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桑奇的硬腰杆儿和老美ZF的软肋

rluo 收藏 0 99
导读: 阿桑奇的腰杆儿吗?肯定是硬的了,老实说,他现在的麻烦跟他的腰杆儿太硬其实是有关系的。 :O) 不过,本篇说的不是这个。 阿桑奇的腰杆儿,在对付老美ZF的时候,至少在我们眼里看来,也是很硬的。老美ZF早就对维基解密不满,三番四次地谴责,阿桑奇就是不理。这个在很多其他国家的眼睛里看来,是很奇怪的。前文说普京看老美的笑话,也有这个意思:这件事如果放在俄罗斯?!想象一下,连首富都随随便便可以扔进监狱里去;而阿桑奇这个穷鬼,打个吧小官司都要“被自传”一把来赚钱付律师费,搁在俄罗斯,怕是被普京活吞


阿桑奇的腰杆儿吗?肯定是硬的了,老实说,他现在的麻烦跟他的腰杆儿太硬其实是有关系的。


:O)


不过,本篇说的不是这个。


阿桑奇的腰杆儿,在对付老美ZF的时候,至少在我们眼里看来,也是很硬的。老美ZF早就对维基解密不满,三番四次地谴责,阿桑奇就是不理。这个在很多其他国家的眼睛里看来,是很奇怪的。前文说普京看老美的笑话,也有这个意思:这件事如果放在俄罗斯?!想象一下,连首富都随随便便可以扔进监狱里去;而阿桑奇这个穷鬼,打个吧小官司都要“被自传”一把来赚钱付律师费,搁在俄罗斯,怕是被普京活吞下去连骨头都不会吐出来的!


那么,阿桑奇的腰杆儿到底硬在哪儿?而老美ZF又有什么软肋,就动他不得呢?


正好这些天,广州有个老百姓称为“南X”的报纸里有位一个孙大记者送了我一本她出版的法律课笔记。可谓是来得正是时候!我看了一下,里面还真有个案子就是问题的答案。


这里就跟大家分享一下。


先说几句科普的废话,免得下面说案子的时候大家有不明白的地方:


老美的政治体系是三权分立的,司法体系是可以审判各级ZF的;而且,事关法律的事,ZF说了不算;如果不服判决,只能一级级地上诉;如果上诉到最高法院还是输了的话,ZF也得伏法;


老美的法律体系是属于“英美法系”的案例法,所以,尤其是经过最高法院断的,经九位大法官多数同意的案例,会指导以后各级法院对同类案子的审判。


老美的宪法里,第一修正案保护出版自由,这个变成了各个媒体的保护伞。


而在对这个第一修正案的法律实施过程中,在某个挺复杂并且上诉到最高法院的案子中,被表述成了这样一个经典句子“出版限制基本上都是违宪的”(Prior restraints are almost always unconstitutional.)。简单粗略地解释,就是,基本上任何人可以出版任何东西。这个自由基本不可以被限制。哪怕已知道某些出版物的内容是不对的,比如是诽谤别人的,也不能“事先”限制它的出版;而被诽谤的人可以“事后”告出版人诽谤,并获得赔偿和惩罚出版人。


最后,在老美的地盘儿,这个宪法是很管用滴;不少案子里,人们张嘴闭嘴就是引用宪法的第几修正案所保护的某种自己的权力。一旦法院确认他们对宪法的引用无误,那就真的不可以动他们。最高法院曾经解散了一个类似道德委员会的印刷品审查机构,因为认为他们干涉了某书商出版疑似色情出版物的权力。这个,跟很多其它国家的老百姓,八百辈子也不会引用一次宪法,是很不一样滴。


上面这些背景,就是为什么我要引用的这个叫做“五角大楼文件案”(Pentagon Papers),可以成为阿桑奇的硬腰杆儿和老美ZF的软肋,的原因。


单看名字,就知道这个发生在1971年的案子,跟今天阿桑奇干的事儿是多么的相似:确实,这个案子是《纽约时报》登出来了国防部(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老美的五角大楼就是国防部的代称哦)的“最高机密文件”,名字叫“五角大楼文档”,的部分内容。


还是那句话,这种事儿,换做其它ZF, 一个“盗取国家机密”或者“非法获得国家机密”,就够坐牢乃至杀头的了。可是在当年的老美,ZF也没敢干什么特别的事儿。先是法务部长给去了封信,说你们这是违反了间谍法;人家报纸也是有律师的,干脆回他说部长大人你引用法律错误,那个法跟这个事儿没关系的,如果您硬要引用,那是违宪的……反正是直接就给回了。


后来,老美ZF又干了什么呢?基本上,就是直奔法院去了:我告你去!ZF也不敢对份报纸干什么特别的事儿,虽然是份儿大报纸,这也挺让我们这些老外看着新鲜的了。你想象一下,有其它哪些国家有过这样的事儿吗?


后来,后来的事儿比较简单,但是很隆重:这个案子当然一直上诉到最高法院那里,高院一共九个终身大法官,以六比三判媒体胜诉。所有的法官都罕见地写下了自己的判词,并且签字作实。书中说,这是因为所以的大法官都“意识到,这将是一个影响历史的决定”。所以要留名青史一定要签字哦(开个玩笑)!


老美ZF在这个案子最后只能铩羽而归,到底也没敢把媒体怎么样。


那么大法官为什么判媒体赢呢?他们给出的原因是“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


在这之前的案例中,限制出版自由的其中第一个“硬道理”,就是在战争期间,不可以任媒体自由报道军队的动态。例如,“明天第八军将在纽约集体登船,前往欧洲战场,大约三天后经大西洋中部航线到达英国,投入欧战”这样的新闻可以直接把第八军给送到德国潜艇的鱼雷前面去。


而1971年的五角大楼文件案,媒体披露的是老美国防部有关越南战争的加密文件。此时的越战已经将近结束(从1955年,打到1975年正式结束,美军撤出越南),而披露的文件着重于老美ZF对介入扩大越战的过程,所以,从战术层面看,对在越南的战事不会有重大的影响。所以,披露机密文件,不会有“迫在眉睫的危险”。


而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六位大法官认为保护人民的“出版自由”,比保存ZF的颜面,更为重要。


这个案子既然有超过五个大法官持相同的意见,他们的判词就是“多数派意见”判词,表明高院以绝对多数通过此判决。在将来遇到同样的或者类似的案子,律师们可以直接引用这个案例,要求法官给出相同的判决。

这个几乎百分百是阿桑奇的律师,如果老美ZF在美国告阿桑奇的话,要做的事儿!


好了,再来比较一下这个五角大楼文件案和阿桑奇哥哥的案子,你会发现在关键点上面惊人的相似:都是“非法取得”了军事机密;都是以“出版自由”为理由;都是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阿桑奇泄露的,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儿。什么伊拉克或者阿富汗的战地通讯,在当时事情过去了以后,就谈不上对参战士兵有什么危险。所以,老美ZF磕磕巴巴说了半天,也就是说阿桑奇对与美军合作的当地线人造成了危险。用这个理由来说服高院限制阿桑奇的出版自由,这个恐怕胜算太低太低。


于是乎,老美知道,如果拿这个案子跟阿桑奇闹到法院去,基本上会是什么结果。


现在知道,为什么阿桑奇对着老美ZF的时候,腰杆儿那么硬了吧。


你也知道,为什么有人只能拿阿桑奇的另一个腰杆儿来做文章,希望困住他了吧。


不知道的是,阿桑奇的自传,会怎么描述这两种腰杆儿对他的影响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