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一章

swxaqz 收藏 3 14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URL] 韩秩美在南韩长大,故乡在汉城边缘的一个小镇。从她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靠着她坚强不屈的韩民族特性将她抚养成人。读书,进入中国武汉大学深造。母亲送她来中国读书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在中国工作。而后为什么会把母女俩抛弃命苦的母亲也没有透露太多。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韩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韩秩美在南韩长大,故乡在汉城边缘的一个小镇。从她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靠着她坚强不屈的韩民族特性将她抚养成人。读书,进入中国武汉大学深造。母亲送她来中国读书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在中国工作。而后为什么会把母女俩抛弃命苦的母亲也没有透露太多。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韩秩美得以在武汉大学完成学业,并对中国的文化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她喜欢中国,喜欢这个充满活力的“新生国家”,或许她的喜欢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期待。

中韩有太多渊源,她与中国也结上了不解的情缘,不是恋爱的那种,而是亲情的寄托。父亲在那一年失去了联系,很多人都相信她父亲做了违法的事情,而被关押。而她,一直相信父亲是一个好人。

毕业回家,母亲这几年的化妆品生意越做越红火,主要是韩国人会化妆,舍得化妆,广告一下子就打响了。产品也销往中国,这一切似乎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直到有一天,很有权威的母亲告诉她“给你读的中文不是白读的,你得去深圳看看,市场查找西米达!”

接到这个任务的韩秩美乐坏了,听说父亲就是在深圳遭遇不测的。于是欢喜地回答:“一定完成任务西米达!母亲大人放心西米达!”

从汉城搭乘飞机到达北京停留几天后她买了前往深圳的机票,此行要前往深圳。

在北京逛得太累的缘故,韩秩美睡到了很晚才醒来,在没有任何闹钟提醒下,她以为自己要误点,匆忙抹了淡妆,提上重重的行李拦下一辆计程车,前往机场,赶上九点钟的航班。

走到检票台,递过票后检票人员满脸疑惑问她:“您是中国人吗?”这句话让她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份被人看透了似的便很奇怪的问:“这跟机票有什么关联吗?”

“没有,很抱歉我们为安全着想必须了解一些情况。”工作人员在一旁连忙答道,又问:“您是韩国人吗?”

“是的,我要去深圳工作。”韩秩美说,“这是我的身份证,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一手掏出一张护照给他,工作人员接过后仔细看了看,这是一本来华签的护照。工作人员带着微笑说,“真是抱歉,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了。”韩秩美接过证件放进包里走进去。

回头不经意间看了几眼,发现无论老外还是中国人检票都是很快的,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麻烦?带着疑惑上了飞机,座位在靠走道一边,立即做好将安全带系好,拿上一本印有大量韩国文字的书刊慢慢欣赏。她的旁边有一个座位,是靠窗的,很多人在准备起飞的时候都赶来了,但是却未见靠窗的人来。也许没有人,她想。

在起飞前的最后一分钟,一个青年不急不躁地走进了飞机,并不是他不着急,而是他办公到这会才得以回去。十分钟前,他才感到这里,然后买了票。进去后,他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回公司了。

他寻思着,一眼扫视机舱发现了机舱里唯一的一个空座位,同时看见了一位眼睛紧盯着小说的美女。他的座位是靠窗方向,所以他必须借道才能入座。满脸微笑,保持华为员工饱满的精神状态,向座位走去。

“美女,方便让一下吗?”他的话并没有引起韩秩美的注意,还在看她的书,很久才察觉到有一个人在她旁边站了很久。难道这个座位是他的?她想…….

李瑞智以为这位美女不懂得中文,看她所看的书全是韩文,理论上讲这位美女因该是韩国人。他的韩语水平停留在打游戏机所能熟悉的一两句,所以能用得上的很少,只记得有一句“杀狼西米大”意为“我爱你”可是现在能对她讲这样的话吗?“安宁哈...西米大?”李瑞智硬生生地说道。

美女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站了起来给他让了座位面带微笑地说:“安宁?”

坐下来后,李瑞智小声地问:“美女你会中文吗?”

“会呀!你是中国人?哧哧(她笑刚才他说的话变扭),我还以为你是韩国的呢?‘安宁西米达!’”韩秩美回答道。

对方为什么会这样说呢?难道她不是韩国美女?李瑞智怀疑自己的感觉出了错,便问,“你不是韩国人?”

韩秩美说:“你认为呢?”

“从进来的那一刻起,我便注意到了你这一身的打扮,很‘韩流’,也注意到了你手上的这一本书,我敢肯定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韩国人。恩……”李瑞智迟疑了半许说,“我想如果是一个热衷于韩国文化的中国人他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全部装扮都换为韩国的牌子,即便他刚从韩国来。”

韩秩美说:“我就是刚从韩国来的,刚才见你说韩语还以为你是韩国人呢。但是听那声音那么生硬,怎么说也不可能是韩国人。你猜的没错,我是韩国人,我叫韩秩美,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李瑞智。”他说,“我刚刚从客户那边谈判回来,很巧没有错过时间。咦,你是韩国人?好巧哦,我的客户也是韩国人耶。跟韩国人做生意好难,客户都是很难缠的。大多都太会为自己的公司争取利益了,并且韩国客户很有自己的原则。”

韩秩美说:“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们评价哦,你说的没错,我们的民族是一个很团结的民族。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国家自己的信仰而拼命维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但是你说我们的商人很难缠,你可能还没见识过日本人罢?他们才是斤斤计较的狭隘民族。这可能是跟他们生活在一个岛国,资源匮乏有关系吧,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也不容易。”

李瑞智说:“这么说来我还没有碰到真正对手咯!”

“恩”韩秩美点点头,“我们民族工作很认真很严谨。但是有时候也需要放松自我。”

“你这是第一次来中国旅游?”他问。

韩秩美轻轻摇头,琢磨着这家伙是不是在打听什么消息?很多的事情在人前是不能随便的说出去的,比如她这一次来的目的,这是一个商业机密。“我要到深圳办一些事情,这个是不能说的秘密。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来的目的。”

“我当什么呢?”李瑞秩笑道,“我也是在深圳工作的,目前在华为集团做业务员。”

“我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神秘的,不妨告诉你好了。我母亲在韩国开了一家化妆的公司,有相当的订单是在中国客户给的,为了节约成本,她想在深圳开一家相同的公司。我这一次来的目的也是要调查一下市场之类的。”韩秩美想想觉得好像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改口说。

“听你的汉语水平应该是在这里读过书吧?我是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的,选修了一门日语的外语种。”李瑞智看着她问,“你呢?”

韩秩美一愣,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她说:“很巧哦,我也是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好几年了。恩?你不是说你是选修日语?那为什么你会说韩语?自学的?”

“不,我的一个朋友教我讲的,说是教我讲,倒不如成为他的陪练,那日子真是苦不堪言。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毕业的?我06年毕业的。”

“我是07年才毕业的。”

“这么说我还是你的学长啰?幸会....幸会。”李瑞智说,“想想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总是不把知识当回事,没有好好的把握学好应该学的东西,现在出来了,学习的机会也相应的减少了,自从接触做业务这一职业。‘发现知识固然重要,但没有能力去应用也是枉然。’这一点很重要。关键是学习,实践也同样重要。”

他出生在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了,父亲的一个刑警,正因为这样。父亲的责任注定了他要把他的精力大部分放在为人民的利益上面。父亲的这个角色,无论怎样努力尽好做父亲的责任都无法给李瑞智应有的父爱。从事着特殊职业的父亲并不是每一天都能够准时回到家中的。当然一周有一两天不见人影是很正常的事情。母亲是从事商业的普通母亲,每天卖着水果,跟大街上的小摊贩一样吆喝着。从事的行业不被人叫好,但他知道他的学费、生活费、零花钱很多都是在母亲的腰包里得来的。

父亲的薪水也不少,但就是不见有过放到母亲的手中,因为他的职业注定他要为工作自己掏腰包。

他的父亲想让他从事像他这样高尚的职业,母亲的及其不愿意儿子这样,因为她害怕有一天自己的亲生骨肉会重复老头子这样失败的人生。于是他顺从母亲的意思安分守己地上了大学,然后做一名业务员。

已经起飞很久了,这时候韩秩美突然感觉浑身发冷,旁边的李瑞智察觉到了她双手在发抖,并且很难受地缩身。他好心地取出了一件较厚的衣服递过去说:“现在这样的月份北京还没有南方那么暖和,原本以为会很冷带来了这么厚的衣服。来北京以后,以为用不着了,没想到现在看来它还是派上了用场。”

韩秩美披上衣服后感觉暖和了些许:“干木擦斯木尼达(谢谢)”她说“小时候经常犯的老毛病,现在没有那么频繁,不要紧的。”

李瑞智的手机响了,是他的同事彭讯杰打过来的。彭讯杰是这次来京谈判的同事之一,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同他一起走,也许是呆在那儿找他的旧情人去了。打电话过来无非是让他回去复命的时候向公司说明一下他在处理完后面事宜才能回去,大概会晚两天。

此次共来了三个人,另外的一个朱智秋是临时接到新的任务转而去到另一个地方,于是便有了开头这一幕。

早在昨天,刚刚谈判完,签好订单总部的人就知道了所有情况。对此事并不满意,碍于对方是比较难搞定的韩国人,所以还是认为谈判比较成功。李瑞智所在的公司并没有受到这次次贷危机的影响,反而迅速以自身的品牌优势打造新的局势,开阔新市场,扩展新的业务。当然,这些离不开研究人员的日以继夜专心研究,将创新为发展的突破点进行企业扩展。还有业务员的越来越熟练的谈判,说服能力越来越强劲也是一个优势。这些员工的努力带来订单,加之工厂的运作,良好的售后服务,最终才是成功。

李瑞智并不是一个适合做业务员的人,在谈判的时候却能够找出足够的理由让对方信服,上级王化宗经常戏言,总有一天他会改行成为一名律师,因为李瑞智谈判时像是在收集证据破案一样。

他们下了飞机后,得知韩秩美在深圳还没有落脚的地方时。李瑞智细心地帮她联系落脚的地方,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没办法的他只能联系他现在的房东,那儿还有一个套房。挺不错的,了解到韩秩美家庭富裕,便没有什么犹豫的,直接给她搬过去住下了。这样在韩秩美心中感觉到这位中国大哥心地和善良。

回到深圳的李瑞智并没有马上回公司报到,而是陪异国美女逛街了解周边的情况,以便不至于迷路。这也只是他为了让她感觉到中国人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热情大度罢了。因为都是同一个学校出来的,所以年轻人的话题一般只是局限于学校的生活呀!什么趣事呀!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讲,他所结交的外国朋友,感兴趣的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而外国人结识中国人时,感兴趣的是中国的文化,悠久的历史,还有孔子留给我们的传统美德。历史的事情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便可以说的清楚的,有时候面对韩秩美专注而又难以解释清楚的问题时,李瑞智便不能回答的上来,就要难以下台阶了。在李瑞智那份认知上,对于韩国这个国家,一个岛国,没有优良的历史文化,长久以来都附庸于汉文化。

韩国人也正因为缺乏优良历史文化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抢夺中国的汉文化,那骨子里的自负情怀使得韩国人厚着脸皮四处宣扬韩文的优良。熟知,当年他们的君王正因发愁子民们对汉字的发音不正确才造出的这种韩文,说白了,那就是音标。用来学习汉字的音标,而如今他们却违背了祖先的意愿,愣是把这种音标当做文字使用,韩国的历史是悲哀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韩国人做人处事方面在如今发展形势上还是很优秀的,所以他要接触了解,并不是韩国卑微的文化,而是他们做人处事方面,以便于日后再遇到韩国客户的时候不用那么难以应付。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