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家”:德宏仅有32位远征军老兵健在

需要自行车 收藏 0 587

提示;在5年关爱老兵的志愿工作中,邵立品常常因为这些被人们遗忘的英雄而掉泪。刚开始他们给老兵钱,老人们甚至都不敢接。一次志愿者给老兵送军大衣,大衣上印上“中国抗日老兵”几个字,一个老兵穿上了3个月不愿脱下来。


邵立品说,今年,网站自己制作了一枚“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战胜利六十五周年”的纪念章送给老兵,所有接到纪念章的老兵都喜出望外。“这是对他们最大的肯定,也是他们最大的自豪,让人们知道这片土地上的铁血与抗争,让人们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曾经是我们民族不屈的脊梁!”邵立品说。



“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家”:德宏仅有32位远征军老兵健在

本文摘自云南网 作者:谭江华


一次偶然的采访经历,几乎改变了孙春龙的人生。几年来,他往返于中国和缅甸,帮助20多名流落异乡的远征军老兵,“像英雄一样”重返故乡。他每天与时间赛跑,因为几乎每个星期,他都能接到某个老兵去世的消息。


尽管都是在和时间赛跑,但总是跑不赢。邵立品说,10月18日凌晨3点47分,陇川县的远征军老兵许本进去世,他19日才赶到,又迟了。“这就是遗憾,遗憾促使我不断地将还不被知道的老兵都找到,去救赎我们自己的良知。”


老兵生存困境令人担忧


据统计,整个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总共有33位远征军老兵,但从10月份开始,已经去世了3位,现在健在的只剩下30位。除了瑞丽,分布在德宏的各个县市。


令人欣慰的是,就在上个星期,邵立品在寻访的路上,又找到了两位老兵:一个在盈江,88岁,贵州人;另一个在勐戛,86岁,祥云县人。数字,重新回到32位远征军老兵。


远征军老兵崔炳连家里很穷,今年8月份志愿者第一次去到老人家时,老人就只穿了一件脏兮兮的单衣,对志愿者说:“我要死了,连件好的衣服都没有,要是下次你还来就给我买套新的中山装和铺盖,我留着死的时候穿。”老人说完泪水在眼眶打转。当时的场景让邵立品流下了眼泪。他们给老人买了被子,此外,网站捐助了老人4000多元。


11月8日,遮放的老兵曲顺兴去世。临终前,老人托儿女打电话给邵立品,感谢他们对自己的帮助。说自己已经没有遗憾了,终于有人承认自己了。


“每一个人都想被承认,何况那些为了国家流过血丢过命的人。”这是孙春龙在他的纪实文学《异域1945》中说的一句话。


他们需要一种肯定


邵立品辞职已经两个月了。他从单位辞职出来,作为关爱抗战老兵网德宏站的站长,以民间组织的名义,专门从事志愿帮助远征军老兵的工作。


邵立品说,绝大部分的老兵生活都很困难。网站与爱心企业合作,每年给这些老兵发生活费,至少保证每位老兵每月500元。对于特别困难的老兵还将额外资助。


在5年关爱老兵的志愿工作中,邵立品常常因为这些被人们遗忘的英雄而掉泪。刚开始他们给老兵钱,老人们甚至都不敢接。一次志愿者给老兵送军大衣,大衣上印上“中国抗日老兵”几个字,一个老兵穿上了3个月不愿脱下来。


邵立品说,今年,网站自己制作了一枚“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战胜利六十五周年”的纪念章送给老兵,所有接到纪念章的老兵都喜出望外。“这是对他们最大的肯定,也是他们最大的自豪,让人们知道这片土地上的铁血与抗争,让人们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曾经是我们民族不屈的脊梁!”邵立品说。


最新进展


闫吉安昨回到宜宾 一见家乡人老兵泪长流


昨日,本报报道了在好心人的帮助下,91岁的远征军老兵闫吉安启程回一别70年的家乡——宜宾。昨日上午9点10分,47岁的侄儿闫清平守候在宜宾县火车站,双手牵过闫吉安。老人一下就老泪纵横——盼了多年终于见面!


下车后,志愿者先为老人穿上了羽绒服,再买了碗面条和饺子。“老父亲特别高兴,激动,说太感谢志愿者和记者们了。”小女儿闫清会说。


回到陈家嘴社,在亲人的陪同下,闫吉安来到出生时的地方。“基本上还认识,有个大概的印象。”闫清平说,遗憾的是家门口的李子树早已不在了,老房子也全成了农田。不过,老房子后面的竹棚子还在。


多年牵挂老人的闫清平,按照当地农村的风俗接待老人,摆了5桌饭菜,鸡、鸭、鱼、肉,样样都有,全是家乡的做法。老人一个劲地尽说好吃,吃了很多菜。“全都是我们一大家子,还有10多个在外面打工,请不到假赶回来。”




一张迟到了70年的全家福 志愿者供图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