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晚上,他们的住宿有了着落后,疲倦了一天的人们开始休息。夜是如此安静,这里属于农村,没有繁华都市的喧闹,没有车来车往。只有夜间突然而至的犬吠声,和动物们天明时分不安的骚动。

他们连续在那里逗留了两天,在与街坊邻居们一起深入了解两国的文化。乡亲们都是在村里务农的,学这个无非是一时兴起罢了。就像好奇某些新鲜的事物凑过去瞧一瞧,不久又会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一次李瑞智要去的地点并不是公司,父亲早就有了明确的打算。为他想好了一切,为了让他到深圳龙华镇办一件案子。帮他在公司里请了两个月的病假。

此次他要化名为李飞,一个初中文化程度,父亲为李耀强,是一名收废旧的老板,故乡在湛江。前往深圳在短时间之内接触一个叫潘权贵的人。

现在在他手头上已经有了一份资料,其中大多是关于潘权贵的资料。譬如:相貌特征、喜好、性格等。

当日他登上了前往龙华镇的大巴,晚上六点多时到了该地。一看车来车往的,好一片繁华的工业城镇。没有对这个地方多少赞誉感言,找房租下之后出来逛了夜市。

人流量大、地形复杂,这是总结出来的。

一天的观察,了解到现在是打工离乡进厂的高峰期,人口流动快,发生的抢劫、偷窃行为频率比较其他的时段要高。这当然与美国次贷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有些关联。有许多企业因为工资低根本没有多少人肯在那里做。有些连订单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招收工人了。过剩的劳动力,无法就业的人们。于是就有了这些现象的增加。

据资料上显示,潘权贵近两周资金比较的紧缺,他一般出入于弓村一带。李瑞智就每天守候在弓村一带寻找潘权贵的踪迹,同时紧密与潜伏在这一带的陆文宗保持联系。

两天了,人没有出现,他决定到KTV碰碰运气,想法是好的,结果很不尽人意。连续几天穿梭在娱乐场所,却没有发现目标。似乎目标像是突然从人间消失了一般让他劳累奔波却没有收获。下午,陆文宗提供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潘权贵近日一定会因为资金的匮乏而埋伏在银行取款机周围。抢劫?作案?这些极有可能,并由此推测他极有可能刀不离身。经过一系列的分析,加上陆文宗给的帮助,他们决定采取一个很有风险的引蛇出洞的举措。

他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短袖上衣,不怎么梳理的头发,前往弓村附近几家银行寻找与潘权贵相貌相近的目标。到晚上八点多还是没有发现他的踪影。深夜两点的时候陆文宗打来电话称,有一个与潘权贵很相象的嫌疑人出现在弓村兴万和购物广场的彩票投注站前。

它对面就有一家银行取款机,人流量很大,并且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那里取款。看形势,他应该是没有钱了,在找机会下手呢。

为了接近这个与潘权贵想象的嫌疑人,李瑞智一大早就出了门只身前往兴万和购物广场。等到九点钟还真发现有这么一个人。

又短又卷的头发点缀着几星点头屑,黝黑的脸颊骨格外凸出,隐隐约约看见牙齿是黑带黄的,下颚门牙左边明显地少了一颗牙齿,恰恰资料上所显示的记录有一样是跟现在相似的。据称被人打断了半截牙,理应还剩下半截,位置刚好是在那里,只是那半截不翼而飞。眼睛显得很大,也很深,大大的骨架却让人感觉他很瘦小,身高约一米七左右,后脑有明显的伤疤,位于左侧。是前年被其他帮派的人所伤。

认真的做了一番的比较之后,尽管各个方面都有些差异,叫人还不敢妄作决断。注意到他那双无奈的眼神与现在的眼神有很大的想象。于是更加肯定了之前的想法。在与陆文宗商量了之后,于是开始了‘诱敌政策’。事先买了一个很大的烤鸡腿,故意走过潘权贵面前吃。

潘权贵正饥饿难耐,突然有那么一个人似乎故意让他难受,盯着那个香喷喷的鸡腿狠狠地吞了一大口水。潘权贵还没走,李飞接了一个电话。潘权贵原本对别人电话不感兴趣的,但听到“钱”字时不免多了一个心眼。

这是李瑞智的一个阴谋,电话那边是陆文宗:“老板,我们是讲诚信的,说到做到,你也要讲诚信才行哦。等会就取出1000块钱寄到你的账户。”边说还边啃着鸡腿。跟电话里的人说了一番之后像做贼似的看了看周边的情况。

小心翼翼地走到取款机排起队来,注意到潘权贵在后面小心的跟着。埋伏在一块广告牌后面若无其事地忍受着强烈的阳光。眼睛注意着这边的动向。终于到他了,这更加让他心里很不安。看着钱抓在他手上放进口袋中,恨不得现在就将钱归为己有。

李瑞智斜眼望了他,见到对方在烈日下面对他以广告牌为掩护正光明正大地审视着。一种成功的感觉心里涌来,他迅速操作,将其放进口袋的瞬间,这一动作深深印在对方的脑里,生来对钱的渴望让他越陷越深。

李瑞智前脚迈出,他后脚跟上。这时他走进一条小巷里,以均衡的脚步,以为对方会在这里实施行为,走完小巷后对方还是没有行动。也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追,保持距离,一定是对方有所疑虑。突然心生一计,在他取出手机的同时一张一百块钱掉到地上,低头看了一下钱准备去捡。

潘权贵似乎逮住了机会,察觉周边没有人本来想跟多一段路的,现在机会在前,金钱的诱惑产生的yu望已经不容他再做等待了。

暗中抽出了尖尖而锋利的刀把,快速地走到了李瑞智身后,一手拍住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早有准备地用刀轻轻抵住他的腰部。

李瑞智心中暗自窃喜,不改惊慌失措的表情,吃惊地看着前方不敢乱动。

“朋友,兄弟我最近手头紧,你不会介意我借你一点钱花花吧?”话语间刀子冰凉的锋芒已经贴近肌肤。

李瑞智镇定地说:“钱我可以全部给你,但是你是想让我拿钱给你,你这样我怎么拿钱出来呢?”

“果然是爽快的老板。”对方笑了一声,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时情,现代人嘛,都是贪生怕死的,越有钱越是这样。不知不觉将刀子远离了他两公分。

李瑞智哼了一声:“就只有你一个人?”话未落左腿往后迈出一小步,右腿以最快的速度左旋转180度扫向盘权贵,顷刻间,刀子应声而落,与此同时刚反应过来的潘权贵在倒下来之后马上又拿起了刀子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记重拳击打在了他的胸口,就这样简单的倒在地上。潘权贵此刻像是被激怒的老虎,显示出了他狼性的一面,叫喊了一声“老子跟你拼了。”拿起刚刚跌落的刀子,怒气冲天。

“兄弟,你是那条道上的?连老子的注意也敢打?”李瑞智目视着他本以为说出这句话会让对方好怕,没想到对方早就捉紧刀具冲过来说:“老子走这条路就没想过要让谁,管你是谁,把老子惹毛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话落刀子在数秒钟内离李瑞智只有五公分远,与此同时一只黑乎乎的管子顶在盘权贵腰间。用力顶了顶,盘权贵这才明白过来,顿时没了主意。直直的站着,许久手不觉颤抖起来,刀子不听指挥地打哆嗦。

“是你的刀子快呢?还是我这不长眼的玩意快?”

潘权贵本来就是一贪生怕死之辈,吃软怕硬,见了强权就低下了头,虽不知这玩意是否真货,但绝不可能将自家身家性命做赌博。他畏惧地说:“大哥,我知道错了,我就因为做错了一步才沦落到今日这般田地的,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哈哈!”李瑞智畅笑一声,说“走错一步?我也是因为走错一步走了这路子,进了道。江湖有话说的好,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都是找口饭吃,做我们这行的也不容易,我不怪你,你走吧!”李瑞智毫无表情地看着他,对他的印象差到了几点。而潘权贵却正好相反,立马认定了这位还不是很了解的大哥。并希望能与他混。

“大哥,您是做什么的?”空无人迹的小巷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懂不懂规矩?出来混的谁问这个?”冷不丁的一句让对方感到失望。

“我是湛江人,大哥您是哪里人?”潘权贵又问道。

“我让你走,你在这里啰里八嗦地干什么?”他一副很想踢人的样子,怒视着他。

“大哥,我走投无路了,而且身上没钱过日子了,最近警方又追的紧,我从云南跑到这边来无依无靠的,我想跟你混。只要大哥您不嫌弃,叫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我是真心想要投靠您的。”潘权贵带着哀求,脸上挂着悲伤,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李瑞智还是看了他许久,这才问:“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是警方要追捕的要犯,而且比你还有危险,你会这么想?”

“怎么可能?”他满脸疑惑,但看了看李瑞智那表情,又问:“是真的?”

“说来还得怪那狗日的不会做人,如果....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一眼望去问道,“看样子,你受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吧?”

潘权贵说:“好几天没有吃饭了,现在快顶不住了。”加上刚才背摔的那几下,他忍着没说出来,其事很难受。

“为难兄弟了,走吧,今天大哥我请客。千万不要跟我客气。”一拍他的肩膀往前走。

这时,传来:“快,别让李飞跑了,两人守这边,你们几个守那边,其余人跟我冲进去将他制服。”

李瑞智大呼不妙:“兄弟,警方可能发现我在这里了。”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让他们抓到。”

只能冲出去了,我判断他们一定会从前门出口进来,所以我们往后跑出去就行了。做好准备,出去,我请你吃大餐。“两人犹如患难的战友一般。果然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刚跑出几米远,后面就有几个人猛追上来,其中一个人喊道:”顶住,不要让李飞跑了。“离出口越近,看见守在那里的两个人扎了马步。这两个人却当没人一样,冲过去,终于没怎么厮打就出来了。

被追了整整一条街才将他们甩掉,没有发现危险,才放心的溜进一家馆子坐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