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旅从军之履

自由炮手 收藏 1 59
导读:据我所知我军只有两次春季征兵,分别是1989和1990年,我而就是在1990年春季应征入伍的。 说起当兵,一直都是我的理想,因为自己本身就是出生在军人的家庭,父辈、爷辈都是职业军人,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也是在部队大院成长的。 1990年,我还在读高二,因为自己一直无心向学所以成绩差到了极点,估计连毕业都成问题。在学校就象在坐牢,每天上课坐在教室最后面的那张冷板凳上发呆。见到老师如见管教,一米八二的个头总抬不起头,同学们也瞧不起只会发呆的我。回到家里见到父亲就象老鼠见着猫一样的躲着藏着,连同在一桌子上吃饭

据我所知我军只有两次春季征兵,分别是1989和1990年,我而就是在1990年春季应征入伍的。

说起当兵,一直都是我的理想,因为自己本身就是出生在军人的家庭,父辈、爷辈都是职业军人,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也是在部队大院成长的。

1990年,我还在读高二,因为自己一直无心向学所以成绩差到了极点,估计连毕业都成问题。在学校就象在坐牢,每天上课坐在教室最后面的那张冷板凳上发呆。见到老师如见管教,一米八二的个头总抬不起头,同学们也瞧不起只会发呆的我。回到家里见到父亲就象老鼠见着猫一样的躲着藏着,连同在一桌子上吃饭也不敢有一点声响。在那个时期,我的整个世界就象身处西伯利亚的“黑恶世纪”,漫天飞雪,暗无天日。

事实上这是因为成绩差造成我极端自卑的心理。

妈妈看懂了我的心,也知道我再这样读下去也还是没有出息,就提出送我去部队看看怎么样。我听了之后仿佛看到了我人生的一丝亮光,因为这正是我想干的事,也是我可能逃离这“黑恶世纪”的唯一出路,但是父亲没有吭声。于是我期待的一丝亮光也在父亲的沉默中淹灭了。其实父亲也是早就看得出我的想法的,只是从军之路并非他对儿子所期望的,他不想自己受过的苦也让儿子去尝。

命运有时就是这么奏巧,父亲所在的机关每年都有征兵指标要完成的,那一年只有一个指标,几个单位互相推搪,不是这个的儿子未成年就是那个的儿子已超龄,最后父亲为了顾全大局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领下了这“投名状”,因为他并不知道他领下的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或是否能很好的完成。

别的事我不能肯定父亲是否有关系办妥,但我当兵的事,只要他首肯,这事绝对成!

结果一路绿灯,政审、体检等形式的场面也有父亲的旧部全程陪同过关(注:本人只是年龄不够,当年只有十七岁半,高中没毕业,但身体各项条件绝对过关)。我的理想和长期期待放飞的心情竟如此之快的即将变成现实,这时的心情真的难以言状。

在当地武装部欢送入伍的仪式上,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戴着一副茶色眼镜站在远远的角落在默默注视着我,我好象还看到他眼眶中闪着的点点牵挂……

人生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第一次坐火车和客轮都在参军的第一天经历了。昨天我还是在校的学生,今天突然成了一名应佂入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了,这一切的一切现实都是我期盼已久的,但又象是在梦中般的让人难以至信。

经过两天两夜的长途输送,我和我昨天的老乡今天的战友终于来到了部队,一个深山里的炮兵基地,一个完全陌生的大山沟里。我记得那天夜里九点多钟,我们下了火车就开始步行向驻地前进。他娘的,我第一次背着这么多行李徙步向一个不知有多远的目标前进,当晚脚底就磨起水泡了,但我内心的兴奋早已把这种痛苦掩盖,因为我很清楚我是来当兵的,当兵就得受苦。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看到昏暗的灯光下部队大门口的岗哨亭,这种营门的特征我再熟不过了,心想终于到“家”了。可谁知道到的营区大门又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才到了一个露天球场,接着就是点名分兵和接兵的程序。路上结识的老乡都各分东西了,幸好有一位姓徐的老乡和我分到同一个连队。

接着又走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到达我的连队(后来才知道从部队大门口到连队的距离约4.5公里,而我们部队的营区竟有十几平方公里)。

其实当我走进入营区就兴奋地感觉到象回到了家一样,因为这种环境我太熟悉了…… 静悄悄的夜,路上没有行人,不远处整齐的宿舍早已息灯,偶尔传来一两声老兵的咳嗽,连路边挺拔整齐的桉树散发出来的味道竟然也是如此的熟悉,微风吹动着树叶沙沙地响,仿佛象在为我们的到来鼓掌。路途的劳累已不知消散到那里去了……

早上,天刚蒙蒙亮熟悉的起床号就把我们这些新兵蛋子无一例外地叫醒了。我利索地下到操场集合迫切地打量着我们的营区,果然和我理想中的基本一致……整洁的营区、统一规划的营房、配套的活动场所……甚至可以用“漂亮”一词来形容。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部队当时是全军营房建设推广样板。可是接下的日子就不舒服了,正因为我们部队是推广样板,所以我们这批新兵除了按新兵训练计划进行日常的训练以外,还要在课余为建设新营房做大量的后期修整工作,如到郊野去挖草皮、填球场、挖水沟等等。而这些工作我在家是从来没有碰过的。在入伍前夜,父亲第一次找我面谈,反复强调要我在部队要有吃大苦耐大劳的思想准备,还说如果连队叫你去喂猪或去炊事班证明连队是有意培养你,你不但要服从还要做好,完满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等等许多语重心长的话。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思想通了有心理准备了,你行动的动力就大了,阻力就小了。所以我到部队的第一天下操就主动跑去拿扫把打扫班排的卫生,饭回也主动去帮收拾饭堂,训练方面更是得心应手样样名列前茅。虽然劳动时手掌起了血泡,训练时流的汗也比别人多,但我的内心是愉快的,心情是爽朗的,因为在我眼里这总比在课堂上坐冷板凳舒服多了。所以当兵的第三天我就在班里的民主推荐中高票当选了我们班的副班长。爽啊!在读书时我连组长也没能当过啊!这绝对不是父亲的关系,父亲也绝对不会利用他的关系对我在部队的成长加任何干预。

我仿佛找到适合我大展拳脚的广阔天地!而我的自信也在与日俱增!

20年后的今天,我回望我走过的人生之路,无论我是走在得意之时还是坎坷之夜,我所走过的每一步,以及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我总忘不了我的起步就是在参军之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