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学术界已发展成为丧心病狂的谋财害命的强盗

西方学术界已成为丧心病狂的谋财害命的强盗

西方大量已发表的论文(大多数出现在SCI上),诉说着一个事实:西方学术界曾经数十年研究而不可得,而成为了涉及西方许多关键而核心的研究领域的瓶颈。比如说中国民间科 学家所说解决问题的一部分的特例难以处理就发在SCI上,那种文章被广泛引用说明还算好的。

当然,世间没有完全从头开始的创新,即使格里戈里·佩雷尔曼证明“庞加莱猜想”这样全新而伟大的创新,使用的也是别人发明的“Ricci流”方法,但至为关键的是他有别人事先没有想到的重要而真实的创新思想,而这正是创新的关键。佩雷尔曼反复说他已经退出了数学界,不再认为自己是职业数学家了。他提到多年前他同一位合作者就如何评价某个作者的一项工作所发生的争执。佩雷尔曼说他对于学界松懈的道德规范感到非常沮丧。“不是那些违背道德标准的人被看作异类,”他说,“而是象我这样的人被孤立起来。”

当今西方学术界背叛了科学精神和职业道德。佩雷尔曼说,“我不能说我被侵犯了。还有人做得比这更糟。当然,许多数学家多少是诚实的,可他们几乎都是和事佬。他们容忍那些不诚实的人。”获得菲尔兹奖的前景迫使他同他的职业彻底决裂。“只要我不出名,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佩雷尔曼解释说,“或者做一些丑事,”-----对于数学界缺乏正义感大惊小怪 -----“或者不这样做而被当作宠物。现在,我变得非常有名了,我不能再做宠物而不说话。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退出。”

但佩雷尔曼毕竟不是中国人,他是俄国犹太人,这使得他的成果没有发表在官方刊物上,但他的成果却没有被抢劫,但中国人即使通过官方途径,在整个世界众目睽睽之下,也被封杀而被抢劫。中国民间科学家进一步遭到“学阀”封杀迫害,并发展到暴力迫害阶段,其残暴证明:西方强权对中国人仍然按照“宠物”要求,中国民间科学家进一步遭到“学阀”封杀迫害,并发展到暴力迫害阶段,否则就“只有死去的‘印地安人’才是好的”。巧取豪夺中国民间科学家的思想、还要用代理人整死害死中国民间科学家。因此,西方学术界已发展成为丧心病狂的谋财害命的强盗。

你当然可以真正的创新投出去,但西方强权可能巧取豪夺你的思想、还要用代理人整死害死你。那些汉奸似的误导比如:只有中国才学术腐 败,西方学术界很干净,“对学术腐败决不手软”。绝对不应该相信西方“学术独立,学术自由”的鬼话。为一个谎言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谎言的代价也太大 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