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十九章 国家战略

cqx7711 收藏 0 1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根据最新战报,契丹骑兵已被赶离黄河北岸数百里,形势大为稳定,石重贵立即飞咨还在郓州的潘美率澶州军和青州军兼程赶来。


在石重贵毫无理由蛮不讲理的坚持之下,开封城区改造立即着手进行,在开封府里办事得力,对这一块颇有心得的王朴被任为城建使,王溥为城建副使,召入御书房阐明大体要求,让二人十天之内,拿出个大体改建草图来。


之后石重贵抽出时间来,接见了一位光复国土的功臣,沿河巡检使梁进。这已经是去年的事了,德州剌史尹居番被契丹人掳走,州城被大肆烧杀抢掠,契丹人玩上了瘾,居然留连不走,由于那时石重贵与景延广正在准备大战,四周的节镇又都作壁上观,根本没顾得上这茬,所以契丹人在德州足足玩了一个多月,没人打扰。本身就是德州人的沿河巡检使梁进见国土沦陷,百姓困苦,于心不忍,但手里只有数百弱兵,便在德州乡里招集义勇之士,百姓早就对契丹人的倒行逆施怒火冲天,一呼百应,不过三日使召集了四千余人,就靠了这群乌合之众,居然半月内就赶走了契丹人,收复国土。石重贵从冯道口中得知这件事,大为欣喜,立即下诏,命梁进入京晋见。


“梁爱卿平身罢,来啊,赐座!”石重贵让大礼参拜的梁进起了身,细细打量,这名只是七品的小武官已经四十来岁了,面目黝黑,额头上都是皱纹,但神情坚毅,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精明干练的气质,就是稍微有点土。


“梁爱卿不用朝廷出兵,也不支用粮饷,竟然自行克复德州,当真功劳不小啊!哈哈!”对于肯打仗,并且能打赢仗的部下,石重贵从来不吝夸奖,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活了四十多年的梁进第一次晋见皇帝,显得有点紧张,张口就是带德州腔的官话:“启禀皇上,这是因为上托皇上洪福,下赖黎民出力,微臣不过是顺应天意罢了,实实在在是契丹人太过可恶,百姓受其茶毒多年了!”


“很好,很好,梁爱卿居功不自傲,很是难得啊!不过嘛,卿的大功,朕还是会记在心里的,说说看,这仗,卿是怎么打的?”石重贵实在很想知道,就凭那么些农民组成的乌合之众,居然干败了赫赫有名的契丹铁骑,还是在平原上!这是正规军都很难办到的事情!


被问到了痒处,梁进就算再老成,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道:“启禀皇上,臣本是土生土长的德州人,城区乡里十分熟悉,也算是小有人望,是以召集了数千名家乡子弟,一齐保家卫国。不过当其时契丹铁骑战力强劲,来去如风,臣部下虽有数千人,不过是乌合之从,如果打那堂堂正正之阵,不用说多,数百铁骑就足以风卷残云一般将这些乡民打得落花流水,是以臣想,这取德州,还得奇正相合,便将乡民依据特长,以五十人为一队,得六十余队,大德州广大城郊,不分场合,不分昼夜,不停地射杀落单的契丹骑兵,烧毁粮草,有利就打,不利就撤,虽然契丹人马快,但我德州境内河流纵横,黄河、济水、漯水、鬲津河、马颊河、胡苏河、钩盘河、徒骇河都可阻滞追兵,咱们乡兵都是本地人了,只要袭击之前规划好撤退路线,逃到河边便立即有渔民撑船接应,契丹人不善水,只能徒呼奈何,就算能抢到船,撑船的一样是本地人,便将船驶到那险要处,自已跳水逃生,任由那契丹人翻船葬身鱼腹!半月之后,契丹人已经不敢在郊外活动,臣便麾兵大进,在城外分三班日夜叫嚣袭扰,契丹兵一出城便溜之大吉,刚回城乡兵后脚又跟来了,如此反复,契丹人吃不好睡不着,不胜其烦,干脆放了一把火,弃了德州回境去了,臣便如此光复了德州!“


梁进眉飞色舞,侃侃而谈,石重贵面带微笑,听得全神贯注。按照后世的标准,梁进是个被逼出来的无师自通的游击大师,他将有一腔热血渴望保卫家园的乡民组织起来,并没有用花费时间过长并且事倍功半的正规训练方法来练兵,而是依据特长,分组分散先打游击,等到敌人由强大变为弱小,由锋锐变为疲惫,便适时将经过战争锻炼的乡兵们组织起来,开始围攻城市,但不是生硬地大打正规攻城战,而是有攻有撤,奇正结合,契丹兵不是怕了,而是烦了,和正规战相比,这样打下去,根本就没个尽头,也不见得会有什么输赢,根本就没个盼头,反正这也不是自已家,干脆就撒丫子回家算球。


“爱卿手下,现在有多少兵哪?”石重贵不停地点头赞许,问道。


梁进正讲得红光满面,唾沫横飞,将手上的御赐寿州黄芽“骨都“一声一饮而尽,意犹未尽道:”回皇上话,臣手下现有乡兵将近五千,这些人打仗乃是为了保护家园老小,悍不畏死,而且不要军饷,自备粮秣,假以时日。。。。。。。。。“忽然想到一事,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手上一抖,茶碗掉在地上,”砰“地一声,摔得粉碎!


石重贵见他突然失态,只道是太过紧张,浑不在意,令内侍收拾,再添一杯茶水。孰不知石重贵实在是以已之心度人之腹了,梁进当初蒙开封宠召,也没多想,兴冲冲地就进京来了,皇帝冷不防问了一句自已手下有多少兵,一脱口就说了个大数,但天心难测,伴君如伴虎啊,谁都知道皇帝对武将防备之心极深,对拥兵自重的武将忌惮尤甚,自已一没圣旨,二没上命,私自召募聚集乡兵,还搞得声势浩大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道,五千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了,已经比得上一些较小的防御史了,收复德州好几个月了,开封这边也没放个屁,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一直春风得意,万事顺遂,反正剌史尹大人被契丹人请去吃烤羊肉,要回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梁进就在自留地里整军抚民,忙得不亦乐乎,好不得意快活,一定是太过忘形了,被小人告了状,开封终于注意到德州这边的动静,皇帝对这个不声不响自动自觉拥兵自重的小官心生警惕了,一道诏命,没到过开封没见过皇帝没进过金銮殿没喝过御茶祖上是德州农民天天做白日梦就等着皇封诰命光宗耀祖满脑子小农主义思想的梁进就屁颠屁颠神气活现在进京自投罗网了!还显摆,还夸大数,这下可好,被皇帝结结实实地抓住鸡脚了,梁进这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想打自已一嘴巴子,不显摆你会死啊?读书少就是要不得,自已在德州那会要是看看啥飞鸟尽,良弓藏,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石重贵微笑不已,频频点头,直笑得梁进心里发毛。


“来人啊,传王审琦进来!”石重贵叫道。


不多时,一名健壮精悍的小将步入御书房,向皇帝大礼参拜,起身之后双目炯炯,不停地打量梁进,右手紧紧地抓着腰刀的刀柄,梁进心里一沉,这不会在御书房就叫刽子手来了结自已了罢?听说应该是推出午门哪?


石重贵朝王审琦笑道:“仲询哪,朕知道你的心思,同学们都带兵去了,只有你一直跟在朕的身边,虽然职份不小,可也太过气闷了,现下有个职事,看你可愿意?”


王审琦面露笑容,连忙道:“校长但有差遣,水里来火里去,学生绝不推辞!”


梁进这才知道这员小将就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武备学校学员,听着皇帝极为亲热的语气,这小将位置不低,武备学校学员都是天子门生,信任又重用,前程无可限量,比之梁进这种边远之地的小官,当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石重贵道:“你先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光复德州的梁进梁巡检使,哦,稍后就要特升为德州剌史了!”


王审琦连忙过来见礼,梁进听得皇帝非但没有疑忌自已,反而要升为德州剌史,由一个小小七品武官一下子跃升为正四品的地方大员,当真是平步青云,祖坟都冒青烟了!当下晕晕乎乎,感激零涕,五体投地山呼万岁!


石重贵亲手扶起,勉励他回到德州后要继续发扬不要兵不要饷还能光复失地的光荣作风,带领朝廷委派的几位武备生整军经武,就按现在的野路子大搞游击战,麻雀战,暗杀战,争取把烧杀抢掠的伟大战争搞到契丹境内去。并亲手御批战策十六字: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梁进千恩万谢,第二天就带着王审琦,李继勋,李进卿等十余名武备生押着二十万贯,三百匹好马,五百张硬弓开赴德州去进行一场史无例的新型战争。


跟下来接见的是当红炸子鸡,刚刚在相州立下奇功的防御史符彦伦,和梁进不同,符彦伦是正宗的官宦人家出身,大方识礼,气度不凡,言行举止均很是得体,是符彦卿的弟弟,应对之间思路清晰,头脑反应敏捷,是个难得的干才,石重贵很是满意,告诉他朝廷准备升他为相州节度使,以药元福为副使,并扩大辖地,统领辽,邢,磁,相四州,背靠太行山,作为国家抵抗契丹的战略左翼,即日赴任,着捧圣指都挥使王全斌,控鹤都指挥使武行德率已经整训完毕的两万名由僧人转来的军士,随同各州布防,其中特别强调要以王全斌切实占据由河东进入中原的太行山要津----辽州。


对于皇帝的大战略,符彦伦不甚了了,但对于进占辽州,则是心领神会,这其中牵扯了皇位,将与将之间,君与臣之间,文官与武官之间,新贵与老人之间太多的纠葛,石重贵是要堵死刘知远从太原进入中原的捷径,为以后的算总帐埋下棋子,当下是喏喏连声,保证一定不会辜负皇上天恩,竭尽全力治理地方,多打粮食多缴税。


由于接见两位英雄比预计时间长了一倍,等符彦伦告退时,日头已开始偏西,早就等不及了的内侍得到允许,立即呈上御膳。石重贵长长地出一口气,这国家元首可当得真是累啊,什么事都要煞费苦心,考虑周到。用高行周为御营使纯属迫不得已,战事一了马上就要把他召回开封,其余如张彦泽等禁军大将也要一并解除兵权,李守贞,石赞这些人也要考虑在朝中给个官职,上个笼头。让符彦伦位居药元福之上的考虑,和青州翟光远管束折从远一样,都是以精通民政的文官来代替武夫的横征暴敛,与民休养生息,慢慢恢复国力。药元福和折从远一样,都是坐直升飞机上来的边境干部,够勇敢能打仗,但在军中,朝中,地方上都没有朋党,为了坐稳官位就只能紧紧效忠和依靠皇帝,他曾经扔下相州后退,虽系被迫,但见了符彦伦总免不得抬不起头来,正好给这匹烈马上个笼头。思来想去,石重贵对自已的人事安排相当满意。


契丹人马快,光靠边境沧,景,深,定,镇那几个州郡是挡不住的,能守住城池不失就算不错了,回想一下前世,敌强我弱的战法不少,印象最深的当然是祖国和东边一个小国的八年抗战,其中有一个名将的天炉战法讲究以空间换时间,布一个口袋阵让对方来钻,然后大军在外围迂回运动,不时扰敌,适时收紧口袋,封闭袋口,集中优势兵力来个围而歼之。然而晋国国力较弱,目前而言,就自已手头的力量还很限,没有办法集结数倍于契丹军的兵力结围,只能先做个势,以图后效。作为国家的战略右翼,折从远,翟光邺在青州,淄州一带以黄河防线为屏障,联合齐州的薛可言,先稳住阵脚,伺机越过黄河,打击契丹军的左翼,何况自已还派了个梁进在德州打游击支援正规军;而以药元福和符彦伦为战略左翼,背靠太行山,占据邢,磁,相三州,随时准备打击契丹军南下的右翼,使其不敢放心大胆地直抵黄河北岸,还要被迫分兵防御,机动兵力势必大减。国家的战略左,右翼形成一个敞开的倒八字,成为袋腹,而石重贵自已就亲率大军驻澶州,邺都,以雄厚的兵力扎紧袋底,抗击契丹军的主力锋锐,待时间一长,契丹军兵疲将乏,不得不撤退时,边境沧,景,深,定,镇那几个州郡就集兵封住袋口,将契丹大军围在一个大口袋中聚而击之,之所以不是聚而歼之,是因为当了两年多皇帝,石重贵非常清楚已方的国力和军力,想一次聚歼契丹精锐那是白日做梦,就像前世一样,由于敌方的技术兵种(前世是炮兵,航空兵,现在是契丹骑兵)过于强大,这样的口袋根本是扎不紧的,一定会被溃围而出,只盼这样的口袋战打得两次,就能给契丹予重创,使其不敢南下牧马,中原得以休养生息,恢复国力,就不知上天肯不肯给自已这样的时间和机会,如果记得不错,石重贵当皇帝五年,大晋---前世史书称为后晋,只存在短短十一年,在公元947年被耶律德光占领开封,亡国灭种。


PS:这一章配合地图看较好,实际就是后世薛岳将军的诱敌深入,两翼齐飞的模仿,再加上广大区域的游击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