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八

wujin794793160 收藏 1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一到宿营地,帅青山感到特别意外。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么把一个侦查连安排到这样的深山老林里呢?他又开始莫名地担心起来了。 怪事接踵而来。部队是凌晨一点二十到达的宿营地,没过多久,师部通讯连就把电话线从司令部拉进这道山沟沟里。这可太稀罕了,因为一般在行军中间,是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一到宿营地,帅青山感到特别意外。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么把一个侦查连安排到这样的深山老林里呢?他又开始莫名地担心起来了。


怪事接踵而来。部队是凌晨一点二十到达的宿营地,没过多久,师部通讯连就把电话线从司令部拉进这道山沟沟里。这可太稀罕了,因为一般在行军中间,是不往侦查连架线的;就算是需要安装电话,司令部离开这里几十里远,山又高,林又密的,为什么要连夜架线呢?好象这个侦查连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帅青山想从架线员口中探出点儿情况,可他们也说不清楚,光说这是通讯连长亲**代的紧急任务。是了!这里面准有名堂!


帅青山本是躺下后脑袋一碰枕头就扯呼噜的人,这么一来,他怎样都睡不着了。他想起彭总居然亲自动手解决公路上的拥挤问题,又是那么着急,还和师长不知谈了些什么。


帅青山脑子里回忆起师长在半路上讲的那些让人听起来非常兴奋的话:“别松劲儿,趁热打铁!”“大伙儿要随时随地准备打仗。”“仗,会让你们打个够的,你给我好好准备就是了。”……嗯!其中不会没有道理。


电话刚一接通,帅青山就想从电话中摸点儿什么消息。他要通司令部值班员,很可惜,什么也打听不到,只听说师首长一到驻地就连夜开会,到现在也没散。


有什么事情这样紧急?十有八九要在三八线上大战一场吧,兴许就是这几天的事儿。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仗会是怎么个打法呢?具体是打哪儿呢?会派给咱们侦查连一个什么样的任务呢?想了半天,就是象帅青山这样的老侦查干部,也没琢磨出个道道来。


天还没怎么亮,电话就叮铃铃地响起来了。刚刚入睡的帅青山,一骨碌爬起来,连忙一把拿起耳机。


值班员传达司令部的通知:侦查连要抓紧时间休息,擦拭武器,检查弹药;想办法洗洗澡,换换衣服;烧水洗澡的时候,必须注意防空,不准暴露目标。此外,要安置好驻地,保证部队的安全。参谋长还特地嘱咐,不要认为这些都是小事,可做可不做,一定要事事办到,切不能马虎大意。


就这命令?到底是怎么回事?追赶了这么多天,一下子站住了,还要洗澡、休息、换衣服……甚至还要安置驻地!莫非要开始谈判?莫非要在三八线这边停下来?莫非是不给咱们侦查连任务了?莫非……


同志们不断地来询问帅青山。帅青山琢磨着:你们问我,我问谁去啊?他心里比别人更着急,甚至有些烦躁。想了想,他打定主意,先执行命令,找机会再向司令部打听。


吃罢早饭,全体战士们马上忙活起来:擦枪、换衣服、补鞋……树林里搭盖的简易木房不够住,各班去山上砍了大捆的树枝,雪地里刨出了不少干枯的茅草,搭起了茅草棚子。


年轻的三排长欧阳北叶,显得特别的忙。领着一个班的战士,把一间破木屋的四周堵得严严实实,从外面公路上推过来三个美国汽油桶,这下“澡堂”和“澡盆”都有了。然后,用帆布桶提来一桶又一通用雪烧开成的滚热的水;再拿军用铁锨从锅底铲来一锨又一锨冒着烟的火炭。


一切齐备了,尖锐的哨子声在欧阳北叶嘴上一次又一次地响起:“嘀——嘀嘀——。”他大声喊道:“一班洗澡啰!别忘记烫烫衣服,消灭吸血鬼!”(吸血鬼指虱子)


停了一会儿,见一班的人都洗罢了,欧阳北叶又喊道:“洗澡喽!轮到二班了!快!”


“澡堂”里烟气呛人,在弥漫的雾气中,响着哗哗的水声、欢笑声、打闹声和歌声。

有人在闲聊,比划谁的肌肉最壮实;也有人边洗边议论,扯得最多的是下一次战斗的事情。


“上级们呐,真叫人摸不透。干嘛要咱侦查连停下来蹲在这大山窝子里?”


“沉住气等吧,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准下来个大任务。这个叫暴风雨前的安静!”


“我咋听人家说叫‘暴风雨前的宁静’哩,这安静和宁静有啥不一样?要是让咱们连吃上块‘肥肉’,那就过瘾了。”


“白想!硬任务?打铺草吧,上级关心咱侦查连,怕咱们吃不好睡不香,这是关心咱们嘞!”


“……”


帅青山在连里转了一圈儿,听到的总是这些话,看到的也是战士们殷切盼望的眼光。他烦透了,跨进隐藏在树林深处的伙房里,拿起一个搪瓷缸子,从锅里舀了一碗温水,咕噜咕噜地喝了一阵。


炊事班的老班长见到他,也上来关心地问道:“连长,给了任务吗?”


“任务?什么任务?你还不是烧水做饭?”这话刚一出口,帅青山马上觉得不对——这是什么话,尤其是一个身为干部的人更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上的水,缓和了语气解释道:“老伙计!千万别着急,领导们正在开会研究,上级有上级的打算,命令下来咱们就知道了,对啵?”


他又坐在部队指挥所等了好久,可电话铃总是不响。唉!老是干等着有什么用?管它呢,先洗个澡再说吧,跑了这么多天,身上都有股子酸味了。


帅青山吩咐卫生员梅赞斌,道“一步都不要离开电话,要是司令部找了,马上就去叫我,我先洗个澡去。”


热气腾腾的“澡堂”里,八班的战士已经洗了一大半儿。帅青山一进去,战士们又问开了,还是那些老话。他解释道:“急什么?侦查连嘛,上级能叫咱们闲着?”


战士乐松明打趣道:“连长!你不用说我们,你呀,比我们都还急,至少半斤对八两。你看你愁的,两条眉毛中间都鼓起了疙瘩。”


小乐说出了大伙儿心里的话,战士们全都笑了起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连长帅青山:糟糕!战士们都看出来了,我怎么能够露出这种情绪来?!


他故意沉下脸,道:“小鬼!就你眼尖!”


帅青山见小乐那一只汽油桶里,只有这小鬼一个人,就边脱衣服边笑呵呵地说:“小乐,挤一挤,咱们俩合作。”说完,他把衣服放在一个大木墩上,蹬着一块垫脚的石头,跳进了桶里,接着道:“来!互助互助,搓搓背,我先给你搓。”


说罢,他叫小乐转过身去,拿起桶沿儿上的毛巾把小乐的脊背搓得红彤彤的……


帅青山洗罢澡,夹着脏衣服跑回连指挥部,一见梅赞斌就问道:“怎么样,有电话吗?”


“有,不过没找你。是师后勤了解连里的弹药情况。文书已经汇报了。”梅赞斌道


帅青山心里凉了半截儿,首长们可真沉得住气啊!不过,也许会还没开完,如果是这样,这个会也太长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