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党外部长傅作义:一见毛泽东就说“我有罪”

1


还在1949年2月,傅作义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工作,在他到西柏坡谒见毛泽东时,就已经定下来了。


2月23日下午,毛泽东在接见傅作义时,傅作义看似有些不安,说话都很不自然。同时在座的,还有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团的几位代表。


傅作义一见毛泽东,就立正说:“我有罪!”


毛泽东亲切地双手握住傅作义的手,说:“不要这样说。当初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抢掠了我们多少文物珍宝啊。现在,如果我们自己毁了紫禁城,破坏了那些文物古迹,那是要被子孙后代唾骂的。现在北平和平解放了,我们应该谢谢你,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人民是永远也不会忘掉你的。假如说,你过去有错的话,那么现在功过权衡,还是功大于过,也是有功人员……”然后,毛泽东亲切风趣地说:“过去我们在战场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就像姑舅亲戚,难舍难分。蒋介石一辈子耍滑头,最后还是你把他甩掉了。”


坐下后,傅作义说:“请问主席,我是回北平,还是住在这里?”


毛泽东先是一愣,接着笑着说:“你在北平不是住得好好的吗?不久,我们也要到北平去。将来咱们可以更好地合作,建设我们的国家。我们到北平以后,就要召集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人士、少数民族和华侨等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开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你也将被邀请参加会议。”


傅作义激动地说:“我回北平以后,一定向部下传达毛主席和其他中共首长的指示和关心,做好部队的和平整编工作。我个人也要无条件地服从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决定,叫我做任何工作,我都保证做好。”


当毛泽东问他愿意做什么工作时,傅作义回答说:“我想,我不能在军队里工作了,最好让我回到黄河河套一带,去做点水利建设方面的工作。”


毛泽东接过傅作义的话说:“你对水利感兴趣?黄河河套水利工作面太小,将来你可当水利部长么!那不是更能发挥作用吗?”


稍停,毛泽东说:“军队工作你还可以管,我看你还是很有才干的。我们的朱总司令、彭德怀、刘伯承和贺龙等,过去在国民党军队也是很出名的,现在是我们最优秀的高级指挥员。这主要是思想和立场问题。我觉得,我们能谈得来,能合作共事,我们合作,共同领导和指挥我们的国防军吧!”


毛泽东的话音一落,傅作义的精神面貌就有了转变,不再那么惶恐紧张了。


周恩来说:“傅将军以人民利益为重,使北平问题得以和平解决,避免了战争的灾难。对此,人民是会感谢你的!原来要在解放区召开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会议,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现在北平解放了,这个会议可以搬到北平去开了。你可以参加这个会议,你是有功将领,参加会议是有代表性的。”


傅作义说:“我戎马半生,除了抗日战争时期,我是罪恶累累,罪该万死。今后我决心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为祖国人民立功赎罪,以求得党和人民的宽恕。”


傅作义返回北平后,4月1日,向全世界发表了和平通电。《通电》表达了傅作义的政治态度,决心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建设新中国,因而,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重视。


4月2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看到《通电》后,立即亲笔复信。全文如下:


傅作义将军:


4月1日通电读悉。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发动反革命内战的政策,是完全错误的。数年来中国人民由于这种反革命内战所受的浩大灾难,这个政府必须负责。但是执行这个政策的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文武官员,只要他们认清是非,翻然悔悟,出于真心实意,确有事实表现,因而有利于人民解放事业之推进,有利于用和平方法解决国内问题者,不问何人,我们均表欢迎。北平问题的和平解决,贵将军与有劳绩。贵将军复愿于今后站在人民方面,参加新民主主义的建设事业,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这是应当欢迎的。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日


傅作义通过薄一波,转告毛泽东:“我别的什么党派也不再加入了。我将全心全意地追随毛主席和共产党,努力工作和学习。如果我能有进步,工作做得好,我愿意争取加入共产党,这是我后半生的心愿。”


毛泽东没有自食其言。解放后,正式发表的傅作义职位有七项之多,这七项职位是:全国政协特邀代表、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水利部部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绥远省军政委员会主席、绥远军区司令员。


初到水利部,傅作义在水利部会堂开完会,出门不见了原位停放的汽车。


秘书段清文急忙去找。傅作义急不可待,便叫了一辆三轮车回去。


等到段清文找见汽车时,又不见了傅部长,进会堂也没找见,他急忙向周恩来报告,说是傅部长失踪了。然后,和司机王师傅搭公共汽车回去,才见傅部长已经到家。


周恩来查明,水利部有人有意贬低、刁难党外部长傅作义,故意把傅作义汽车转停到偏僻远处。周恩来对有关人员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傅作义刚任水利部长时,水利部领导中有些人认为他是非党人士,便对他以部长名义批示的文件,有不同意的表示。于是,傅作义对所有文件在看过之后,不加任何批示,而由某副部长批示,并形成惯例。傅作义并不介意这个。后来,毛泽东发现水利部文件批文没有了傅作义的名字,敏锐地发现问题,深叹一气。


北京市第一届体育运动会在天坛公园举行,毛泽东和傅作义应邀观看比赛。毛泽东看到一半,就约傅作义离开会场,出去走走。走到祈年殿时,毛泽东风趣幽默地指着修补过的天坛一角,问傅作义:“宜生,你看这一块我们补得好不好?”


1949年,为阻止蒋介石企图派飞机运走傅作义的精锐武器和一部分亲信骨干,而被解放军的炮火轰坏天坛一角。傅作义以感谢的心情会意地笑笑,说:“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如果我们兵戎相见,这墙补也补不得罗。你是北京的大功臣,应该奖你一枚天坛一样大的奖章。”毛泽东说,“是不是我们共产党内有人怠慢你?”


“哪里,哪里,您不治我的罪,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傅作义说,“我体会《共同纲领》是四路纵队(指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共同前进,向左看齐,跟工人阶级走。”


毛泽东听了,深沉地说:“是的,但是以后还要展开变成横队哩!”


傅作义对毛泽东说:“我是水利问题的'门外汉',恐怕胜任不了部长工作。”


毛泽东鼓励地说:“不懂你就学嘛!有问题你就去请教群众嘛。要边学边干,哪有天生的内行呀!”接着,当面问傅作义:“水利部文件批文怎么没有了你傅作义部长的名字?你在水利部当部长是不是有职无权?”


傅作义说,我工作忙,常外出,副部长批示也是一样的。


毛泽东听了没作声。后来,毛泽东同周恩来说了情况。


周恩来对此种不正常现象很不高兴,就专门批示水利部:大小事情,没有傅部长批示,一律无效!要让傅部长列席党组会议,并发表意见。


此举,扭转了水利部这一不正常情况。周恩来还批评了一些党员副部长不顾党的统战工作,不让民主人士有职有权的做法。


周恩来非常尊重傅作义。傅作义在北京西城小酱坊胡同19号寓所宴请周恩来、朱德、陈毅、陶铸、彭真等人。周恩来一进小酱坊胡同,发现警卫部队戒备森严,就立即命秘书把部队撤走。他认为那样有损于对傅作义的信任,也会使傅作义感到不安,不利于统战工作。周恩来深深意识到对待民主人士,如若你视人家为异己,人家是不会与你肝胆相照的。


周恩来第二次去小酱坊看望傅作义时,汽车行至东斜街,因路上建材堆放太多通不过去,便下车步行到小酱坊。周恩来问段清文:“傅部长上下班车怎么走呢?”


段清文回答说:“只好走大街绕道吧。”


后来,周恩来便让市政当局把东斜街马路修到傅作义家门口,把街上堆放的建材清理干净。


1962年10月28日,傅作义第三次在北京海淀区港沟14号别墅,宴请周恩来和邓颖超、陈毅和夫人、彭真和夫人、张治中和夫人,傅作义的夫人刘芸生作陪。周恩来看过港沟的房子后认为太简陋,提出要给整修一下。去港沟的路不好走,周恩来责成秘书办理,把道路修到港沟14号院内,并在小酱坊胡同19号寓所小楼旁修建一套办公会客用的平房。


对于这些事情,傅作义心里十分清楚,因为有毛泽东、周恩来无微不至的关怀,他才能把心完全投入于实际工作中去。他说:“咱们只有严格要求自己、踏实工作的义务,没有其他要求的权利,干任何事情都要多想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少计较个人得失,这样心情就会豁达多了。”


3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央政府里非中共人士担任要职的大有人在,别说正部长这个层面,就连政务院(后来的国务院)副总理就有两位民主人士,一位是黄炎培,一位是郭沫若。至于担任过正部长的,可以说出一大串名字:纺织工业部长蒋光■,轻工业部长李烛尘,交通部长章伯钧,粮食部长章乃器,森林工业部长罗隆基,卫生部长李德全,邮电部长朱学范,司法部长史良,水产部长许德珩,对外文委主任张奚若等。


起用非中共人士担任政府正职,表现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不拘一格选贤任能。但老百姓关心的是,不论什么人当正部长,最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坐在这个位置上的能力和水平?如果能解决问题,不论他属于何党何派,老百姓都欢迎;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再强化他的政治级别也意思不大。


傅作义生在黄河之滨,青少年时期家乡的黄泛灾害,在他的心中留下了许多苦难的记忆,主政绥远时,对水患感受颇深。


1950年深秋的一天,毛泽东邀请邵力子和傅作义到他在中南海颐年堂的住处,说:“今天我请二位来,就是为治理淮河的方案,听听你们的意见。傅将军是新中国第一任水利部长。虽傅将军带兵打仗几十年,但傅将军博学水利工程,对我国的水利情况是了解的,请傅将军拟定一个全面的兴修水利方案。要想改变我国的贫困面貌,看来首先要大兴水利建设。能把几千年来的水患化害为利,那可是造福于民啊!”


“对,对!”傅作义也连连点头答应。


1951年5月16日,当各项治淮工程在全流域展开的时候,由中央人民政府组织的中央治淮视察团,赴治淮工地视察,慰问治淮民工及干部。此前,毛泽东亲笔写下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题词。这一题词被制成4面锦旗,由中央治淮视察团分送治淮委员会和河南、皖北、苏北治淮指挥部。


11月,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发表了《毛主席的领导决定了治淮工程的胜利》的文章。文章说:“毛主席的决心是完全正确的。毛主席的决心,对淮河流域1300万受灾人民成为一个救命的福音。已经逃亡的人民回来了,未逃走的人民安定下来,积极地参加了生产自救的工作。毛主席的决心,对淮河流域5700万人民是一个巨大的动力。无论灾区与非灾区,多数群众都踊跃地自愿报名参加治淮工程。毛主席的决心,对各级干部,有关部门,是一个战斗的号令,有多少行政、技术干部,有多少生产运输力量,立即组织起来,为完成这个任务,用尽心思,以提高工作的质量数量。正因为这样地掌握了群众的切身的要求,这样地发挥了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积极性,才能造出这样巨大的成就。抗美援朝和根治淮河,不是相矛盾的,而是相结合的。抗美援朝运动的每一个胜利,在淮河工地都成为最有鼓动力量的生产竞赛的口号;治淮工程的巨大的成就,对抗美援朝前线,也是鼓舞士气,提高爱国主义情绪的一个有力的根据。”


在毛泽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旗帜下,大批干部、工人、农民、解放军指战员、工程技术人员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汇成一股浩浩荡荡的治淮大军,从全国各地奔赴治淮战线。从此,展开了新中国大规模的治淮运动,开创了人民治淮的新时代。


治淮与抗美援朝,成为20世纪50年代初期轰动全国的两件大事。祖祖辈辈饱尝洪水灾害之苦的淮河流域人民中间,如同火山爆发一样,迸发出无法估量的治淮热情和积极性。参加治淮成了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报名治淮的人要像参军一样挑选。“父子齐上阵,兄弟争报名,妇女不示弱,夫妻共出征”的动人场面到处可见。治淮的第一年,有220万农民加入治淮的行列。为保证治淮工地大批的物资供应,有90多万工人、农民,日日夜夜奔走在数千里淮河运输线上,他们用汽车、牛车、马车、独轮车等交通工具,把来自东北、华东、中南各省的治淮物资运到工地。


淮河经过8年的不懈治理,到1957年冬,工程初见成效。国家共投入资金12.4亿元,治理大小河道175条,修建水库9座,库容总量达316亿立方米,还修建堤防4600余公里,极大地提高了防洪泄洪能力。


傅作义虽身居高位,仍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他对全家生活开支制定限额,不许多用1分。对国家配给他的汽车,只是自己公务使用,家属绝对不许乘用。在外出视察时,他总是带最少的随从人员,深入实际、深入基层调查研究,了解情况。他常常与随员翻山越岭,察看水利工地。


1951年,傅作义和副部长李葆华一起视察淮河,在去洪泽湖蒋坝途中,有约15公里路程汽车无法通行,他坚持和大家一起步行前往。他出差,按规定可以坐火车公务车(在列车上单挂一节专用车厢),但他从来不要,他说和工作人员合要一间包厢(4个铺位)就够了。


傅作义特别注意利用摆脱行政事务的时机,带领水利专家(包括苏联专家)赴黑龙江抗洪抢险,踏遍黄河、长江、淮河、珠江、闽江等江河进行水利考察。他几乎每年2/3的时间都在三门峡工地、治淮工程和密云水库工地等第一线研究指导工作。他担任水利部部长长达23年之久,走遍全国。长江、黄河、黑龙江、珠江、淮河、海河等许多水利工程,都有他的足迹。在发生严重洪水灾害时,他奉命到第一线指挥抗洪抢险。


建设三门峡水电站时,傅作义从黄河下游一直视察到潼关。走到陕县,气温高达40摄氏度。屋里的家具都烫手,坐着不动也是一身汗,他是年近花甲的人了,仍然不愿多休息一会儿,坚持按计划视察。晚上,宿在三门峡附近的沙滩上,体验“天作被子地作毡,明月群星伴我眠”的生活。他每到水利工地,不但了解工程情况,就地解决问题,还要看看工人住的工棚,民工的伙食情况,问寒问暖,关心群众的生活。他有胃病,需要少吃多餐,他就在出差时带些馒头干,不时地嚼两口。他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跳舞。


在解放前,傅作义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为集体福利积累资金,如设贸易公司,开办工厂等,并设互助基金会等机构经营保管这笔钱。这笔钱到解放后还积存了380万元。1962年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傅作义提取40万元购买公债,其余全部上缴国家。毛泽东批示:将款存入人民银行,仍归傅支配使用。但傅作义分文不动。1974年他病危时,又将国家还回的公债本息,上缴国务院。


作为民主人士,傅作义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可谓典范。当时有人说,民主人士只是一块招牌,有职无权。他就站出来现身说法:“我这个部长就是有职有权,水利部党组李葆华同志非常尊重我,我也尊重李葆华同志,我们互相商量,肝胆相照,没有什么隔阂。”


繁重的工作压垮了傅作义的身体。1962年初,中央考虑傅作义的心脏病比较严重,安排他一家到广东休养。他表示,如果只是休养,他不想去;如果让他做些工作,他可以去。中央和广东省委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到广东后,他先后视察了花县水库、新丰江水电站及新会、佛山、高要等地的水利工程。每到一座水库,他都是先服了预防心脏病的硝酸甘油药片,然后登上坝顶,了解情况。他到各地视察和调查研究,主张轻车简从,反对那种铺张浪费、前呼后拥讲排场的风气。


1972年10月17日,中共中央同意傅作义辞去水利电力部部长职务的请求。但是,他离而不休,继续为实现祖国的统一而工作。傅作义曾经反复说过:“我们的奋斗目标是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复兴,除此别无他求。自己没有能力使国家统一,民族复兴,谁能使国家统一,民族复兴,我就跟着谁干。”


在担任部长的党外人士中,傅作义是唯一一位起义将领。还在第一届政协会议期间,傅作义就呼吁“国民党军政人员走到人民方面来”。1954年在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他曾建议,台湾军政人员可组成代表团来大陆参观访问,会见亲友。1972年2月25日,他出席美国总统尼克松举行的告别宴会后,当晚致函尼克松,称赞他谋求同中国关系正常化是明智行为,接着严正指出,美欲谋求亚太地区及世界和平,必须同中国合作;而欲同中国合作,必须尊重中国的主权,放弃支持台湾的错误态度。


1974年纪念台湾“二二八”起义座谈会,傅作义住院不能出席,特别委托董其武代自己宣读书面发言:“我是1895年出生的人,正是台湾被日本侵占的那一年。现居台湾的许多老年人,都是在那前后出生的。这些人以及晚出生一二十年的人,都受过外人的欺侮凌辱。你们骂我是降将,表示对我的话你们是不屑于听的。但我当时就认为,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二十五年的历史充分证明了,我做的确实是一件最正确的事。我现在仍然要劝说你们……”


1974年初,傅作义患癌症住院。这时,周恩来也住院了。听说傅作义病危,周恩来坚持到北京医院探望。周恩来俯身床边,握住傅作义的手,深情地说:“宜生先生,毛主席叫我看望你来了,毛主席说你为北平的和平解放立了大功!”


此刻,处于弥留之际的傅作义听了周恩来的话,嘴唇颤抖着,眼睛里闪着泪花。他与周恩来肝胆相照,再也无言答对。直到周恩来挥手告别,他那双无力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周恩来总理的背影,内心里不知泛起了几多不平凡的往事。


1974年4月19日,傅作义病逝,享年79岁。


23日,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追悼会。叶剑英致悼词,高度赞扬傅作义对抗日战争,北平、绥远的和平解放作出的重要贡献,以及他为台湾早日回归祖国怀抱所贡献的力量。


从国民党将领到新中国的水利部长,傅作义的“行业跨度”应该是最大的,他也是首任部长中任职时间最长(23年)的一位党外人士。薄一波回忆说:“我曾把毛泽东主席鼓励宜生先生的一句话转达于他:'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他把这句话作为座右铭,身体力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