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讨伐东江檄文

我父顺天应人,辽左皆降,一时市民拥戴,盛世可期.然毛贼文龙,逆天命,起叛军,割据东江,不服王化,残害黎民.辽左之民,饱受其害。老幼填于沟壑,丁壮失其头颅.又掠民间妇人,或收为营妇,或弃于荒野。我军见之,无不泣血.毛贼暴行,人神共愤,虽南朝之人亦憎之。有南朝义士,上书云,辽左之民亦陛下之赤子,岂可戕害。然南朝君昏臣暗,昏君非但不严惩文龙,反加衔赐爵。更有忠贤阉逆,多与军资.毛贼的昏君佞臣之助,亦加狂妄,夺盖州,拔海州,残民日甚。辽民苦不堪言,几无天日。幸上天有德,今袁老大人,不齿毛贼之行,愿行和议。鲜人亦憎文龙暴行,愿为内应。今饮马修兵,戈戟云横。辽河之上,战船云集。官道之上,车马不息。百万之师,枕戈待旦。毛贼小丑,内外交困。不趁此良机,更要何待?今全军入朝,挡着必破。汝等功名,不可限量。今与汝等为曰,破文龙之日,容尔等掠城十日,以为军资。得文龙首者,前程三个。诸公当戮力同心,如此则天道必昭。

————皇太极某日手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