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志愿军180师打赢了抗美援朝最后一仗

badianban 收藏 12 2069


我们志愿军180师打赢了抗美援朝最后一仗



我们志愿军180师打赢了抗美援朝最后一仗

苏州市交通局离休干部 郭维华

摘要:当战友们从土坑里将我扒出来时,我已不省人事,经抢救苏醒过来,战斗仍在激烈进行……

我们撤出阵地的这一天出奇的安静,是入朝以来最安静的一天,不见敌人一架飞机,没有一声炮响,下午4时许接到上级特大喜讯:17日20时30分敌人在“板门店”公开承认“以被战败”接收我中朝双方提出的停战条件,我们激动万分,欢呼雀跃……


[原文]1953年入夏,朝鲜整个战场经过多次大的战斗,美伪军第一防线均被我志愿军突破,我方阵地向南推进了20余里。敌军损失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停战谈判”将要达成协议。可李承晚在美国的支持下,背信弃义强行扣留我方被俘人员,并且狂妄叫嚣“还要北进”,这样使和平谈判再度中断。我军各指挥员对此无不愤怒,一致表示决心“一定要打开和平谈判大门”。

为了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再次配合开城谈判,7月中旬我志愿军在全线发起了夏季反击战役。我所在60军538团主要任务是:待友军突破敌人在金城川的第二道防线后接替友军继续向敌纵深发展追歼逃敌,并快速强渡“金川江”攻占敌最后一道防线“黑云土岭”,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团指挥所决定我们二营为前卫第一梯队。7月13日夜我们营从949.2以南阵地撤出,经过一个多小时行军到达“十字架山”后侧待命。这天夜里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就在一山脚下待命。14日的拂晓前我军强大炮火开始向敌主阵地发起轰击,约三十分钟后炮火向纵深延伸,友军开始向主阵地发起进攻,经数小时激战后,我营奉命进入战斗,接替友军从“十字架山”向“科湖里”继续穿插追歼逃敌,沿途死伤之敌到处可见。当我们越过一段公路时,突然遭到敌人阻拦射击。在前方551.6高地有敌人与我军对抗,营长叫我指派六连从右侧向敌人穿插包围,同时向团指挥部报告我营的进展情况,不到一小时,六连全歼551.6高地之敌,俘虏敌军30余人,缴获大小汽车各两辆。下午4时部队到达“广大洞”的金川江边,这时瓢泼大雨仍未停止,江水猛涨,桥已被敌人破坏,能否过江十分着急,我立即派五连一个排快速到江边查看。不一会儿两个战士来报告:江水很大,桥已被破坏。人只能淌水过河,但见河对面还有敌坦克汽车在活动,这时营长命令:以五、四、六机炮连的次序抢时过江。待我们过江后,首先对敌坦克、汽车进行围歼,共计缴获敌坦克、汽车10余辆,俘虏敌40余人。

而前面山上的敌人仍不断向我们射击,一直相持到天黑,经过对俘虏的了解(营部配有两名朝鲜联络员),前面高山就是敌人最后一道防线,主峰就是“黑云土岭”,在主峰一线的敌人是伪三师一个加强营和一部分撤逃回来的散兵,具体数目不详。大约是夜里八、九点钟,营长叫我与各连交代任务,四连从右侧山梁向上攻击,五连从左侧山梁向上攻击,六连为第二梯队紧随营指,机炮连在后,夜九时三十分开始行动。十时许,四连与一小股敌人相遇,经十多分钟交战敌全部缴械,俘虏敌30余人。主峰山顶的冷枪炮仍在不停地进行,部队边打边进,于15日凌晨3时许,五连占领了“黑云土岭”以东850.6高地,4时左右四连也攻上主峰西侧,守备在主峰之敌乱打一阵枪炮后,也就全部仓皇南逃了。天亮时我们二营全部占领敌人最后一道防线“黑云土岭”及其以东约1500米处的一道山梁。我立即向团指挥部汇报情况,团指挥部说,一营已在我们后面进到“黑云土岭”西侧一线了。营长随即布置四、五连向“黑云土岭”以东一线发展,并要求用一个加强排作为前哨设在665高地南山腿,这样全营防线东西长度约1400余米,要求各连抓紧时间构筑工事,并严密监视敌人反扑。营指挥所就设在“黑云土岭”主峰溃逃之敌的一个隐蔽部内,六连为预备队在主峰后侧,机炮连分随在四、五两连。我在与四连韩连长设置前哨时清楚地观察到敌人不少坦克和汽车在665高地南坡下的河口活动。我认为这可能是河水上涨逃不过去了。是打击敌人的好机会。我请示营长要用火箭弹或八二炮进行轰击,营长没有同意,他说:我们所带炮弹有限,主要用于还击敌人的反扑。再说,如果一打就会暴露目标,对我方不利。并要我很快回到营指挥所。这时已有两架侦察机开始在我阵地上空盘旋侦察。我预感敌人将要进行反扑了。我找通信排长边道石交代:一定要保障上下电话联系通畅。并向营长汇报了兵力部署情况。接着向团指挥部请求补充弹药。这已是下午5时了。经过两天一夜的追战,一口饭没吃,水也没喝,实在是又累又饿,头脑更是晕晕沉沉,筋疲力尽。但又想:指挥所设在“墨云土岭”,主峰目标明显对我不利,但又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在紧要的关头,团指挥部从二梯队抽送来一批弹药,我很快分发下去。但天已黑了,只好就地休息,待天亮后再说。

16日一早,天刚亮,敌炮一阵轰鸣,四连报告敌有一个排的兵力向前卫阵地反扑,已被我军击退,接着五连报告敌人的反扑虽然被击退,但发现敌人的反扑由点到面展开了。开始由一个营,接着一个团分三路向我军进攻。我十分着急地在电话中向团指挥部报告敌情并请求上级炮火支援,话只讲了几句,线路就不通了。我用步话机向团指挥部继续报告战斗情况,团部要我按照地图纬线说明我们各连的具体位置,当我正在翻看地图时一颗炮弹落在营指挥所后侧爆炸,防空洞一侧被摧损毁,电话员和报话员要往外跑,被我将他俩拉回,当我在地图上找到我阵地所在纬线位置时,话未讲完,敌机又一颗炸弹正好落在营指挥所上,我和两名通讯员全被炸起的山土掩埋在山下了,营部与团部失去了联系。当战友们从土坑里将我扒出来时,我已不省人事,后经抢救苏配过来。战斗仍在激烈进行,敌人兵力增加到一个团,在十余架飞机的配合下,分几路向我进攻,这时营长命令二梯队六连在营指前投入战斗,我坚持与上下保持联系。敌人数次进攻均被我军击退,战斗打得相当残酷。敌人是不甘心的,并下了更大的赌注。17日早8时许,敌集中了近一个师的兵力,在数十架飞机和强大炮火支援下,向我“黑云土岭”整个阵地发起了全面进攻。枪炮轰炸声连成一片,火光闪闪,烟雾弥漫,茂密的森林已变成一片火海和焦土。战斗打得十分残酷,我营指战员,在这场战斗中,充分发扬了英勇顽强,宁死不屈的精神,在弹尽粮绝的危难情况下,同志们有的使用敌人的枪炮,有的用石头,有的抄起铁锹、洋镐,与敌人搏斗。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坚守阵地,与敌人拼命到底。经过反复争夺,最终我们还是守住了阵地,直到夜九时许,接到上级指挥部命令说:你们二营打得很好,英勇顽强,完成了任务。军首长决定部队立即撤退,但绝不能丢掉伤员和烈士,经过打扫战场,转移伤员,于18日拂晓前部队全部撤出了“黑云土岭”阵地。据上级通报,这次战斗共计歼灭敌人1400余人。

我们撤出阵地的这一天出奇的安静,是入朝以来最安静的一天,不见敌人一架飞机,没有一声炮响,下午4时许接到上级特大喜讯:17日20时30分敌人在“板门店”公开承认“以被战败”接收我中朝双方提出的停战条件,我们激动万分,欢呼雀跃……

第二天一大早,朝鲜男女老少载歌载舞、高呼口号“志愿军万岁”、“金首相万岁”!并请我们一起饮酒,共庆胜利。

2010年6月30日写于苏州,此文已被收集到由八一电影制片厂等多家单位编制的《跨过鸭绿江》将于2011年2月出版发行,被评为一等奖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