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块陪伴毛泽东31年的欧米茄手表


揭秘:一块陪伴毛泽东31年的欧米茄手表

这是一块不寻常的表。它的外壳呈圆形,直径4厘米,为机械表,“12”数字下有“OMEGA“(欧米茄)字样;表带是棕色牛皮制成的。

一 郭沫若和毛泽东的第一次会面


郭沫若是我国杰出的文学家、历史学家和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毛泽东一直把他视为挚友,他们的交往和友谊始于1926年。


1926年春天,在大革命中心的广州。一日,时任广州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随后即出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总政治部副主任的郭沫若,前往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兼全国农民运动委员会主席林伯渠的寓所拜访林伯渠。适逢林不在,但在这里却遇到了一位瘦高身材、两眼炯炯有神的也是来拜访林伯渠的客人。客人主动迎上前去热情地作自我介绍:“我是毛泽东。”郭沫若一听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大名鼎鼎的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毛泽东,甚是高兴,赶忙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我是郭沫若。”两位不期而遇的客人都久闻对方的大名,却未曾谋过面,不意在这里邂逅,惊喜之情,在那两双紧紧握着而又不停地摇动着的大手上充分地表露出来。这就是郭沫若和毛泽东的第一次会面,共同的信念,共同的兴趣,使他们心心相印,从此开始了他们整整半个世纪的友谊和交往。


二 郭沫若送给毛泽东的手表 一直陪伴他到临终


毛泽东和郭沫若这两位历史巨人,长达50年的真挚深厚的友谊,可从一块手表上得到见证。


那是1945年。


是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伟大胜利,蒋介石三次电邀毛泽东莅临重庆进行和平谈判。为了争取国内和平,毛泽东置生死于度外,毅然接受邀请飞赴重庆。


8月28日下午3时37分,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张治中、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陪同下,毛泽东偕周恩来、王若飞等从延安飞抵重庆。


毛泽东亲赴重庆谈判的消息,早已在山城掀起了一股“旋风”。当毛泽东乘坐的飞机徐徐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后,欢迎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这是一个万众瞩目的时刻,山城一时间沸腾了!当毛泽东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机舱门口,站在舷梯上时,前来迎接的各界人士和中外记者,蜂拥而至,将机身围成个弧形。身穿中山装的毛泽东微笑着,取下周恩来送给他的那顶盔式考克礼帽,向欢迎的人群挥动。人们从毛泽东的举动中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风采和无所畏惧的力量,也看到了毛泽东此行的和平、团结的诚意。

时在陪都重庆担任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的郭沫若怀着万分喜悦的心情,跟一批渴望和平的爱国民主人士沈钧儒、张澜、黄炎培、雷震等人到机场迎接毛泽东这位令他思念已久的老朋友。当毛泽东和郭沫若两双手紧握时,郭沫若高兴和激动得两眼都潮湿了。还在毛泽东在舷梯上举手向欢迎的人群致意时,郭沫若便以他那诗人特有的敏锐捕捉到了这样一个细节:毛泽东手腕上没有戴表。


那个年代,手表非常时髦,不光实用,且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来机场迎接毛泽东的不用说那些军政大员了,就连各方社会贤达几乎都有一块高级手表或带金链子的怀表,可是毛泽东竟然连手表都没有。一方面,郭沫若深感毛泽东的清贫、艰苦;另一方面也预感到毛泽东即将在重庆度过紧张而险恶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有安排,没有一块手表掌握时间那是极为不便的。郭沫若的脑海里翻腾着这个问题。


9月3日下午,郭沫若和夫人于立群接到通知,说毛泽东要到天官府来看望各界人士,朋友们立即奔走相告这一天大的喜讯。不巧,那一天是庆祝抗日战争胜利日,重庆全城举行胜利大游行,车辆无法通行,只得临时将聚会地点改在毛泽东的下榻处桂园。焦急等待中的郭沫若和于立群得到消息后立即动身,步行赶到毛泽东的住处。那天,毛泽东接见的还有翦伯赞、冯乃超、周谷城等社会名人。座谈时,激动万分的郭沫若情不自禁地从自己手腕上摘下手表,双手送给毛泽东,毛泽东却未感到意外,欣然接受。似乎不用言语,心已相通。如此场合,公开地赠送礼物,且礼物价值之不菲,送者和受者都是那么坦然,这其中蕴含了非同一般的友情。


这块欧米茄表,外壳为圆形,系机械表,表径4厘米,字型“12”数字下有“Q”符号和0MFEGA字样,表带为棕色牛皮制。产自世界钟表王国瑞士。关于这块表的来历,一说为郭沫若游历欧洲时所购,一说是在此之前不久的1945年夏郭沫若应邀访问苏联时,苏联友人赠送的纪念品。


本来,毛泽东是不轻易接受人馈赠的,即使他接受了礼品也大多交公,可是这块郭沫若送给他的手表却被他视为至宝,一直陪伴他到临终。


三 毛泽东逝世后 这块表移交韶山纪念馆收藏

一块手表,承载着一段不平凡的历史,记载着一段难忘的岁月,同时更凝聚一位时为民主人士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非同一般的情谊。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此后的30余年的时间里,尽管毛泽东有条件也有机会更换新表,但他却始终不肯换。


1961年8月下旬至9月中旬,中共中央在庐山举行讨论工业七十条的工作会议。一次舞会上,江西农垦文工团的女演员邢韵声在陪伴毛泽东跳舞时,惊讶地发现毛泽东手腕上戴的那块表又老又旧,表壳上的镀铬都快脱光了,表盘上的刻度模糊不清,她禁不住地问:“毛主席,您的手表这么旧了,怎么不换一块呀?!”


“喔,这可不能换。这块表跟了我十几年哩,为我立下了大功呢!”毛泽东连连摇摇头,又深情地抚摸着那块表。


9月中旬,中央工作会议结束,毛泽东要离开庐山了。小邢想起毛泽东那块老掉牙的手表,心想:毛主席日理万机,年龄越来越大,眼睛越来越不好使,需要一块好表。她不由自主地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这块英纳格表,是她参加工作时,母亲用多年积蓄的200元钱给她买的,平时她格外爱惜,一般场合是舍不得戴的。现在,她毅然从手腕上摘下表来,双手递给毛泽东,说:“毛主席,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您,这块表就给您老人家作个留念吧!”毛泽东有些惊讶,但看到小邢这么真诚、认真,略微迟疑便收下了。小邢见毛泽东收下她的表,便眼含热泪地对毛泽东说:“毛主席,我有点要求,你到了北京,不要忘了江西还有我这个老百姓。还有,您不要忘了给这表上劲。”毛泽东连说:“不会的,不会的。”他又拍了拍上衣的左边口袋:“这表我放在这里。”


毛泽东可不愿白受人家的礼,他对小邢说:“你是个大方人,我也不能小气。”说着,他走到桌前,从一叠他练笔时写下的诗词墨迹中抽出《红军不怕远征难》等诗词,说:“就送几首诗词给你吧!”毛泽东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将诗词小心包好,叮嘱道:“好好放好,不要让人家看见,我是作为朋友送给你的。大家都没有,你有,人家会嫉妒你的,将来对你不利。”


邢韵声当然心知肚明,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是有极严格纪律的,绝不允许将毛泽东的片纸只字带出去,当然她也不会不知道,毛泽东的墨迹是何等的珍贵!


邢韵声送给毛泽东的表,毛泽东只是作为一份友谊珍藏着,他平时使用的仍然是郭沫若送给他的那块欧米茄表。


虽然,毛泽东在这30余年间,一直将欧米茄表带在身旁,但使用频率并不很高,因为手表不可能改变毛泽东昼夜颠倒的生活习惯,特别是在他往往连续工作几天几夜时,手表便被遗忘了。


欧米茄表在他的手上戴久了,表底发黄,表盘模糊,表带也破了,工作人员建议毛泽东换一块,但他不同意,他说:“放到表店修一修,换只表带还可以戴。”后来,表的机件失灵,恰逢瑞士友人送给毛泽东一块金表,工作人员趁机要给毛泽东换表,毛泽东只得将金表戴在手上,但感觉太重,不舒服,只戴了几天就取下来,吩咐上交国库,并要求将欧米茄表再修一次。于是这块瑞士老表于1969年又重游北京亨得利钟表店,修表工人清洗了机芯,更换了表盘和表带。修好后,毛泽东继续戴着,直到1976年9月逝世为止。


毛泽东逝世后,这块手表曾由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展出。后来,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收回,于1990年11月移交给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收藏。 (《福建党史月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