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气运 第一卷 地府的经历篇 第五章 不一样的地府(二).宅男的灾难日

chuguoyimin 收藏 2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size][/URL] 前面说到,到地府做客的楚兴民宅男,在接到地府总帐房发出总额高达39万新冥币折合人民币4875万元,年利率15%的骇人账单和催款通知书后。 熟知人间银行追债威力的楚宅男,首先是一惊,接着是震惊,然后是愤怒。 因为,惊,是事情发生的出乎意外,震惊是感觉麻烦大了,愤怒是感觉有阴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


前面说到,到地府做客的楚兴民宅男,在接到地府总帐房发出总额高达39万新冥币折合人民币4875万元,年利率15%的骇人账单和催款通知书后。

熟知人间银行追债威力的楚宅男,首先是一惊,接着是震惊,然后是愤怒。

因为,惊,是事情发生的出乎意外,震惊是感觉麻烦大了,愤怒是感觉有阴谋。

总而言之,楚宅第一反应就是别人搞错了,也许是地府文吏工作不负责或喝醉酒,错将本该寄给别人的文件错寄给了自己;

二是账单和通知书因某种不明原因填错了抬头称谓;

三是有人在陷害自己。

虽然,自己在阴曹地府没有什么认识的人,除非是丧心病狂的匪类,如用宝马车将人拖带致死的那几个男女畜生,一般人不会轻易去伤害和自己没有利益纠葛的陌生人,有人主动陷害自己这个来自阳间的小人物加屁民的可能不大。

当然,楚宅脸皮厚点还可以自夸认识在阳间大名鼎鼎的武判官钟馗还是认识的,问题是楚宅男所谓认识钟馗的说法,不过是通过电视和报纸认识国家领导人一样的认识。

楚宅认识他们,而他们根本不知道楚宅是个什么东东,这话本质是个玩笑话。

就常理推断,钟馗应该不会认识楚宅男,楚宅再自信也不会认为在地府属于位卑权重的钟馗大人和自己是什么亲戚关系或有何兴趣关注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小角色,有鬼或仙会为自己打招呼要关照。

楚宅来的时间又那么短,更多时间时间昏迷当中,更不可能做出得罪人的举动,他确信自己既不会梦游干出任何损毁公私财物的事情,也不会醉酒干出任何会让自己有蚀财危险的勾当。

不管是和原因,楚宅认为此事是别鬼做错了,自己是有理的一方,找阴间政府,找他鬼了解一下情况,说明一下事实,纠正一下错误,帮助阴间政府改进工作质量,也是自己作为一个自诩的地府良民应尽的义务。

其推断,来源自己四年大学生活和毕业后长期的陪酒经历,毕竟喜欢梦游的家伙不可能在1000多个日夜到处乱走都不被人发现,更会被人议论当做笑谈满世界的流传,长期枯燥的大学生涯可是造就了无数的卦男卦女。

像梦中磨牙此等丁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情都会被这些长舌男女传成整个院系众所周知的秘密,当事人甚至有机会就此提高外校老乡处的知名度和声望。

以至于有老乡指着宿舍传奇的创造者,激动地说“你就是那个夜里磨牙吓死人的李某.....”,其兴奋喜悦状远超偶遇德华、成龙等一票青春流逝还在拼死奋斗的老男人女粉之表现。

至于,是否发生有人利用声望大增机会泡上靓妞一类美事,当事人双方不予披露,旁观的酱油众就不得而知了。

性格在大条的宅男也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完全属于光着身子进阴曹,爹妈给予的原装肉身虽然在阳间已变成木炭,想要利用原装肉体还魂是彻底不可能的事情,初到地府的他目前还是个标准的裸身,光的不能再光得真正意义上的穷鬼一只。

而阳间的家人所烧的纸钱纯粹属于利用地府信用卡提前透支消费的《还款承诺书》,本金、利息之类需要在阳间的家人或自己转世后设法归还,就自己先前表现出来的挣钱能力和家人现有的经济基础及赚钱潜力好像还不能够能够支撑其在鬼生地不熟的地府奢侈、摆阔或嚣张。

坚信“诸葛一生唯谨慎”信条的宅男自认做事低调,来到阴曹地府后夹紧尾巴做人,其小心谨慎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酸,但人间带来“有事情找政府”的伪常识在阴曹还是遭到了严重的挫败。

坚持说明自己是找阴间政府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的某宅,在所求不满的激愤中,不幸暴露了在人间养成的小陋习,以“干汝令堂”的半文言文粗口小小向地府便民服务中心第13号办事窗口坐台,不,是坐着的孟婆之女——梦二丫梦淑兰报复了一下。

如此小小的冲突,即使放在人间华夏大地,尤其是当今黑领们素质普遍提高了得和谐中国,最多受到点刁难,办不了事确实可能,一般不会有其他太大的麻烦产生。

但是,三十老几社会经验仍嫌浅薄的宅男,却未想到,经历千百年的专制独裁统治的地府官吏容不得其眼里的屁民,不,屁鬼的丁点冒犯,况且掌握有宅男一生所有经历细节的鬼吏们清楚知道,阴阳两界都不会有任何了不起的后台为其撑腰出力。

正因遭遇“女人一个月都会遇到的那么几天”而心情烦躁的梦二丫,遇到她自己认为的严重挑衅加调戏后,勃然大怒,以拘捕“非法闹事的偷渡者”之罪名,迅速招来便民中心门口执勤的鬼卒加以惩治。

嘿嘿!在时隔近十五年后,头顶霉运像经济危机之前的米国股市一样狂飙的楚宅再次惨遭皮肉之苦。

发猛力,推攘开面前一堆围观的鬼众,闻讯赶来的两个鬼卒眼见其眼中的御姐美鬼兼“官二代”遭人冒犯,就像其母被人欺辱的孝子,暴跳如雷,眼中怒火中烧。

其中表现最为激动、愤怒的牛鬼瞬间变身,头顶原先不足两寸的小犄角立刻膨胀为近两尺五的巨型利刃,身高像吹气后的皮球,由不足六汉尺猛增到十二汉尺,头部稍有摆动就有顶穿头顶进口高档吸音矿棉吊顶板的可能。

性格暴躁,行动快过思维的牛鬼跃步向前,一个弓步冲拳,以右直拳将站在问讯处总服务台窗口还在奋力激辩的楚宅男干净利落的击倒,不待其落地,紧接几个小碎步追上飞出的宅男,四汉尺粗的巨腰一拧,右小臂向上臂一并,右肘一弯,就向宅男纤细的脖子砸了下去。

身形落后一步,性格较为阴沉的犬妖,一贯信奉“领导的家属也是领导,讨好家属比直接讨好领导更加有效”的他,生怕错过讨好领导亲戚最好时机,抽出腰间掖着的防暴神器——哭丧棒,奋勇向前加入到对无知上访人员——楚宅男的武力教育之中。

随着一阵“噼噼啪啪”击打皮肉之声,“噗噗”钝器敲击之音,紧接“咯嚓、咯嚓”骨骼断裂微响,遭受一连串触不及防之打击,思想尚未从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定可说服周围一众围观鬼众,借助舆论的压力,为自己的不幸稍稍讨回点公道的想法中装换出来,刚刚偏转过头,尚未喊出“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正义口号,就可耻、幸福的晕倒过去。

楚宅的昏倒并未导致事件的终结。

继续击打宅男一段时间,确认已经达到讨好佳鬼的目的,顺带出了出近来把美眉行情不利的郁闷鸟气心愿の两鬼卒,逐渐停下感受舒爽的拳脚,痛打毫无反抗之力的小民,对于心无廉耻忠义之心的鬼卒来说,当然心中舒坦、爽利,感觉恰似那“炎炎夏日痛饮一杯黄泉冰啤”之爽觉。

常被上司骂作“脑中都是豆腐渣”的牛鬼,面对宅男被动的不抵抗运动,就像二战后无奈的英国佬面对天竺国圣人—圣雄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般的无奈,不用特殊的器具,普通殴打对于鬼魂这等灵体其实并无太大效果。

在根本不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其一贯板结的呆脑也想不出任何有效的应对办法,心中再次纠结起来的牛鬼将恳求的目光看向了其心目中的智者犬妖,盼望其发挥“其智似狐妖”的特性,想出办法,摆脱当前困境。

一贯阴险狡诈赛狐的犬妖,见状低头思索片刻,妙计信手拈来。

招手示意牛鬼凑前,犬妖凑耳低语几句。

面貌呆滞、粗野的牛鬼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而后迅速离去。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头冒热气,身流大汗的牛鬼气喘吁吁,将手里提着,耳朵上夹着,兜里揣着的各样文房用品交到犬妖手里。

气息稍平的牛鬼,指挥跟在身后的一众巡捕鬼卒,将手里的300斤的精铁大枷给昏迷中的宅男头手枷上,脚腕套上一副100斤中的重型脚镣,又命自望乡台美容美发屋唤来的美容师将其仿佛地中海的斑秃脑袋变成了看着滑爽的光头。

一个鬼卒打量片刻,用从一块便民中心盥洗室找到的破抹布,以搽皮鞋的方式,哼着洗刷刷,洗涮涮的歌谣一面将宅男的脑袋弄得铮亮似二百瓦的白炽电灯泡。

而另一边,犬妖用破清样(地府之邸报、报纸类称呼也)糊成一个两尺来高的尖纸帽,嗯,样子好像好似过去老革命电影中经常出现在被广大劳苦大众抓住游街的地主老财所戴的白色尖顶纸帽,并其前后裱有写着红色大字的两张白纸。

另有几张写有红体字的条幅、横幅放在一边待干。

清理完文具后的犬妖,抄起桌上的字符,一偏狗头,示意其他鬼卒跟上,并当先离去。

牛鬼见状跳起,伸手抓住铐住宅男的脚镣,自顾拖拽着其向门外跟去,完全不管本来就略显痴傻的宅男脑袋经过与台阶、门槛等一系列硬物交流后是否会变的更憨的问题。

令人最为惊奇的是,经过这一套的洗礼,我们的宅男居然没有醒过来,真是‘怪乎哉’。

不到一炷香,众鬼来到地头,七手八脚将宅男塞入并架到站笼里立住,把尖纸帽给他的光头戴上,并将几张条幅纵横贴到站笼周围。

收拾完毕,群鬼退到远处做一番打量,口里念着“非法偷渡有罪”,“冲击地府机关是非法行为”,“非法上访可耻”等条幅内容,一边帮宅男摆正其戴有前面写着“非法上访犯”,背后涂有“偷渡犯”之字样的纸帽。

可惜,群鬼帮助宅男端正形象的努力并未得到该男的配合,鬼爪松开后,宅头仍旧左右偏斜,前后摇摆,总之不符众鬼的导演。

摆弄宅头半天,俗话说“智者千虑,终有一失;愚者万思,终有一得。”终于难得聪明一回的牛鬼,居然在他鬼之前想出办法。

只见他,左手插住宅男细脖子,右手狠狠地左右抽击宅男的厚脸。

宅男做销售被人骂出来的厚脸再次发挥了作用,不论牛鬼如何击打,宅脸既不红又不肿,强度堪比古代狄青等人作战时所用的金属鬼脸。

众鬼齐聚一阵商议后,由一个号称机灵鬼的驴脸小鬼提出一个可行施工方案,找前段时间刚刚复辟成功的后土娘娘讨要一钟‘清心茶’,可以让宅男强行清醒过来。

被人捏开下巴,硬灌入茶水的宅男悠悠醒来。

发现自己落入更大的囧态中,昏迷可能还是更好的选择。

清醒后的宅男悲愤的发现,自己被枷号在古代县衙门口常见的站笼中,头手被一面大型铁枷锁固定住,嘴里塞满里俗称麻核的麻绳结。

头不能动,口不能言,脚只能踮着,苦不堪言之极。

更让宅男悲愤的是,满眼奇形古怪的牛鬼蛇神在面前狂舞,而他们戏弄的对象却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屁鬼。

一贯豁达的宅男也不禁产生“老子自认英雄,活着被老板玩倒也罢了,死了还要被鬼玩,真他姥姥地憋屈死了。”之想要寻死的想法。

被鬼玩弄而羞怒交加的宅男,激动愤怒反复冲击交汇之间,一口心底灵血喷出,晕了过去。

预知宅男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以下文字免费:

以前章节属于过渡,写的比较沉闷,今后虐主情节会有减少,笔者试图把某些包括神话的东西写圆,第一次创作,文字拖沓敬请原谅。

毕竟饭的一口口吃,一天强大的猪脚也太过YY。

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