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5.html

何为地府,阴间是个啥样?

一千个华夏人,有一千种说法。

阴间地府或称阴曹地府,自从被人认知以来,从古到今,一直都是东北亚及南亚人民最害怕,最不希望前去旅游之所,同时也是最希望自己憎恨的人能去移民并永久定居的地方。

虽说地府胜地中生死界,奈何桥,无定河,鬼门关,望乡台及阎罗殿等场所种种酷像,同样让人心底产生的寒意由脚底顺着大、小腿一路攀爬,终由头顶毛发冲出,是谓“寒毛直立”也;

试想身处其间,各位现代喜欢将脑袋弄成光头的男士,肉体自有的避寒措施是否变为,大滴的冷汗由头顶冒出,顺发际鬓角滑落,其余经由后颈,汇集其他支流,一路由后脊梁奔腾而下直至脚底,将地面打湿,量小仿似洗漱之遗迹,其量大者却有小儿惊溺的趋势。

而地府所辖的所谓“十八层地狱”更是各种恐怖传说的发源地,与西方同名场所一样让人胆寒。

“下地狱去吧!”一直是华夏人及其他地球人类对敌对势力最恶毒的诅咒之一。

在传说中,十八层地狱里,鬼卒狞笑着凌虐鬼魂,各种阴魂被匪夷所思刑罚折磨地惨叫连天,凶狠毒辣地凶性比之其阳间各种有着狱卒、看守、管教等称呼的同事,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鬼卒绝对不怕自己躲猫猫、做体操等行为玩死狡猾、狡猾地阴魂,导致自己做检查,停职判刑,拥有灵体治疗仪这一神器的它们,能够轻松消除受刑鬼魂身上的各种创伤或其他不良状态。

死后到地府报到的各朝酷吏、狡吏及太监等变态分子,转职为地狱鬼卒职业后,其工作热情远超活在人世间的任何时期,上官指令外的其他时间,不要加班工资,不需服用过期**就可保证士气,心理变态的鬼卒们日夜不停的刑讯各种生灵,其工作效率甚至于连国朝斗志最高时期的劳模等优秀分子也比不上它们。

认真工作的男人看起来最美,努力工作的鬼卒们的形象也一点不差,此等花痴言论单指花面牛妖等一类女鬼,重口味或有其他爱好的阳间女士如有此等偏好,某家也不反对,可由读者投票后,在今后增加此等角色出场机会。

心理变态的鬼卒的辛勤劳动,尤其是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有着革命小将专业职称的积极份子的大量加盟,对于地府整体工作效率的提高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大量像坐飞机、喷气式等近现代阳间先进刑罚得以引入推广。

一时间,需要安排转世投胎之灵魂数量大增,平时一贯工作悠闲,同时具有封建文人气质和现代小资情调的判官们,这下子倒了大霉,往常经常申时初刻就溜班到孟婆茶馆喝茶打屁的他们,现在必须工作到酉时四刻,遇到阎王、地藏王等上司特别交代并安排时加班到戌是常有的事,遇到有背景,不讲理又拳头大的主,如孙猴子现场督办的案子等场合,被无故打得鼻青脸肿还要干到亥四刻都是可能的。

工作负担大增,实际收入水平降低,另由于上司援引地府劳模——变态鬼卒们的例子,要求一向思想境界不高的地府公务员们“改良工作作风,提高努力无私奉献的一心为公之工作意识,不要凡事都斤斤计较,凡事要讲求经济回报”,导致加薪请求被拒的判官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串联后,不甘于当前所受之不公平待遇的判官们在一个参与经历过国朝大革命运动灵魂的亲自指导下,悍然发动了名为“改善工作环境,实行4个时辰工作时间,取消无偿加班的错误做法”的罢工请愿行动。

虽然,在专家的组织策划下,本次罢工组织纪律严密,口号感鬼,充分展示了广大低收入地府黑领们的悲惨处境,其合理要求得到地府广大鬼民的广泛同情和支持。

事实证明,“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名言不管放到那里都是个真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俗语也是公理。

但是,光有民众的口头支持的示威或者罢工,在手捏各种维持统治之暴力机器的当政者眼里,不过是一帮无知屁民们正在演出的闹剧而已。

不论是镇压还是妥协,采取动作的力度如何?也不过是统治集团内部各种势力之间的博弈相互妥协交易后的结果,与屁民们的行动并无丝毫关系。

不出意料,既未杀鬼又未放火,只是简单地手举标语,嘴中喊着口号游行,手无寸铁的判官等文吏,事先既未申请,又未获得批准通过的非法行为刚开始不久,就遭到其上司们的有力、迅速的镇压,主要头目文判崔判官和武判钟馗判官被鬼卒逮捕锁拿,其他闹事者被刚刚组建的城管大军用哭丧棒这一对付灵魂特别有效的杀器驱散。

事件的解决非常中国具有华夏特点,经过地府各势力一系列的斗争、交易及平衡下,闹事行为的主要组织者崔判官和钟馗判官被以“破坏地府正常工作秩序之行为”的罪名拘留。

并处以十五个冥日,另处罚款1500元新冥币,刑满后降职发配到望乡台做个普通巡街鬼吏的处罚。

而按照惯例本应遭到严惩的教唆者,毕竟属于在人间有权有势,拥有大量资源可以随意调动的特权人士,同样不出屁民们的预料,得到了宽大处理。

仅仅因“未造成实质性的财产和人员损伤,按地府冥律可以减轻或免予处罚”的判词,在得到一笔数目不详的赠款及一家不明势力的游说下,地府幽庭做出最终判决:

按该犯的自主愿望,做出了将其投胎到,美国一非洲裔工人家庭,用于满足其领导艾米利亚合众国人民推翻米帝国主义反动统治之历史夙愿。

至于这个屁民眼里的教唆者,是否会在其他时空成为领导艾米利亚合众国人民为在美洲大陆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专政,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兴政权就要看本书的剧情发展而定。

在地府发生的首次劳苦大众之罢工活动,随着主要有关当事人被处理看似平静下来,但根源并未解决,矛盾只是因利益受损方谈判代表被捕而被暂时压制而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府投胎者数量巨幅增加,致使华夏大陆与此同时万种生灵的出生率得到几何级数的增加,导致地府库存阴魂数量大幅减少,同时短期根本不可能弥补其巨大的差额;

在阳世间,超出地域容纳限度的新兴生命,在相互竞争中争夺本来就不多的自然资源,超速、超量的资源消耗,不但造成区域内新兴生命间的恶性竞争,同时极大压缩和毁灭了区域本地原生物种原已恶劣的生存环境。

事实上,阴间作为一非活生物集散地,其主要管理机构——地府,成员构成极为复杂。

其早期主要的管理者是传说中的巫族大佬,舍身化六道的后土娘娘及其巫师同伴。

性格粗疏缺少靠山,一贯遭人算计的巫人一族,并未料到自己掌控中的地府是一个令人垂涎欲滴的超级大肥肉,缺乏智者和强者的可怜虫们虽然几经挣扎,缺乏复仇手段,更搞错复仇对象的他们并未因此逃脱最终大部灭亡的宿命。

很快在老子、原始、通天之道教“三清”勾结西方接引、准提两位秃教大佬共同掌控住了关系万物之本,专业称谓“因果”,俗称“气运”的重要官办资源管理和分配机构——地府。

生存是所有生物的终极本能。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天、地、人”三界人们对于不可控危险的唯一可行之应对措施。

除非神魂俱灭,阴间地府不过是尘世世间绝大多数生灵长久轮回生涯中暂时停留落脚的一个客栈罢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有人之处就有争斗,有大利益处就有大争斗,天下之事莫过于“名利”二字。

“圣人之下皆为蝼蚁”,作为大能者的所谓圣人及其爪牙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对于势弱其者,任意杀戮凌虐,其凶残程度远超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正在进行所谓维和行动的米军士兵。

为尊者讳,己方首脑坏事干完,收割利益之后,有权分享残羹碎屑的徒子徒孙及走狗们粉墨登场,用钻家、叫兽的身份露面,以精致华丽的言语,看似真实可信的证据,说明己方代表全世界及全宇宙之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任何反抗行为都是错误和非法的及不和谐地,必将遭到广大世界人民的坚决反对和抵制,我方采取强制措施目的是拔出威胁人类生存和发展还是内心反人类的钉子户,为防止污染环境,败坏人类灵魂的金银、珠宝、石油矿产及其他天材地宝留在愚民手中造成不可预料的灾难。

作为更有责任心和能力的达人,自己多受些罪,多担待一点将这些害物和垃圾留在身边,符合世界和人类发展进步的历史需要。

圣人之争仅是面皮之争,不过是掩饰其趋利本性的可笑饰词而已。

为了掌握更多的资源及资源的绝对分配权,号称清心寡欲的圣人及其同党们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宇宙洪荒大战,麒麟、太初古龙、凤凰、朱雀、玄武等远古种族近乎全灭,圣人们挑唆推动下,随着两次妖巫大战,不听招呼,不敬强者拥有太多财富和资源的三足金乌东皇太一与其兄长天帝帝俊先后被灭或被流放,一如反抗挑战美帝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巴拿马总统诺列加、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

人性本贪,即使寿达亿万纪的史前妖人,不,圣人也一样。

外敌已灭,祸起萧墙。

首先,最为势弱,关系较为疏远的造人圣母——女娲遭到算计,同族的妖族近乎灭绝,如同亲生子孙的人类,哺育教养权被人强势夺走,唯一自豪的名誉也被败坏,并被当作外人参与亲子内讧的借口(西周伐商,圣人封榜);

一如新闻中常有的情节,嫁入豪门的贫家女,优秀的儿女一旦降生,贫寒懦弱的儿媳惨遭遗弃,以素质不高,不敬公婆及虐待亲子等莫须有的罪名,剥夺了爱儿的监护权和抚养权;

重视亲情,性格粗豪的截教教主通天,其管理粗放,利润肥厚的自办企业截教在人煽动下,遭到企业经营、管理能力低下的两位兄长,老子、原始的觊觎,并联合身为外人的师弟接引、准提加以瓜分;

打铁还得本身硬,抢来的肉贴不到自己脸上。

有小聪明,无大智慧,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一贯擅长分家的阐教,因其创始人兼大掌柜原始能力不足,导致企业破产消亡。

面目诚恳,内心阴沉的人教教主李耳,其小作坊人教,人才培养水平低劣,随着其初创者“出关化胡”冒险一搏,随即失踪,虽经其后改名改制得到一定的发展,其最终形成的较为松散的董事局管理制度其竞争力和发展后劲明显弱于总裁制的秃教。

倒是,据称李耳蒙学初级班旁听生的孔丘,天生睿智,其所创独资企业——儒教气运悠长,历经千百年衰而不死,可谓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迹。

作为交联“天、地、人”三界,沟通阴阳的联合便民办事机构的地府,在影响其他两界的事物同时,也受其反馈影响,其组织人事的变迁如沧海桑田难于言表。

此为引子,简单交代地府发展变化的缘由,更多三界气运相互转化、影响的详细情况,将在今后章节中逐步加以说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