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八章

swxaqz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韩秩美自从他家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对他这种不予理睬的行为很不喜欢。她老早就将自己的约定的‘任务’给出色地完成了。所以她一有空就出来闲逛,购物,以消遣这些无聊的多余时间。将租的房间里里外外装裱一番,犹如新房一般,给她全新的生活体验。

好久没有李瑞智的消息,她也不懂这个人会不会信守承诺,是否还记不记得还欠她一个人情?让他帮忙办的事情有没有去做?一连串的疑问,使她掏出了手机打过去。躺在床上悠闲地一只手玩弄着一只挂在墙壁上的钟表。电话另一半响起了嘟嘟的响声。

“也波色哟?(喂)新列几满(打搅一下),瑞智兮斯磨尼嘎?(是李瑞智吗?)”韩秩美听到接通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

此时李飞正在与潘权贵共谋大业,突然传来的电话铃声让他倍感意外,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一接电话听出是韩秩美的声音他连忙将电话挂掉了。生怕说话中不小心将自己的身份败露出去,只见潘权贵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好像眼神中充满着猜想。他问:“谁打来的?大哥为什么不接呢?”

“一婊子打来的,女人都是这样,一没钱花的时候就知道打电话过来了。不提这些,晦气!”潘权贵看了李飞的表情,像是生气的样子,不敢多加猜测问道:“哦?大哥的女朋友?难怪这么生气,是吵架了吧?”

李飞反问道:“你也了解这个?”这句话像是说中了潘权贵的强项一般,立即兴奋起来,眉飞色舞地解说着这一方面他的了解,对女人的一些看法,观点等。

李飞不时迎合地说了几句表示赞同的话语,这些更让他觉得自己的学问得以发挥出来了。将自己的豪情之举月下风liu韵事逐一道来,他对女人的了解太深入了,甚至比对自己的了解更加全面。在对方看来,这显然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一个经常出入发廊、KTV鼓舞厅、花红酒绿之地的人。在人生的阅历上难免会形成这种丰富的经验。而且他又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于是女人就成了他最感兴趣的,怎能不了解呢?

李飞听着,心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经过刚才的举动感觉到自己做这份工作很被动,身不由己。连一个很想接的电话都不敢去接,很不是滋味。

敢挂我电话?韩秩美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心里愤愤不平,猜想:难倒这位大哥到哪里去了?把自己给忘记了?不会吧?他不像是这种人。她很肯定的想到,一定是不小心挂了电话。于是她又一次拨打了他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

她莫名的生气一把啪的一声将电话机往下扣。心理表现出种种担心,但是很快的她有镇定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在这里完全没有亲人陪伴,没有朋友,一下子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袭来。想起了从来没有谋面的父亲,心中的伤感一点点伴随失落浮上心头。又想起了李瑞智对她的不理,更加使她感觉到人生的悲观无奈。一眼看过桌上的一台电脑,打开了电脑。看着相片,然后进入了相册。好想回一次母校,心里产生的念头竟然从嘴里说了出来。正好现在有这个闲暇的时间可以充分的利用一下了。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事情,也相当于放松心情。

几个小时后手机响起了,韩秩美懒洋洋地接过电话看都没看,眯着眼睛问:“谁呀?这么晚了,还来电话?”

“是我李瑞智大哥,最近太忙了,没有什么时间来接你的电话,真是不好意思哦。”

她还是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有什么事情吗?我还要睡觉,快说,不要啰嗦。”

“你还在睡觉?拜托你啦,不要睡了。”对方的话让他迷糊起来,谁呀?怎么这样说话的?哦!是李瑞智。太可恶了,刚才打电话过去又不肯接,现在又来打搅人家休息,“是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过来?为什么刚才我打过去你不接?”

“你打过来过?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他装糊涂,想连蒙带骗一笔带过。

韩秩美可没有犯迷糊,在电话了又不好发作,说:“没有?那就怪了,难道是电话信号的问题?哎,你们中国的信号好差。”

“是啊。你最近在忙什么?”对方反而问道。

韩秩美回答:“其实也没什么的,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关于我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毫无进展”李瑞智无奈地叹了口气,言道。

“什么?”她为之一惊,“这么说你每天都在深圳鬼混?把正事都给忘了。”

对方笑了笑说:“我没有那么无聊,我只是每天不停地睡觉、然后吃饭,然后再睡觉。”

“欠扁!我们可是有约定的,你怎么能这样子呢?”韩秩美说,“我韩秩美可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女孩,我告诉你,你答应我做的事如果你不将它做好,你就别想回来。”

“开个玩笑嘛,有必要动气吗?”生怕她生气,李瑞智哄着,“是我的错,我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是我忽略了你的存在,现在开始。我就改正,以后有什么情况第一个告诉你。请你放心既然我答应了为你做事,就会竭尽全力为你办好这份差事。”

“别想这样就能骗的我,如果真如你所说的,你干嘛还去鬼混?”

李瑞智哭笑不得,“我哪有去鬼混,我很老实的每天为了案子跑来跑去的,连口稀饭都顾不得吃,哪有时间鬼混?”

“那你说说看,你现在在做什么?有什么收获吗?”对方不依不饶的。

李瑞智说,目前还没有什么收获,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案子难度很大,而且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就像一条山路从未有人走过一样,要开出一条路子出来很难。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相信只要付出了就会有收获的。”

“爷儿西米!”(韩语:努力!)韩秩美说:“该提供的资料我都提供给你了,为了钱,你要加油呀!爷儿西米!(努力)”

“乃,阿尔该石母尼达。(是的,知道了)”

韩秩美微笑的说道:“没白教你,不过还是菜了点,对了,我可能要回一下母校。”

“有空了去看一下老教授也是应该的,很久了,我都没有回去我想我也该回去一次。但是没有这个时间了,你帮我向他们报一下平安吧。”

韩秩美说:“这个好办,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又不是你的谁。他们问我我怎么回答?”

李瑞智,用事实说话吗,现在中国讲究的是实事求是。对了,有一件事我忍着不说。但是现在紧要关头我不能不说了,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好吗?

韩秩美,什么事情,只要是我可以帮得上忙的我会帮的。

对方,是这样的,我最近没钱了。.....

韩秩美惊讶了一下,问道,你想跟我借钱?

对方,不说借钱,是要钱。你先不要拒绝。听我说完。为你办事我用自己的钱,我也不想用你的钱但是。现在没有钱了,而且我没有工资领,如果说借,终究还是要还回去的。我又没有钱还,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呢?

纯属狡辩,韩秩美家中有钱,又岂会在乎这些条件?说,你也可以先欠着。

对方立即反驳了她的话,不不不,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钱。尤其是女生的钱。如果你不愿把你的钱给我做活动经费,那我也没办法。

算你狠!她说道,说个数,只要我付得起的。话说得像是一个富婆,很有钱的富婆。的确,她真的很有钱,连身上的意见最便宜的衣服都价值三千块人民币,而且是打过折的。

李瑞智说出了一个数字,很快对方就马上答应了,因为他并不在乎钱。

“我答应给你钱,你也要答应我两件事才行哦!这与钱无关。你大可放心。”韩秩美打着小算盘。

李瑞智犹豫不决之际,韩秩美又问:“你还是男人吗?连一两个条件都承担不起。”

“答应可以,不过我事先说好,不可以让我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还有不能让我做出有损我尊严的事情。”

“这当然!这也是我的原则。我呢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有爱心,打抱不平,你是没有性命之忧的。你就算是答应下来了哦。什么事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耶,我会尽快想起来的。”

真是一个处处算计的女孩,李瑞智在想,趁着这凉风,好好感受一下夏季的清凉。房间里灰暗的灯光,极其简陋的摆设着一张桌子。像是十九世纪的难民所居住的地方。刚从盘权贵那面回来,要知道他那里是什么样子的。再看看这里就觉得心里很是安慰了。一地的垃圾没有及时清理,丢弃的泡面袋、满地的烟头。任何人看见都会感到惊讶,天啊,这是住的地方吗?简直是猪棚,谁会住这种地反啊?

怀着明天就会有大把的钱进入账号中,他甜甜地进入了梦想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