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九章 兴师问罪出芦荡 聚议破阵搬救兵 第二九章(4)添油加醋

bjunqing2008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两下里一照面儿,赫连洪就埋怨了起来:“姓崔的,你们哥俩这是搞得什么名堂,土八路的大队人马赶来增援,你们是最先接战的,怎么就不派个人给报个信儿呢?让弟兄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崔玉田一见这个阵势,知道赫连洪窝着一肚子的邪火儿,自觉理短,赶紧从马上跳了下来,哭丧着脸解释道:“兄弟我也是这样想啊,可是谁又能想得到那些土八路也有骑兵,一下子就把我们给冲散了,哪儿来得及呀!”

“来不及,来不及!那土八路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难道事先你们一点征兆也没有看出来?危难之际大家应该互相有个照应,难道就你们的命是命,我们弟兄的命就不是命吗?”赫连洪仍然怒气冲冲地诘问着。

他发怒有他发怒的道理,不是崔玉田、乔象福二人无事生非,他哪儿能够摊上这宗倒霉事儿,真是“发财遇帮手,倒霉遇勾手”,中了这句老话了。想想这一天一夜的担惊受怕,劳累辛苦,他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乔象福见到赫连洪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怕闹得下不来台,赶紧凑上前来打开了圆场:“哎呀呀,这都是争着什么为着什么呀,崔副官也有崔副官的难处不是。我们虽然没有来得及给你们去报信儿,可也帮你们把土八路的主力部队给引开了,若其不然的话,你们还不都得让人家给包了饺子呀!”

“是的,是的!”崔玉田接口道,“从打在薛官庄西北一接上火儿,我们就引着土八路的主力部队向北向西打,一路打出了有二三十里,一直打到了搬倒井子附近才把土八路的主力部队给甩开的!”

他见赫连洪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又回首指着手下的伪军骑兵说道:“赫连长若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问他们,他们可都是你的兵。我们从薛官庄家北一撤出来的时候有好几十骑人马,等打到搬倒井就剩下他们几个了!”

他这话一说出口,在后面的伪军中引起了一片唏嘘声。到了这个时候,个个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痛楚感觉,连同赫连洪带回来的伪军都跟着唏嘘了起来,就差没有大放悲声了。

乔象福观察着赫连洪的手下一匹马也没有,便借题发挥地把话题给岔了开来,吃惊地问道:“怎么!你们都是步行跑回来的,你们的马呢?”

他这吃惊的一问,把个赫连洪给问了个闭气,没好气儿地应道:“你还好意思说呢,这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没有派人过来报信儿的结果!当时,我正带着弟兄们在枣树林子里追击土八路,马都控在树林子外面,土八路一冲上来,哪儿还能留给我们牵马的时间呀!”说着说着,把脑袋瓜子耷拉了下来。

崔玉田道:“算了,算了!咱们都是他姥姥的豁子嘴儿,你们也不要说我们哥们豁儿,我们也不要说你们豁儿,大家都是半斤八两,有什么冤有什么苦咱们还是回到家里再诉吧!”

两伙儿败兵凑在一起,唧唧喳喳地吵闹了好大一会儿,才又吵闹着要回金沙镇。崔玉田见赫连洪没有马骑,催促着身后的小个子伪军把马给献了出来,又夺了两匹战马送给其他小头目骑用,这才一同踏上了归程!


其实,赫连洪等伪军比崔玉田、乔象福等一行人要幸运的多。他们从大郭庄村里钻出来之后是向偏南方向逃窜的,由于脱离了战场之后再没有人追击,路上再没有遭遇到任何的凶险。

赫连洪等手下的伪军这一路蹒跚行来,虽然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意外情况,还是像被追急了的兔子一样,总是感到后惊,见到有人影就躲,见了村庄就绕,生怕一不小心再惹火烧身,交代了自己的小命儿。

等他们赶回到羊八寨据点的时候,守侯在据点里的十几个伪军骑兵早就跑的精光了,因为从先前逃跑回来的伪军骑兵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伪军的大队骑兵已经全军覆没了。

得到这个坏消息以后,驻守在据点里的伪军怕给抗日救国军追击下来,再给来个瓮中捉鳖,便与逃跑回来的伪军骑兵裹胁着一路逃回了金沙镇。

赫连洪领着几十个残兵仓皇逃回羊八寨以后,见到据点大院里一片狼藉,又寻找不到一个有生气的人芽儿,也慌了手脚,想想羊八寨不是存身之地,连水也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就匆匆地从羊八寨逃了出来。

在这一路上,他们又收容了一二十个逃脱出来的败兵,慌慌张张地奔向了金沙镇。临到天黑,他们已经逃过了八里庄,眼看着金沙镇已经遥遥在望,不想后面又追上来一队骑兵,由于作贼心虚,赫连洪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指挥着手下的伪军向追上来的骑兵开了枪。


崔玉田、赫连洪、乔象福率领着败退回来的伪军赶回到金沙镇的时候,先前逃跑回来的伪军骑兵已经先于他们回来多时了,伍代雄介、黄省三、董祥荣等人正把败兵聚集起来训话呢。

一见到崔玉田、赫连洪、乔象福等人归来,伍代雄介赶紧招呼他们进了司令部。问明情况以后,伍代雄介惊讶道:“照你们这样一说,在搬倒井子和王小月庄一带有土八路的大本营?”

崔玉田添油加醋地忽悠道:“没错,没错!这都是我们亲眼见到的,不然的话,我们就不会在搬倒井子一带再次遭遇到阻击了。从战场上撤离下来以后,我们向那儿跑都成的,土八路又没有未卜先知之能,又怎么能够事先埋伏好等着阻击我们呢?是误打误撞地让我们给撞上了!”

乔象福也跟着附和道:“这个情况是定然没有错的,从土八路增援上的时间上来推断,距离也差不多,是不是土八路的大本营我不好说,在这一带有土八路的驻军是定而无疑的了!”

“那今天与你们交战的土八路究竟有多少人马?”黄省三插话问道。

赫连洪应道:“我们今天出战的是一个连的人马,只欠留守的一个班,看其情形,土八路增援上来的人马至少要比我们多上一倍!”

“是的,是的!”崔玉田补充道,“当时我手下有一百多人,可是让土八路一给包围起来,就见不到有我们的人了,总是比我们的人马多了去了!”

“另外!”崔玉田继续说道,“在搬倒井子外围遭遇到的土八路至少也有百十多人马,听枪声也能够听得出来的!”

听到这里,董祥荣插话问道:“要照你们这样说来,在这一带驻防的土八路至少也有五六百人了,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又问:“你们有没有搞清他们是那一路人马?”

崔玉田、赫连洪、乔象福三人从打一接战就开始逃窜,顾命都顾不过来,又那里搞得清是那一路人马,一听董祥荣问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就都“武大郎吃山芋——闷了口!”

“这个,这个么?我们还没有搞清!”崔玉田嗫喏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憋出个痛快屁来。

“这还用问,准是秦二虎那一档子海匪!”黄省三胸有成竹地断言道,“那一带早就是秦二虎的地盘,别的队伍怎么插得下脚去呀!”

董祥荣道:“我听说秦二虎手下也就是有几十个人几十条枪,他们哪儿来得这么多人马呀?更何况,他们向来招人入伙特别的谨慎,从来不招收不知道底细的人的,会不会是从镇子里撤出去的土八路啊?”

黄省三卖弄道:“这你老兄就有所不知了,现在秦二虎一伙海匪也在土八路那里入了伙,他们现在已经合成了一路,还分什么彼此呀!”

董祥荣虽然一直在掌管军务,江湖上的消息还是不如黄省三灵通,听到黄省三这么一解释,猛然悟道:“这就是了,黑龙港虽然大,是容不得他们这些外人的,望子岛也容不下这么多人马,土八路就在这一带扎下根了!”

乔象福撺掇道:“我看也差不多,咱们要是多派人马把他们给剿了,这一带才能够得到平靖,要是不然的话,咱的羊八寨据点是不保险的,上一次不就让他们给端了老窝了吗!”

伍代雄介道:“你是说咱们要组织人马前去围剿,把那里的土八路给一鼓荡平?”

崔玉田抢先应道:“我们是有这种看法,不过,这可不是我们可以做得了主的事情,得太君您亲自来决断!”

“还有!”崔玉田继续说道,“要是决定前去围剿的话,一定得多多地增派人马,人马少了是不成的,这些海匪厉害的很,一旦弄不好的话,没得让他们给占了便宜!”

“唔,是这样!”伍代雄介沉思道,“要是这个情况的话,咱们现有的人马是不够的,还得多多地抽调人马,这些土八路是狡猾狡猾的!”

“太君,太君!这样做是不成的,咱们刚刚把黑龙港给严密封锁起来,还没有见到什么实际成效,眼下贸然一撤军,可就前功尽弃了!”黄省三阻拦道。



——各执异词说西东,孰轻孰重须权衡!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