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自述真实的灵异事件.奇怪了。可信吗?

1 有一年去蓟县办个案子,事情办完了到村边的饭馆吃饭,就看到马路对面有个木材店在忙碌的打三个棺材,两个稍微大点,一个稍微小点的,我看到有点好奇,就问饭馆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同时做三个棺材,老板叹口气说:别提了,这是一家三口,前几天被杀了,父母和一个闺女,孩子有18了吧,凶手当时就捉到了,是那闺女对象一个小伙子,因为这个父母反对孩子找这个小伙子,就让闺女断绝关系,闺女听话就不让他来找来,小伙子天天缠着闺女,父母就不乐意了,打了小伙子一顿,小伙子走了邪火,上门把一家三口都砍死了.


饭店老板话锋一转,不过这还不离奇,怪就怪在那个算命的身上了.我就好奇问怎么回事.老板说:这个父母前阵子家门口来个算命的,也是外地路过村子,村里人也都不认识他,算命的在他家门口摆了摊,一些好事的就找他算,算命的也是说好听的话,哄人高兴,要了几块钱.大伙围着算命的聊天,这家人父亲也来凑热闹,也要这算命的看看,算命的抬头一看他.脸色变了,跟他父亲说:我不给你算,也不要你钱.父亲挺生气的,给别人看怎么不给我看呢,非要他算,算命的死活不给算,父亲在老乡前没面子,就把他哄走了,算命的临走跟他父亲说:这几天一定要把狗栓好了.扭头走了.


后来老乡也凑热闹,追过去问那算命的问咋回事,算命的说:这家人都活不过10天,我怎么能要他钱呢.老乡们也都认为算命的胡说骗钱没当回事,也没敢告诉这父亲,这种丧气事,也不方便和他说,得罪人.人家没事不就结了仇了.


过了没几天,这小伙子就寻仇去了,半夜进的屋子,当时三口都睡着了,一刀一个全砍死了,按理说这父亲身体壮实,和这小子打起来不吃亏,可是半夜都睡着也就没折了,怪就怪在当时半夜家里进来人一般狗能把人喊起来,可惜的是,白天时候狗莫名其妙的丢了.当晚,就发生了这事.


后来在看守所里我还遇到过这个小伙子,个子瘦小苍白,怎么看也不象个有胆量敢做出这种灭门xxx的人.

2 我们分局有个司机老崔,以前是在XXX当运输兵,转业复员分配到了我们分局开车,一次和他喝酒,他给我讲了这么一个琢磨不透的故事.

老崔的舅舅当时在XXX也是跑运输,某次开车跑远路,当时土路人烟稀少,方圆几百里也没有人烟,这时发现路边躺着一个老人,舅舅当时立刻停车查看,那年代的风气比较淳朴,路上遇到有困难的人必定给予帮助,舅舅下车一看,是个xxx,岁数比较大了,看样子有70多岁了,看随身着装,看着象朝圣的,在XXX,经常看到虔诚的信徒,走几步一磕头,去拉萨朝圣,这些人都是比较有信念的僧侣.舅舅赶紧把老人扶住,一看还有微弱呼吸,赶紧把随身带的水拿来,给这个老xxx喂下,舅舅又把随身带的干粮给了这个老xxx些,老xxx吃了几口,恢复了些体力,舅舅问他这是去哪朝圣,要随车捎他一程.

老xxx说,不用了,原来是昨天遇到风暴了,有些体力不支.xxx执意不肯坐他舅舅的车走,舅舅心想也许他还要徒步走剩下的路,才能显示虔诚,就没勉强,只好把水和干粮又分给了些老xxx,老xxx点头没说话,他舅舅正要转身上车.老xxx把他叫住了,跟他舅舅说: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吧.然后独自走了.

舅舅也没搞明白老xxx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也没多想,就开车走了.就这样过了几年,舅舅身体有一阵子感觉不舒服,到了当地医院一查是癌症晚期了,开刀也没效果就让回家养着了,舅舅身体状况急速下降,后来就有点不行了,家里人偷偷准备后事了,某天,舅舅睡觉,忽然梦到了10年前搭救那个老xxx的场景,并耳边清晰的听到老xxx说的话: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清晨舅舅醒了,越觉得这话有离奇,心里有点好象明白什么了,赶紧把家里人叫过来,嘱咐家里人,如果他死了,一定要过三天再入土埋葬,因为依据当地的风俗,人死了转天就要下葬,不能超过3天.家里人答应了.过了几天,舅舅不行了,当地的医院来检查,确认没有了心跳和呼吸了.检查完医生走了,家人按照他的嘱咐,就把尸体放院子厅里,没有埋,到了第二天夜里,家里人突然发现尸体的被单有起伏,一看舅舅有了呼吸了,赶紧给放到屋子炕上了,又缓了一天,舅舅睁眼了,能说话了,家人感到很惊讶的,还埋怨医院医生是不是检查错了,给医院医生招来,医生也很惊讶,当时情形来看人确实是死了.后来在家又静养了几个月到医院复查,医生更惊讶了,肿瘤已经自己消失了.这在当地成了传奇故事了.

听了老崔舅舅的故事,应了那句话,一份厚道一份福啊.我也调侃老崔,这个xxx自己都快渴死了,还有能力给别人次重生机会么,老崔告我,别小瞧这些xxx,也许是某个考验吧,谁知道呢.

397年北京美术馆一胡同凶宅案.

那时是97年五月.全北京正在为白宝山一案投入大量警力.

那天晚上我和一个朋友去钱粮胡同吃饭,回来时碰到了一个那个朋友的熟人.快走近了时我突然觉的他混身是血的感觉!只是一种感觉.

当真走近了打招呼说话时发现什么没有,但还是有那种感觉.而且有一种生肉的味道很浓,之后问朋友.你这个朋友是谁啊?哦.他叫大杨.原来是宣武的,刚搬到这没多久.你猜他住那?住那?就修车铺对面那胡同里的14号院.那可是有名的凶宅,我觉的他住进去后人都不对劲了.


我说你闻到他身上有什么味了吗?朋友回答让我也吃了一惊.就是回民肉店里那种味. 我问:这大杨是做什么的? 朋友说:40多了也没工做.

后来就没在聊这个话题..

第二天朋友来单位找我,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师傅看见我们二就过来问.你们上那滚去了??怎么一身腥气味啊??当时我们就一惊.后来就把这事说了.师傅那几天天天和我们去找大杨,可都没碰上.

直到十多天后的一天晚上,派出所让我们出人去看看一起非常怪的入室盗窃.去了后发现,地点就是美术馆修车铺对面那胡同17号院和大杨住的14号院斜对门.


之所以说怪.就是这起盗窃案小偷被锁到屋里了,是治安大妈发现的.

可我们细一问就出了很多问题.第一.这个院有七年没人入住了.一直封着.小偷进去是为什么?第二这个院里三间屋子全被大锁琐死了.而且日久天长.都锈死了!!小偷是怎么进去的?? 他的动机是什么?

可现场连院门口的大锁都完好无损.我们翻进院内发现要把锈死的锁打开真是很费劲!!!还弄碎了一块玻璃,只到把一间屋弄开之后,把里面的人带出来讯问时才发现他19岁还是个学生.不是小偷.身上也只有手电和小刀.他说早就听说这里有凶宅就来探险.我们也联系了他的家人和学校.最后证实了他的话,我们发现这不过是几乎每天都有的探险猎奇者的其中一个,后来被治安大妈误当成小偷.

但我们对他是怎么被关进屋里的搞不清.所以没让他回去,一直在问他一些问题.他后来吓哭了.说当晚他和几个同学比胆子说去那间鬼屋转一圈在出来.后来就奔那14号院去了,可他们准备翻墙时一个老头把他们叫住了,问他们为什么大晚上的翻人家院??几个孩子说了为什么.

老头说:现在这14号院有人住了,你们进去不怕人杀你们啊? 说着用手一指斜对面的院子说;那院就我一人住.平时老锁着,反正里面也没东西.你们要探险的话就去那吧.说完就带着几个孩子去了那院.据这个大学生回忆说;当晚那大门真的是老头用钥匙开的.他们才敢进的.后来老头又打了一间屋的门说:进来看看吧.其他的学生都没敢进就都退到院外了.这个大学生胆大.就进去了,发现里面只有一些桌椅板凳.但全是尘土.就跟这老头说;我们白天没事给您打扫一下吧.你这太脏了.怎么连个床也没有啊?? 后来老头只是笑.说.谢谢你了.我救你一条命.你就算给我买个床也不过份啊.这大学生没听懂也没太在意.就在院里转了一圈.又回屋里准备看看.可一回屋在准备出来.就怎么也出不来了.使劲喊使劲摇门才被治安大妈发现并报了警.

我们录完口供.很多人都在会上说这孩子是受惊吓了,有点胡言乱语/好在也没别的事.算不上刑事责任.就让家长领回去批评教育一下,

可一下会.师傅和很多人都不怎么说话了,都抽着闷烟.说这事没这么简单.这孩子被咱们问时都尿裤子了,我这双眼不揉沙子.这孩子说的都是实话!师傅又问我们你们闻到这孩子身上也有股子腥气味了吗??我说是生肉味.我这句说完.屋里的人都看向我.当时有一个以经快五十的老刑警说:咱们打个报告,在去那个院查查.我绝的肯定有事.


师傅和其他人也都是这们觉的.二天后这件事批下来了.在去查.

17号院又进去了,可还是当晚那样. 我们想查查14号院,可又没实证.所以又是二天下来无功而退.直到第四天早上.一个溜狗的老头早上溜狗他养的那只狗走到一处草地.突然发疯般的冲向草地然后咬住一块东西不撒嘴了,老头一看是一个肉块!老头当过兵51年上过朝鲜.从狗嘴里抢出这肉块.仔细一看,他觉的像人肉.就报了警,正好我们打报告在盯这件事.所以我们就接手了.后来经过9天非人的工作,我们又在附近找到了三块尸块.但都很碎.但线索又断了,好像什么都突然消失了!

第十三天,居委会找到我们说十四号院老杨住的二间屋子这几天极腥臭!!刚进六月就招了很多苍蝇,我们这才进到十四号院.那次是我第一次进这个小院,但第一感觉就是极阴冷!!当时是六月初.二十多度的天.可一进院就感觉混身起鸡皮胳瘩!!直到现在还能记着一个同事说的话:XX!!怎么跟进了屠场是的.大家听了这话后都没在说话.但通过眼神大家能觉的每个人的感觉都不舒服.

进了大杨的那间屋后的第一个警察刚进屋脚下是啪的一声.等他低头看时才发现半个鞋底都泡在血里了!!紧跟着他一就做到地上了.

大家才发现不到20平米的小屋,整个地面全被血泡满了!!跟本就没地下脚!!


那天我们从屋里找出了17块碎尸.2个人的.有一个就在我们进来前2个小时被杀了......


其它细节不便多说. 那个案例共有四个被害者.

我们把大杨抓住后.他说都是自己干的.但是被一个女人逼他干的.他供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和一些详尽信息.

我们又查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早在6年前就在14号院被人用刮胡刀片杀死了.大杨跟本不认的这个女人,但大杨怎么又知道这个女人这么多事呢?? 而且连这个女人他父母家在哪,就连这个女人父母家大衣柜里有什么东西,大杨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还有不可思义的一点.就是在我们出盗窃案的那晚,他正好杀完人.

而那几个学生要翻墙进他家时也正是他分尸的时后.而且那天警察走后大杨去抛尸,也提到碰上过这么一老头,和那个大学生描述的一样.就连嘴边的那颗痔,都一般无二,当时那个老头看他背着一个背包.

就问用不用帮忙.大杨说不用.老头说;反正帮死人的忙也没什么.

大杨听这话就动了杀心.他本想把老头也骗回家.杀死.但他又急于抛尸,就让老头在原地等他. 可回来后老头没等他.他直到被警察抓都还以为是这老头点的他!!

我们后来又大量取证!!!直到8月我们调查自称住在17号院的那个老头时,发现跟本找不到这么一个人.但也有人说这个人是个传教士,以前在宣武门教堂见过他.但一直都没查到这么个人.


案子是破了.但每个人心里都很沉重.那个踩了一脚血的警察小我三岁,现在以是个商人.前二年聚会聊起这事他的脸都立马变了.

但这个案子确真的有很多直到现在还没完全解开的答案.而且真的很怪!!! 当年经手过这事的所有人私下都把这案子定为跟鬼有关系.也当个鬼故事来说.有的越说越神,但当年基本真实就是这样.


就在前些天我还和几个已退休,经手过这事的老同志聊起来过,他们说直到现在有很多事都没弄明白.......


4首先要说的是:我很多时只是看贴.不发贴. 但看了本板的天津刑警的贴子,觉的很多地方都和我们工做中一样.但我要说的是警察大部分还是很信因果报应和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事件.我身边大部分同事身上车上都带着自己信奉或亲人送的护身符,出现场前也必会默默祈祷.现在我们组出现场前都会互相抱一下.拍下对方.这个动作成了这几年来的不成文的规矩.我也来说说北京所发生的一些很怪或冥冥中不可思义的事.

先自我介绍:我刚过了本命年.从警17年.复员后安置办问我是去住总还是派出所?我选了派出所,去了阜外,跟本没我想的那样.我管杂务和物资一呆2年.后来又调到大兴.警校工做又是1年.直到一回上边分局的下来调人.一个老警察看了我的档案,决定调人名额算我一个.

这样他就成了我师傅,我成了一个刑警.直到现在也还带着我.我们像父子.

我师傅今年52了,从警35年了.他教会我很多东西


我要讲的事将隐去一些详细的地名和一些人名.


我先说说我刚调到刑警的事.


那年是1994年我们接报前门附近的一家新开不久的歌厅死了一个人.

报案人说是打架在歌厅门口让人给扎死了.我们去了以后发现不是.

这个人死因很怪.他是进门时脚下一滑,人扑到了一米多高的关公像上被门口供着的关公像手里的铜刀尖扎到嗓子上.正好扎在动脉上.现场人看血是喷出来的都慌了,谁也不敢靠前.所以耽误了最好的时机,人死了. 后来仔细看现场确实是意外.那个年代北京管很多做生意的个人叫万元户,而歌厅在那时很少,当时前门那家歌厅算是很豪华的了,进门处特意装了大理石的地面.而就是这大理石好像正是这个意外案件的主因.我们把老板带回去聊了很长时间.我师傅问:你做生意为什么供个立关羽像啊??这种像一般太凶做生意的不会供.老板说:是一哥们给定的这货.昨晚上刚送来的.

我们又找这个专做铜料的老板的朋友,他叫于子兴,安徽人.准备找他在问问.等找到他家时发现老于失踪了!!三天没见着人了.呼机怎么呼都不回.当时我们就觉的这里肯定还有事!!但又说不出.

在找到歌厅老板问关于老于的事,老板说他和老于只是生意上的朋友.

但他想起一件事,老于前二天酒桌上说要买个夏利.我就问他:你那来那么多钱?? 老于说他马上就买.到时还准备让我也开着试试.我以为是酒喝多了开玩笑的,也就没往心里去.


我们听了这话,就问这老板,这老于还做什么其它生意.平时花销大手大脚吗?/ 老板说;这老于是个特吝啬而且胆小的人.手里应该有个几万块钱,一直在北京做铜料和废金属的生意.但买夏利还差点.


我们之后二星期又着重调查这个老于,发现他一个情人家里的3.1万块钱现金没有了,而且知道老于确实和一些朋友说过要买车的事,还知道他是因为他帮别人弄200多斤公家的水泥,赚了些钱.而就是这个一起和他弄水泥的人近期去过他情人家里喝酒.在这二个多星期的调查期间.西罗园派出所的上报了一条消息.在西罗园的臭水河里捞上来一个人头.但以高度xxx.经过一些周转.丰台的刑警和法医鉴定出来了.

这个人头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于子兴.他杀.是木工斧先猛砍死者颈部.后用木工大锯把头给剧下来了.西罗园臭水河只是抛尸现场. 得到这个结论后,我们单位派人马上找于子兴的情人,几经周折我们把他的情人从河南老家带回北京,回北京的当天夜里就招了.她和老于好了有二个多月了,后来有一天老于带回来一个人.30多岁,东北的.听吃饭喝酒时是说弄水泥的事,后来老于又说起了买车的事.在后来这个男人又单独来我家找过我,我对他感觉还行,就和他睡了.他问我老于买车的钱放那了?我说就在我家,以后这男人又找过我几回.有一回我们睡觉.让老于发现了,他们打起来了,当时他从我家走后,又找了我一次说是把老于弄死,带着他的钱一起回黑龙江.谁也发现不了.我们就一起商量怎么弄死他!后来这男人让我先配把钥匙给他,在把老于灌多了,之后我和老于***,趁***时突然弄他!之后的第三天晚上,就按我们商定的那样办了,他趁我和老于***时偷偷开房门.溜进来.等老于听见后面有动静,扭头看时.那男人以经拿斧子砍他了.....老于的尸体就被他们给埋在院里的一棵树下了.


我们又迅速逮捕那个杀人的男子,可找了一大圈确发现杀人的男子正是三个星期前在歌厅门口意外身亡的那个!!当时大家都把怎么调查这案子的起因忽略了,这时才想起正是这个意外死亡.引出了这个恶性杀人案!!

后来人们都说是老于亲手报了仇.他的亡灵就附在自己和工人们手工做的关羽像上.而也正是师傅和歌厅老板聊天多问了一些民间的老风俗才牵出这件案子.案情肯定会水落石出.但不会这么快.真是够TMD邪的,这是当时领导结案开会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