翁:冯道

冯道(882—954),字可道,自号“长乐老”。瀛州景城(今河北沧州西北)人。唐末投刘守光作参军,刘守光败后投时任河东监军的宦官张承业,被命为巡官。张承业以其“文章履行”为由,将冯道推荐给晋王李克用,冯道遂被命为河东节度掌书记。后唐庄宗李存勗即位后拜冯道为户部尚书、翰林学士。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源后来兵变,夺取了李存勖的皇位,即为后唐明宗。冯道转而奉迎李嗣源,因“劝进”有功拜为宰相。长兴四年(933年)明宗死,继续担任愍帝时期的宰相。不久潞王李从珂在凤翔反,愍帝出逃后冯道率百官迎潞王入京,潞王登基,即唐末帝,冯道继续担任宰相一职。后晋灭后唐后,冯道又事后晋,任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后又加封司徒,兼侍中,封鲁国公。石敬瑭死后,冯道任后晋出帝石重贵之宰相。契丹灭晋后,冯道事契丹,被封为太傅,跟从辽太宗耶律德光北归至常山。后汉建立后,乃归汉,以太师职奉后汉。后周灭后汉后,又事后周,被拜为太师兼中书令。冯道死于954年,死年七十三岁。冯道死后,被周世宗追封为瀛王。

看完《旧五代史》和《新五代史》中的《冯道传》,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冯道的政治做为,而是他的一系列“耀眼”的官职。根据冯道自己写的《长乐老自叙》一文,冯道在五代时期担任和接受过大量的官、阶、勋、爵等职位俸禄。

冯道历任中央和地方官职为幽州节度巡官、河东节度巡官、掌书记、摄幽府参军、试大理评事、翰林学士、端明殿学士、集贤殿大学士、检校尚书祠部郎中兼侍御史、检校吏部郎中兼御史中丞、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检校太师兼侍中、检校太师兼中书令、行台中书舍人、户部侍郎,转兵部侍郎、中书侍郎、门下侍郎、刑部尚书、吏部尚书、右仆射、司空、在中书、司徒兼侍中、太尉兼侍中、太傅,太师等等达四十余种之多。

冯道的历次散阶为仕郎、议郎、朝散大夫、银青光禄大夫、金紫光禄大夫、特进、开府仪同三司。

他的武职勋位自柱国至上柱国。

历次爵位为开国男爵、开国公、鲁国公、秦国公、梁国公、燕国公、齐国公。食邑自三百户至一万一千户,食实封自一百户至一千八百户。

3,历经六朝而不到学者:胡广

胡广(91-172),字伯始,东汉南郡华容人。他幼时丧母,少年孤贫,勤奋好学,苦读成人。胡广的先祖胡刚,性情清高而有节操。西汉平帝时,大司徒马官征辟他去当官。为官期间正值王莽篡权,胡刚对王莽极其不满。于是脱下官服,悬在府门,弃官出走,逃亡到现在湖南的北部,隐居于屠户中间,直到王莽毁败,才回到家乡。 胡广出生时,家境已十分贫寒。父母又早逝,他少年即挑起了家庭重担。由于他聪明好学,又十分尊敬长辈,为乡里父老所称赞,二十七岁时被举为孝廉,一时传为美谈。当时,选拨官吏的制度叫察举制。就是由地方官推荐孝顺、廉洁的人给朝廷,然后由朝廷对那些被察举的孝廉进行考试,最后由皇帝委以官职。胡广以孝廉的身份,欣然来到京师,考试以后,得到汉安帝的赏识,不久被任命为尚书郎,后又升任尚书仆射,参与国家决策。任职期间,“柔而不乱,文而有体,忠贞之性,忧公如家”,因此,在朝野享有很高的声望。当时流传着一句话:“万事不理问件始(胡广字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 汉顺帝时,准备立皇后,而庞妃有四人,不知立哪一个好。于是不少大臣主张祈祷神灵,以求神灵鉴察。胡广等大臣则上书极力反对,陈述说立皇后系国家大事,应该凭才论德而不能视为儿戏。顺帝采纳了这个建议,最后选定良家女子梁贵人为皇后。 胡广历事东汉的安帝、顺帝、冲帝、质帝、桓帝、灵帝。为官三十多年,可谓六朝元老。他清廉正直,明辩是非,不畏权势,一心匡扶东汉的时局,主张“选举人才,无拘定制。”在大阴谋家外戚梁冀专权时,他与李固、杜乔一起反对梁冀专权乱纲的伎俩,提出了“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斩著名论断。后来梁冀将李固、杜乔杀害,逼胡广担任太尉,胡广忍辱负重,秉公仗义,不为虎作伥,因此不为梁冀所容,曾被三次罢官。直到梁冀被群臣诛杀,胡广才官复原职。 胡广博学多闻,“学究五经。古今术艺毕览之。”他在前人学术成就的基础上,作《百官箴》四十八篇,被人们赞誉为“文典甚美”还作诗、赋、铭等22篇,为后人研究汉朝官吏制度留下了宝贵资料。 胡广在东汉政权充由外戚和宦官把持的时期,在黑暗腐朽的势力之间游离,能屈能伸,左右逢源,任职多年,而且有所建树,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当他以八十二岁高龄仙逝之际,灵帝亲自为他安排丧事,赐葬原陵。汉灵帝亲往吊唁,赠太傅、安乐乡侯,谥号文恭。满朝的文武官员都参加他的丧礼。后来,灵旁还将胡广的画像,悬挂于内阁,以表彰这位元老重臣的功绩。在东汉只有极少数的名臣才能享此殊荣。《后汉书》评论胡广时说他“汉兴以来,人臣之盛,未尝有也。”!

4,唐初福臣:唐俭

唐俭(579年—656年),字茂约,汉族,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少年时代的唐俭,家为世代官宦,族是望族名门,可谓用不厌细,食不厌精,受到良好的教育和文化熏陶,养就落拓不羁、豪爽无忌的性格,不属中规中矩之子。然而,天性归天性,教化归教化,唐俭对长辈却是尊重有加,以孝而闻名乡里。由于其父唐鉴与太原留守李渊过从甚密,所以,年长于李世民20岁的唐俭,有机会与世民交往,并成为忘年之交。当时之隋王朝,亲离众叛,四起狼烟。唐俭常与世民谈论天下大势,并暗中提醒李世民“隋室昏乱,天下可图”。(见《旧唐书·唐俭传》)心存鸿鹄之志的李世民,遂以唐俭为知己,还将唐俭之言禀告其父。李渊闻听,明斥世民不可妄言。事后却密召唐俭于宫,探论天下大势。 年近四旬仍为一介布衣的唐俭,举止潇洒狂放,见到李渊后,无拘无束,侃侃而言,剖析了杨氏隋朝政苛役繁、穷兵赎武、民声鼎沸、分崩离析、不可再造之大势,探索了李氏立业的可能性和可行性。真乃鞭辟入里,丝丝入扣。并为李渊鼓劲:“明公日角龙庭,李氏又在图牒,天下属望,非在今朝。若开府库,南啸豪杰,北招戎狄,东收燕赵,长驱济河,据有秦雍,海内之权,指麾可取。愿弘达节,以顺群望,则汤、武之业不远。”李渊听罢唐俭一番高谈阔论,正中下怀,却含而不露地说:“汤、武之事,非所庶几,今天下已乱,言私则图存,语公则拯溺。卿宜自爱,吾将思之。”(见《旧唐书·唐俭传》)

不久,李渊、李世民父子誓师晋祠,起兵太原,先开大将军府,拜唐俭为大将军府记室、加正议大夫。以李世民为渭北道行军元帅,唐俭为行军元帅之司马,率大军南下,兵锋直指长安。首战“取西河”(今山西离石),仅9日即克。李渊闻世民、唐俭轻取西河战略要地,首战告捷,大为赞赏:“以此行兵,虽横行天下可也。”(见《资治通鉴·卷18》)然而,第二战役“攻霍邑”(今山西霍州)却颇为不顺。是时,天降大雨,连日不歇;久雨之后军粮不继;霍邑又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关隘。恰在此时,营中又生流言,说突厥趁虚兵临太原城下……一时间军心浮动。李渊见状,急询裴寂,裴寂则言,既不利战,可退保晋阳。唯唐俭谋于世民说:“若退,则义举一朝解体,前功尽弃。”并力谏世民:“今兵以义动,进战则必克,退还则必散;众散于前,则敌乘于后,死亡须臾而至。”(见《唐俭墓志铭》)世民即以唐俭之言速禀李渊,李渊“乃悟而止”,废弃裴寂退兵之议,令世民、唐俭强取霍邑。世民、唐俭不辱使命,利用霍邑守敌心浮气燥之短,巧使“以弱而诱之”之策,引敌轻率出战,而用奇兵奔袭其后阵,一战而克霍邑。如非唐俭之谋策、非世民之善战反退为进,历史或许自此而改写。 李氏父子建唐之后,唐俭因策划之功,“加正三品、行中书侍郎,加光禄大夫、兼相国府记室,封晋昌郡公,并赐以铁券,罪祐一死,国形麟阁,列于佐命。”(见《唐俭墓志铭》)所谓“图形麟阁”与后来载的“图凌烟阁”(见《唐俭碑记》)实际上是一回事,此阁在高祖李渊为帝时称“麟阁”,到世民为太宗时,称“凌烟阁”。不久,又迁内史舍人、中书侍郎,特加授散骑常侍。

武德二年(619)九月,唐祚初创、国基未稳、天下尚处四分五裂,刘武周以马邑(今山西朔州)为据,北结突厥,兴兵南下,直驱李唐龙兴之地太原,饮马汾河。晋王、太原留守、新帝李渊的三儿子李元吉,见刘武周来势凶猛,弃晋阳,奔逃长安。刘武周轻得太原后,继续挥师南下,唐臣吕崇茂据夏县(今运城夏县),聚众反唐,响应刘武周。裴寂受命率军与刘武周、吕崇茂接战,又为其所败,匆匆南逃。也就在此关键时刻,唐工部尚书、驻军蒲反(今山西永济)的外戚独孤怀恩,亦因不满于高祖李渊,密谋叛唐,暗中蠢蠢欲动。面对危局,李渊举旗不定,欲放弃河东大片国土,与刘武周划黄河而治。秦王李世民却积极主战,直谏其父李渊;晋阳乃河东根本,晋阳失去,河东不保;丢掉河东,国将不国。无奈间唐祖敕命永安王李孝基、工部尚书独孤怀恩、陕州总管于筠、内史侍郎唐俭,率军二次讨伐叛将吕崇茂。

吕崇茂见唐军势大,自料难敌,遂求救于宋金刚。宋金刚是刘武周爱将,闻吕崇茂告急,急遣骁将尉迟恭救援。尉迟是当时名将,尤长于野战攻伐,唐朝军将根本不是对手,一战即溃,永安王李孝基并独孤怀恩、于筠、唐俭、刘世让等武职文臣,统统被俘,无一漏网。在囚俘期间,足智多谋的唐俭,虽身陷敌营,“乃察诸贼帅,皆是庸流,惟尉迟敬德识量弘远。”(见《唐俭墓志》)遂借机策反尉迟,劝其择主,归顺大唐。尉迟亦知刘武周难成大事,在唐俭的劝导下,“身在曹营心在汉”,准备侍机弃刘投唐。囚间唐俭与元君宝被关一处,从其口中得知独孤怀恩谋叛之事,不时又传来独孤氏逃回蒲反出任原职的消息。唐俭见情势危急,急求尉迟速放刘世让,报信于唐营。时高祖在秦王敦促下,正驰舟赴蒲反途中,闻刘世让所述,遂诱杀独孤怀恩,脱险于大难。迄后,秦王李世民大败刘武周,光复河东,重得晋阳。高祖亦嘉奖唐俭“身没虏庭,心存朝阙,复旧官,仍为并州道安抚大使,并赐独孤怀恩田宅赀财等。”(见《旧唐书》)

贞观初年,唐与突厥战息。唐俭受命出使突厥,以构和平。四年(630),又使突厥。唐俭依朝廷使命,带金铂钱粮,诱使颉利归顺。颉利见唐日异强大,而且对突厥礼尊有加,遂准备归顺唐室,懈怠于兵防。就在此时,唐廷却派李靖奇兵突袭,大败突厥,平息北陲之患。唐俭也因之擢升为民部尚书,其子则与豫章公主结为凤鸾,太原唐氏既为高官,又为国戚,荣耀达到峰巅。

唐俭一生,忠于职守,忠于唐室,且多于心智,常有奇谋。虽多逢坎坷,总能绝处逢生,有誉为“福臣”。但其至爱美食,每每盛修肴馔,与亲宾纵酒为乐,从来不把为宦官场留意于胸,不亲理事,后又与盐州刺史张臣合谋,违唐律私收其羊,终为御史所劾,因小过而受罚,被贬为光禄大夫。

高宗登基后,年事已高的唐俭,致仕退休,显庆初年(656)无疾而终,时年78岁。对于他的死,朝廷又加恩赐,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都督,陪葬昭陵,谥曰襄。太原唐氏也在他的承前启后下,门楣日旺。然而,唐俭逝世后,泱泱唐氏,再无出其右者,遂由盛转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