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二

wujin794793160 收藏 25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这位侦查连连长帅青山,是一个性格直爽而且比较诙谐的人,平时爱说说俏皮话和歇后语,可干起活儿做起事来却非常认真,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他不但侦查工作有两手,指挥作战也得坚决和顽强,深得同志们的赞赏。因为他长的高大粗壮,上级领导和同级的同志们都亲切地管他叫做“大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这位侦查连连长帅青山,是一个性格直爽而且比较诙谐的人,平时爱说说俏皮话和歇后语,可干起活儿做起事来却非常认真,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他不但侦查工作有两手,指挥作战也非常坚决和顽强,深得同志们的赞赏。因为他长的高大粗壮,上级领导和同级的同志们都亲切地管他叫做“大帅”。


自从他踏上了到处弥漫着硝烟、颤动着火苗的朝鲜土地之后,看着美国人的炮弹和炸弹吞没了一个又一个和平的城镇和村庄,面对着灾难深重的老人、小孩儿和妇女,心底的仇恨就如同烈火般在燃烧!


他手握着伴随自己战斗了多年的驳壳枪,在这生疏的土地上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他们这个连队随同大军一起转战千山万水,歼灭了一股又一股敌人,经过几十个白天和黑夜的浴血奋战,把侵略军从鸭绿江一直赶到黄海北道。


帅青山的目光落在用得已经非常破旧的地图上,寻找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目前已经到达平壤东南方了,前面再过去不远就是三八线了。


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四十了,除了呜呜的风声,在一片泛着雪光的夜色中四周显得一片寂静。摁灭了手电筒,几个扎着脑袋围住手电光线的战士这才一一散开来。


“就到那里休息一会儿吧。”帅青山折叠好地图,用手电筒指着前面不远处一个黑乎乎的小村子,对大家道。


众人看了看前方那个残垣断壁的小村庄,任然十分小心翼翼地靠了上去。


这哪里还能算作村庄?一片雪地上到处堆着落满积雪的残砖烂瓦,到处都是半支撑着的废梁断柱。仅有的几间被烟熏火燎过的破屋,几扇小木门被北风吹得摇摇晃晃,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一股浓浓的焦糊味儿,刺激着人们的鼻子和嗓子……


战士薛小虎端着枪,慢慢地走到一间小屋前面,上了两坎台阶,轻轻地推开门。一道手电的白光照射进去,他猛地惊叫了一声:“呀——”


帅青山闻声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另外几个反应较快的战士也紧随其后,跟着冲进了屋子。


借助手电光缓慢地四处照耀下,眼前的惨状使他们完全惊呆了:屋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朝鲜群众的尸体,他们光着身子或卧或立。每个人都睁大着恐惧的眼睛,每个人都被利刃开膛破肚内脏流了一地,全都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其情其景实在令人惨不忍睹。

就连帅青山这个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的老兵,也觉得一股寒气直冲头顶,每一根寒毛都竖了起来。他转过身轻轻地摇摇头,对二排长庄永正道:“二排长,快把乡亲们的遗体掩埋了!”


帅青山的脸紧绷着,两眼通红,茫然地走回原地,嘴里喃喃地骂着:“简直是一群恶魔、野兽、畜生!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没了!”


就在他胸中烈火焚烧的时候,突然,一个细小的响声引起他的警觉。帅青山的神经立刻绷紧,马上进入了战斗状态,同时低声喊道:“大家注意!有情况!”


战士们得到警告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都端着武器猫着腰,侧耳倾听着发出声响的方向。

声音时断时续,是在一间断墙里边传出来的嘤嘤哭泣之声。好似妇女的声音,又好似孩童的声音。


一班的副班长刘海涛贴近墙边,侧身用枪口推开半掩的小门,这下他听得更清晰了,是个孩子的啼哭声。


“在这儿!”刘海涛喊了一声道


帅青山走进去,打亮了手电筒。只见在地炕上破烂的棉絮堆里,坐着一个年约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手电光线一闪,刺得她赶紧用小手背捂住眼睛,吓得不敢做声了。


这孩子依偎在一个妇女身边。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妇女,趴在地炕上一动也不动。


帅青山喊了声:“腰包!”(朝鲜语“喂!”的意思)


女子并没有答应。帅青山走过去俯下身一看,这女子侧着脸已经发青了,嘴角流出的一丝鲜血早已干涸。把她身体用点力翻转过来,只见她前身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烂不堪,身上到处血迹斑斑,显然已经断气多时了。


帅青山的心在隐隐作痛,抬头看看地炕上可怜的孩子,轻轻摸了摸这孩子冻得冰凉的小手,心里一震,赶紧把这双小手握在自己一双粗大的掌心里,压低了嗓子亲切地问道:“腰包!就剩你一个人吗?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孩子好象突然醒悟过来一般,赶紧从他的巴掌里挣脱出小手,恐惧地看着面前的这位陌生人。


王晓福、薛小虎和刘海涛等一众人都围了过来,轻声细语地向这孩子问话。孩子瞪着大眼睛望着他们,不知是害怕还是听不懂他们说的朝鲜话。


这时,另一个战士林磊发现孩子冻得瑟瑟发抖,立刻从身后的背包上取下棉大衣,轻轻地披在了孩子的身上,孩子惊恐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林磊把背包重新背好后,又伸出蒲扇大的手掌,替孩子轻轻擦去小脸儿上的泪珠。孩子看着他,眼光渐渐变得亲切了。


王晓福递过去两块馍馍片,孩子瞧了瞧他,迟疑了一下,低下头,眼光落在母亲的脸上,最终还是接过了馍馍片,递到母亲的嘴边。


馍馍片在母亲苍白的唇边略一停留,掉落在炕上。孩子看着母亲发青的脸,吓得再一次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帅青山的心,象被惊雷震碎一般!怔了怔,上前轻轻把孩子抱起。孩子不依了,双手抓住躺在炕上的妇女,双腿上下乱踢腾着,大声地哭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帅青山狠狠地咬着嘴唇,从不流泪的眼睛也噙满了泪花。薛小虎眼泪汪汪对王晓福道:“排长!我想不通,领导为什么光叫咱们侦查连在后面,不让参加战斗?!”


王晓福望了望连长,瞪了薛小虎一眼,却没有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