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个人解读,从北伐前后认识蒋介石

找抽泻火胀眼睛 收藏 37 4161

我们说孙中山先生是一个先行者,应该是非常的适当的。今天很多人在苛责孙先生,我觉得是不能体谅探路者的艰难;也不能正确的正视那个时代我们民族固有的局限。先行者必当要尽探路的义务,而且也应该是一个宣传家,理论家,活动家,幻想家。这些工作孙中山先生都做了,他倡导革命,他心里有一个公义社会的理想,这个理想让他在探索中不断的扬弃认识的局限,他一次次的修正着行路的方向,逐渐的清晰出未来中国的架构,至死,他都在为完善这个架构做着理论上的努力。也许,孙中山先生于实际的行动能力上有所欠缺,但是,他终究为我们民族勾画出一个复兴的蓝图,他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于是,后来的革命者,都自称是孙中山先生的信徒。

孙中山先生一直不遗余力的寻求同路人和支持者,他不是先知,他只是一个先行者,但是他复兴民族,建立民国的信仰是一贯的,他的革命的意志是坚定的,终于,他的三民主义有了大批的追随者。

他不断的在革命的实践中修正、丰富、发展、定义他的理论,这是任何先行者和探路者必有的过程。他最后的认识是,要救中国,要实现三民主义,必须要在中国打到帝国主义,现实的中国就是一个被帝国主义半殖民的中国,这是他最后的认识。因此,他要与中国共产党人同路,他也寻求到了苏联的支持。遗憾的是,他没有把他的主义他的思想理论化系统化,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做清晰的定义和修正了,于是他的追随者和信徒们就可以一个主义,各自表述了。我个人认为,孙中山先生去世后,他的同党和同盟急剧的分裂,与孙中山先生来不及完整而坚定的表述他的思想有很大关系。

虽然第一次国共合作只有两年多时间,但是,对于中国统一的意义却是无比巨大的,而因为后来的分裂,其中一方的努力和成绩被淡化了。

由于很多原因,我对何应钦是不报好感的。但是如果认为何应钦是一个草包窃据高位我们就错了。 我们来看看1927年10月何应钦在《今后之中国国民党》中是怎么认识的:“国民党员不愿做实际的工作,结果共产党人很自然地把这项工作担负起来,使我们的党同工农分离”。 他认识到,从“革命运动”中清除出去的,是那些曾经在革命期间向国民党灌输活力、纪律和献身精神的人。既然在当时国民党人就有这样的认识,那么他们何以对帮助大革命取得北伐胜利的共产党人举起屠刀并不顾一切的不惜与支持大革命的苏联一刀两断呢?

有人说当年蒋介石到苏联考察时就已经清醒的看到走苏联的路就是走独裁的路,是与三民主义根本冲突的。蒋公能有这样的认识,能够说这番话,我印象是到了台湾之后吧?至少他能这样看问题也应该是能够从容的对宋美龄喊打铃之后吧。蒋介石是1923年8月去的俄国,在当时,列宁还在,托洛斯基还在,当然斯大林也在,况且那个孙逸仙博士代表团是主要赴俄考察军事的,又叫孙中山军事代表团。而当时蒋介石的思想言论完全是赤化的,他称俄共为姊妹党,称俄共为同志,我认为是真诚的,但是,这还不是蒋介石思想最左的时期。他考察了苏联党的组织,军队的组织,政府的组织,总体的结论是正面的积极的;当然,他也感受到了苏联党内的派系斗争。

真正让他对苏联失望的,我认为是他的一个愿景不能因苏联而实现。这个愿景在他启程赴俄时还只是孙中山等人和他的一个依稀的愿景,但是通过蒋介石在苏联的考察的深入,这个愿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了。那就是把国民革命的军事力量建立在西北。为此,蒋介石作出了孜孜以求的努力;我以为这个时期是蒋介石著作最丰的时期,他为了这个愿景规划了非常细致的蓝图,计划、纲领、步骤、各种分析面面俱到;可惜这些文件资料的原文我们不能看到。但是,必须承认蒋介石为了这个蓝图付出了非同一般的辛劳。比如《中国革命的新前景》,比如《致苏俄负责人员意见书》,比如作战计划、 宣传计划、保障计划,不仅仅是这些。

但是,由于苏联人的原因,这个愿景只能成为愿景了。由此,蒋介石对他的世界革命的信心动摇了,不再认为苏联会无私的平等的帮助中国人民了。而我想最关键的是,他想要在西北乾纲独断,独当一面的幻影破灭了,他又想甩手不干了。

然而,蒋介石的这一次外事活动却是非常成功的,他和俄共和GC国际交流了中国革命的意见,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下一阶段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俄共和国际的同志都在赞扬他。

回国以后,虽然他有些消沉,但是,孙中山在联俄和建军上已经离不开他了。

从1923年3月起,孙中山的国民党就一直在接受苏联的资助,在相互坦诚的交往中,大革命的统一战线形成了。

1924年1月20日,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期间因列宁逝世,大会休会三天。孙中山同志作了重要报告,大会发出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发动工人农民的宣言。李大钊、毛泽东等共产党人进入了国民党中央领导层。

从此,由于苏联和GC国际的支持,由于中国共产党人的参与,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风起云涌的时期,那真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有人说青年时代的蒋介石是一个浪人游侠式的革命志士,我觉得很形象。合则同,不合则去;同与去反正都是革命的。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的歌声燃起了蒋介石革命的激情,他纵身投入了革命的洪流之中;他从这里开始了他辉煌的一生。

从1923年3月起,孙中山的国民党就一直在接受苏联的资助,在相互坦诚的交往中,大革命的统一战线形成了。

《剑桥中华民国史》有这样的论述:

如果国民党孙中山没有与中共和苏联组成统一战线,国民党人十之八九不可能取得全国政权。国民党借助于共产党人的建议、特别是苏联物资支援和组织技巧,按照俄国共产党的模式改组;一只党领导的受过政治灌输的军队得以建立起来;青年干部到军阀割据地区的工人农民中去,鼓励和组织工农支持革命。

可以说,公平的说,当时年幼的共产党和重生的国民党都是以苏联为靠山的,苏联对大革命的支持和后来大革命的发展是有决定作用的。 而且我也相信,当时列宁孙中山蒋介石都把中国革命看着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们合作的基础是反对帝国主义。他们是为信仰而合作的,他们的合作是有诚意的。

苏联人虽然否决了蒋介石把革命的军事基地放在西北的战略方案,当然对蒋介石精神上多少是个打击;但是,不得不承认苏联人当时在人员上,组织上,资金上和武器上对中国革命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是他们的帮助,国民党有了黄埔军校,有了自己的国民革命军。

组建黄埔,蒋介石是受命担当了军校筹备委员长的。可是他为什么要气哼哼的负气出走呢?表面上看他似乎是对联俄联共有保留,甚至说他认为苏联与帝国主义也就是五十步一百步,包括后来周恩来都认为他当时就是一个伪装左倾的右派。但是,我却相信,蒋介石当时确实有世界革命的理想和反对帝国主义的精神。他希望得到黄埔,而他要得到的黄埔必须是有其个人权威的黄埔,不受廖仲恺和苏联人中国共产党人直接制约的黄埔。因为,他比其他人更懂得武装;比吃军阀们的亏吃怕了的孙中山更懂得什么叫枪杆子。这一点,毛泽东都叫他老师。

孙中山被蒋介石拿了一把,最后孙中山妥协了,满足了蒋介石的全部要求,蒋介石得到了他想要的。当初蒋介石递辞呈时,孙中山这样批示的:“该委员长务须任劳任怨,勉为其难,从穷苦中去奋斗,百折不回,以贯彻革命党牺牲之主张。所请辞职,碍难照准。” 真是知蒋者国父也,蒋会任劳任怨吗?他是不会为人作嫁的;蒋会勉为其难吗?除非满足他个人的权力。蒋会“从穷苦中去奋斗”吗?想都别想,蒋介石是一直都是有办法的。

“任劳任怨,勉为其难,从穷苦中去奋斗”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廖仲恺这样的只知道主义的理想主义者去践行吧。

孙中山联俄联共的政策确立后,GC国际和苏联的支持迅速到位,鲍罗廷,加仑将军,巴甫洛夫将军等几十位政治军事顾问先后来到广州,帮助孙中山革新了国民党,建立了黄埔军校,组建了国民党真正能掌握的军队。这些援助对于孙中山蒋介石等“从穷苦中去奋斗”的国民党人是决定性的。我尽量使用西方人的资料,《剑桥中华民国史》记载,就黄埔军校的组建和开办,苏联政府提供了300万卢布。苏联人很重视宣传,还为国民党开办党报和刊物提供了资金。更奇特的是国民党军官的薪水是鲍罗廷在支付的,我能够想象的是,由鲍罗廷给在广州工作的苏联人发工资。当然,所需要的军火武器也由苏联提供。

中国共产党人也被发动起来,他们很多人激情的奔赴到军阀割据地区的工人农民中去,向他们宣传国民革命的理想,这使得共产党的群众基础得以扩大,党员也大大的增加了。以致后来何应钦也在反思,为什么““国民党员不愿做实际的工作”呢?

我认为是态度决定一切,论资源,没有可比性,论外援,国民党拿了绝对的大头;那么论两党的人才,我想一直到国民党1949年退出大陆,其人才在量上质上也是共产党远远比不了的。但是,国民党人才虽多,但更多的是革命的票友,若要他们“任劳任怨,勉为其难,从穷苦中去奋斗”,那他们很可能就不国民党了。蒋介石早期就对这帮人深恶痛绝,见诸于日记:“世人虚伪,本党同志,优秀者或死节,或远离,现在所见者,只有趋炎附势,争权夺利,吹牛拍马,以公济私,卑陋恶劣,互相利用挑拨之徒”,蒋公大骂他们“贪似狼,猛似狗,蠢似豕”。可是最后,蒋公却与这些人沆瀣一气,而把那些有献身精神的同志赶尽杀绝。

孙中山创建黄埔,是借鉴苏联建起一支平天下的党军,而谋得了校长职位的蒋介石却是深谙中华传统文化和中国国情,他把未来的国民革命军的中坚作为门生来培养。

1925年,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逝世了,他留下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遗训。他的同志纷纷接过他的大旗,国民革命的理想深入人心。1926年7月,光荣的北伐战争把大革命推向了最高潮。

北伐军一路血战,一路高歌;发动起来的人民也高唱着“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投身洪流,整个中国都在燃烧,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也抑制不住激情的讴歌“呀!这掀天倒海的潮流……”

军阀们在崩溃,列强们在战栗。那么列强们是怎么看待这风起云涌的大革命的呢?

一次大战以后,列强们在远东,在太平洋区域平衡出一个华盛顿体系,这个体系确保了以英美日为主的三大列强在中国的共同支配的局面。而这一场以打倒帝国主义为诉求的革命,他们肯定是不会高兴见到的,帝国主义者们要维护远东的次序和利益了,先礼后兵的通牒广州国民政府已经收到了。

我们还是用《剑桥中华民国史》的资料来说明列强的态度:

3月24 日,北伐军攻入南京,侵入日英领事馆和美系大学。英美军舰随后炮击南京市街,约2000中国人伤亡。

在当时,我们中国领水域有列强170余艘军舰,他们的陆战队也逐次的上岸了。列强们会武装干涉吗,列强们的底线在哪里?

但是,南京的炮击日本却没有参与,他留下来是准备唱红脸的。日本人认为,如果继续以强力的武力干预,必然会为正在兴起的中国民族主义推波助澜。必须一手硬,一手软,怎样引导已经势不可挡的洪流不至于摧毁列强们在中国的利益呢?帝国主义者一向对于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是得心应手的,中国由什么势力当政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政的势力能不能代理帝国主义的利益。日本人代表列强带着莫大的善意来寻求与新势力沟通;而同时,当革命军已经进入了江浙上海当时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重地的时候,他的领导人也面临一个真正的选择。

上海这个城市对于蒋介石有着特别的意义,他在那里有长期的生活经历,有很多的故交和同志。当蒋介石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身份进入上海的时候,江浙的资本家金融家和买办们已经行动起来,因为他们已经感到这场针对帝国主义和军阀的革命对于他们可能是灭顶之灾。也许他们有些人会向总司令表白说他们是支持革命的,但是也请总司令考虑这样的革命是不是太过激了。同样的,英美等列强也说我们的革命是激进革命。

确实的,上海的工人阶级在革命军迫近上海时已经表现出来了他们的战斗性,因为共产党也只有在上海才能找到教义里承认的中坚力量,所以深度的着力于此。这必然会使中国的买办和大资本家们感到危机,虽然这场大革命的对象并不是要推翻中国的资产阶级。

也还是《剑桥中华民国史》的资料,买办和资本家和蒋介石进行了沟通,“要求蒋介石防止过激的革命行为发生。上海资本家在3 月末同意向他提供首批预付款300 万元。作为回报,蒋介石答应制止上海劳工骚动。”

怎样才能制止上海劳工骚动呢,最好让劳工与劳工相互骚动起来,这样就可以让这场革命更具有过激的色彩,那么主导了激进革命的祸首必然是共产党和他所领导的工会。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蒋介石与上海的帮会组织有相当的渊源,于是412的事变一开始更象是两派劳工阶级的内斗。

年幼的共产党措手不及,应对失策了。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复杂的局面,他们的领导机构在空转,事实上这个时候不空转也已经晚了。蒋介石的国民党已经决心“从革命运动中清除共产党势力”。这是一个合同的履行问题,当412“数以百计,或许是数以千计的共产党人和工人,在这次血腥的清洗中被杀害。”以后,4 月25日,上海商人和银行家兑现了余下的700 万元。

我们不得不说这是可耻的叛卖。

蒋介石的国民党叛变了,他再也不可能从苏联人那里拿到一个卢布了。但是,不用急,唱红脸的日本人早就给了他定心丸。蒋介石的国民党把激进的共产党人清除出国民革命之外,列强们在中国希望看到一个“保持稳定的中央政府”,“华盛顿会议体系可望最后到位”。

帝国主义者的确是一帮虚伪的东西,一贯如此。支持和提携没有马上转变为看得见的东西,但是,卢布没有了,对已经发展到约50万的蒋介石的军队和他的政权却是现实问题。好在他已经拥有了中国经济最集中最发达的地方,江浙的资本家们虽然兑现了1000万元,但是,“笔款项仅仅提起了蒋介石的财政胃口,因为他的军费每月约达2000万元。他派出专人逐店逐厂要求捐款。例如,命令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捐款50 万元;华商电气公司捐款30万元;先施公司捐款25万元。当资本家回避时,蒋介石的代理人就采取恐吓、敲诈,甚至绑架的手段。欧文•查普曼报道‘富有的中国人会在家中被捕,或神秘地失踪于街头……百万富翁以‘共产党’的罪名被逮捕。在近代,上海从没有在以前的任何政权之下,经历过如此恐怖的统治。’蒋介石的财政部长宋子文甚至在北伐后公开承认,‘战时,我们或许迫不得已采用了非常手段筹款。’”。这段《剑桥中华民国史》的资料反应了什么,这让我们看到蒋介石的受到帝国主义列强称许的“反激进”政策比共产党人的作为更激进。

但是,列强们军舰的炮口不在是对国民党的威胁,1927年4月18日,412后仅仅六天,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了。不要忘了,“3月24 日,英美军舰炮击南京市街,约2000中国人伤亡。”而现在,蒋介石的新南京政府已经在与条约国相互探讨下一歩如何打交道了。

但是,杀戒一开,更大规模的流血就不可避免,部分悲愤的共产党人选择了反抗。于是,蒋介石的南京政权必须明确的向他的支持者证明他的政权反共是彻底的,决绝的。从1927年的412到1928年上半年,在上海就有30多万激进分子被杀,这个数字也是外国人提供的,我感觉需要审慎的对待。但是,这种慑与帝国主义列强的军事压力和利益诱惑下的叛卖,不惟与共产党人就是国民党内部的割裂也是难以弥合是。

共产党在后来一直宣传说大革命时的蒋介石是一个打着左派幌子的真右派,是伪装革命。然而我个人的观点不这样看,蒋介石确有投机的一面,但是他对于革命和信仰还没有来得及做深入的哲学思考,而孙中山先生把一支不同于军阀武装的武装力量交给了他就去世了,这支武装一夕之间把蒋介石推到了国家领袖的地位,在外在的压力和个人权力的诱惑之下,蒋介石违背了孙中山打倒帝国主义的初衷,叛卖了国民革命。

蒋介石的信仰是游移的,但有一点他是确定的,那就是实力,这是他多年对中国现实的观察和对孙中山革命实践的总结得来的。蒋介石钟情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但是他喜欢运用糟粕的部分;蒋介石钟情于三民主义,但是民权和民生不能有碍于他的革命;蒋介石钟情于共产主义,他甚至认为摧毁资产阶级本身是道德的行为;蒋介石还并不排斥军国主义、法西斯蒂,因为他在其中看到了集权和效率。你可以说蒋介石信佛信道信基督信财神,但如果说蒋介石信人道、信民主、信自由,打死我我也不信。

也许有人要说,蒋介石也是一个探路者,我可以信;但是,他是一个非常失败的探路者。他的失败首先是人格的失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