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晚上“偷”了鬼子一个营的枪

冀东八路军小兵 收藏 37 46213
导读:一晚上“偷”了鬼子一个营的枪 ------------冀东八路军六区队长曹致福回忆 长城线上,鬼子开了三个金矿,大肆掠夺热南山区的宝藏。规模最大的大陆金矿,位于马兰关附近,厂内有一千多工人,月产万两黄金。这里我们党早就进行了工作,六区区委书记刘本先同志曾派党员从矿上不时弄出些炸药、雷管等等供给部队和民兵开展石雷运动。我们游击队曾在这一带不断打击小股敌人,并进行多次破袭,切断鹰手营子发电厂到大陆金矿的电源。这次,趁青纱帐未落以前,县委又组织了一次规模更大的破击战。 秋夜,月明如水,远近的山岭、村庄沉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晚上“偷”了鬼子一个营的枪

------------冀东八路军六区队长曹致福回忆

长城线上,鬼子开了三个金矿,大肆掠夺热南山区的宝藏。规模最大的大陆金矿,位于马兰关附近,厂内有一千多工人,月产万两黄金。这里我们党早就进行了工作,六区区委书记刘本先同志曾派党员从矿上不时弄出些炸药、雷管等等供给部队和民兵开展石雷运动。我们游击队曾在这一带不断打击小股敌人,并进行多次破袭,切断鹰手营子发电厂到大陆金矿的电源。这次,趁青纱帐未落以前,县委又组织了一次规模更大的破击战。

秋夜,月明如水,远近的山岭、村庄沉浸在一片清澈的光辉中,在马兰关通向鹰手营子的十多里山路上,突然响起急风暴雨般的锣鼓,锣鼓声里,夹着呐喊:“八路军来了!八路军来了!”锣鼓愈急,喊声愈高,宛如千军万马奔杀而来。

附近据点里的敌人如临大敌。信号弹、照明弹腾空而起,轻重机枪盲目的扫射。敌人尽管炮火打得挺欢,可始终龟缩在碉堡里,一步也不敢出来。

我们把警戒部队布置开后,只见成百成千的群众从各个山沟里一起拥来,扬起斧头,挥起锯子,不到两个钟头,就把几百根高压电杆全部砍光,将十多里的电线一齐收光。

第二天,金矿被迫停工。鬼子经理急的无计可施,只好派“伪保长”吴金当代表来与我们谈判,声称:只要我们不破坏其电源,说什么都行。这吴金本是我六区区委派去控制“人圈”基层的同志,见了面之后,我告诉他说:“鬼子要谈判,我们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让他滚出中国去,这个他当然不会答应。鬼子一定有他自己的阴谋,我们要提高警惕。现在你去设法先拖延他一下,再多了解矿区的情况,然后我们好考虑怎样对付敌人。”

吴金同志乘此就经常出入大陆金矿,过了一些时候,果然发觉鬼子正在暗暗实行着一个毒辣的计划:一面扬言和我们谈判,一面却在矿区周围的据点里陆续增加兵力;同时,还从承德运来足够装备一个整营的武器弹药,存放在金矿的仓库里,准备成立护矿团,一起来剿灭我们。

这时我们部队也日益壮大,奉冀东军区命令已编为第六区队,人员比去年出关时扩大了一倍多,正感武器不足。听到吴金同志报告了以上情况之后,经过县委研究,当即决定砸掉金矿,把这批武器“接收”过来。

金矿四周,虽然据点不少,但到金矿仓库还都有一段距离。矿区守敌只有八十多个鬼子和伪军第三中队。矿区外边环绕着电网、壕沟、埋设着地雷、鹿砦等。我们把部队分成两路:西路是区游击队,伸向马兰关担任警戒;东路,由我带着三个连穿过敌人碉堡缝隙,迂回到矿区东北的仓库附近。刘本先同志领着大批群众,跟在我们后面,专门去搬运战利品。

出击那天半夜里,我们埋伏在矿外,只见电网上的红灯闪了三下。这是内线关系阎保山向部队发出的信号,说明里面已经布置就绪,电网已经破坏。立时,枪声齐鸣,西南方向的佯攻部队吹起冲锋号,首先发动进攻,敌人就将全部火力集中,对准那面的荒山乱石死命轰击起来。我东北方向的主攻部队趁机砍断铁丝网,拥入仓库,仓库守敌伪军一个排全部缴枪投降。这时群众像怒涛狂澜般冲进仓库,将崭新的步枪、迫击炮、机关枪,还有成箱的弹药、成垛的粮食全部搬光。与此同时,我们还分出一部分人去专门捣毁金矿的机械设备,使鬼子从此再无法继续生产。等到鬼子发现中计,调集兵力向东北方向压来的时候,我们早已撤出矿区,转移到长城岭上去了。

黎明,部队登上长城,陆续到达预定的集结地。这时红日东升,古老雄伟的长城沐浴在一片金色的晨曦中,微风徐来,倍觉清新,战士和群众举着新武器,引吭高歌,准备迎接新胜利。

本馆长查资料得知六区队得到的东西清单如下:

重机枪1挺,轻机枪3挺,长短枪142支,子弹5万余发,还有金条20根,银元500块,大量其他物资和粮食。

六区队发达了,如虎添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回复楼下的:这个矿原来守备队伍是一个小队日军,和一个守备中队伪军,总数不到200人,八路袭击输电电线后,日本矿主想扩大到400人的守备营,因此紧急调运了装备,因为是守备队,而且是以伪军为主,不能以以日军的标准编制作参考。日军也没有营的编制。一个营的说法来自曹致福本人。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曹致福,他和几件大事有关啊,

本文内容于 2011/1/11 17:21:47 被冀东八路军小兵编辑

 以下是引用钢珠菠萝弹 在第29楼的发言:
中共当时的一个营火力和现在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我听过老红军讲的过去的装备,他的那杆步枪枪管都弯了,给的刺刀还装不到抢上,一发子弹都不给,就这样的装备还不是人手都有!好容易缴获了7发子弹他的枪还不能打还上交了。那个老红军是我家的邻居他辈分比我低,他要喊我叔叔(所以我不能称他红军老爷爷)。他说就那装备他打了1年半的仗成了老兵才给换的能发射子弹的枪,他说日本鬼子枪法贼准,红军肯本不能和鬼子打阵地战,远距离上红军都不敢露头。拼刺刀也要4--5个红军对付一个鬼子,鬼子伙食好身体素质强大部分也都经过训练,红军......

百战精兵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以下是引用午夜独酌 在第2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冷演桥 在第2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楚江夕落 在第12楼的发言:
万两黄金?能养多少部队啊

臆测加意淫的东西你还追问干什么?

在他们眼里,鬼子又蠢又笨,什么地道,地雷就送他们回了东瀛老家;李云龙的大刀更是砍得小鬼子鬼哭狼嚎。

神马缅甸远征军,神马正面战场,神马东北的苏军,神马美国的园子蛋,都是浮云,不值一提。

你家的正面战场在大西南的山区呢,在沦陷区的老百姓眼里,自然都只是浮云。

呵呵,说的好!这个“冷演桥”自我感觉很幽默、风趣。噢,说不定他讲的是个冷笑话。

31楼赤旗

 以下是引用kimkykee 在第9楼的发言:
这段故事我觉得体现了一个小日本侵华期间的纠结处:

他们人员短缺,要统治如此大一片的地区很困难。于是提出以华治华的策略。然而这个策略就造成了故事所说的情况,我方的情报人员很容易就混进他们的队伍,从而造成他们后方忙乱不止。

我军也很纠结

日军人少,一个碉堡往往只有8-9个鬼子,可我们却没有攻坚武器,不要说大炮,就是黄色炸药等能炸坚固建筑的烈性炸药也没有,对碉堡没办法。

美国记者福尔曼的《北行漫记》里就谈到,当地八路地方武装为了拔掉一个鬼子据点,由于无相关武器,把周围几个村的狗都收集上来,杀了丢在碉堡下,几天后鬼子受不了,放弃坚守突围,这才拔掉这个据点。消灭大部分突围的鬼子。

 以下是引用冀东八路军小兵 在第1楼的发言:
一晚上“偷”了鬼子一个营的枪

------------冀东八路军六区队长曹致福回忆

长城线上,鬼子开了三个金矿,大肆掠夺热南山区的宝藏。规模最大的大陆金矿,位于马兰关附近,厂内有一千多工人,月产万两黄金。这里我们党早就进行了工作,六区区委书记刘本先同志曾派党员从矿上不时弄出些炸药、雷管等等供给部队和民兵开展石雷运动。我们游击队曾在这一带不断打击小股敌人,并进行多次破袭,切断鹰手营子发电厂到大陆金矿的电源。这次,趁青纱帐未落以前,县委又组织了一次规模更大的破击战。

秋夜,月明如水,远近的山......

对了,问个问题哈,我这里铁血网页老不正常,怎么联系GM啊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