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恩宠的孩子

lxlylz000 收藏 2 10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一轮明月悬挂屋顶。在屋顶开启的天窗上,一个男孩子正坐在窗台上,双腿似乎在合着风的韵律轻轻地摇晃着。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大家偶尔提到他时会带点怜惜又带点鄙夷的口气说:“哦,就是那个住在阁楼的傻子啊!”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傻子,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傻子。但我却知道他是一个孤单的孩子,从他没有被污染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与夜色很接近的一种孤单和忧伤的色彩。

我总试着从他的身上找到一点与我不同的地方,可一年过去了,除了我发觉他比我更有时间概念之外,就是他的眼神比我更清澈,当他抬头仰望天空的时候,他的脸上映照着圣洁的光彩。那一刻,我觉得他就是造物者的恩宠。

我从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我甚至怀疑过他会不会是一个哑巴?直到有一天深夜,我被一阵歌声惊醒,我以为是自己做了一个梦。可是当我睁大双眼时,那声音仍源源不断地从窗外轻轻的传来,就像我梦中听过多次的声音,于是我恍然明白那些歌声从来都不是梦中的声音,而是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窗口,寻找着歌声的来源。终于,在对面屋顶开启的天窗上,一个男孩子正坐在窗台上,轻柔的哼唱着什么。那旋律婉转而忧郁,那是能让世界都安静下来凝神细听的声音,那是天使的声音。

当我们的目光终于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我看见他对我露出了一个很淡很淡的微笑,淡到我以为那只是我的幻觉。可就算真的是我的幻觉我也很开心了,因为我在幻觉中看见了最纯粹的一种笑容,如一缕阳光穿透冰层,如一阵清风吹开了满园的花朵,然后我就痴痴的沉醉进去,无力自拔!

我不是一个很懂音乐的人,我也不是一个容易被音乐打动的孩子,就像我从来就不相信有上帝一样。可是这一刻,我宁愿相信上帝存在着,就在这漆黑的苍穹之上,正用最慈悲的眼神在凝视着男孩子。

所以我宁愿相信上帝在夺走了男孩子的一些东西之后,不是为了折磨他,或者摧残他,而是为了有理由加倍的补偿他。因为上帝是公平的,所以在给予之前一定要先收回一些东西。所以这一刻,我更坚信,这个有着自闭症的孩子从来就不是世人眼中的傻子,他一定是上帝恩赐的孩子。

只是我能看见的他总是在夜色中才会出现。我不知道白天那么漫长的时间他会做些什么,是否在沉睡着,又或者在做着世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就像很多的人都无法理解男孩子为什么要在夜里坐在天窗上,会在深夜里哼一些他们听不懂的曲子?

我一直认为:比大地宽广的是天空,比天空宽广的是心胸,可是有着比天空还要宽广的心胸的人们为什么就不能容下这个天使一样纯净的孩子?为什么会用那种鄙视的目光去审视他,哪怕是怜惜他都是对他的一种轻视。

我从开始的在黑暗中静静的凝视着他,到点上一盏柔和的灯让他可以清晰地看见我的脸,就如同我感觉到他从最初的看见我与看见路灯、房屋、花园里的花朵没什么区别一样,总是一扫而过,到稍做停留,再到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终于对我露出了带着几分羞涩的笑容,这些看似水到渠成的事情,却是由多少个日日夜夜堆积起来的情感啊!

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在阳光下见到他,我以为他就是夜色中的精灵。可是在过去了三年多折算成一千多天的时光之后,在一个明媚的午后,我看见一个纸飞机随着风儿轻轻的飘落到了我的发稍上。

“是给我的吗?”我不敢说话,怕惊扰了一脸安静的笑容的他。只敢用眼神询问着。

依旧是在对面屋顶开启的天窗上,依旧有一个男孩子正坐在窗台上,但午后的阳光却将他的身体勾勒得如此的温暖而鲜活。只见少年用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的一个微微的点头,让我屏住的呼吸终于畅通了起来。

我小心翼翼的拆开纸飞机,只见上面画着一位安静的少女。安静的眼神,安静的表情。突然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位少女与天窗上的少年有着如出一辙的安静的气息,安静到让人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当我抬头仰望着天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泪水沿着脸颊流了下来。在一片泪眼朦胧中,一位少年从天而将,然后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将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姐!”只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字,却让我的泪水如暴雨倾泻。为了这一个姐字,我等了三年,固守了三年。我告诉自己,我的弟弟,只比我晚出生三分钟的弟弟不可能是别人口中说的傻子,永远都不可能!

父母怕我跟弟弟呆在一起会让别人也瞧不起而从小就把我送到外婆家,所以在我十岁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孪生弟弟。如果不是十岁生日的时候我无意中从前来祝贺的嘉宾口中听说,也许我永远都知道我还有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弟弟。

于是在生日的第二天,我就用最固执的方式表明了我要回来的决心。扭不过我的父母把我安排在了自家对面的一座房子里,让我可以每天看到弟弟,却不可以接近弟弟,因为弟弟的自闭症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愿意接近。

三年的时光,足已让一个孩子长成一位少年,让一位姐姐变得更加的坚强。我不断的在心中告诫自己,如果连我都要放弃,那么我如何面对无数次在梦中叫我姐姐的那个孩子?

所以在每一次看似漫不在乎的转过身去的时候,我让泪水滴落到自己的胸口,只是为了以后不要看见弟弟的眼泪。现在就让我将所有的眼泪都替弟弟流了吧!如果将来一定要流眼泪的话,就在我们重新相认的时候流吧!往后的日子里,姐姐向你承诺:只准你的眼中留下幸福的泪水。

当弟弟将我的手紧紧地攥在他的手心里的时候,一向低温的我感到有团火从手掌一直燃烧到了心中。弟弟将我带到了他的小阁楼上,我知道这是他的私人领地,我也知道当他将小阁楼的门向我敞开的时候,也是他将自己的心毫无遮拦地向我敞开的时候。

我在对面的窗口看了这阁楼三年,我也幻想了三年,在这座小小的阁楼里会有什么隐秘的东西?可是当我看见弟弟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阳光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晃了一下我的眼睛,于是满屋的画像都开始闪着炫目的金光,以至于让我觉得如此的不真实,比我做过的任何一场梦还要像梦境。

四面墙上,连天天花板上都是一个少女的画像,或沉思、或微笑、或坐,或站,无论是哪一种姿态,哪一种表情,都勾勒的栩栩如生。可见他是多么用心的在观察着,又是多么专心的在绘制着这些图像。

原来这三年的时光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原来在我努力的靠近着弟弟的时候,弟弟也是在如此努力的靠近着我。原来我们都是造物的宠儿,所以我们才没有彼此错过,更没有彼此放弃。

于是我想起弟弟还有一个名字,一个早已经被所有的人都忘记了的名字。弟弟叫林小昕,我叫林小月。太阳和月亮一直是造物着对人类最大的恩赐啊!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