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批情妇刚抛尸 后一批情妇正上床

早晨起来看到各家网站首页上的一则醒目新闻《湖北郧县官员杀死情妇抛尸疑因遭对方索要200万》。因为标题的关键词里有“湖北”、“情妇”、“索要200万”等,还以为是前两天媒体报道过的安徽宣城副区长杀害情妇案呢。


点开后不由倒吸口凉气:又是一起官员杀死情妇案,又是因为遭遇勒索,又是杀死情妇后抛尸!只不过这次的杀人者是湖北官员。


《武汉晚报》今天(12月15日)报道,湖北省郧县(隶属十堰市)政府办副主任兼县行政服务中心主任李光升,自2009年以来一直与郧县文物局职工李某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李多次提出,要么与其结婚,要么给200万元了断关系,并多次要挟要告发李光升。11月20日,二人再次发生争执,李光升恼羞成怒将李掐死,并将其抛入河中。12月8日下午5时许,郧县公安局接到报警,12月10日上午8时许,李光升落网。


在李光升被抓的头一天下午,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副区长章宏斌杀死情人梅某后,刚刚拖着尸体在黄石市公安局自首。


26岁的梅某是宣州区一家咨询公司负责人。今年8月18日,梅某旗下一家投资担保公司的一个项目剪彩仪式上,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区长章宏斌作为剪彩嘉宾被请到主席台上。10月18日晚上,章宏斌被梅某请到一家高档酒店里一番推杯换盏后,两个人便“睡到了一起”,成了情人关系。


成为“一家人”之后,梅某就不把章副区长当外人了,不停地以生意需要钱为由开口借钱,但“官郎”愿意付出身体,却不愿意在钱上犯错误,于是,两人矛盾不断升级。8日下午,梅某再次以公司经营缺钱为由,希望章宏斌帮自己贷200万元的款,被章宏斌拒绝,这下把“陪郎千日,用郎一时”的梅某给惹火了。据章宏斌交代,梅某威胁说,如果不帮贷款,就将两人的关系公布出去,让他丢掉乌纱帽和前途,不但要搞臭他,还要杀掉他的妻子和孩子。


章宏斌遭到梅某威胁后,又怕又怒,一气之下将梅某活活掐死......


小三一命亡/凶手是情郎/别梦依稀巫山在/曾经共痴狂。


情郎变恶狼/哪管曾上床/待到香消玉殒时/冥界恨茫茫。


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官员情妇被杀事件的发生,杀人者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县区委书记到这个长,那个长。很多情妇死后被残忍地分尸、抛尸。




原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自2000年以来与柳某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其间,柳某要求段为自己购房、为多名亲属安排工作,并不断索要钱财,招致段的厌烦。2007年7月9日,段雇凶手将爆炸装置塞入汽车,然后以遥控引爆炸药,柳某被炸死。一个月后,段义和伏法。




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港镇妇联主任孙某与时任镇党委书记的周其东发生婚外性关系后,与周如胶似漆,离了婚死心塌地当起来小三。后来周官升三级,成为芜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孙某眼见“周郎”越来越疏远自己,就催促周离婚与自己结婚,并以公开两人隐私相要挟。最终,孙某被“周郎”雇凶杀害。周其东于2002年8月9日被安徽省高级法院依法核准死刑。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于2000年在台州市三门县任职期间,与同在三门县任职的妇女邵颂乔结识,后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成为情人。2009年11月15日,谢再兴与邵颂乔发生争执,谢再兴采用捂嘴、扼颈等手段,致邵颂乔当场死亡。之后,谢再兴将邵颂乔尸体肢解为四块,并将尸块全部抛入金丽温高速公路温州段梅岙大桥下的瓯江中。杭州市中级法院于2010年8月3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谢再兴死刑。谢再兴不服,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民法院驳回了谢的上诉,并将死刑判决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命令,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个月对谢再兴依法执行死刑。




云南省昌宁县珠街乡中学女教师李梅被“情郎”昌宁县委书记杨国瞿杀死后肢解。2005年8月1日上午,杨国瞿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被执行死刑。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结识了29岁的有夫之妇李某后,二人迅速打得火热。越陷越深的李某要求梁抛弃结发之妻与她结婚。梁冠中在李某的威逼之下,写下了结婚保证书,梁冠中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地位和家庭,梁冠中将李某杀人肢解后,分别掩埋于旧呼凉公路沿途三处。2005年9月22日,梁冠中被押赴刑场执行注射死刑。




原山西阳泉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科长王俊平,同时包养两个情人,惹火了“二奶”。王俊平担心此事暴露影响自己的前程,雇“三奶”之弟朱某,合谋将“二奶”以及3岁女儿杀害焚尸;安徽省萧县交通局局长李志强雇凶杀害情妇;云南丽江市林业局长沙文学杀死情妇投水自杀......




如此情郎太无情,


提起裤子杀机生.


情妇上床需谨慎,


血案说给美眉听。




一起起的血案令人触目惊心,一出出的悲剧让人扼腕长叹。权色交易是危险的游戏,官员包二奶、养小三是党纪国法所不容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官员“明知好色有危险,偏偏色壮‘英雄’胆,刀尖之上跳艳舞,身败名裂悔已晚。”


这些年,宾语的廉政空间曾采访过上百位厅处级以上贪官,绝大多数贪官包养有情妇,有的甚至包养一大群。


包养情妇的官员,有的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权利。把自己年轻、漂亮的女下属弄上床,满足了占有欲望;有的是为了“追风”:现在许多官员都在养情妇,自己不养个情妇,在社交场显得“土气”。有一个数据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在中纪委查处的大案中,95%以上都有情妇的问题。既然人家能包,我为啥不能包一个“玩玩”。但世间有个不变的法则是“平衡法则”——玩与被玩是对等的,谁也别想白玩,当权力被色相诱惑时,已经掉进了色相的圈套,当官员把情妇当成玩物时,自己已经成了情妇的奴隶。广东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邱伙胜被控受贿105万元,邱称受贿全因被情妇勒索,数名行贿人证实,邱每次向人要钱时都泪流满面;宣城副区长章宏斌事后对警方说:“感觉这个女人好狠,好可怕,自己好后悔跟她扯上关系。 ”


权色交易,是世间最危险的游戏,但一批批的情妇倒下去,一批批的情妇正上床。


明知傍官如傍虎,偏有美眉去豪赌,下对赌马成贵人,走错路子如粪土。轻者失身失名节,重者化作青烟去。小三为钱不要命,贪官为钱夺人命。


权色交易下的巫山之恋,播撒的是罪恶的云雨,是生命悲歌。这些不断上演的悲剧,无不在验证着一个真理:官员的上半身决定他的下半身,官员的下半身决定他的一生。包二奶的官员们下半身引发的杯具,连他们身上的内裤都同情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