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女兵 浴血白狼关 第三十九节 攻克!攻克!攻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2.html



(一)


李宏宇判断出了枪声是从狼牙峰的山腰传来的,他紧急把水狩太郎拉到一个死角,命令他的保安团遵照水狩太郎的吩咐向制高点狼牙峰的烽火台发动进攻。

火势太猛,局面太混乱,而且顾宁又在不断狙击军官,伪军的连排长吓的都不敢抬头,更别说组织兵力进攻了。

水狩太郎多次负伤,这颗子弹虽然没有伤及他的性命,但是巨大的疼痛让他昏迷了过去。

野鹤敬二在伊藤散人的安抚下逐渐恢复了清醒,所谓清醒只是不再那么崩溃,他得知燃料仓库和弹药库都已经炸毁,蓄水池也已经报废,就命令所有部队集结,打开南门,战车开道,向秀玉方向的威远镇撤退。

水狩太郎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担架上,一问听说野鹤中佐的命令,说马上准备放弃白狼关向威远方向集结,气的挣扎起来喊着要去找野鹤。

野鹤的一个大队在草原上几乎被打没了,他可不想再到北面去触霉头。

“野鹤阁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愚蠢的事情!现在唯一的生路是坚守白狼关,然后向北接应菱刈对马大佐,放弃白狼关向南撤退,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水狩太郎已经气的发疯了,什么长官什么纪律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八格牙鲁!你这个好色的混帐家伙!这里轮不到你教训我!”野鹤敬二哪里能够容忍一个部下对他如此放肆,他挥手打了水狩太郎一记耳光。

一旁的李宏宇慌忙去把野鹤敬二抱住,一边不住地说:“野鹤太君,消消气消消气,水狩中队长刚刚苏醒,他现在神智不清楚,神智不清!”

一旁的伊藤散人冷眼看着这一切,哼,谁和谁关系好,从拉架就能看出来,李宏宇抱住野鹤的胳膊,那是让野鹤动不了手,他嘴上说水狩太郎的不是,实际上根本就是护着他的。

野鹤敬二当然也不是不知道,但他也并不是想把水狩太郎怎么样,借着这个台阶挣扎了两下也就作罢了。

“八格!八格!那么好吧,既然你这么英勇,你,水狩桑,你现在给我带兵夺取烽火台,战斗失败,你就不要回来了!”野鹤敬二气急败坏地命令道。

李宏宇都有点看不过去了,水狩太君容易吗?这他娘的不是明欺负人嘛!


(二)


天色已经放亮,操作烽火台重机枪的程志和雷豪这次算是干过瘾了,居高临下,看到有扎堆的就是一个长点射,那火光中的鬼子伪军就是他们屠杀的对象。

水狩太郎亲自带队,他的战斗动员相当简单,如果不是他,这城里一大半鬼子伪军都已经在白狼山里交代了,现在水狩太郎在士兵中的威望相当的高。

“帝国的勇士们,共荣圈英雄的士兵们,你们难道就甘愿被制高点上的俄国人象打靶一样的射击你们吗?三天前我把你们从死亡线上带了出来,今天我还能带着你们迎接曙光,杀叽叽,跟着我,上!”

就连野鹤敬二也不得不佩服水狩太郎的带兵能力,三两句话,躲藏在烧焦的残墙下的鬼子伪军都嗷嗷叫的踩着水狩太郎的步点,冲向烽火台山口的方向。

伊藤散人也不住地点头,把山上的敌人说成俄国人,首先就打消了伪军残存的侥幸,不管是八路军还是国军,他们都还有投降的机会,但是老毛子的眼里他们什么都不是。

李宏宇紧紧地跟随着水狩太郎的脚步,并且回头不断地吆喝着让士兵跟上,几天以前阿部规逊中队长和井直熏中队长就是例子,他们不听水狩太郎的劝阻,双双阵亡,而自己紧紧跟着水狩太君,毫发无伤,战场上,谁能把你带出陷境,那就听谁的!

水狩太郎的战术动作非常娴熟,在重机枪子弹点射的间歇启动,在下一个点射响起的时候总能运动到下一个隐蔽点,身后的李宏宇有样学样,紧紧跟着,一步也不敢拉下。

程志和雷豪的重机枪追着水狩太郎打了将近100多发子弹,只是在他身前背后打的石头火星直冒,而水狩太郎已经冲到山脚下面了!


(三)


队伍已经全部集合到了烽火台上,顾宁、唐薇、小春、小迎都使用步枪进行射击,水狩身后不断有鬼子和伪军士兵中弹倒地,但是比起之前的单纯挨打来说,至少有了一丝希望!

野鹤敬二命令将两辆坦克开出来,用战车上的7.7mm机枪与山头的重机枪对射,压制山头火力,给水狩提供火力支援。

宁丹冷静地指挥每个火力的射击目标,现在顾宁开始负责专门打击鬼子的机枪手,两个机枪手几乎操作时间无法达到两分钟,一会功夫,战车旁已经倒下了四五具尸体了。

水狩太郎一边前进,一边不断指挥,掷弹筒由于重力原因,能打500多米远,但是无法打那么高,只要到了山腰,100多米的高度,拔除重机枪还是没有问题的!

宁丹已经在组装枪械了,这个缺耳朵的鬼子军官还真有两下子,只要干掉他,鬼子的主心骨就没了!擒贼先擒王!

清晨的山上有薄薄的雾气,会影响视线和射击精度,宁丹不想浪费那3发远程狙击子弹,她掏出一枚枪榴弹,穿越过来总共就带了两枚,便宜你了!

水狩太郎已经瞄好了两个隐蔽点,只要再躲过两次点射就能够到达山腰了,李宏宇已经听从吩咐,带了两个掷弹筒兵紧紧地跟着水狩太郎。

“哒哒哒哒,哒哒哒”两个点射过后,李宏宇惯性地要往外冲,被水狩太郎一把抓住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李宏宇甚至能感觉到子弹是从自己头皮上飞过去的。

程志和雷豪已经气的相互埋怨起来了,雷豪嫌程志打的太死板,程志就调整了一下节奏,想诱惑这个小鬼子露头,然后给他一梭子,谁知道这个小鬼子如此狡猾,连这个都被他看出来了!

就在程志和雷豪遗憾的瞬间,水狩太郎喊了一声,便起身冲了过去,李宏宇来不及多想就和两个掷弹筒兵起身跟上,后面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切的野鹤敬二和伊藤散人也暗暗称赞,水狩太郎果然有两下子!

水狩太郎这次冲向隐蔽点隐隐感觉不对,但是已经启动,停是停不了的,这个是直觉,对死亡的直觉,耳边听到有什么声音,他的脚步慢下来,却一下子被身后的李宏宇扑倒,再后面的两个鬼子掷弹筒兵也被绊倒,叠罗汉一样压在他们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前面两三米处的那个隐蔽点传来一声爆炸的巨响,宁丹的时间算的刚刚好,如果不是意外跌倒,一定是恰好他们躲进隐蔽点的时候爆炸,四个人必定被统统报销掉。

杀伤半径能够达到8米的枪榴弹夹着碎石片和气浪一下子把叠罗汉的四个人掀了起来,上面的两个鬼子掷弹筒兵当场死亡,李宏宇和水狩太郎真是走运,上面有两个肉盾帮他们挡了弹片,都只是被震昏而已,两个人顺着山坡骨碌骨碌滚了下去!山下的鬼子伪军拼死把两个长官救了回去。

水狩太郎生死未卜,鬼子的攻击部队象是被抽去了脊梁骨一样,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随着重机枪再度响起,鬼子退潮一样向山下溃散,程志和雷豪操起机枪对着退兵就是一阵扫射,总算是把郁闷之气一扫而光!

太阳升起来,薄雾散去的时候,下面的鬼子更加是被重机枪屠戮的对象,炮弹都在弹药库爆炸时候引发了殉爆,没有什么能压制山顶的重机枪,现在鬼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野鹤跳上一辆战车,命令,打开南门,撤!

白狼关的内城军营已经被烧了四分之三,没有烧完的仍然还在冒着冲天的火光,爆炸、殉爆、烧死烧伤、浓烟熏死再加上重机枪和狙击屠戮,城里的近千名鬼子只有四百多人跟着战车逃出城去,被水狩太郎辛辛苦苦从白狼山带出来回到城里的两百多伤兵更是悲惨,几乎全部在大火中丧生。


(四)


宁丹点燃了白狼关的烽火台!滚滚狼烟,几十里外都能看的到!

宁丹已经与林万男营和熊江河团部建立了直接联系,就在狼牙峰的烽火台上建立了临时指挥所,宁丹、顾宁、唐薇三人进行情报分析,程志、雷豪、小春、小迎四个人带着抓获的20多个俘虏开始在白狼关内打扫战场,同时看一下被吓的一个晚上都不敢露面的居民和商队。

10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宁丹拍发第四封通电,宣称白狼关已被攻克!残敌已经向秀玉方向溃退,希望南路各部队能够向宁旅报告方位以及所掌握敌人之态势,以方便协调,给予日军最有力的打击。

“这,这说的虽然含蓄,但不就是明显地要求各路援军向宁旅报告位置,什么方便协调,这明显是要求战场统一指挥权啊!人家会有抵触情绪吧!”顾宁忧心忡忡地问。

“是的,我现在就是在争取指挥权,联合作战,必然要有统一的指挥,我如果不要求,没有人会主动提出让我指挥。”宁丹说,“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权力是靠人争取的。”

顾宁虽然在苏联留学,但是她从小接受的教育不是孔融让梨,就是三顾茅庐,还有就是老子说的不争是争,她从来没听谁说过“权力是靠人争取的”这样的话。

顾宁想了想,说道:“似乎有点道理,很多人都是等着有了职位有了名分才去干才愿意去努力,否则就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但是只有先去做了才能被发现,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实际上争取权力就是争取做事情的机会而已!”

宁丹说道:“阿宁姐姐真聪明,争取了也未必能获得,但是不争取就连可能都没有。”

顾宁问:“这么有哲理的话,是哪个名人说的啊?”

宁丹陷入了沉思,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半晌她轻轻说道:“时间太久了,我忘记了。”

顾宁满怀狐疑地拍发电报去了,宁丹确实没办法解释,说这句话的那个人,他的名字跟随着自己穿越到这里,但是那个人,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