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气运 第一卷 地府的经历篇 第十章 气运之争(三).老倌的教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


前面说过了,太白金星李长庚和华夏战神蚩尤对我们的猪脚楚兴民楚宅男进行了一系列的文化和武力方面的训练及培训。

太白金星倒也罢了,该神一向低调,其真实能力,不要说是初到阴间,未获灌顶传功、补药泡澡等特殊升级待遇,还算肉眼凡胎的楚宅。

即使号称法力高强之猴子大圣,还是戴有圣人准圣帽子的老子、原始、接引、准提、血海老祖等一干大牛、巨牛、血牛,甚至当了其千百年老板的天庭玉帝的昊天对其修为也是了解不多,当然,能够躲过圣人和尊圣们的探查,瞒过耳聋眼瞎,智力低下的昊天更不在话下。

事实上,对于太白金星这厮,来历不明,身份背景无人知晓不说,别人了解的都是其想让人知道的东西。

此人在天庭厮混已久,能够躲过洪荒多次展开的“扫黄打非”为借口的清洗行动,不论是作为前任老板的妖族天庭的帝俊、太一两位民营企业老总,还是号称洪荒十强之首的第二任老板玉帝天庭之昊天,甚至在妖族余孽陆压,在玉帝天庭原址新建的所谓西方天堂,当过几天顾问,一直深受历任领导信任,依为心腹。

太白金星所以混的自在,不外乎是善于做人,广交朋友,很喜欢成人之美,还乐于吃明亏,混了亿万年,始终并未吃到让人数得出的大亏,上级、同事、客户及伙伴等一致称好。

不论表面豪爽,本质排外的天使恶魔,就连性格顽劣的孙猴子及其手下一向无礼的猴喽啰都说是好人,其为人处事功力之深,洪荒绝无仅有,虚伪能被人察觉,聪明或叫狡猾的东西写在脸上,号称洪荒第一智者的准提,绝对不能望其项背。

其为人处事的老辣之处,可能只有唐朝武则天时期的狄仁杰狄大人和国朝的XXX总理可以稍作比较。

有眼不识泰山的宅男,因缺乏了解,只记得其在西游记中遭到一票猴孙的戏弄侮辱狼狈场景,及遇到造反就招安的惯常软弱表现,对其很是轻视。

故此,刚开课没有几天,接触不多的原因,太白金星的教导还不能让宅男激动。

至于蚩尤这个万古流传,以区区凡人肉体与号称能在挥手间毁天灭地之徒战个不分胜负,甚至常有胜绩,可谓牛的不能再牛的心中偶像,因为通过了解宅男家族中世代流传的传说,在楚宅男心目中,蚩尤绝不是正史中逆历史潮流而动、反社会、反正义的魔鬼,而是豪爽刚直,遭人算计的悲剧英雄,不要说由其当面教导,远望一、二就让人激动不已。

故所以,在其心中,真实想法是“不论是阳世还是阴间都是衰男一个的我,何德何能能有机会得到华夏战争史上最早,也是最伟大的战争统帅的亲自指点。真是太激动了,太幸福了,有机会一定要告诉老爹、老娘。”

被心中幸福感充溢出脑,超出承受能力的某宅,自语喃喃到。

却不知所云,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是个鬼的事实,现实心中所想的东西完全实现是真正的鬼话。

在其混乱的思维只有,“何其幸也,莫非某家头顶能级上百亿焦耳的霉能已经降低、消除?邪魔退散,三星罩顶,五福临门,财运、官运及桃花运等良运占了上风,其暴涨的福气完全可以去买体彩、福彩,中个五百万的大奖易如反掌。”之类怪异的想法,其行为举止比在夜店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明星的之追星粉丝还不如。

说蚩尤是战神并不是作者拍拍脑袋,自己YY封地,对华夏历史稍有涉猎的人都知道,从汉朝直到唐朝,军队官方祭祀的唯一正规对象就是蚩尤大神。

了解蚩尤的经历之后,在楚宅男看来,名义上遭到杀害分尸镇压,实际被封印于无人知晓的阴曹地府第十九层地狱,实力已经大减的他,居然能够依靠有封印微小缝隙,偶尔露出的气息庇佑华夏军人战胜强大的胡蛮,真是牛,而且是大的不得了的大牛。

与宅男当时的认知不同,其敬畏无比大之蚩尤大神的强大武力或是军队统帅能力,除了在其创业的初期起过相当作用以外。

真正对宅男发展个人事业起了关键作用并将其推动到巅峰极致,并待其正式真正觉悟,并承当起改变华夏民族气运的宿命方面,起了真正决定性作用的关键却是,当时看不上眼的李长庚,李老倌传授的为人处事之无上宝典——《上古帝王术》。

限于当时宅男的出身、生活环境和见识经历等方面的诸多限制,很多高深独门理论、见解不能被其理解、掌握,更不用说实际应用,好在有地府华夏方面之诸位大能不惜消耗巨量能量、资源,将这些知识与宅男的灵魂紧紧联系,不可分离,多次压缩伪装后,隐藏于灵魂的最深、不显眼处。

这样,即使宅男自己,也不能轻易将其从记忆深处翻出,只有能力达到相应的标准,配合一定的机缘才可能够解开封锁加以应用。

当然作为最后不得已的手段,还有安装了必要的与灵魂互锁之自毁装置,能一瞬间将承载记忆的灵魂区域彻底毁灭,任何企图通过控制楚宅后,利用特殊方式扫描其大脑记忆区域来探查机密的企图注定不能成功。

为保护藏在楚宅身上,华夏最高机密之一的安全,以避免被华夏之敌人利用害己。

参与行动的的各位大能,按照华夏民族的惯例,遵循“小人物无权知道真相”的基本原则,有意无意的忽视了宅男的知情权,并未告知其身上藏有灵魂炸弹这一致命危险的事实。

直到宅男拥有的能力让其解开封锁,获得有关知识,并消除隐患。

后来找到当时的罪魁祸首理论之时,其他罪人脸皮较薄自知理亏,羞于见面,躲藏出去,避而不见。

也只有对宅男帮助最大,明显面皮也是最厚的李老倌,镇定异常地,以“汝自命华夏文化和传统的保护神,焉能不知,按我华夏传统,牺牲小我,保存大义乃是常规也。所谓知情权,蛮夷之物,岂能做主。”之词敷衍对付宅男的质问。

最让人可气的是,可恶的李老倌最后冒出一句“尔时为小人,焉知大事。”之法庭标准辩护词。

李老倌完美的庭审表现,让周围正在旁观的不明真相之群众感觉有理有节,值得大家同情和表扬,却又令当事人痛恨的一通大义之词,将业已成神的某宅差点噎死,只有不到指头大的一点间距就要酿成堪比一个馒头的血案类似,亿万年来一语气死大神的神话传说。

就当时培训课中,李老倌解释,当前华夏民族与周边及地球其他之蛮夷的冲突斗争,本质上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就开始的,已经持续亿万年的本命气运之争,过去无数消亡民族血淋淋的事例已经说明,此事无任何调和妥协的余地,结果残酷到了极点。

胜者获得整个世界,败者抹去一切存留过的痕迹。

在说明宅男使命的重要性后。

李老倌重点提出了天道、命运、气运等关键词语,对宅男进行详细说明。

按李老倌的说法“天道是整个洪荒,即西方蛮夷口中的宇宙所有事物赖以存在的规矩、法则,也是修行者常说的大道,华夏民族所说的大势。”

既然是整个世界赖以存在的终极法规,天道或是大势这种东东不是谁都能够轻易挑战地。

挑战天道者,按华夏人民的说法叫做逆天,传说中的逆天者下场明显都很惨,进行开天辟地逆天壮举的超牛——盘古大神,惨遭天道反噬,不幸身殒,洪荒亿万年来唯一存活的超牛——上古土龙鸿钧,自称天道化身,此等狂言本当招致天道镇压、反击,即使其法力高深,两败俱伤应当是其最好的结局。

鸿钧嚣张霸道的行为,并未引起天道的干预报复,按李老倌的分析,鸿钧的说法可能不是吹牛,至少大部分是事实,最可能的推测是:

鸿钧因为顺应大势,或是说迎合天道,在逆天者盘古力量枯竭之时,乘其不备,用偷袭的手段将其杀害,以此获得天道代理人的身份。

否则,对洪荒宇宙并未做出任何知名贡献的鸿钧得享如此大利,是完全解释不通地怪事。

稍作休息后,李老倌再次发言“命运、气运对华夏文化有所了解之人就知道其中有所关联,又有所不同。”

命运,命,即生命或性命,运,即生命进程中受到的运气影响。

命更多指自然性或先天性,即所具有或可能具有的生死寿夭状况及其结局、趋势;

运更多指社会性或后天性,即人生经历的种种方式、程度和可能性。

命和运总是连在一起的,既叫“命运”又简称为“命”。

总之,命运就是指生死寿夭、福贵贫贱的格局状态或祸福吉凶、盛兴衰废、穷通进退、荣辱忧喜等一切遭遇的总的结局特点和趋势。

古人认为“天”能致命于人,即为“受命于天”,因此,所谓命运就是天命。

天是伟大地,是无所不能地,不顺从老天的意志,按其规定法则行事固有“天命不可违”之说。

为何古有大成就者早在殷周时期,天命一说就已经刻在先民的心中。

被后世尊奉的儒家祖师爷的孔子,就是一位信命的老夫子。

孔子早年周游列国,到处推行他自己的政治主张,碰了一鼻子灰以后,才领会到命运之神是这样无情地捉弄人;

年过半百以后才发生了“五十而知天命”的感叹;

此外,他和他的弟子还大肆宣扬“死生有命,福贵在天”、“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的思想。

到了汉代,儒家学说风行天下,天命观更加深入人心,董仲舒、杨雄等人,《淮南子》、《白虎通》诸书,无一不是命运观的提倡者或信奉者;甚至连东汉杰出的无神论者王充对于命运的观点也深信不疑,说什么:“凡人遇偶(碰上好运)及遭累害(遭受灾祸),皆由命也,有死生寿夭之命,亦有贵贱贫富之命。”还说什么“贵贱在命,不在智慧”。

命运既然有天定而不可改变,但古人也不想屈服于命运之下,而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其方法就是从由天地而生的人身上发现先天赋予人的贵贱贫富、死生寿夭的信息,以便趋吉避凶,把握命运,于是,预测算命术也就出现了。

预测算命术多种多样,如西汉时就有巫蛊、择日、禁忌、符应、望气、卜相、杂祀、星占等。

后来又发展起一种以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为基础,配合年月日算命术。这种算命术经魏晋南北朝的推行发挥,到唐代始告确立。

官至殿中侍御史的唐人李虚中就是一个重要人物。

他根据一个人出生年月日的干支来推断这个人一生的贵贱寿夭、吉凶祸福,据说能“百不失一”。后又经过五代宋初徐子平的进一步完善发挥,由人的出生年月日再加上生时成了四柱八字算命术,至此,八字算命术,才进入成熟完备阶段,徐子平并著有《渊海子平》五卷,谓之“子平术”。

明代是算命术发展的鼎盛时期。明朝开国功臣宋濂曾写《禄命辩》一文,第一次系统地总结了中国命理学的历史渊源,于是,有关命理学的著述纷纷涌现,比较有名的是刘基著的《滴天髓》、沈孝瞻著的《子平真诠》、万民英著的《三命通会》、张神峰著的《神峰通考命理真宗》等,其中又以万民英的《三命通会》十二卷影响最大,口碑最好。后世关于八字推命的著作,无非是这些书的扩编与完善罢了。

命运是由人的“命”和“运”的合称,又简称为“命”。它的表现,古人是用一种中国式的符号来代替的,即五行。

“五行”的干支。

所谓“五行”是指金、木、水、火、土;

所谓干支是: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癸;

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戌、亥。

这种干支的不同组合,比如“甲子、乙丑”,就成了华夏农历记年、记月、记日、记时的符号。

人出生的年月日时,也就是用这些符号来表明的。比如,生于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一日申时男,他的命之符号即是:辛卯、丁酉、甲寅、壬申,他本人就是生日“甲寅”,又称“日元”。

他的大运(一运为十年)符号即是:丙申、乙未、甲午、癸已、辛卯……。大运的符号确定比较复杂一些,它是以月柱为基点而来,方法是:男命生于阳年,顺推,生于阴年倒推;女命生于阴年顺推,生于阳年倒推;又以生日之月的月令,男命阳年顺数、阴年倒数,女命反之推知天数,以三天为一岁计,算出几岁起大运。这一来,命运也就成了有开形的事物出现在文字中。

一、 掌握“五行”的生、克、制、化。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水化金,金化土,土化火,火化木,木化水。

二、把握这些符号五行在八字中所处的轻重。

轻重在十二宫。

十二宫即: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库)、绝、胎、养。而后即可算(断)命。

方法:

一、看月令“提纲”。《碧渊赋》中说:“看命先知节气的深浅,再看柱中财官的向背,人命之内都不离于此。”

这里说的“节气”,也就是月令。

《玄机赋》中说:“……断命以日干为主,以财官为专论,从月支上取用格局,分出喜忌。”

《滴天髓要》一书中说:

“月令提纲,譬之宅也,人元用事之神,宅之向也,不可以补。”子平说得明白:“日干为主,取月令提纲所藏之五行为用神,次用年月时的地支看其祸福吉凶等。”“岁与日,阴阳之主,岁正日从”,“日能欺太岁,不能欺月也,故言日为主。”日主,实际上就是八字及其大运流年的命主(也有人把年柱看作命主)。所谓“命运”,是日主的命运,日主自然也就是命主了。

正因为如此,在一些大师论命的书中,每评判一命,必然这样写道:“命主日元××生于×月”。如述:“日干为辛金,生于午月为病地,不得令。”如对下面的命局“已丑、丙子、乙酉、乙酉”的评判:“乙木生于冬初,癸水秉令……”又引《穷通宝鉴》:“冬月木,花木寒凝,一阳来复,若丙火解冻,则花木有向阳之意。”

二、看朋党。

“天命在于气数,人命禀受五行。人命得失荣枯,全在五行生克之中,命的福贵与贫贱,也不出八字之外。”不计提刚,全面平衡,分辩强弱,确定克生;克者为忌,生者为用;用到见喜,忌来必凶!

具体也可看八字中“五行”的党(同一五行)多党少。如“辛卯、丁酉、甲寅、壬申”这个八字,就是可以用“金木对抗”来细论命之得失。

命运的推算,主要是在先天的命(八字)上。有人把人的命(八字)比作一部车,把运(十年,包括流年)当成命运:张居正道,先从命(车)的结构上推出贫贱宝贵寿夭时间,然后在运年(道)上去对应验。如明朝人张居正的八字:

(生年)乙酉

(生月)辛已

(生日)辛酉

(生时)辛卯

按照《三命通会》的说法是:

“辛酉日、辛卯时,出身孤苦,中年获福,末年封妻荫子,贵。”张居正是明朝显贵,而年轻时家境贫困,中年以后才入阁当国。公元一五八二年(壬午),大运是“丙子”,岁运子午相冲,张居正死,时年五十七岁。再如今人的八字:

(生年)辛卯

(生月)丁酉

(生日)甲寅

(生时)壬申

此命五行金木对抗,有壬水丁火为救,壬水克合丁火,无妨,单怕癸水;还有年月、日时两处天克地冲不利。受灾当在天克地冲重现、有水当头的年月,最怕癸水克丁火为害。果然,运行“辛卯”,重现天克地冲。丁火用神耗泄太多而弱,若再遇水,尤其是癸水,必然危在旦夕。二零零二年“壬午”有病,次年“癸未”,干头见癸水,克住丁火,因病而命入黄泉。年方五十有一。还有一般受灾的,如:

(生年)甲申

(生月)丁卯

(生日)丁亥

(生时)戊申

命主丁火坐亥虽弱,有生有助无妨,只是二申害一亥,结构欠佳,再遇申字,定会有灾。此人出生当年就遇“甲申”,就是申亥相害重现,而且又组成了三申害一亥,申金多而亥水不化,因肠病住院手术;出院不久,肠病再发,又第二次住院手术;后又被头朝下摔在地上,第三次住院。

说命运“是”,就是承认,人是有命运的,命运是生命的规律,是“科学”,它在左右着一个人,不认命不行。

命运这从命运之说流传存在数千年这一历史事实上看,人真的是有命运的;说命运“非”,就是否认人有命运,原因是,人既然有命运,那就安于命运,不再去努力改变什么了,就把命运之说当成“迷信”。某种认识是科学还是迷信,从历史上看,大凡是认识了的就说成科学,不认识的就说成迷信。

命运具有两重性

一、它来自人的生存状态。

如命,在母腹中孕育时期是和母亲的命结合在一起的,他是生命,但不是人们通常意义上说的命(主);

只是从脱离母腹那个时辰起,他(她)才算是独立的命(主),也是从这时辰开始,就开始了他(她)的运程,直到生命结束。

二、古人认识命运,不仅是要揭开生命活动的神秘面纱,而且是要能动地去把握命运,不认识就无从把握,就像不了解春夏秋冬,到时就无法更好的生存一样。

因为,是命提供了生命走向的各种信息,把握这种信息后,就可以在人的运程中更好地把握生命。

这可能就是命运的两重性。

这两重性的关系是,命是基础,有基础才可能有运程,从这种意义上说,是命决定了运,运是命的表现;

运是命的过程,没有运也就没有命,运在实现命的过程中,有它的积极的能动性,即所谓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又对存在产生反作用。

两者是一种辩证关系。

“认命”说。“认”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认识的“认”,一种是任其所为的“任”。

这可能与认的音同字不同有命运关吧。

所以,有不少人说到“认命”时,也就用了“任命”一词。

历来的统治阶级都是要下面的人任命的,说什么你就是受制的命,穷命,别争了,争也没有用,就任了吧。

这实际上是统治阶级强加于民命的,而不是民命本身的意愿。命,就是生命,活着的生命;当然,死了就不是生命了。

生命的本质是活动的,为了生存,不可能不动、不争。不过,对“任命”也可以这样解释:

既然命有向上、向前、向好的能愿,那就不要压制它,任它去做、去为吧。至于对命的认识,由于命的复杂性,一般人不好把握,要真正地认识它,怕是还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呢。

一贯自认学习能力超强的宅男,被这一通听似明白,深想糊涂的理论绕晕,又不小心引出了阳间对枯燥理论课的标准对策,打起瞌睡来。

正在之乎者也,满腹经纶诡计无人能知,深感时不我待,恨不能将所有东西塞到宅男脑中,并令其记牢,满足现时大儒身份的太白金星,也从自我陶醉中清醒过来,眼瞅宅男嘴角口水流淌,头似啄米小鸡的一副疲敝顽劣万年留级生的模样,气冲斗牛。

怒不可遏的老倌难抑心中正在汇聚发展中的恨铁不成钢之私塾塾师之愤怒,抄起华夏惩治调皮学生的专用工具,向眼中的愚钝差生——楚兴民,宅男头上就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进行一番综述后,看到宅男遭到教训貌似终于端正学习态度之后,亿万年超级老贼——李长庚被迫停止卖弄,不再讲古,终于揭示了洪荒世界的终极机密——天道和命运、气运之间的转化关系。

李长庚会揭示何等惊人天机,请看下章。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