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大学生士兵演习日记:未发一弹就“牺牲”(转)

行军在夜晚 收藏 1 197
导读:日记主人:康荣,男,四川南江人,1989年6月出生,四川电子科技大学在读,2009年12月入伍,现系济南军区某团装步六连战士。今年10月,参加了济南军区“前卫-10·铁拳”红蓝对抗实兵演习。   2010年10月9日 晴   明天就要出征   刚进入秋天的时候,就听连长指导员透露部队要拉出去演习,今天终于等到了!在紧张进行物资准备时,我整整一下午,心情兴奋得不行!   这次跨区演习要摩托化机动上千公里,还要组织夜间强行军等科目,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老驾驶员也不敢掉以轻心,我这个新兵驾驶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记主人:康荣,男,四川南江人,1989年6月出生,四川电子科技大学在读,2009年12月入伍,现系济南军区某团装步六连战士。今年10月,参加了济南军区“前卫-10·铁拳”红蓝对抗实兵演习。


2010年10月9日 晴


明天就要出征


刚进入秋天的时候,就听连长指导员透露部队要拉出去演习,今天终于等到了!在紧张进行物资准备时,我整整一下午,心情兴奋得不行!


这次跨区演习要摩托化机动上千公里,还要组织夜间强行军等科目,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老驾驶员也不敢掉以轻心,我这个新兵驾驶员,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必须让我的“铁马”始终保持在最佳状态!最后一次车辆检查时,我把我的“铁马”里里外外彻底检查了一遍,恨不得把每颗螺丝钉都看穿。


检修完毕,抚摸着心爱的装甲车,浑身的热血又开始沸腾起来。



2010年10月11日 晴


原来,我有这么了不起


1000多公里,我一个人独立驾驶,后面载着全班的弟兄……松开方向盘的那一刻,我都不敢相信自己!


10日,凌晨3点起床,4点进入车场。简单的临战动员后,车队陆续离开车场,驶入高速公路。


开始行军时,我的心情格外激动,车距、车速控制得分毫不差,带车排长贾章峰直夸我开得好、开得稳,像个老驾驶员。然而毕竟是长途行军,约两个小时后,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手中的方向盘也不怎么听使唤了。好在我提前准备了辣椒、大蒜、风油精等提神物品,一旦感觉意识模糊就赶紧嚼上一口辣椒。第一天行程不过几百公里,算是热热身。


11日,凌晨1点,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车队开始了夜行军,这一天,我们要完成剩余800多公里的行程。绷紧了一天的神经让我异常疲惫,辣椒、大蒜这些东西对我已经不怎么起作用,为了提神,我对自己使了狠招。


凌晨4点,装甲车在路上以75公里/时的速度行驶着。“一定不能睡着!车里面还有全班的兄弟呢!”想起临行前指导员的嘱托,我就不停地吃辣椒大蒜强打精神。最困的时候,我一再让贾排长拧我的大腿,甚至趁排长不注意,悄悄地用针扎自己的大腿。



下午5点,经过两天的长途行军,我们终于到达宿营地域。放下方向盘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终于战胜了自己,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责任和担当。


2010年10月14日 晴


我被“蓝军”“击毙”了!


今天,我们营作为“红军”部队,和“蓝军”利用激光模拟对抗系统进行了对抗。我这个驾驶员被调整为特战行动队员,参与了侧翼偷袭行动。我的衣服、头盔上坠满了激光接收器,枪上也安上了激光发射器。谁被“激光弹”击中,谁的头盔上就会冒出烟,根据演习规则,就算“牺牲”了。


上午8点,我们按时间节点进入阵地。这是典型的山地进攻作战,我们要沿山脊线突破敌前沿,剪断铁丝网,越过水坑、堑壕等障碍,最终夺取高地。


“冲锋!”随着连长一声令下,我们像老虎一样冲向敌阵,耳边满是战友们的呐喊声。


“康荣,快趴下!”突然传来班长急切的喊声,我抬头一看,前方大约100米左右有一名““蓝军””正举枪对我瞄准。“不好!”我赶紧举枪,想在敌人开枪之前把对方干掉。



“滴!滴!滴!”我身上的激光接收器突然响了起来,随后“噗”一声,我头上的钢盔冒出了红烟。完了!我被“蓝军”“击毙”了!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一发子弹都没打出去呢,就“光荣”了!泪水顿时蒙住了我的双眼。那一刻,我恨不得自己能倒在真正的战场上,那样的话我会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向敌人射出枪膛里的所有子弹。


但根据演习规则,我只能呆在原地,看着战友们向敌阵地冲锋,敌阵地上不时冒出蓝烟。不久,前方传来欢呼声,“蓝军”阵地已被攻克。这时我看到好几个和我一样被“蓝军”“击毙”的战友正垂头丧气地退出战场,他们和我一样,眼睛都红红的。


2010年10月15日 晴


如果这就是战场……


今天演习复盘总结,我又回到战场上,找到了自己“牺牲”的地方。


原来,在我的左前方,有一个伪装成坟头的“蓝军”暗堡。看着这个精心构筑的暗堡,我的脊背突然阵阵发凉,如果这就是战场,恐怕我早就……


军人生来为打仗,而打仗就会有流血牺牲,但战场不需要无谓的牺牲。站在“倒下”的地方,我在心里大声地对自己说:“下一次,我必须‘活’着冲过去!”


下午,两名记者来连队采访,当问到有谁“牺牲”了时,那些被打得冒了红烟的战友们都低下了头。这时,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呼”地站了起来:“报告!我‘牺牲’了!”



他们似乎被我这种勇气打动了,称赞说:“小伙子,你虽然‘光荣’了,但你是真正的战士。”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