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一章:红日照遵义(一)

likangjiang 收藏 9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当我们全师刚顺利渡过乌江时,天空已密布了乌云,江面上北风渐紧,浪头越涌越高,天越来越低,江水冲击两岸的轰鸣声,给人一种阴冷恐怖的感觉,没过多久,大雨倾盆。我真为自己感到庆幸。 至此,黔军乌江防线全线崩溃。防线总指挥候之担的命令根本无人理会,按原定计划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当我们全师刚顺利渡过乌江时,天空已密布了乌云,江面上北风渐紧,浪头越涌越高,天越来越低,江水冲击两岸的轰鸣声,给人一种阴冷恐怖的感觉,没过多久,大雨倾盆。我真为自己感到庆幸。

至此,黔军乌江防线全线崩溃。防线总指挥候之担的命令根本无人理会,按原定计划撤退各军应一律到遵义集中;可大部分溃逃黔军绕过遵义,一直逃到桐梓才停下脚步。而侯之担本人一看形势不妙,逃亡的速度远远超过自己属下的官兵。可怜的王家烈,在得知中央红军全面突破黔军乌江防线的同时,也得到了薛岳的国民党中央军主力已经到达贵阳效区观音山的消息。自知上了蒋介石的当了,不但贵阳不保,而且自己的老巢一一遵义亦将落入红军之手,真是欲哭无泪呵!

反观中央红军突破乌江之后,兵分数路,向遵义地区高歌猛进。红一军团二师六团成为全军团的先头部队,一路追击江边逃窜之敌。傍晚时分,连日行军打仗的第六团也极感疲劳,便在一个叫团溪的小村镇宿营。这时,红军总参谋长LIU伯承飞马赶来,把攻占遵义的任务交给了第六团。刘总参谋长对团长朱水秋和政委王集成说:“从我们这里过新场、龙坪场,离遵义城三十里,有个小镇叫深溪水,从缴获敌人的情报得知,这里驻有黔军的一个加强营,是遵义的外围据点。军委要求你们全歼这股敌军,务必不使一个敌人漏网。如有逃敌给遵义守军报信,就会增加我军攻城的困难。遵义的城墙本来就高大坚固,易守难攻,如敌再有准备的话,我想,后果你们也会知道……”

政委王集成坚定地表示:“总参谋长放心吧!我们一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歼这股敌人,不使一人漏网。”

六日午夜,雷声隆隆,风狂雨暴,水雾弥漫。恶劣的天气给笫六团的行动增添了困难,但也麻痹了敌人。驻守在深溪水镇的是黔军易少荃旅的部队,他们根本没想到红军会在这种天气来到这里。因此,放松了警惕,打麻将的打麻将,推牌九的推牌九,有的在抽“老烟枪,”有的干脆睡大觉。孰料,第六团兵分两路,悄悄干掉了敌哨兵,剪断了通往镇外的电话线,使守敌成为瓮中之鳖。枪声响起,黔军仓惶迎战,在大雨中左冲右突,企图逃出包围圈。然而,这一切都徒劳无功,包括营长在内的一部分黔军被打死,其余的全做了俘虏。为了了解遵义城内的情况,王政委亲自挑选并询问了十几个俘虏,向他们讲清了红军的俘虏政策,还发给每人三块大洋。黔军官兵平时都受到长官的欺骗宣传,说红军个个是青面獠牙,杀人放火,一旦被抓住就要挖眼剖腹。可是眼前这些红军长官生得目清眉秀,说话极其和气;还给自己发大洋,俘虏个个深受感动;于是,便把所知道的遵义城内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全说了出来。一位黔军连长感叹地说:“想不到红军对我们这么好。做了俘虏还不打不骂不杀,还发大洋,小人哪敢不效劳。”不但将遵义的工事,守敌的位置一一讲了,还画出一张草图。

遵义城内敌人的底细已被摸清,朱团长和王政委决定利用手中的这批俘虏伪装诈城。通过耐心地说服动员,这些俘虏都同意为红军带路。刘伯承赞成朱团长和王政委的计划,同时叮嘱道:“装白军一定要装得象,不要叫遵义守敌看出碇绽来。”

负责化装诈城的是六团一营营长曾保堂,他带着三连、团部侦察排及全团二、三十个司号员。走在前面的是那个被俘的连长和十几个俘虏兵。天黑路滑,没走多久,他们个个浑身泥浆,几乎人人光了脚,这样看上去倒更象一支撤退下来的队伍。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走,终于接近了遵义城门。

“什么人?”城墙上传来喊话声。

“外围营的,我们遭受赤匪袭击,营长死了,我们跑回来了。”俘虏兵用地方方言答道。城墙上正在紧张地商议。这时雨停了,夜空中露出淡淡的星星,大地明亮了一些。城上的手电光直射了下来,照在前面的俘虏兵身上晃动。“照什么照,老子是九响团一营二连连长王守财。还不赶快开门!”俘虏连长在曾营长地授意下大骂了起来。

n “哦!是王连长呀!别急,我们马上下来开门。”城墙上大概有人认识王连长,听出了他的声音。没过多久,沉重厚实的大门“吱呀呀”地缓缓张开了。早已做好准备的红军战士一拥而入,开门的黔军士兵还懵懵懂懂地说:“别急,别急,红军还未来吗?你们就吓破了胆。”话刚落音,冲到面前的红军战士一下子下了他的枪,幽默地回答:“那你怕不怕?”

“哎哟喂!你们是红军!”说完就差点瘫在地上了。冲进城门的红军战士迅速登上城楼,俘虏了守敌,控制了城门。跟随其后的第六团疾风般地冲进城内。此时,二、三十个司号员在城墙上一路排开,齐声吹响了冲锋号,雄壮激昂、声势浩大的军号声响彻了沉睡中的山城遵义,仿佛来了千军万马。从梦中惊醒的遵义守敌,全乱了套,狼奔豕突,竞相逃命。除了打死的和投降的,剩余的全都从北门仓惶逃遁了。

七日凌晨,第六团以极小的代价就占领了黔北重镇遵义。

我们红三十四师五日傍晚渡过乌江后,就顶风冒雨向湄潭方向前进,其前锋部队暂二旅已逼近湄潭。晚上,我给中革军委发出请示电:一是汇报了我师目前状况;二是报告了我师下一步行动计划:我师于明日攻占湄潭,并留一部驻守此地。七日,师部率主力夺取绥阳及其周围地区,以主力另一部进占桐梓。没想到中革军委当晚就给我们回电:同意我师行动计划。并命我师担负遵义东面及东北方向的警戒。我和政委阅完电文,心情都轻松下来。我立即下令:暂二旅明天上午八时前攻占湄潭,迎接全师到达。

第二天上午,我们率师部到达湄潭。暂二旅攻占湄潭没用吹灰之力,守卫湄潭的两营黔军闻知红军要来,先一步开溜了。我知道接下来有一段较长时间休整。我与政委商量,根据我师目前情况,必须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继续抓紧部队的磨合训练,前段部队整编,由于时间仓促,部队的配合与训练有很多地方没到位或没有完成,在战斗中出现不少问题需要及时纠正和解决,进一步恢复和提高我师的战斗力。二要尽快完成这一期教导队的培训,将人员充实到基层连队。我师在战斗中,班、排、连干部伤亡比较大,必须尽快补充完整。部队的战斗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基层指挥员的素质。我这一步棋是走对了,但还需继续努力。三要进一步加强政冶思想工作,我师的俘虏战士多,现在的环境非常恶劣,生活十分艰苦。如不加强这方面的教育,一旦出现问题,后果非常严重。因此,必须发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充实基层党组织的力量,发展一批优秀干部、战士入党。同时加强纪律教育。四要注意开展地方工作,发动组织群众,建立地方政权,赢得老百姓的拥护和支持。五要积极打击土豪劣绅,获取我师亟需的粮食及紧缺物资,充实我师的财政。下午一时,我们在伪县政府大堂召开了全师团以上(含团级)干部及师直单位负责人会议。在会上研究部署了以上五个方面的任务,要求各部到达指定位置后,立即实施。

下午四时,暂二旅接我的命令立即向绥阳方向运动。傍晚,我接到中革军委来电:告知红一军团二师六团已向遵义进军,要求我师配合行动。我命令暂二旅加快行军速度,绕过绥阳,必须于明日下午三时前赶到娄山关前与红一军团部队会合。我之所以要攻占桐梓,因为桐梓不但是贵州省主席王家烈的老家,也是贵州的军阀、官僚及大商人集中居住的地方。金银财宝是大大的有。洪旅长走之前,我特地暗中叮嘱他,还派了师特侦营李副营长(原师侦察连连长,搞这套很有一手。)带人去执行这项任务。

翌日拂晓,我留下暂一旅驻守湄潭及周围地区,负责遵义东面的警戒。以暂三旅为前锋,攻占绥阳,我与政委率师直随后跟进。暂三旅先头部队106团很快击溃绥阳守敌,黔军一个团略作抵抗,一哄而散,扔下枪支弹药及各种物品,一眨眼便跑得无影无踪。我们下午三时左右便进入绥阳县城,师指挥部就设在伪县政府,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就展开了工作。

七日下午三时,洪旅长率暂二旅先头部队103团和旅特侦营赶到了娄山关前的一个叫板桥的小镇,击溃了黔军一个连,占领了板桥镇。没多久,红一军团二师四团也赶来了,差点闹了误会。原因是我师官兵穿的是作战“迷彩服”,头上戴着钢盔,跟一般红军的装束不一样。好在洪旅长跟部队先打了招呼,见到四团的先头部队先派一个人前去联系,第四团得知前面是红三十四师的部队时,便飞跑过来,两团官兵高兴地拥抱在一起,欢乎雀跃,异常融洽。虽然同在一个中央苏区,但绝大部分官兵从未没见过面。我师官兵对红一军团老大哥的敬慕之情,溢于言表。洪旅长跟四团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亲热地握手拥抱。随后,双方相商:趁天末黑先带人去察看地形。

娄山关是遵义通向桐梓的大门,黔北的要冲,东西高山耸峙,南北有盘山小道,若从川南至黔北,占领了娄山关,遵义便无险可守了。所以,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他们登上一个山峰,但见娄山关雄踞群山之上,峰峦如剑,直插云间。关势之险要,的确令人咋舌。但关上的敌情如何?构筑了多少工事?四周敌情又如何?确无从得知。

回到板桥镇,却意外地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原来是红四团通讯排在架线时,却无意中将线搭在黔军的通信线路上,敌情清楚了:娄山关关顶的守军约有一个连,在娄山关去桐梓的路上驻有溃敌几个团。另外,暂二旅103团也从老百姓那里得知通往娄山关后面的一条秘密小路。情况都弄明白了,于是,双方开始研究作战方案。洪旅长看到笫四团的官兵极度疲劳,便关切地说:“耿团长、杨政委,你们团连续行军作战几天几夜没休息,这次战斗任务就交给我们旅来完成吧,反仅又没有多少敌人。”耿团长与杨政委也觉得部队确实也需要休整一下,也就同意了。洪旅长立即作出战斗部署:由旅特侦营担任迂迥任务,通过秘密小路迂迥到守关敌军的右侧背后,待103团从正面发动攻击后,再突然展开攻击,形成两面夹攻之势,迅速夺取关口。

次日天还未亮,特侦营就出发了。大约过了两小时,特侦营发回电文:已到达预定位置。洪旅长下达了攻击命令,103团的迫击炮便开始炮火轰击,进攻的二营一连展开战术队形,三人一组利用地形,相互掩护,灵活地向山顶跃进。站在旅指挥所里的耿团长、杨政委边观察边对洪旅长说:“洪旅长,你们的部队训练有素呵!动作灵活迅速,小组、班排战术配合非常好!”洪旅长谦虚地回答:“这些都是按我们师长亲自制订的训练计划搞的。”耿团长由衷地赞叹道:“你们陈师长真了不起!搞的这些比那些军事学堂的都强。”

进攻约进行了五分钟,突然关顶右后侧爆发出猛烈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黔军的阻击火力一下子弱了下来。随即正面响起了红军激越的冲锋号声,二营一连趁势冲上山顶,黔军丢下枪迅速溃逃了。特侦营,103团立刻跟踪追击。洪旅长一行登上关口,只见关口正面立着一座石碑,上刻“娄山关”三个大字。俯瞰关下,云雾缭绕,山路如丝。

洪旅长指挥特侦营与103团一路马不停蹄,边打边追,击溃了几个团黔军的拦阻,于中午时分占领了桐梓城。桐梓,是黔西北的重镇,也是历史传说中的夜郎国的国都。是一座风景奇特的小山城,街道很美观,建筑融合了东、西方建筑艺术并具有浓厚的地方民族色彩;其繁华丝毫不亚于贵州第二大名城遵义。尤其是风格各异的小洋楼,一座座,一幢幢,特别讲究也特别多。据说贵州的军阀、官僚、大财主、大商人都在此建有别墅,一则闲来享乐,二则金屋藏娇。目前兵慌马乱,很多军阀、财主、商人都把金银财宝转移到这里隐藏。当特侦营与103团进驻时,这里洋楼的主人,十之八九逃之夭夭。乘此机会,李副营长在二旅特侦营的配合下开始秘密搜缴工作。

红四团没过多久也赶到了桐梓。下午三时左右,红二师师长陈光与政委刘亚楼来到桐梓,带来了军团部的命令:调耿飚到一师任师参谋长,任命王开湘为四团团长。同时,又命令四团官兵立即出发,攻占牛栏关,再占松坎。四团屁股在小洋楼的大床上还未坐热,又要朝北开拔,心里自然有点不乐意,但军令如山,也只得打起精神,奋勇前去。

与此同时,洪旅长也接到我的电文,大意是:

根据中革军委的新部署,令我师派主力一部驻守遵义西面的仁怀地区,担任西北方向的警戒。我已令暂二旅后续部队转道向西;你部于明日上午十时前将桐梓城移防给红一军团二师,然后率部赶往怀仁。又及:旅特侦营明日可护送李副营长等人先回绥阳。

元月八日,中央红军各部按照军委命令均已到达各指定位置:红一军团拱卫遵义北部;红三军团、红九军团驻守遵义南部,部署在刀靶水、尚稽场、懒板登一线;红五军团进驻团溪镇,主力一部驻守羊岩河渡口,另一部驻守瓮安江界河渡口,还有一部驻守草塘;我师暂一旅进驻湄潭和牛埸地域与五军团共同构成了遵义东南方向的防线。暂三旅位于绥阳,拱卫遵义东北方向。至此,以遵义为核心,向北延伸一百多公里,向南延伸四十多公里……形成南北长约两百公里,东西宽约一百公里的区域,一个新的苏区已呈现雏形。

元月九日,梳洗干净,衣着整齐的军委纵队进入了遵义城,迫不及待地开始建立根据地的工作。红军派出大量的工作人员深入到每一个村庄乡镇,打土豪,分浮财,动员贫苦百姓,发展党组织,建立苏维埃政权。短短几天时间,遵义附近十几县的革命委员会相继成立,游击队、农民协会、赤色工会、红色妇女先锋队、红色儿童团、土地委员会、清算委员会……等各种革命组织也相继建立。更使人惊奇的是:声势浩大的“扩红”运动在数天之内就吸收了四千余名青年农民加入了红军。

我们在绥阳也接到中央指示,要求积极刨建革命根据地。接指示后,我和政委进行了一次秘密长谈。谈话的核心内容是:我详细阐明了遵义地区不适合创立根据地。政委同意了我的观点。并商量好过几天由我进遵义向主席汇报工作,并将缴获的多余的枪炮及弹药,还有愿加入红军的俘虏顺便带去。于是,这几天我抓紧时间检查督促各部队进行训练磨合及“三项基本功”练习和战术演练,强调各部严格要求、严格把关。要求后勤部门一要尽量改善官兵的伙食;二是将缺少冬衣、被子、军用胶鞋、雨衣等装备的战士全部补齐。另外,近段伤愈归队的官兵近1000人,由于部队编制己满,我决定将师警卫营和特侦营各增加一个机炮连,每营人数达到500人左右,重建一个师直属狙击排50人(其中狙击手22人)。剩下的400多人暂编入师教导队学习训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