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三

wujin794793160 收藏 2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孩子被裹在棉大衣里,被哄着吃了几块馍馍片,身上渐渐暖和起来,两个眼睛不由自主地慢慢闭上了——这么小的孩子在一天中经历了那么多变故,实在是太困了。 连长帅青山悄悄对大伙儿道:“都别做声,让他睡吧。” 大家关心地看着孩子。可孩子刚刚睡着,大概是做了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孩子被裹在棉大衣里,被哄着吃了几块馍馍片,身上渐渐暖和起来,两个眼睛不由自主地慢慢闭上了——这么小的孩子在一天中经历了那么多变故,实在是太困了。


连长帅青山悄悄对大伙儿道:“都别做声,让他睡吧。”


大家关心地看着孩子。可孩子刚刚睡着,大概是做了什么恶梦,忽然睁开眼睛,又“哇”地一下吓哭了。


同志们围了一圈儿,忙安慰这孩子,小孩儿可能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些陌生的人们。


联络员坐在孩子的身边,用纯正的朝鲜话向他提问。当联络员一提到妈妈这个字眼儿,孩子脸颊立刻挂上两行晶莹的泪珠,随着不断抽动的身体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帅青山看在眼里,鼻子感到一阵发酸,一挥手道:“算了!有什么可问的呢?”


是啊,还有什么可问的呢?眼前的一切都很清楚,这只不过是成千上万个不幸的朝鲜家庭中的一个,也是无数笔血债中的一比!


天空中没有飞机声,帅青山再次打亮了手电筒,上上下下照了照孩子。只见孩子的蓝色碎花布棉袄上、脸上、手上都沾满了斑斑驳驳的泥巴,右脚穿着只小船鞋,左脚光着,冻得又红又肿的。


他感到心疼,解下腰间冻得硬梆梆的毛巾用力搓了一会儿,等软和了才包住孩子的脚,又急呼呼地道:“去!外边有条水沟,替他洗洗去。”


林磊抱过孩子,到破屋外的小水沟旁敲开冻得还不算太厚实的冰面,替孩子洗过脸和双手,用耙子状的大手给他梳了梳头发,再把他裹在厚厚的棉大衣里从新抱了回来。在手电光下一照,王晓福惊喜地喊道:“呀!快看呐,多漂亮的孩子呀!”


大家再细细一看,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明显是个小女孩儿,圆圆的脸蛋儿,额头上整齐的刘海,压着弯弯的眉毛;在厚蓬蓬的黑发下面,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部队马上又要行军了,王晓福要求道:“连长!这里就只剩下一个孩子,如果没人照看,冻也冻坏了,你看我们就带着她吧!”


这要求可叫帅青山作了难。怎么办?带上吧,现在是急行军,连里还有十几个轻伤员,他们需要人来照顾,有的枪支弹药还得别人背;不带吧,孩子这么小一点点,万一……他看看孩子,小家伙的一双大眼睛正盯着自己,象是期待着回答。


帅青山沉默了一下,断然地说:“那就交给你们了,带上她,由一个班负责照管她!”


等的就是这句话,正合了王晓福的心意。他转身对一班副班长刘海涛道:“这孩子就由你们班带!你们班里有个大力士……”


同志们知道排长说的大力士是林磊,大家望着他,都笑了。


林磊是全连闻名的大力士,力气很大话却很少,开会发言的时候笨嘴笨舌的,三言两语一说就没词了。不过,别看他话不多,干起活儿来可是一个顶仨,三四十斤的重机枪架子,他一气儿扛上走六七十里路也不肯换人。要事遇上修工事,钻眼儿抡大锤,他一口气能来上两三百下都面不改色气不喘的。对他来说,这么大点儿的孩子当然算不了什么,随便夹在胳肢窝里就捎带着走了。


可是,帅青山还不放心,道:“不要让孩子老猴在一个人身上。长途行军可不是一天半天的工夫,远路无轻担,大家还是换着来。”


这孩子机灵的很,不到两天就和一班的同志们搅合的非常熟了,她的小嘴总是叭啦叭啦讲个没完。她用稚嫩而又清脆的朝鲜话,指指这个道:“你是副班长,叫刘海涛。”又指指那个说:“你叫林磊,是个大力士。”“你是程大福,大老虎。”“你是薛小虎,小老虎。”“你是陈小黑,小小的,黑黑的。”……


同志们一听,全都笑嘻嘻地瞧着她,行军的枯燥和疲劳早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同志们也故意逗她,道:“小虞姬,你呢?你是谁啊?”


“我是乖虞姬,我姓崔,我是一班的。”


薛小虎摇着头,用手比划着,道:“你不是一班的,你才这么一点儿高。”


“爸爸是人民志愿军,我长大了,也要当一班的人民志愿军,去打美国佬!”崔虞姬十分认真道


这两天一班可是太热闹了,来看孩子的人不间断,说声笑声不绝于耳。白天,他们想找个地方把孩子留下来,可总觉得搁到哪儿也不放心。朝鲜老百姓的家里现在都很苦,还是先带上吧,等有合适的地方再说,一丁点儿大的孩子,能有多沉?


行军途中,同志们都抢着要背她,可这孩子认准了林磊是自己爸爸硬是不肯离开林磊半步,老是猴在他的背包上,任谁也抱不下来。


林磊当然也不愿让别人抱,有人向他要,他总是看着孩子爱怜地说:“她不肯呢,算了吧,又没多沉!”


孩子,就这样带上了。


帅青山领着侦查连一百来个人,穿过拥挤在公路上的人群,不断地跟平坑清路的朝鲜群众微笑着打着招呼:“阿巴基(老大爷),加油!加油!”


当一辆破坦克被掀翻在路边的时候,帅青山高兴得伸出大拇指赞赏地喊道:“乔思密达!乔思密达!(好!)”


战士们在连长的带动下,情绪高昂,气氛分外活跃,此起彼伏地喊着:“乔达!乔达!”(好的简语)


……


正在劳动的朝鲜群众笑眯眯地挥着手,用搀着中国话的朝鲜话和侦查连的同志们热情地打着招呼。在军民欢乐的叫喊声中,一个清脆的童音在队伍里响起:“乔达!乔达!乔达!”


劳动着的人们直起腰,惊奇地向队列里看去。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坐在一个战士的背包上,笑眯眯地跟老百姓打着招呼。这位战士生得虎背熊腰,一个小孩儿坐在他脑背后显得一点儿也不费力。小女孩瞪起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红着脸蛋儿,摇着小手尖声地喊叫着。


人们惊喜地指着行军队伍道:“小孩!快看,有个小孩!”


所有人都伸出大拇指,赞口不绝道:“激吻滚(志愿军)!乔思密达!”



题外话:朝鲜话还真不好翻译,后面直接用汉语了,呵呵!祝大家新年快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