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社会当务之急,只是“讲理”而已

lixiaolan 收藏 2 58
导读: 现在,社会状况有点乱。   2010年发生了许多事,关心时事的人们都知道,不用多说,用“乱”来形容不算过分。为什么会乱,归根结底就是现在整个社会没有了章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是老祖宗总结出来的经验,应该是一条真理吧。说没了章法,实际上是有章法不遵守不实行。造成这样的状况当然“匹夫有责”人人有份,但政府的责任要大一些,因为章法是政府制定,施行也是以他们为主。茅于轼曾说社会上的乱象是“政府不讲理”造成的,应该是说对了的。   没有理可讲,那就有一种阴影笼罩着大家,这种东东就两个字:恐惧。人们


现在,社会状况有点乱。

2010年发生了许多事,关心时事的人们都知道,不用多说,用“乱”来形容不算过分。为什么会乱,归根结底就是现在整个社会没有了章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是老祖宗总结出来的经验,应该是一条真理吧。说没了章法,实际上是有章法不遵守不实行。造成这样的状况当然“匹夫有责”人人有份,但政府的责任要大一些,因为章法是政府制定,施行也是以他们为主。茅于轼曾说社会上的乱象是“政府不讲理”造成的,应该是说对了的。

没有理可讲,那就有一种阴影笼罩着大家,这种东东就两个字:恐惧。人们没有安全感。

老百姓生活在恐惧中,为自己家人的房子、教育和医疗担心,还有更多的人,为就业和生计担心。据《人民日报》的一项调查,73.5%的网民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公司白领有57.8%,知识分子的比例是55.4%,就连天之骄子“党政干部”,也有高达45.1%的认为自己属于“弱势”。按这个数据,认为不是“弱势”的那一大半人有没有恐惧感呢,鹿哥认为有。如果没有,那就不会大搞维稳,以致维稳经费超过保卫祖国的军费;没有这也不许看,那也不许说,弄出许多敏感和禁忌来;也就没有大批的、被认为是“强势”的人们转移财产、移民海外和裸体做官了。

乱象丛生肯定不是和谐社会。要改变这个状况党和国家领导人也知道,前久总理曾明确讲过,要在宪法的范围内施政,他并为一所大学题词:“法大于天”。这个道理就连小百姓,如鹿哥之类的人也看得到。要管一个现代国家,不能用“治大国若烹小鲜”那样的办法了,这得有个章法,有一个人人都得遵守的东东才行。本来,政府应该担当公正人的角色,立法执法。现在可好,政府也搞起了经营,成了牟取利润的一个实体,甚至一些人都把政府当做可以承担民事和刑事责任的法人,要与民间媒体和民众个人打官司来着。这是不是有点乱?如果说,有一个独立的司法,政府作为当事的一方,与另一方公堂上见,法理上也还说得通。但公检法(而公检法实际是一家)的一方与民众打官司,这能算官司吗?这实际上就是专政嘛,吹着哨子比赛的一方必定要嬴,那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现在流行的拆迁,纠纷的另一方是政府;而本应该是公正裁决的也成了当事人一方,这官司就没法打了。按说还有一个讨理的渠道,上访,找更大的官来摆平这件事。上访的效果不怎么样,中间发生的事一个两个帖子、或许一两部书都说不完。上访中群体性事件是维稳的主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可见,有没有一个公正的司法,或者,讲不讲理,有没有讲理的地方是维稳有没有成效的关键。

都知道一个物体的稳定最少要有三个支点,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形态。现在我们的社会没有第三方,没有一个与其它两方无利害关系的部门来裁决是非曲直和好恶对错,必然就要回到丛林社会去,以强凌弱,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这样的社会不乱才没有天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