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气运 第一卷 地府的经历篇 第九章 气运之争(二).郁闷的宅男

chuguoyimin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size][/URL] 窗外,悄无声息的细雨还在淅淅沥沥继续下着,像在父母面前跌倒孩童的号哭一样,没有一丝止息的迹象。 “哎”无语低叹一声,一身博衣高冠,大袖翩翩,做华夏古代汉、晋高士打扮的楚兴民,楚宅男结束其长达两个多时辰的雕塑造型,举起长袖随手抹去脸上、发际沾染的雨滴。 “碰空”一下,宅男重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

窗外,悄无声息的细雨还在淅淅沥沥继续下着,像在父母面前跌倒孩童的号哭一样,没有一丝止息的迹象。

“哎”无语低叹一声,一身博衣高冠,大袖翩翩,做华夏古代汉、晋高士打扮的楚兴民,楚宅男结束其长达两个多时辰的雕塑造型,举起长袖随手抹去脸上、发际沾染的雨滴。

“碰空”一下,宅男重重地合上两扇刻有经典五福和蔓枝回文图案,标准华夏风格的木窗扇叶。

阳间认识楚宅的人们,若有机会看到呆在地府幽婉哀愁状的楚宅,自认了解宅男阳光大路,偶尔会有些马虎的人们,估计会产生所谓眼珠子跌落一地的夸张效果。

多愁善感的女人见识的不少,伤春悲秋具有传统怀才不遇的文人士大夫风貌之文化青年俗称诗人又叫小白脸的东东放在当代非主流横行的年代也不是罕见之物,一向表现的没心没肺,对油瓶倒了之类俗事一贯不理不问的宅男有此婉约诗派小女子表现,确实让人吃惊。

自认了解楚宅闷骚本性的损友奔奔若在现场,一定会发出“哇!!!民民一定是在看上某个有小资格调的小女人了,又在装诗人想骗年幼无知的文学女青年了。”的一类话语。

不论楚宅和其死党之间的相互昵称语气语调如何肉麻,又如何让旁人产生鸡皮疙瘩坟起,个个大如鸡蛋就要挣脱皮肤的约束,跌落到地的效果;

先不说楚宅和朋友之间嗲声嗲气的相互昵称如何让正常人难受,并产生两人有龙阳式断背基情推断的邪念。

本质上,宅男和损友奔奔都是有着耍弄、调侃自己兼调戏别人之当代相声演员恶劣性格的坏鸟,寻求制造将别人恶心到当场欲呕的气氛效果,是两个变态家伙乐此不疲的游戏乐趣之一。

各位读者不要误会,说其变态,不过是说明两个家伙喜欢耍人,照其话说是“牺牲了自己,娱乐了大众,为枯燥的小市民生活增添了几分喜气,为建设当今和谐社会做出了贡献。”

不说性经验相对较少的剩男、宅男,仅就奔奔而言,过去更换女朋友如同换衣服般频繁不过,与现在转职升级为老婆的女人之间的性生活也是一直和谐地;

虽说,作为紧跟时尚的证明,“爆XX的菊花”也是他们长挂于口的惯用之口头禅,也不等于说他们真的就愿意去亲身体验实践强攻强受断背之时髦。

“断背或称龙阳这一复古行为算华夏五千年的优秀文化对世界文明的最杰出贡献之一,虽说,古埃及人,古希腊人,古罗马人和古代土耳其人也对此发展进步做出过自己独特的贡献,而伟大的艾米利亚合众国以常驻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军人为主威猛壮男更为其中之翘楚.....”,即使兼任世界同性恋协会秘书长,号称艾米利亚之龙阳君的艾米利亚合众国第四十五届总统XXX推动这种时髦运动发展壮大之动员大会上发言时,有此惊人言论出现。

都说双子座是有双重性格的人物,这话放到楚宅男身上是一点不错,作为一个智商很高的家伙,正常状态下的他是个非常善于隐藏真实性格的人。

当然,也许不算是阴沉虚伪的伪君子,双子座都有很明显的性格变化现象存在,华夏血统的双子座表现的更严重些,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基于现实的生存要求和传统约束,理智上知道中庸最符合华夏大地生存之道的某宅,本能地努力表现性格中符合传统要求的部分,尽力压制会引起争议的隐性性格。

老话能够流传千年,自有其正确之处,“性格决定命运,态度决定人生”的格言确实是个真理。

从楚宅的经历可以看出,只要是压制自己性格中不利于发展的负面隐性性格顺利、成功地时候,宅男工作生活表现的光芒万丈,王霸之气四溢,醒目,不也许说是刺眼更为贴切,的让人避其锋芒。

楚宅受挫过多,怯懦的消极性格占上风时,坐视各种不公平衰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只会消极回避,照其性格刚烈、好胜母亲的说法是“软弱、猥琐的像个孙子。”

身于地府的楚宅男,此时满是受人推崇古代文人之忧国忧民,文弱纤细之柔肠,绝对不是要追求那位美女、佳人。

况且,“阴曹地府有佳人吗?”有着瞎眼恶贼之称的楚宅(暗恋猪脚的地府猛女,无聊地府一众小鬼公投选举的阴曹之花,孟婆之私生女梦二丫对其爱称)反问道。

幸好宅男发话的现场并无多嘴善于传播八卦之人存在,有洪荒第一美人之称的女娲娘娘自然不会对千万代后的晚辈的武断言论发表看法,德高望重的巫族之花后土娘娘风度高雅不露声色,只有一直表现豪爽、刚直的蚩尤大神,针对宅男的特训余暇,私下的闲聊时,拍拍宅男比其柔弱的细肩膀,叹口气,说道“年青的小子啊,我发现你需要学的东西真的还有很多,话不能这样去说,做人也是不能这样做地”。

情商有时略显较低,不时会对外界变化显得迟钝的宅男,此时也变的非常着急,清楚来到阴曹地府这一险恶环境,自己本身可没有多少实力可以加以应对.

更何况,刚到地府就连续吃了一连串不明所以的鳖,按照华夏人的本能,拉关系找后台似乎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做法,在自己貌似已经得罪某些不明势力的时候,同时再得罪好歹先天有拉上关系,可以依做后台,还是地府中大的不能再大的大佬.

死的很难看还是小事,死得不能再死是必然结果。

不必大些大牛自己和手下亲自动手,也不需要特意挑唆示意,只需袖手旁观,已经罪过的牛鬼、犬妖等地府敌对势力就会接手进行广大地府大众喜闻乐见修理楚宅这样的正义事业。

迁怒于人可是智慧生物的共性,就像人间的坏人一样,无故痛扁宅男的众鬼可当然不会去反省自己的问题,刚在蚩尤大神手里吃了大亏的牛鬼、犬妖等地府敌对鬼众,“惹不起大神,欺小鬼”,个个咬牙切齿摩拳擦掌正在寻找报复宅男机会,以消胸中郁闷之气。

被心怀报复之念的敌对鬼众撕成碎片搞到魂飞湮灭也许不会,死去活来,羞辱之极是一定的下场。

亲身体验过地府官家威严,对地府公务员手段感受至深的他,即使骨子里在犯贱,皮子再痒也有其他解决办法可想,并不一定非要用招惹强人的办法去实现。

有了低头服软之觉悟的某宅,闻言后马上消去找到靠山后的放松心情,决心管住自己一放松就会乱冒脏水的臭嘴,涎着一张还算比较厚的嫩脸,面对阿谀恭敬地说道:

“蚩尤大神,老祖宗哎!小人在这里给您见礼了,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小子年幼,愚钝无知,轻佻之下铸成大错。请大神您,一定看在我楚人一族千百年忠于信仰,不离不弃的份上,指点迷境,拉小人一把,几番大德,过后必有重报。”

蚩尤大神本是豪爽之人,又与本姓熊,后改名姓楚的楚宅男一支渊源深厚,虽然不爽宅男带自阳间的某些不良陋习,总体来说对有着一脸络腮大胡的楚宅本身许多性格脾气还是很对其胃口地。

听到楚宅不知所云的一通胡言,蚩尤呵呵大笑两声,摸着钢针也似扎人胡须,慢条斯理的说道:

“不要乱拉关系,你我有缘自不必说,尔族与某渊源至深也是事实,像东方小棒一族一样乱认祖宗是要被雷劈地。

尔自有祖,汝之祖宗自有殿上安坐的女娲圣人就可担当。

当着誉响三界的大美人、老祖宗不会去阿谀奉承,实话实说总还会吧?

想方设法讨祖宗欢心本是为人子孙应尽之责,老子还从没来没见过像尔等一样不开窍的楚家蠢材。

处事公平、气量雅致的两个娘娘当然不会给有用的后辈穿小鞋,更何况是你这个身负重任的嫡系小辈。

不过嘛,对没有眼色,不会做人的家伙来说,好多可给可不给的好处要想弄到可就难了。”

听完大神的点拨之言,先天不笨,本质情商也不算太低的某宅,一贯“鸭子死了嘴还硬”,输阵不输人,宁肯私下改正,绝不当面认错,平生好面子,大男子主义十足的某宅平生第一次后悔了,惆怅了,幽婉了,不知所措了。

后悔是后悔,补救措施之一委托好说话的蚩尤大神进言道歉也已做了,只是还未有效果回馈。

出门打探没有熟人,找修理过自己的牛鬼、犬妖打听情况,想死确实是找到了庙门,脑袋有没有毛病?

虽然在大条的楚宅看来双方本无深仇大恨,矛盾的冲突点地府第一美人——梦二丫也与其当面和解。

就算因其小姐脾气招致横祸,源于地府一群无聊鬼众无知或恶意传播,戴上地府流氓的帽子,身心俱损,名声扫地,有着大丈夫似海胸怀的宅男小有介意,并未深究。

就像阳间一样,女色虽大,一旦牵扯到政治站队的立场问题,掌握权力者有意做文章,就是大问题,有人庇护,代价合适。

男女问题这等屁民眼中不得了的大问题,在真正掌权的大人物眼里是屁也不算的小问题。

糟糕的是,楚宅在阳间兵解后,充满强大电能的灵魂意外穿越了阴阳两界的空间壁垒,不像当前流行的旅游路线一样直接跑到异界或华夏古代,又或西方中世纪。

相对弱小的灵魂,遭受电能这种阳性能量和阴间具有侵蚀生命能量本源的能力的阴性能量的双重攻击,阴阳冲突之下,魂飞湮灭只在弹指之间。

宅男穿越时空引发的能量冲突威力巨大,声光效果极佳,即使不到日倭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凄美效果,巨大的能量对冲的声势,几乎半个阴曹地府都有感应。

法力最深的女娲、后土及蚩尤先后赶到现场,及时出手,暂时压制住了宅男身上三种相互冲突的能量,挽救了其微薄的小命,并做相关凝神聚形处理后,派人将其安排在黄泉宾馆暂住。

可能是圣人事务繁忙,一时疏忽,当然更可能是处于磨练、观察宅男能力性格的考虑,一直无人露面向宅男解释有关情况背景。

依据阳间生活习惯行动的宅男,明显忽视了世间险恶一词,在精神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在梦二丫的催化下,虽然并未看上美貌的鬼妹,在敌对势力的有意推动下,懵懂的宅男不幸成为地府以女娲、后土及蚩尤为首华夏本土势力和以地藏菩萨为首的胡教之间试探、冲突的小小工具。

再次感觉命苦的宅男,在结束由破产企业——原天庭外事办主任离职返聘到地府外联部的太白金星,俗称李长庚,孙猴子口中的李老倌做了一番国情教育培训后,更郁闷了。

生前是个被人代表的小人物也就算了。

死后,作为传说中的特异生物的鬼,就更不得安宁,被人在昏迷中强行划分派系只是小事。

毕竟不论是血缘还是感情,自己毕竟天生更倾向于女娲、后土及蚩尤这些华夏始祖大神,而不是地藏王一类西方佛神。

真正让其郁闷的是,由于西方夷教和秃教大长期侵蚀压迫,尤其是秃教私自侵吞华夏气运维持己身存活的恶劣行径,秃教残存余孽的掣肘干扰,地府没有多余的能量用于像他一样的小人物投胎或是穿越,阳间肉身已被损毁的他,还阳也是不能实现的美梦。

由于西方蛮夷的险恶用心,华夏人民的轮回大业遭到沉重的打击,除非是身负奇异因果之辈或是拥有强大资源实力的官宦和世家,普通华夏小民一旦身死,在手机信号、电视广播信号等一类电磁波,强大阳性能量的杀伤下,作为阴性能量载体的鬼魂,如无特殊防护,魂消魄散只在转瞬间,上天堂固然不能,下地狱,想投胎转世也是空想。

不论是投胎转世,或是穿越重生都需要有大能者消耗大量能量、资源才能实现,在阴阳两界都属贫民的小人物,有何德何能让人预支天量资源能量投资帮助自己呢?

不论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不论是自身拥有的发展潜力或是现有资源,依赖浅薄的渊源或是好感可让一干大能施出无限大能,把自己扔出阴曹地府,摆脱地府盲流身份的机会,可能性为零。

想到这里,阳世间一直未愈的头痛病症似乎又有在地府中发作的迹象。

宅男该如何应对这个难题呢?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