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韩国以敌人称呼朝鲜系为增加军费

世界王牌 收藏 0 94
导读:韩国国防部公布了《2010年国防白皮书》,将朝鲜政权和军队称为是“敌人”。朝鲜媒体针对这一提法表示,这是韩国对朝鲜公然进行的宣战煽动,是发起战争的前奏,双方的强硬立场让国际社会的神经在次绷紧。央视《环球视线》2010年12月30日播出《定朝为“敌” 韩“揭秘”朝军力》,以下为完成台本: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国防部今天公布了《2010年国防白皮书》,不仅对朝鲜的军力进行了详细的剖析,同时还对朝鲜的

韩国国防部公布了《2010年国防白皮书》,将朝鲜政权和军队称为是“敌人”。朝鲜媒体针对这一提法表示,这是韩国对朝鲜公然进行的宣战煽动,是发起战争的前奏,双方的强硬立场让国际社会的神经在次绷紧。央视《环球视线》2010年12月30日播出《定朝为“敌” 韩“揭秘”朝军力》,以下为完成台本: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国防部今天公布了《2010年国防白皮书》,不仅对朝鲜的军力进行了详细的剖析,同时还对朝鲜的陆军、海军、空军的状况进行了说明。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将朝鲜政权和军队称为是“敌人”。


据韩国《中央日报》今天的消息,朝鲜媒体针对这一提法表示,这是韩国对朝鲜公然进行的宣战煽动,是发起战争的前奏,双方的强硬立场让国际社会的神经在次绷紧。


今天参与讨论的两位特约评论员是宋晓军和尹卓先生,我们首先还是通过一个新闻短片,来看一下相关事件的详细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


韩国今天公布了《2010年国防白皮书》,正式公开地将朝鲜称为“敌人”,这份白皮书将对朝鲜关系表述为:朝鲜政权和朝鲜军队是我们的敌人。


1995年,韩国首次在《国防白皮书》中将朝鲜称为“主要敌人”。2004年,时任总统卢武铉推出“阳光政策”,将“主要敌人”一词删除,改为“直接军事威胁”、“现实的军事威胁”等表述。在当今世界上,很少有一个国家将另一个国家称作“敌人”,因此有分析认为,韩国的做法给朝韩两国关系定了性,那就是敌对关系。而这种做法也可能进一步刺激朝鲜,不利于稳定局势。


此外,该白皮书还对朝鲜目前海陆空的军队规模和武器装备进行了评估,并公布了韩国方面掌握的相关统计数字。报道称,朝鲜当前的兵力为102万陆军、11万空军和6万海军,合计119万。其中,陆军有4100辆战车、8500门野战炮,5100门火箭炮,100多台地对地诱导武器。海军拥有420艘战斗舰艇、260艘登陆艇、70多艘潜水艇;空军方面拥有820多架战斗机,300多架直升机、30多架侦察机、330多架其它用途飞机和170多架教练机。此外,还有770万预备兵力。报道还指出,目前朝鲜的特殊战兵力,从2006年的12万增至约20万。


水均益:


对于韩国来讲,再一次把朝鲜视为是自己的敌人,而且把“敌人”这两个字,以白纸黑字的方式明确地写入它的年度国防报告当中,这应该说还是让国际社会非常的关注,而且也很担忧。


当然我们注意到,从历史上来讲,也不是没有这个先例。比如说我们通过这个图表来看一下,在1995年的时候,韩国的相关说法里面“朝鲜是主要敌人”,也就是所谓的“主敌”;2004年的时候说,“朝鲜是直接的军事威胁”,这个稍微降一点点调子;2008年认为“朝鲜是对韩国安全的直接、严重的威胁”;而这一次重新又认为说,“朝鲜是韩国的敌人”。


宋先生,怎么看待这样一个态度上的变化?或者说这次重新又启用“敌人”这两个字?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们如果说找敌人的反面,就是2004年是“军事威胁”。那么2004年之后,卢武铉对整个韩国军队进行了一次改革,叫做“2020国防改革计划”。卢武铉进行改革的时候,当时有两条:


第一,要缩减陆军的兵力,改变、捋顺整个韩军的结构,以大陆军为主的这种结构要调整,这是为了它2012年要从美国手里拿回作战指挥权,应该说是压缩是军费。而且我们知道,当时的卢武铉接着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它是和平、和解政策。


水均益:


整个调子是往下降的?


专家观点 韩再称“敌人”是为增加军费找借口


宋晓军:


整个调子是往下降的。到了2008年李明博上来之后,要把卢武铉的“2020国防改革计划”拿掉。于是在2009年6月16日他见到奥巴马,奥巴马承诺给他提供延伸性核保护之后,回来10天,26日他就马上提出了新的改革。新的改革明显是扩充了军费,到2020年大概4660亿美元军费,按这个计算的增长速度,韩国的经济必须每年增长得到7.1%,到2020年。但实际上我们知道,现在韩国经济只是增长百分之四点几。议会讨论主要是分钱,现在借着朝鲜的“天安舰”也好,“延坪岛”也好,它要把这部蛋糕还得拿回来。所以说,它把朝鲜说为“敌人”,最终还是以李明博大国家党背后的军人利益集团,要把老百姓的纳税人钱拿到更多,所以说是为了增加军费。


正在讨论 定朝为“敌” 韩“揭秘”朝军力


水均益:


尹先生,但是在两国关系当中,我们知道现在几乎是当今世界上都没有国与国之间互相或者对方,在政府的文件公开的,类似于像《国防白皮书》这样要历史存档的,这相当于当年《史记》那种概念的,写上“敌人”,现在几乎全世界是没有的。这就表明你是一种态度,你怎么看待它,一说“朝鲜政府”、“朝鲜军队”,那就是我们的敌人,那就意味着以后只要韩国军人看见朝鲜军人就要开枪吗?


尹卓 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儿,因为它是个意识形态色彩非常浓的定性。而且它在说朝鲜是“敌人”以后,它又进一步加了说明,就是朝鲜政府和军队是它的敌人,它把人民排除在外。


水均益:


为什么呢?


专家观点 李明博政府在期待朝鲜政权“崩溃”


尹卓:


实际可以说,政治上它在期待朝鲜政权的崩溃,因为李明博主政以后,我们看到他一系列措施,都是想着朝鲜政权可能是临近崩溃,有很多美国和朝鲜的,包括它们听一些叛北者的话,认为朝鲜政权已经不堪一击了,因此进行了很多心理战的一些东西,比如放40万个气球放过去,点亮所谓十字架灯塔,另外做了很多攻击朝鲜现政权的事情,号召人民起来造反,推翻现政权。


现在实际整个《国防白皮书》里可以反映出来,它认为不管是统一也好,这个“统一”绝对不是以前讲的和平统一,而是可以用武力来统一。或者是吸收统一,朝鲜政权崩溃了以后,我把整个朝鲜吸收过来。


水均益:


那这样说的话,是不是就印证了朝鲜方面今天的反应。朝鲜官方媒体马上做出反应,刚才我们也给大家介绍了,说“这是韩国对同一民族的朝鲜,公然进行的宣战煽动,是发起北侵战争的前奏”。朝鲜会不会由于韩国的这样一个“敌人”的定性,然后采取更加激烈的这种反弹呢?


宋晓军:


我觉得当然朝鲜会有一些反弹。但其实我们知道朝鲜整个军事战略的变化,一直是把美国作为主要敌人,因为我们知道美国一直拿着韩国的战事指挥权,实际上包括美韩联合司令部到1978年才成立,1978年之前是美国人整个全管。


水均益:


对。


宋晓军:


到了1990年的时候实际上它做了改革,像韩国的这些陆军本部、空军本部、海军本部的参谋长都不负责作战指挥,只是一个参谋长联席会议,当然上面又是美韩联合司令部。所以说,朝鲜对于韩国单方面把它称作“敌人”,它确实也比较敏感,但是朝鲜一直强调“我的军事力量是为了防止美国”,它并没有说“我完全是针对韩国的”。其实朝鲜后面也有一套统一的东西,就是“韩国人民起来”。这一次李明博政府用“敌人”的话,我觉得朝鲜也会针对李明博政府,如果说民主党上来,类似原来的金大中或者卢武铉上来的话,朝鲜的态度自然就会缓和


水均益:


这个白皮书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看点,我看今天很多媒体都是高度关注。因为我们知道,过去说到朝鲜的国防、朝鲜的军力,用一个不准确的词,其实还是比较“暧昧”。因为也没有公开证实的、准确的消息,很多消息来自于叛北者,或者是韩国方面,或者说美国方面的。但是这次也是白纸黑字的,在韩国《国防白皮书》里面写得很清楚,它对朝鲜整个兵力做了很详细的罗列,比如说你看,它说陆军达到102万,空军11万,海军6万,预备兵力77万;陆军战车4100辆,野战炮8500门;战斗舰艇420艘,潜水艇70多艘。要对比韩国的潜水艇的话,似乎朝鲜的潜水艇比韩国在数量上还要多。


尹先生,您给我们分析一下,我们无法来证实这些数据到底准确性怎么样。但是在白皮书里它这么罗列,什么原因?是不是想要证明说,“朝鲜军队也是我们的敌人”这样一种说法呢?


专家观点 该数据主要基于美国和“叛北者”情报


尹卓:


首先,它这些数据来源主要是美军的侦查情报和“叛北者”的情报,这是它主要的情报来源。因为韩国本身自己的侦查手段并不是很先进,并不具有很强的侦查手段,所有的太空手段,像卫星等等。另外,电子侦查手段都在美军手里掌握着。


另外,美军驻日的一方面对俄罗斯,一方面是对朝鲜的,所以它这些技侦情报都是由美军提供给韩国。另外,韩国人非常相信“叛北者”的供述,“叛北者”来了以后带来一些消息。但是这些“叛北者”的信息并不是十分准确的,我们通过“天安舰”事件和后面的一些事件可以发觉,它从“叛北者”获取的一些情报,很多是完全失真的,“叛北者”有的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有意渲染一些东西。正好它政治需要,又需要这些渲染的数据,这次公布的数据就有可能有这种水份。它现在在渲染朝鲜的军事力量对它的威胁,为了什么?为了它的军费,这是当然的,《国防白皮书》肯定不会降低朝鲜的威胁,而只会抬高朝鲜的威胁。


水均益:


而且我注意到,韩国媒体特别重视一个数字,就是20万所谓的朝鲜的“特种部队”,说这两年朝鲜加快了培训特种部队,由原来的15万、18万,现在已经估计涨到了20万。而且说得很邪乎,说这些特种部队主要是从事刺杀、暗杀,包括破坏、渗透等等。有这么邪乎吗,宋先生?


专家观点 朝军力的人数被“夸大”


宋晓军:


我觉得这是一个惯性,实际上在1999年金大中发表“阳光政策”之后,当然接着卢武铉。我们说金大中是造反的,卢武铉是清算的,对于韩国军队,或者支持大国家党的军队要完成清算。因为这支军队是北边跑过来的地主,和原来日据时期的伪警察,和日本关东军的军官构成的。因为美国为了急着打朝鲜战争没有清算这些人,其实卢武铉民主党是想清算这支军队,当然这支军队在后来,就是打完仗之后也去杀了不少左翼人士,包括镇压光州起义,他们对国内有一些血债。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现在韩国在说朝鲜军力的时候,一定要把朝鲜的军力说大,而且说得越恐怖越好。其实朝鲜在90年代之后已经开始缩减军队,比如它的大炮部队编制在调整,620集团军它是想改成导弹部队,原来的蛙7导弹单独抽出来变成导弹旅,把原来火炮部队压缩了,而且也抽出一部分人逐渐去从事生产建设。比如说前一段金正日视察熙川水电站,我们看到那是军人在建的一个水电站,它只不过是用军队变成生产建设,加强经济建设。


尹卓:


工程兵。


宋晓军:


工程兵,它是变了。


尹卓:


机械工程兵。


宋晓军: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朝鲜特种兵20万,把它说得越邪乎就越有利于韩国军队自己占有更大的社会资源,以及在国内更有政治发言权。


水均益:


再来分析一下,跟这个《国防白皮书》相继出台,同一时间出台的,是韩国抛出了这么一个概念,叫做“统一元年”。说明年开始,我们韩国就要统一朝鲜的第一年,所谓“元年”,一切的准备就要为这个东西开始准备了。我们来看看,韩国统一部2011年的工作报告上说:建议将2011年定成“为统一开始做正确准备的元年。”


李明博也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有些人认为,统一仍很遥远,统一会降低生活水平,有利也有弊。但我认为,从延坪岛等事件来看,统一已不是遥远的事情,统一的好处更多。怎么解读这句话,尹先生?


尹卓:


原来为什么说“统一还遥不可及”?应该说有东西德统一的经验,或者有一部分教训在里头,西德统一了东德以后,成了一个一体化的德国,西部的人民生活水平大大下降,有很多经费拿去发展经费,造成德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济发展受到影响,而且几次陷入危机。


现在李明博在做这个工作、做这个宣传的时候,可以反映出他的一个战略判断。第一个就是刚才咱们讲的,他认为朝鲜政权是有可能崩溃的。


水均益:


基于这样一种假定?


尹卓:


对。第二,在美国支持下,我有可能利用军事手段进行统一。如果崩溃我就是吸收朝鲜,我们忍受的就是生活水平稍微下降,但是我完成了民族统一。


水均益:


这是不是和原来金大中,包括卢武铉所采取的“和平统一”完全背离?


尹卓:


完全不是一样的思想。


水均益:


对朝鲜实际上是带有武力色彩,或者说你那边崩溃了,或者说我们打一仗。


尹卓:


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吞并式。而金大中和卢武铉设想的是邦联式或者联邦式的,那就是两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然后在上面组成一个……


水均益:


那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朝鲜半岛要爆发战争?


专家观点 韩国防白皮书将进一步推高双方对立


尹卓:


那肯定要推高对抗,但是李明博心里非常清楚,不是在他任内能够统一,但是在任内他提出这个口号,一个是拉这个统一的大旗,他可以争取人心。再有一个,很重要一条就是,拿这个来掩盖它的军事实力,增强军事实力,征军费合法化。


水均益:


但是我真的认为,无论是你看看现实,还是周边,包括大的国际条件,这个不现实,你现在提所谓的“统一”?


宋晓军:


是,我觉得,当然它提“统一”是怕另外一种统一,比如民主党再上来。因为我们知道,整个东北亚经济圈,由于中国2005年之后高速经济的发展,特别是这一两年我们准备恢复东北老工业基地,东北地区就一亿多人口,加上下面的黄淮海平原四亿多人口,它的高速工业化使得整合整个东北亚经济的这种力度是非常大的。朝鲜二千多万人,加上韩国五千万人,加上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加上蒙古的矿产资源,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吸力。如果说,比如“十二五”再下去的话,其实美国人提醒过韩国人,如果中国经济一旦起来的话,那么整个朝鲜半岛就会吸到以中国为中心,包括俄罗斯周边、蒙古,整个配套形成一个很完整的经济圈。这个时候,韩国国内为了经济的原因,可能会对军人政权有更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它更多的要制造这样一个南北的紧张关系,来维护住它国内以军人为基础的这样一个政治利益集团。


水均益:


也就是说,实际上背后有错综复杂的这种矛盾和冲突,但是嘴上还是要提“统一”。但是李明博的统一底气到底从何而来呢,我们去一段广告,马上回来。


说到朝鲜半岛最近的一些事态,特别是韩国方面的一些言辞,我们来看几个外电的评论。


比如美国的《华盛顿邮报》认为:因为过于攻击性的韩国有可能骑虎难下,奥巴马政府的官员们感到忧虑,目前的忧虑虽不严重,但在逐渐增加。李明博作为“经济总统”上任,现在国家安全却成了他的首要任务。朝鲜方面的行动以及韩国国内舆论趋于保守,促使李明博对朝的战略从“慎重”转向了“强硬”。


韩国《朝鲜日报》认为:韩国政府也有说不出的苦衷。国际社会希望朝韩改善关系,但朝鲜对自己的“挑衅”没有任何表示,也不道歉。因此韩国政府找不到台阶下,无法立即改善朝韩关系、重启六方会谈。虽然李明博补充说“不是要推进吸收统一”,但朝鲜把韩国政府的统一准备视为对自己“体制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不知能否成功促成朝韩对话。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李明博或者韩国政府,提出了“统一元年”,底气到底从何而来,尹先生?


尹卓:


底气第一个就是美国的支持,这是毫无疑问的。美国的支持,特别是美国的军事支持,从美国说核保护伞延伸以后。因为我们不知道美、日、韩外长这次谈什么,肯定对东北亚整个未来走向,对美韩关系,美国今后在朝鲜半岛支持韩国的力度,肯定双方会在战略上达成一致,这是李明博底气主要的来源。


水均益:


而且李明博一直有一个设想,因为他上台的时候实际上就谈到一个设想,叫做“一举实现半岛统一”,所以我估计他也是希望借此推动一下,把它放在议事日程上,然后干脆一举实现统一?


尹卓:


也有可能。


水均益:


希望如此,但这只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