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十章

swxaqz 收藏 0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几十秒钟之后,一群人围住了那七个人,二话不说便打了起来,在狂乱的音乐之中,人群惊叫着,一些酒鬼以为有人要袭击自己而奋起反抗,惹得原本就很慌乱的人群更加骚动起来。

“梅姐,你先走,不要管我。”手下汪招福挥舞着一支长城干红击中一个身材瘦小而显得可怜的黄发青年头上。顿时酒瓶全碎,留下尖尖且锋利的玻璃,他往右一挥,划伤一个表情很凶悍的中年人,中年人忍着,手中的刀儿一横向他飞来,汪招福斜身躲过一刀,那刀却像没有长眼一般,落在汪招福身后的小混混手臂上。手臂中刀的青年顿起万分愤怒。心里不平衡,咽不下被自己人打的愤怒。而飞去了一棍,正中中年人。两人厮打起来。

梅姐在小弟的掩护下准备边打便往大门走去。平头中年大喊“被让那骚娘们跑了,今天老子不打死他老子不姓江。”这时梅姐前后又围来了一帮人,与这麽多的人厮打是怎样也打不过的.........

从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正在迷茫中的两人莫名其妙地往外看去,这时潘权贵说:“飞哥,外面好像有人在打架。”

“废话,我早就知道了,出去看看,你也好久没有活动拳脚了吧?今天我们就趁机练一下拳脚。”李飞磨拳檫脚很兴奋地过去拿了衣服,而潘权贵拿了一把水果刀,就跟着李飞往外面走去。他们要趁机打几个倒霉蛋。他记得曾经在20岁的时候也是在KTV遇到一帮打架的两个帮派,他趁机打过几个人,结果被扭送公安局问话,被他打的那几个人伤的挺严重,但是他们碍于他老爸是缉毒大队队长而不敢怎样。想起来他觉得这种行为还是可以过一把瘾,练一下拳脚..........

离现场只有25米左右的距离,潘权贵定了定神,眼前的那个人长得很像汪招福,而汪招福是他认识的人。再走近些时,他确定地说,“福哥,是他,我认识的。”边指着给李飞看、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一个一米七三左右的壮汉正举着板凳向远处偷袭梅姐的小混混丢去。又迅速一把抓住一把凳子拍向身后偷袭自己的小混混。而此时他的手臂已经中了两刀,手在流血着,不过伤口并不是很深。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棍子。现在的他已经气喘如牛,累的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只听到平头中年长啸一声,“哈哈----哈哈,落在我手上看你还不死!哈哈-----抓住她,我要让她痛不欲生。”

“我想我已经知道那些是朋友哪些是敌人了。”李飞在短短几秒钟将他们的情况了解,判断那些是朋友。他说道,“阿贵,今天考验你的时刻到了,跟我上!”

李飞早就想好了,不急不慢的点了一支中华香烟,走到平头中年身旁又抽出了一支烟递过去,说道:“来点上吗?”正高兴的平头中年看也没看就han住了香烟,因为闻到了中华香烟的味道,所以他并没有顾虑。也许烟瘾正好犯了,“恩”的应了一声,李飞并不介意为他点上香烟。

潘权贵急冲冲地跑到汪招福的身边替他解围,“大哥我来帮你了。”

“贵哥,是你!太好了,兄弟我每次有难你都会出现在身边.......”话被一个不怕死的粉仔打断了。汪招福一脚踢中他的头,又继续说,“很及时的来帮忙。”两人进入击打敌人的共同防御的配合中。

李飞看了看周边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平头中年的危险,一手将平头中年的手扭到背后,另一只手将他的外衣顺着拉下来将两只手绕了几圈,拧紧。共计不到十秒钟就将平头中年绑住。

过程中任凭对方如何叫喊,无法改变他被捆的结果。倒是有效的让几个手下知道了老大被捆,然后迅速围过来,攻击李飞。

李飞一手抓住平头中年的衣服,腾空腾出一只手出来,对着围过来的青年一扫腿,手顺势拉过一个,脚一踹。很快对方的人数占了上风。所幸,李飞将平头中年三拳两脚击倒在地上。放开了拳脚与前来的小混混打斗。

似乎没有见过土匪般的强横且残暴的打斗行为。刚才还威风潇洒的平头中年老大现在被爆头昏倒在地上,下一个会是谁?五人互相看着,谁也不敢先动手。

你不动手不代表我会因此沉默,李飞就距离他最近的那个倒霉蛋展开攻击,扫腿、击拳。两个极其简单的方法加上精确的出手时间,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妙手对手。就一个被简单的攻击打倒了,其余的四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这时候有一个有点威严的踹了往后退的小弟的屁股说道:“老大还在他的手里,你退什么呀?给我上!”

“你也不是......”嘴里嘀咕着什么,不敢说太大声,自己不敢上,便喊道:“有种的兄弟跟我上,干掉他!”手举着木棍微微颤动中前进。

此时,从几个站点又来了三个手拿砍刀的青年来支援了。人多了胆子也大了。七个人完全不把李飞放在眼里,乱哄哄地抄上家伙就打。李飞大呼不妙,操起板凳就拍过去,见桌子上的酒瓶、水果、水果刀、能使用的、能搬得动的通通作为自己的武器。一砸过去七个人就散开了。散开之后就有了攻击的机会,他用逐一点破的方法来搞掂问题。不怕死的高个子远远地被拉住了手,见李飞用力一甩,脚侧身一铲过去。高个子重心不稳之际,很容易就被李飞背摔在地上。原本就很瘦弱的身子,背摔在地上骨头像是散开了似的。然后李飞在他身上狠心地跺了几脚上去,样子很残暴。高个子只有求饶的份。黄毛以为下手的机会来了,急忙趁着他跺高个子几脚的时间里砍上一刀,使了九分的力气,李飞拿板凳一挡,刀儿自然地卡在板凳上。见偷袭不成的黄毛拉来猴子挡刀,猴子鄙视地“哼!”了一声,心里很不明白为何总是每次偷袭都不成功,很自信自己有这个能力自己解决眼前这个人。见他的方法也是很普通的不像是学过武术的。而他是学过武术的,难道还斗不过他吗?

猴子将刀扔掉,向眼前的李飞示意单挑,李飞鄙视地看着他扔掉了板凳。

猴子一跳右脚扫过去,李飞则往后弯下腰,猴子的右脚没有踢中李飞,而是砸中了一张桌子,桌子被踢中缺了一个角。他用手去抓,李飞手一挡,脚下同时闪躲他飞来的黑腿。对方不动声色地右手突袭李飞腹部,李飞没有躲开。手一抓,下面察觉到对方的扫腿一顶过去空着的左手迅速抓住猴子的颈部。猴子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想用手击李飞的头,却被李飞察觉了。抢先一步用头撞上了他的鼻子。这一撞让他痛苦的叫起来,象杀猪一般,惨不忍睹。

当猴子倒在地上的时候,黄毛不甘心地右手侧击过来,李飞由他的右边迈到后边往前一小步,两手一推,没有用多大力气,只因黄毛的身体重量太轻了,马步扎不稳,连跌几步。突然感觉到被人当猴耍,愤怒不打一处来,抢过刀转身就砍。

“别,是我.....”猴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挟当人质。没有办法挣扎的猴子这才喊道。

但是黄毛的刀子太快了,猴子说话间同时传来了尖叫。人也随着声音相继倒下去。但人们发现猴子并不是被刀砍中,而是被李飞扫到在地上,也因此捡了一条命。剩下的人见状无心恋战,都想往外跑去。连拖带抱将几个兄弟进行转移,生怕被这个没人性的家伙跺了。平头中年也在迷迷糊糊中被汪招福拍醒。

“啊....”醒来第一眼见到李飞,他相信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他跟李飞是昔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人家看起来那么斯文,怎么可能打人呢。平头中年出乎意外地对着李飞微笑,让他的手下们无比惊讶,难道老大被人打傻了?

头很晕,身上也觉得有几处伤痛,还有身上的捆绑并没有被解开,平头中年怎样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飞他们忍不住笑出了声,平头中年环视四周,开始有些清醒,问啊君:“怎么回事?”

啊君苦着脸说:“老大我们对不住您,我们的兄弟被打怕了都跑光了。我劝也劝不住。就剩下我们这几个了。”

平头中年感动之下说:“留下来的都是我江某人的好兄弟。奇怪,明明我们快要将他们弄死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的呢?”

啊君:“老大,您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平头中年摇摇头,阿君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缘由一一说出来。梁倩梅阴笑了一声,打断他们的谈话:“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招来这麽多人追杀我?”

平头中年没有理睬他,她旁边的小个子踢了一脚过去蛮横地说,“梅姐问你话,快说,不然有你好受的。”见到老大被打阿君想挣脱束缚想要去收拾打他老大的小个子。

平头中年一脸愤怒地瞪着小个子,小个子底气不足,连退几步。平头中年这才“哼!”地应了一声。梁倩梅笑了笑说,“你姓江,你有个哥哥也姓江,你哥哥江海波比你有出息多了。像你这种流氓老娘我懒得理会。阿福,你叫个人带他去把帐给结了,加上我们今天这一份也全算在他头上。”

“就只是这样?”汪招福嘀咕着,“这也太便宜他了。”心里很纳闷,以梅姐的性格不会只是这样处理而已的,今个到底怎么了?是什么原因让她改变以往的作风呢?

梁倩梅老早就注意到李飞非凡的身手和过人的智慧,心中对他的好感也在这时候表露无余,不时看着对方,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爱意。李飞躲过她的眼神,没有敢正面对视她。

梁倩梅脑子里闪现着李飞刚才打斗时的精彩画面,表现出来的绅士风范,虽然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残忍的动作,但对于生性喜好残暴的她来讲这才是真正的男儿。幻想着李飞在她遭遇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为她打倒所有的坏人然后,抱住她说,‘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李飞有点不自然了,注意到有人正用‘有色‘的眼光看着自己多少有点不舒服。心中不免疑惑万千:这女孩到底是干嘛的?为何老盯着我看呢?她又是想干什么的呢?

“那女孩是谁?干嘛别人都叫他梅姐呢?”李飞低声问潘权贵。潘权贵告诉他,“我也并不知道太多,听说她是梁文利的女儿。她的大伯叫梁文昌,家族都很有钱,所以娇生惯养的。还有他的爸爸和大伯都是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所以没有人敢惹她们。”

看着李飞又问,“你关心这个干嘛?莫非看上了她了?哦,她好像对你蛮有好感的哦,她在看着你呢。”话说得李飞都不好意思了。潘权贵又提醒他说道,“听说这个女孩是一个暴龙,你可要小心再小心了。”阴笑地皮脸让人恐惧。

李飞:“你这样说我,我很无语,亏我还以为我们是兄弟呢,没想到净会打击我的信心、挖苦我。”说完不怀好意地跺了一脚过去。潘权贵苦笑,很无奈。

汪招福走过来,说:“来,我们互相认识一下,这位是梅姐。是我们的精神领袖。为人正直,心地善良。我汪招福自己觉得在很多时候,很多方面都存在着欠缺,日后还要多加向梅姐学习。”

梁倩梅无奈地苦笑,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发作,要是在平常,汪招福要敢这样造次的话早就被殴了。凉他也不敢说出这种话来。汪招福指着刚才那个小个子说:“这是我们的开心果,叫杜星辰,人称冷面杀手‘小阿杜’为人呢胆小怕事,喜欢贪点小便宜的,据他一次不小心说漏了嘴知道他还有一个恶习,他有幻想症。成天幻想自己是一只小鸟。”

杜星辰向他们鞠了一躬,“请多指教”搞得像学校的学生向老师鞠躬一般,惹得大伙为之一笑。汪招福又拍了一个高个子的说:“这是人称两米七的零闽清,打架的功夫那是相当了得。”

“福哥包扎一下。”一个长得很壮实的打手拿着绷带走来。自己身上也有几处伤痕,打架时都很卖力,也是为了梁倩梅而负的伤。

“这是我们的翔哥,全名可是威震江湖的,大大的响亮——林健翔,都说他这个人很冷漠,我看不见得他会是这种人其实你们都错了,你看他不是挺热情的吗?”说着,又将话题转向躺在沙发上疗伤的兄弟。他的头上已经严实地包住白色绷带,只剩下一边脸可以看得出来人长得还是挺和善的。“估计这位兄弟活着也没有多大意义了,不过也该认识认识,这是我们的农哥,因为刚加入不久我还不懂叫什么名字。不过他很勇敢,很值得我们学习。”

“兄弟你叫啥名字?”杜星辰嚷嚷道。

“哦,农青云,我想起来了。在很久以前我早就听过他的大名....”汪招福的话被梁倩梅打断了,“阿福,你身上有伤,能不能少说几句?”大家都沉默不语,好久,将目光放在李飞和潘权贵身上,潘权贵赶紧友好地笑了笑,以让人感觉自己是善良的人,连忙说道:“我叫潘权贵,这是我的大哥李飞。”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大哥了我?”李飞嘀咕着,又一脚跺过去,小小的动作没有人能够注意到。看着大家,两人微笑着。

梁倩梅眼睛一闪,记住了一个叫李飞的名字。好!李飞,名字真好!眼睛死盯着李飞,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回过神来才知道离他只有两米的距离,心里将自己骂了一遍。看着大家莫名其妙的眼神,心里不慌不急地面带微笑,看似很大方地对李飞说:“有李先生的帮忙才使我们没有遭受到坏人的ling辱,我梁倩梅由心里感激先生的帮助。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认识你。”边说边伸手过去,众人顿时傻了眼,个个都觉得不可思议,以她这种人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种行为出来的。难倒被打成脑障了?都看着,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梅姐言重了,我不过是一过客,路见不平,举手摆平罢了。汪招福是我兄弟阿贵的朋友。他有难,阿贵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李飞轻描淡写地说着,很大方地伸手与她轻轻握了一下,作为礼貌而看着对方的眼睛。梁倩梅说,“李先生果然是豪爽之人,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分。”

汪招福叹了口气,此时手臂上已经包扎地像个木乃伊,心里在想:想自己混了那么多年,打架的功夫也是挺可以的了,现在想想才知道自己用的是蛮力。刚才看了李飞打架,才知道打架并不是靠蛮力的。而是靠智慧,那就是擒贼先擒王,混了那么多年这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

出生在贵州,初中毕业之后就出来打工,打了一年的工后跑到了河南。没想到那里的就业很困难,打小就喜欢武术的他在那一年被一个河北的打劫了。还被打得伤痕累累,所以他发誓要学习武术,强身健体,不被人欺负。打工了一年的他手头有了一些钱于是去少林寺。少林寺的师傅们不肯要他,原因是没有足够的学费。实在太想学习武术的他天天去那里,终于有一天被方丈知道了,十分欣赏他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于是留他下来打杂。学了两年,小有成绩的他还是被师傅赶了出来,理由是打杂的工资不够支付学费。就这样他来到了深圳,第一份工作是保安。干了几个月被人偷了钱,找到一个凶手但是没有证据。冲动的他还是没有克制自己的情绪,将那人打得住院。他也在当天晚上跑到了另一个地方。曾经被一个小帮派的老大利用,后来将那个老大打得半死不活之后就连日跑出了深圳。直到遇到了今天的梅姐才得以光明正大的做人。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不再担心会因为那些问题而担心。

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一片狼藉,服务员正积极地收拾打扫着。音乐照常进行着,人们没有了刚才的恐慌,而是放心地跳着、放纵着,音乐震动着每一个人的细胞。就在刚才,舞台前的一个喝醉了酒的醉鬼被保安人员押走嘴里还说着“不要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这么恨我呢?...........”

李飞尽可能地做好这个角色,演戏着,为了不让对方有什么怀疑,一直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确实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帮派大哥。是从小混混做起来的,当然会有那么一点无赖。交谈中也会套问梁倩梅一些消息,为了赢取信任,也相应地告诉她一些假消息迷惑她。

午夜一点多,他们都已经困了,李飞却依依不舍地与潘权贵一起回去。今天的收获还是很大的,相信之前所做的功夫不会白费。

午夜的风很凉,迷乱的灯光,很少的车流,他们是坐在的士回去的。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跟组织汇报这些消息,现在已经逐渐习惯有什么情况就跟上级领导汇报。当然也不是单纯的汇报,而是让他们帮忙调查几个人的资料。其一,方华强,听他的口气并不是一般的人,极其有可能发展成为潘权贵的买家。如果真的会成为买家,这个案件的破解难度将会很大。

其二,平头中年人,并不是普通小混混那么简单吧?虽然手下的功夫是差了点,但隐约可以感觉到此人很有来头。其三,梁倩梅口中的江海波,平头中年的大哥?应该是很厉害的人物吧?不然他们会这样就轻易放过他们吗?

其四,梁倩梅,为什么人们会叫她梅姐,为何会惹上平头中年人?其五,梁倩梅的父亲梁文利,大伯梁文昌。

案件一下子变得复杂多样,李飞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身上的责任越来越重。

好在上级领导没有什么指示,只是让他继续按原来的计划进行行动,并注意保护自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