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杀手部队提供的保镖服务 保镖服务之无风起浪

346169009 收藏 0 1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话说,和满和愉长官认识到现在也有一年时间了,但自从她离开上海站后,我们之间就没有了任何的联系。(组织内部规定,上海站所有人的真实情况只有其校长和最高长官2人知晓,其他人或相互之间均使用代号,不得互相透露,更不许T军其他人与上海站人员有任何私下的联系,所以,无奈啦…) 至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话说,和满和愉长官认识到现在也有一年时间了,但自从她离开上海站后,我们之间就没有了任何的联系。(组织内部规定,上海站所有人的真实情况只有其校长和最高长官2人知晓,其他人或相互之间均使用代号,不得互相透露,更不许T军其他人与上海站人员有任何私下的联系,所以,无奈啦…)

至于上海特种士官学院那边,自从满和愉离开后,我也极少过去了,离上次回学校交任务也已经过去近3个月了…

这天,我没带任何钱在外闲逛,(大学进入尾声,也没有提前找到合适的工作,士官学院也没必要每天都去,我已经顺利毕业了的说,不需要做好孩子了,呵呵)身上没钱,在上海滩混可不容易啊,外滩,多美的地方啊,虽说是午后,但还是有数不尽的情侣在打情骂俏,无数男生抱怨着美眉买的一堆衣服和食品等太重,可还是心甘情愿的跟着美眉转悠。

我看着这一幕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我甚至连抱怨的权利都没有,于是乎,一个孤单的我,在午后3点左右的时候,在黄浦江边上游荡,完全没有目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泪水在心间流淌...都长这么大了,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下,晕啊!(PS 周文珊这种BT级别的御姐就必须排除在外了,呵呵)

唉,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的,想回去可是身上没钱,肚子也饿了,走不动路了,因为极为悲伤,加上如此不幸,(你试试一个人不带一文钱去外滩,外加正值单恋正式结束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了,晕啊)我连方向都搞不清了,迷茫中,我想到了罗浩洁,呵呵,周文珊的男友,我的师兄,有房有车,还算不赖,于是乎,我就挂了个电话给他,让他来接我,特别提醒了,不要带周文珊过来。当我告诉他不要带周文珊来的时候,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为什么我这么关注周文珊呢?难道,我很在意她?虽然我嘴上一直说她不好,但我们从没有吵过架,我从没有真正的讨厌过她,有很多时候,反而还很享受她所带来的特别‘礼遇’,呵呵,我真不明白为什么。

正当我在想如何打发罗浩洁到来前的时间的时候,(预计至少也要1.5小时)被人突然的拍了下肩膀,出于职业敏感和工作习惯,我顺势向后劈了一掌(手刀)转身的同时,也不忘记进行下盘攻击,(武术里攻防可分上三路和下三路,我不是太懂武功,所以,不加以阐述了)结果,我同时听到了三种声音,一个很得意的笑声,一个很悲哀的惨叫声,还有最刻骨铭心的一个声音是,我挨了一下重重的耳光,差点没把握打趴下,唉,命苦啊!

正当我想还手之际,(不管是谁干的,我不能只哑巴亏啊,虽然那两个声音的主人已被我所确定,呵呵)那个邪恶的罗浩洁出来当和事老(之所以说他邪恶,是因为很明显的,他故意拍我右肩,而自己站在我的左面,让周文珊当替死鬼,最后,让我吃哑巴亏,自己就免费的欣赏了一出自导自演的好戏,呵呵,邪恶啊)

“算了,小文,手刀攻击和耳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不吃亏的,再说了,我好意和你打个招呼,你却恶意伤害文珊,这本身就是你不对么,算了哦”话语中还带着一丝邪恶的气息的罗浩洁傻笑着说道。

我很生气,可是没钱,要求助于他们,无奈只好‘大人大量’了,“哥哥,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呢?你们不是在某度假村玩的么?”我真的是咽不下这口气啊,唉,可是,我们的基本训练之一就是快速反应,所以,理所当然的就在有台阶下后立刻换了副嘴脸,呵呵,可以说这也是职业病啊!

可周文珊没那么好说话了,罗浩洁还没开口回答我的问题呢,她就来劲了,“你们两个,打算怎么补偿我呢?”她停顿了下,“这样吧,小罗你去预定一个房间,然后,小文你伺候本小姐休息,当然,时间是今天晚上,呵呵”说话还带着淫笑声,真是无语了。

我还想反抗下呢,就看见罗浩洁已经在打电话预定酒店房间了,晕(我当时想的是,这家伙是日本忍者么?那是人能有的速度么?前后绝对不超过2秒,换了别人,就算不计较自己女友要和别的男生开房,就算会向他一样的听话,可两秒也不能做完以下动作的——掏手机,拨号或者翻电话簿里的号码,然后等待别人接听。呵呵,真不是‘人’啊!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当我还在感觉那速度不可思议的时候,罗浩洁就已经在向周文珊师姐介绍他帮忙预定的酒店的情况了,周文珊好像还很满意似地,真是一对宝货啊!无语了…

更无语的事情是,还没经过我同意,也没告诉我任何的原因,我径直的被这两人拖走了,郁闷中…

目的地是一所高档的酒店所在地,自称XX超五星级酒店的说,真是的,不要脸,一般在上海的高级酒店,不会有这样自卖自夸的哦,唉不要脸到极点了!(不过,比起我身边的这两位,那还算是能接受的)

服务员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当我们把车停在酒店门口的时候,至少有30名服务员出门迎接,那叫人吃惊啊,我们好像不是达官贵胄啊,何必呢?正当我郁闷的时候,一个铭牌上写着‘总经理’字样的人亲自出来了,见到罗浩洁就立刻笑脸相迎。

“少董事长亲自光临,照顾不周之处,还望谅解…”那个人对我们啰嗦了一番,无非是些奉承的话,当然,当我听到‘少董事长’这几个字的时候,还是非常吃惊的,毕竟和他认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他家是开酒店的,晕!(当然,这归罪于那条不可抗拒的规定…)但我惊讶的表情也只是昙花一现,瞬间消失,恢复的无比自然,呵呵,做我们这行的,是绝对不会忘记本能的,那就是淡定,永远的保持淡定…

话说,那个会奉承的总经理还安排了个欢迎舞会,竟然邀请了所有的客人,呵呵,真不是一般的讲排场啊!但我不喜欢这个舞会,因为我讨厌见到阿谀奉承的人,那嘴脸,真是没话说了。所以,我找了个借口,早早的退场了,唉,世事难料啊,下午出来闲逛,忘记带钱包,晚上竟然住进了如此豪华的酒店,我真不知道明天迎接我的会是什么惊喜…

不过,万幸的是,周文珊被拖住了,呵呵,我可以安稳的休息了,但刚躺下,我的脑海里有出现了满和愉的笑容,最近,我的脑子一空闲就被这个女人占据,真不知该如何是好,隐约中,我感觉,一股莫名暗流在向我靠近,我最近因为单相思搞得神经紧张,只要一有这种莫名的感觉,我的第二天总是黑暗的。

临睡前,我向上帝祈祷,保佑我明天能过的平淡些,我要真正放松身心的休息!可是,越是这样祈祷,我就越焦虑,不知为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