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气运 第一卷 地府的经历篇 第十三章 华夏的危机(三).不散的阴魂

chuguoyimin 收藏 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size][/URL] 作为八零后或九零后这些改革开放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有几个能够说出华夏大地获得新生的最重要标志呢? 没错,新中国成立,帝国主义、封建专制独裁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几个长期相互勾结,压在华夏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三座大山被推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这就是华夏民族也叫中华民族获得新生的最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


作为八零后或九零后这些改革开放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有几个能够说出华夏大地获得新生的最重要标志呢?

没错,新中国成立,帝国主义、封建专制独裁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几个长期相互勾结,压在华夏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三座大山被推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这就是华夏民族也叫中华民族获得新生的最重要的标志之一,也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的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但是,发出自豪的声明直到今天,时间已经过去六十多年,那压迫华夏人民喘不过起来的三座大山真地确实是被推翻了吗?

今天看来,或许只能说三座大山曾经被驱逐、赶走过,也许就像当年太祖大大《送瘟神》一词中的瘟神一样只是暂时被送走了。

既然是瘟神或瘟疫,能够成为一种长期危害,其生命力无疑是相当强大地,有不死小强之称的蟑螂与其比较完全是米粒之光与浩瀚明月耀眼光芒之间的区别。

存在即为合理,三座大山衰而不死,在华夏大地仅仅被长期压制而没有被彻底灭亡就此永远消失湮灭不是没有原因地。

就像彝人养的蛊一样,三座大山明面上已经被消灭不复存在,但是长期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统治,在华夏大地的内外造就了大批依靠侵蚀华夏健康肌体形成的毒壤生存的既得利益者。

这些原先的既得利益者,现代华夏民族的伟大思想家、大文豪——鲁迅先生对其有一个非常贴切的称呼——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的“乏走狗”,不甘心视为囊中之物的长期好处的丧失,将对过去美好生活的回忆,化作对新生政权的刻骨仇恨的一众腐朽遗毒们和其原先的主子配合默契,将有毒种子一代代地培育传承下去,一有合适的土壤和空气,就像其他病菌一样重新生长壮大,兴风作浪起来。

像要求取消鲁迅文学奖,并要求取消岳飞、郑成功、文天祥等被华夏主体力量长期公认的华夏英雄们身上所背负的民族英雄之光荣称号,诡辩、号称学术辩论的一系列可笑的动作。

例如,为整个当代世界文明已经公认为是华夏数千年来,历史上最为黑暗、最为愚昧落后的满清王朝,居然成为目前充斥电视荧屏的各种大辫子鞑子戏中,华夏民族先进文化的代表。

不论是荒唐愚昧已经盖棺定论的满清酋长,或是卑恭曲膝指鹿为马的汉奸大臣,一个个表现的比学过****的党员、模范更能代表华夏民族的气节和长远利益。

放眼其他代表华夏正统主体的汉朝、宋朝或是明朝背景的所谓历史剧,同样鞑子味实足。

这些倒行逆施的丑陋行为,是不是可以看作是已经被满清余孽控制和收买的这些邪恶势力在挖华夏民族根基,灭华夏气运的一个反扑报复或是试探行为呢?

讲到这里,我们不禁想问一声,满清鞑子推行的文化如此先进,完全不逊色于当前任何一个先进国家采用的社会制度和精神文化,华夏人民为何要遭受一百多年的各种磨难,华夏无数英雄儿女前仆后继流血牺牲推翻的满清王朝之辛亥革命不知道还有和纪念意义,孙中山、黄兴、邹容、秋瑾等一大批民族英雄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想法,是否有召唤天雷劈死这些当代汉奸的想法。

广大无祖无父,眼里只有金钱美女和满脑袋**外并无他物的媒体记者或是编导及导播们,如此倒行逆施的做法,等到明年纪念辛亥革命成功一百周年时,尔等小人到时候如何对全国人民做出交代!!!

另外,我们还有疑问,是华夏人民太过愚钝学习掌握不了西方蛮夷数百年实践证明的成功经验,还是西方蛮夷都聪明到利用当时还不完善的东西就轻易战胜了积淀了数千年智慧的华夏人民。

是被鞑子势力掌控住的媒体想要复辟的YY,还是某些人别有用心的宣传就不得而知了。

让我等小民欣慰的是,虽有一干国内外反动势力勾结呼应加以声援帮助,祖宗保佑,华夏气运未灭,在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在广大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和全国广大人民的支持捍卫下,恶势力对华夏本源的反攻倒算的企图和行动可耻的再次失败了,所以说三座大山“推翻了”的表述并不准确。

随着新的人民当家做主之民主专政国家政权的建立,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完成,从中国大陆推翻了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暂时逃出中国大陆,封建主义被消灭,官僚资本主义不仅资本被收为国有,官僚也被清除,政府从各个角度维护工农合理利益,为国内人民创造了较为公平的生活环境,原来的“大老爷”或者跑到了港、澳、台,或者跑到了国外。

就以那个时代的视角看,三座大山的确是被推翻了。

把帝、封、官称为“三座大山”也不准确,因为山这种东西再大毕竟是个毫无抵抗能力之死物,花些时间,花些精力,没有意识不会增长,再大的山始终是可以搬走地。

事实上,它们更像是三团鬼影,而且就像网络游戏中能够反复加以复活的不死幽灵,华夏人民当初也只是把这些邪魔它们击散了,在没有彻底打倒指使它害人的中外召唤师的情况下,只要有人不断招魂,要完全灭绝它就是相当花功夫地了。

事实上,就像太祖大人当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伟大预言一样,大量的现实事例已经证明,太祖确属五百年不出的英才,也许在搞经济建设方面有这样那样的失误和不足,其在政治方面的才能,尤其是对于隐藏至深的政治现象敏锐的观察和分析能力,远见卓识百年之内完全无人能敌。

尤其是他针对西夷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深刻剖析研究,像“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反动本质是不会改变地”之类,提出的论点和对策放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仍旧具有积极的指导作用,就像人参等一类名贵中药材一样,年代越久越有效,套当今老人常说的话是“可以直接拿来当药吃。”

善良的华夏人民可能已经忘记了从古到今千百年来国内外反动势力和敌对分子对于自己的伤害,总是宽容地说“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一切要向前看。”。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善良的好人总是被善于占人便宜的小人、坏人伤害。

华夏民族的宽容大度,并未像自己预期的那样的得到别人丁点的善意回报。

相反,总是被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判断认作是软弱和可以任意鱼肉的信号,这恐怕就是从古到今,不管遭到过多大的打击,总有各种势力不顾自身实力,前仆后继向华夏民族挑战,并总能或多或少的搞到丰厚回报等好处的动力吧!

前面已经提到,要想做好事情,一定要看清大势,顺势而为才能事半功倍,事情才能成功。

而要看清大势需要看清本源,即掌握事物的本质核心,才能随性所欲,进退自如,立于不败之地。

“世上没有单纯的好人,也没有彻底的坏人。”——楚国遗民拙见。

作者既不是道学家也不是伪善者,只是根据自己十来年的工作经验和数十年的生活经验加以总结提炼,希望对各位读者大大们能有所帮助。

纯属于个人一己之间,如有人模仿实践,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自负。

作为善良的好人有两大与人交往的原则和特征以供识别:

一、常吃亏,也愿意吃亏,不求相应的回报;

二、健忘,愿意忘掉别人对自己的伤害,长久的牢记他人的帮助及恩惠;

但是,凡事不可墨守成规,对好人、朋友有对好人的方式,对坏人、敌人有对坏人的办法和手段,千万不可头脑僵化,一视同仁,搞错了交往对象和交往方法,疏远了真正的朋友,忽视了身边暗敌的潜藏危害。

坏人之所以是坏人,并且被人识别后还能长期生存,并且在吾等有生之年貌似还要继续生存下去,也是有其深刻的原因地。

要说明这个问题,得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阐述:

1、“人之初,性本善是正确地”,没有人天生就是坏人,

2、坏人都是后天养成地,也就是说是学坏地,坏人和好人一样都要有一定的环境加以促进和培养;

3、无利之事,无人去做,至少无人长期去做,有人坚持做坏事而不改,是因为其做坏事所获得的好处比作他事利益更多,其不具备以正规方法获得较大回报的能力或是方法;

4、好人和坏人很多时候是个相对的说法,就像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坚持做一辈子的好事一样,普通人一生当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会做一些损害他人利益的事,难免被人解读为坏人在干坏事,就像有人玩笑中说的话:“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坏事)很容易,难的是一辈子都在做好事(坏事),这样的人,我们称为好人(坏人)或圣贤(疯子、魔鬼)。”

闲话暂且放到一边,当年横行华夏的濯濯幽闪的鬼影,今天他们又聚合了,几近试探,获得甚至可以说是主动供奉的华夏人民的血肉滋养后,其凶暴程度比当年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艾米利亚合众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从严格的学术定义来说,在华夏历史上思想意识发展快于经济发展的时期,对其有霸权主义的又一别称。从现在看,两词混用,来称呼同一事物主体有些混乱,霸权主义才是非常准确的定义,因为单一个帝国主义的修饰词完全不足以描述其本质,毕竟他所代表的一种对全世界人民的全新、效率更高、形式更为隐蔽的压榨方式是前所未有的,代表封建专制主义最高阶段特征的帝国主义一词不足以概括其全部特征。

称艾米利亚合众国为美国,不列颠王国为英国,罗刹帝国为俄罗斯,也是华夏民族并未摆脱受长期压迫民族狭隘、自卑心态的表现,要知道,狭隘、自卑心态不可能产生大国之心,没有大国之心就没有大国之魂,大国之魂铸就大国意识,没有大国意识的国家民族不论国土面积和经济境况再大再高,也永远不可能拥有真正统治支配一切的坚韧奋发斗志,也就丧失了成为让人敬畏的强国的可能。

事实上,华夏国民彻底丧失真正的大国精神,应当是华夏陆沉,大明鼎革的满清统治初期开始的,满鞑子及其当时或是当代的走狗汉奸们口中的所谓康熙、乾隆盛世不过是令当代稍有理智之人当做笑料的春香院老鸨脸上的脂粉的东西罢了。

说到这里,作者不仅要仰天长叹,事实上,一贯被华夏小白愤青们贬斥为夜郎自大白痴小国的南北棒子和日倭在大国精神建设,这方面绝对比华夏也做得好得多。

这些眼屎大的小国,千百年来,不管实力如何,想要成为一流大国的梦想一直深刻于其骨髓及灵魂深处,任何时候都在试探寻找灭亡华夏正统取而代之的机会。

像南棒窃取华夏各种文明的主导权话发明权,乃至于公开抢夺他人祖宗,就是在对此做着准备工作,受着南棒劣等号称韩剧的东西洗脑的年轻妇女们,醒醒吧,这样会变成今后被人骑到头上的台阶。

另外,日倭在二战中的失败,也不过是其大国意识膨胀冲昏头脑后肆无忌惮扩展遭到失败的产物罢了。

在以汉族为主体的华夏民族强盛时期,极具世界大国特有国家之向心力和民族自豪感的人民,一直轻视的称呼周边的异族势力为蛮夷,西夷、北胡,南蛮一直都是其千百年的标准称呼。

直到疑似有胡蛮血统的李唐王朝的出现,华夏民族的天然自豪感才被人为压制消弱,也可看作是华夏民族气运开始衰落的正式起点和标志。

在改革开放之后,西方所谓文明国家,绝对不是像华夏人民一样善良善忘,核心还是原来的霸权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本质,不仅在经济上伸手,力图控制华夏的经济,危害华夏的经济安全,以另一种方式攫取华夏的资源,为下一次向中国发难准备经济条件,而且在中国周边广建军事基地,支持华夏国内的部分裂势力,为其提供资金及舆论支援,并在思想文化上,打着普世价值观的幌子,对华夏国进行错误诱导及精神控制,力图使中国人奴化。

帝国主义对中国卡、打、压之情形比比皆是。

打虎不死,还要伤人,帝国主义及霸权主义没有被推翻,它在中国国内、周边、经济、政治、军事、思想文化等各个方面都有猛烈复活之势。

专制独裁主义的鬼影也重新聚合。

中国有几千年的专制独裁主义传统,不仅表现在经济制度及政治制度上。

我们当初只是消灭了专制独裁主义的经济制度、经济制度,很大程度上打击了专制独裁主义的思想文化。

就某家个人认识,打击千百年来,打击有千百年来儒家糟粕堆积而成的很多专制独裁主义的垃圾之完全正确,很有必要地,不过从实践经验和打击成果来看,也有很多偏颇,人为任意扩大之处。

可能是当时制定政策和执行政策人士的工作热情高于文化修养,或是参杂其他考虑,从建国之始就对,家庭主义、朋友义气、兄弟情份等对维护华夏民族凝聚力和国家、民族意识起到关键作用的东西进行了错误的打击,在作为集体主义对立面和损公肥私的代表攻击面前,被迫收缩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然而,就像前面所说,存在即为合理,家庭利益高于集体利益这是一个无人能够轻易消灭的人之本性,其他像民族利益、社会利益、国家利益的思维模式作为人之本性一直就没有彻底消除过。

在大公无私精神的感召下,在以私为耻以公为荣的社会舆论打压之下,损公肥私的行为只是在偷偷的进行而已。

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里,身、家一直是重于国与天下的,不论是西方蛮夷或是受其影响的人士如何努力,这种思想作为华夏民族真正的立国之本和气运之本,只要华夏民族还未完全灭绝,只会被侵蚀,但不会被轻易磨灭消亡。

事实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念不但是华夏民族的主体核心观念和意识,一直以来,也是日倭、南北棒子、南越交趾等华夏文明影响圈共同信守的坚定信念,同时也是东北亚和南亚人民抵御西夷纯功利思潮冲击影响的最后防线和消毒剂。

被社会主义革命的烈火焚烧以致濒于灭亡的专制独裁主义至上的思想,在资本主义利己主义、极端利己个人主义思潮之春风的吹拂下,重新焕发了生机与活力。

用人唯亲,换手捞痒,地方政府选人用人中变相权力世袭的风行,表明专制独裁主义这团鬼影实实在在地又聚合了,专制独裁主义这座大山实实在在地又坚强地竖起来了。公权力私化这条毒蛇正在疯狂地咬噬着社会的机体。

官僚资本主义销声匿迹几十年后也重新现身。政府官员官僚化,做官当老爷的思想已经扎根到不少领导干部心中。

建国之初的领导怎么看怎么不像干部,今天的干部怎么看怎么像领导,由官民不分到官民有着严格的界限的过程,就是官僚形成的过程。而国内外各种类型的大资本对权力的腐蚀、渗透甚至是包养,无疑是一个官僚政治权力与资本经济权力相结合的过程。

完成了这个过程之后,资本将享有额外的政治权力,而官僚也享有了额外的经济权力,通过二者的结合,又放大了各自手中原有的权力。

权力与权利的总和,在一定时期是恒定,那么官僚资本主义权力的扩大必然引起合法公民权利的缩小。

公民个人在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感觉自己所能享受到的自由越来越小,官僚资本的出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当权力被包养的时候,公民往往也会感觉自己同时也被包养了,或者说被出租了。

三座大山之中,最难以被彻底推翻的,应该是专制独裁主义。

这座大山与其说是制度上的,不如说是我们心中的更合适一些。

制度上的大山容易推翻,心中的大山是难以推翻的。

当我们痛斥某些官员为自己亲人谋取非法利益的时候,我们却不自觉地在为自己的亲人谋取非法利益,我们在原谅自己的时候,又不自觉地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的潜规则——一种足以让任何制度毁灭的规则——谅解了。

有时我们甚至感觉,我们在和自己战斗。

打赢别人容易,打赢自己很难。但社会发展要求,我们必须打赢自己,否则结果将是我们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在正确剖析社会之前,先正确剖析自己吧,这个要求不仅适用于已经掌握权力的人、正准备掌握权力的人,而且也适用于没有掌握权力、永远也不会掌握权力的人。

后一部分人不会成为潜规则的发明人与主动实施人,但有可能成为潜规则盛行的帮凶。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国民党的创始人——孙中山先生——的话,可能会在很长的时期内给人以启迪。即便放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个时期也不会太短。

小结一下,有人说过华夏民族是个聪明的民族,我想任何一个公正不带偏见的人都不会有人反对。

华夏民族又是一个不愿意遵守规则的民族,言谈举止或是华丽文章当中无时不强调权威和规章制度。

在极端崇拜权威和偶像的外衣掩饰下,一天到晚,总是不断寻找破坏制度,走后门为自己谋取利益的机会。

改变千百年来道德与行为的二元性偏移错位,可能就是华夏民族摆脱改朝换代的轮回,真正踏上言行唯一的强者道路的最后机会。

至少,从现在开始,我们还不会过着幸福的日子。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