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忆金门失利:团级干部全部牺牲 无人投降

两位作者都是50多年前金门战斗的亲历者。吴鸿翔,时任人民解放军第28军司令部书记,后任28军司令部军务参谋,现已离休;王国坚,时任28军后勤部缮写员,后任28军司令部作战参谋,现已离休,受聘于海宁市史志办公室。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两人都参与了28军军史、战史的编写工作,现刊载他们亲身经历的回忆和在编写28军军史过程中,整理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有关金门之战以及战后的一些情况。

(一)军史评价

痛流轻敌将军泪,海啸风悲战血新。

叱咤投鞭堪记省,戒骄戒躁励三军。

1949年10月,金门之战失利后,面对部队的怨愤声,烈士家属的哭泣声,和对牺牲战友的愧疚,负责指挥金门战斗的28军副军长肖锋心如刀绞,悲痛不已。在驻地福清城一家侨属住宅的作战室里,他声泪俱下,写着战斗总结教训。他起草,吴鸿翔帮助整理誊抄。室内沉静,他心情沉痛,饮食不进,时而捶头,时而起身踱步,时而伏案低泣,再三把草稿撕了重写,两天没出作战室。往日的作战计划,胜利总结,写时心情舒畅,这次写失利教训,则是另一番情境,字字句句,是用血和泪写的。上面小诗,就是他当时的心态写照。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中,对金门战斗是这样评价的:“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发起金门战斗。24日晚,我军3个团分别航渡向金门进发。25日凌晨2时左右,3个团同时登陆成功,立即向纵深攻击,遭到猛烈反击。国民党为了确保台湾安全,主动放弃汕头,把胡琏兵团调到金门,全力死守。此刻,敌人的兵力已远远超过我登陆兵力。我登岛船只因退潮搁浅无法返回,致使第二梯队兵力无法登岛支援。25日,我军苦战一天,损失很大。26日,敌人又组织更大反击,原突破口再次被敌占领,我登陆部队陷于敌军包围之中。勇士们坚持到27日,终因弹尽粮绝,全军覆没。这次战斗,虽使国民党军队付出伤亡9000余人的代价,但我军也损失9086人(内有船夫、民夫等350人),未能解放金门。”金门之战是人民解放军战史上的一次严重失利,一次战役导致全军覆没,这是人民解放军战史上仅有的一例。

(二)初识敌情

当时战争形势发展很快,福建沿海城市和岛屿分布甚广,28军、29军、31军于8月17日打下福州以后,追击敌人的任务很多。10兵团在组织漳(州)厦(门)战役的同时,决定攻打金门由28军负责。28军留了一个师(83师)在福州,即从29军抽出85师归28军指挥。28军部队由于沿海的任务分散,只得从82师、84师和85师抽调团队来进行攻打金门。由82师师长钟贤文和28军副军长肖锋负责指挥(军长朱绍清当时正在上海疗伤)。

金门岛位于福建东南海域,厦门岛以东10公里,分大金门和小金门、大担、二担主岛。大金门面积约124平方公里,小金门约15平方公里。大金门呈长条形,长约20公里,宽约15.5公里,窄约3公里,距大陆近处仅2310米。岛上居民4万余人。金门、厦门是泉(州)漳(州)屏障,金门更为厦门的咽喉,敌方对金门非常重视。蒋介石说:“无金门,便无台、澎,有台、澎,便有大陆。”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金门岛离共军大陆阵地,不过是一衣带水,国军退守此地之后,父亲以其对军事和政治,均具极大意义,必须防守。故于10月22日急电驻守阵地的汤恩伯将军告以:金门不能再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得请辞易将。”

当时驻守金门是李良荣的22兵团3000余人。后来25军军长沈向奎率40师和45师进驻金门,归李良荣指挥。随后80师也到金门,归25军指挥。此外,在金门还有蒋军战车第3营、第1营的两个连400余人,是反登陆作战的重要力量。这是初步所了解的敌情。

(三)战前准备

9月17日,28军攻占福建沿海的最大岛屿--平潭岛之后,挥师南进。于9月19日接受攻打金门任务,立即着手准备。除了调集部队外,首先是征集船只问题。国民党军撤退时,对当地的渔船,能抢的抢走,能烧的烧毁,对渡海器材大肆破坏。少数渔民不了解解放军的政策,怕和国民党军一样拉夫抢船,而把船只藏起来。直到10月24日,才搜集到可航渡约3个团的船只。原定10Yl18日发起攻击(10月17日厦门解放),由于船只不足,而使攻击时间推迟。

确定攻金部队准备了6个团,分成三个梯队,12182师之244团、84师之251团、85师之253团,约9000人,为第一梯队。第一梯队登岛后,船只迅速返航,再航渡第二、第三梯队。即使第一梯队受阻,第二、第三梯队陆续上岛作战,共约1.3万人,而金门守敌当时估计只有1.2万人左右。双方兵力持平,而敌军是败退之众,我军是士气昂盛的胜利之师,胜利是有把握的。

基于上述的作战方案,只是作了一般的考虑。而对于敌情的估计和变化忽视了,尤其是海情和船只所可能出现的险情,预料不到。这是战斗成败的关键。敌陆军是败师穷寇,但其海军空军尚未遭受重大损伤,战舰飞机在金门设防,绝不可忽视。当我方作攻击金门准备之际,敌方也调兵增援金门。蒋介石决定放弃广东潮(州)汕(头)地区,把该地的12兵团调援金门。10月19日,12兵团所属的18军(胡琏部队、28军的老对手)到达金门。10月23日,12兵团所属的19军也开来金门。这时敌军已不是我方估计的1万余人,而是3万余人了。

10月24日中午,10兵团司令员叶飞接到肖锋的电报,计划当晚向金门发起攻击。叶飞立即召开作战会议,他询问胡琏是否到达金门,参谋人员答,正在海上徘徊,尚未到达。此时,机要人员送来一份截获的电报,是10月23日胡琏的19军在海上发给蒋介石的,请示撤回台湾。

叶飞说:从这份电报看,胡琏兵团的行动有两个可能,一是增援金门,一是撤回台湾。可能是蒋介石命令胡琏援金,而胡琏不愿意。所以发电给蒋介石,要求撤台,因而在海上徘徊。于是叶飞抓住战机,对身边的作战处长说:攻打金门的时间已推迟了几天,现在是最后一个战机,应趁胡琏兵团尚未到达金门之时,发起登陆攻取金门。于是批准28军开始攻击金门的计划。其实,给蒋介石发电报要求撤台的是胡琏的19军,而不是胡琏兵团。蒋介石严令该军赴援金门的电报,却没有截到。阴差阳错。肖锋在检讨时一再说,没有遵照毛泽东主席说的“不打无准备之之战”。肖锋原来任师长的83师是常胜之师。在战争的紧要关头是不会犹豫的。他检讨说:这次失利是我骄傲轻敌的结果。对于战前的一些情况,是有不同的看法,如果我能在发起攻击之前,跟粟裕司令员通一次电话,情况就不同了,但我没有这样做。其实,当第一梯队登船出发时,肖锋和军“前指”曾一度犹豫,再次向10兵团请示,是否按计划行动?10兵团指示:决心不变!

金门北面,有大嶝、小嶝、角屿三个小岛,紧靠大陆。在攻击金门之前,先扫除三岛之敌。10月9日,28军两个主力团协同作战,在急风暴雨中,趁海水落潮之际,深涉没膝的海泥,向前挺进三四公里,发起突击,强攻登上大嶝岛。与岛上守敌展开激战,经过反复英勇卓绝地冲杀,激战一昼夜,至10日午夜,击溃守敌,解放了大嶝岛。在战斗中,我84师251团5连表现英勇顽强,首先突破崎口登岛,连续冲杀,不怕牺牲,击溃数倍于我之敌20余次反击,后来全连仅剩下30余人,仍浴血拼杀,偕同兄弟连队全歼守敌,作出了卓越贡献。事后,该连被授予“大嶝岛连”荣誉称号。随后,我部队继续攻击,至15日,拿下小嶝岛与角屿岛,为下一步攻击金门创造了有利条件。

(四)发动总攻

按计划攻击金门战斗开始了,我参战官兵信心百倍,认为登上金门岛就是胜利。第一梯队由244团、251团和253团三个不同建制的部队,于10月25日1时40分,分别由莲河、大嶝岛、后村等阵地,上船出发,分为三路,顺利地登上金门岛。

东路:82师244团从金门北部湖尾乡和垄口之间突破登岛,将大金门之敌从中拦腰斩断,并阻击东部西援之敌。中路:84师251团从金门湖尾乡以西突破登岛,向西南方攻击金门县城。西路:85师253团从金门西北古宁头登岛,击败守敌后,向南迂回,会同251团攻向金门县城。负责指挥第一梯队的82师师长钟贤文未能随部队上岛,使登岛后各路部队失去了统一指挥,未能协同行动,各自战斗。出乎意料的是,部队在航渡时,遭敌炮火拦击,船只打破,退潮后船只搁浅,天亮后又遭敌机扫射轰炸,船只尽遭破坏,无法返航。使回渡第二梯队兵力的计划落空,登岛的部队处于孤立无援的境遇。

我第一梯队登岛之后,隔海的28军前方指挥所松了一口气,以为登岛就是胜利。事实并非如此,残酷的战斗才刚开始。10月25日天亮后,敌人用数倍于我的兵力,组织反击。25日上午,敌胡琏兵团增援金门,19军从料罗湾上岸。同时敌海防第2舰队率舰也赶到。岛上原有的、加增援的敌军已达4万人以上。在此情况下,我部队以敢死的精神,冲锋陷阵,分两路向纵深猛插狠打,把敌李良荣兵团击溃,攻夺西山、观音山、湖尾、湖南、安岐、埔头之后,一直冲向料罗湾,给守敌以很大的杀伤。

敌人以陆海空的优势兵力进行反抗,战斗异常激烈。至25日晚,我部队忍受饥渴,经一天苦战,损失过半。据报话机报告:244团剩下700人,251团剩下1200人,253团剩下1500人。他们随身携带的粮弹将尽,面临险境。在此紧急关头,肖锋与赶来的10兵团副政治委员刘培善研究,决定找船增兵。急速从厦门找来了有限的船只,很快赶到澳头和大嶝岛。火速派246团团长孙云秀率1个营400人登船,急援金门。他们登岛后冲破守敌的阻击,进到双乳山一线,与第一梯队取得了联系,各团长拥护孙云秀统一指挥,并报告28军前方指挥所。

10月26日,是极为悲壮的一天。天亮后,情况急剧恶化。敌人组织整军整师整团的兵力,再次在海、空军的掩护下,并有坦克,向我登岛部队猛烈反扑,我部队被迫抵守,退至古宁头高地一带防御。古宁头是个半岛,丘陵起伏,我部队依靠渔民房舍,与敌人展开逐村逐屋的激烈巷战。双方都有惨重的伤亡。下午3时左右,登岛部队向军指挥所报告:“敌三面进攻,情况严重!情况严重!随即与28军前方指挥所失去联系。至26日深夜,弹尽粮绝,我部队召开临时作战会议,决定分散打游击,至28日,解放军登岛部队苦战了3昼夜,最后绝大部分官兵壮烈牺牲,一部被俘,但无一人投降。

251团团长刘天祥最后一次同28军前方指挥所通话说:我们的生命不长了,为了革命没二话,祝首长好!新中国万岁!说完便引爆自尽。10月27日,246团团长孙云秀率最后一批官兵不幸在沙头被敌包围,突围无望,孙云秀团长负伤自尽,其余被俘。10月28日,244团团长邢永生身负重伤,战士们抬他至山沟,被敌人发现,俘后不久牺牲。251团政治委员田志春俘后坚贞不屈,被活活打死。253团团长徐博(浙江宁海人)隐藏在山洞中3个多月,午夜出来找红芋度生,在敌搜山时被俘,后被押送台湾处决。至此,金门战斗结束,我军失利。战后,蒋经国到金门“慰劳将士”,他说:“俯瞰全岛,触目凄凉,乘吉普车至汤恩伯总司令部途中,尸横遍野,血肉模糊。”可见战斗激烈之一斑。

(五)战后反思

这是在解放战争取得全面胜利、新中国刚刚建立之初,勇士们为人民解放事业所谱写的一曲壮歌,教训却是沉痛而深远的。在敌情不明(不了解敌胡琏兵团到金门)、地形梅情不熟(海潮海风对船只影响)、准备不周(渡海器材有限)、粮弹不济(仅随身携带有限粮弹)、指挥失控(指挥者隔海无法联系)等诸多不利的情况下渡海作战,存在着骄兵轻敌思想,结果打了一次无把握的失利之仗。

战后当粟裕向中央军委汇报时,毛泽东主席沉痛而意味深长地说“好!!!”并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向各部队发出了《关于攻击金门岛失利的教训的通报》,明确指出:轻敌与急躁是金门之战失利的主要原因。叶飞对金门之战的失利,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指挥员,尤其是我的轻敌,是金门失利的最根本原因;28军是山东部队,缺乏渡海登陆作战的经验;战斗指挥上缺乏周密部署,第一梯队3个团的兵力登陆,竟然没有一名师指挥员随同登陆指挥;缺乏船只,没有海空军支援;判断敌情有误。

战后不久,有少数战士陆续从金门返回大陆,他们三三两两回福清28军军部报到,只身单衣,神形沮丧,内心积恨,不言而喻。当时由吴鸿翔负责登记接待,并随即分别介绍去10兵团政治部、民联部,由他们介绍回原籍安置。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们被当成叛徒揪斗,吃了不少苦头。出奇的是,幸存者251团2营助理军医胡清河竟然只身从金门冒险泅海回来。据胡清河说,金门战斗中,他于10月27日在古宁头被俘。被俘幸存人员总想偷渡回来,有的因准备不慎而被处死。

胡清河是乘晚上假装上厕所之机,逃离敌营,赤身绑着两个球胆漂游到厦门海岸的。他1955年从部队复员回家,“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叛徒、特务、反革命,开除公职,被“留党察看”30多年,直到1985年中央落实有关政策时才恢复党籍。因为不够享受离休待遇,这个曾经参加过泰安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淞沪战役、福厦战役,从山东打到福建,历经70多次战斗、4次负伤、4次立功的老战士,而今还在,但收入甚微。

时间过去了整整57年。今天当全国人民欢庆建国57周年之际,我们依然满怀深情地想起那些牺牲的英烈,想起勇士们为祖国解放事业前仆后继、流血战斗的英雄业绩,让人油然而生敬意!抚今思昔,感慨殊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