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没有目的地的机票

在那个清冷的年尾,她突然萌生了一种忙不迭想要逃离这座城市的欲望。她感觉身体中蛰伏了几十年情绪终于不可抑制地喷薄而出。思忖良久后,她终于在一年的最后一天买了一张没有任何目的地的机票。她站在候机大厅里看着隆隆起飞的飞机宛若一只洁白的大鸟,想象着气流就是这样穿过她的手指,试想着自己正是以每小时几百公里的速度远离过往的离殇,所有的习惯,所有寂寞和孤独。


刚登机,她就迅速找到自己的座位用冷漠的表情将自己深深包围起来,余光瞟到一位干净整洁的机组男空乘正定睛看看自己,小姐,你是一个人旅行吗?她哑然一笑,她并不在意此次旅行的目的地,而是通过两小时飞行完成一次心灵的洗礼和情感的跋涉。


当机身离开地面飞向隆冬暖阳刺眼的晴空,她才感到一阵惘然若失。身旁一个三岁的小女孩霎时哭叫起来,小小的身子在母亲怀抱中轻轻抽泣。她凝望着女孩稚嫩的脸庞出神:他的那个她不曾见过面的三岁女儿是不是也长了同样精致的脸蛋,倘若她当初自私地带走了她的父亲,年幼的女孩是否哭得更加肝肠寸断?这些已然成为过去,她选择了离开,此刻正一点点远离他们一起生活了四年的H市奔向未知的天空。她从包的底层翻出那张她珍藏多年和他共赴X市的机票,那是她一段刻骨铭心地回忆。在X市的旅行途中他炙热地向她表白。在X市星辰天幕下,他们用着彼此强烈的依恋和吸引绘制一张又一张未来生活的美景。


然而,始终游离于婚姻之外的爱如同玻璃一般容易破碎。临走前,她从他深陷的眼睛下读出了一个男人临近中年的无奈和那一份对家庭义不容辞的责任。她深深吐出一口气,将那张机票慢慢在掌心里揉碎。那些被感情挥霍一空的时光似乎在这一瞬间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小姐,你需要加点咖啡吗?又是那个男空乘笑得彬彬有礼,将她思绪一下子拉回了现实。她看着机舱前的大屏幕显示:飞机目前位置:距离D市420公里。空气清朗面朝大海的D市封存着她大学时光的初恋。那是个笑容像九月阳光一般温暖的男孩陪着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度过了四年的青葱岁月。她想起在他的自行车后飞驰迎面而来的微风,想起那些刻在沙滩上却被海水一次次抹去的誓言。在分别的那一天,他将一张飞回H市的机票交给她后两人便长久地抱头痛哭。在她满是汗的手心中,机票上的字如今已经洇开,模糊得不能分辨。她的初恋始于多年前来到D市的那张机票,也在一张同样飞回H市的机票上结束,生命就是一个捉弄人的轮回。


突然,她感到重心向下一沉,飞机剧烈上下颠簸起来。适才安静的机舱骚动起来,乘客们惊慌地左顾右盼,身边的母亲立刻紧紧抱住了幼女,将孩子的脸深深埋在自己怀中。此时,机舱里传来机组人员的播报:客机在飞行途中遇到强烈气流,发生中度颠簸,请乘客们不要擅自离开座位,系好安全带。


机体颠簸时发出的隆隆噪声宛若魔鬼的低喃,掩盖了一切哭喊和尖叫。强烈的颠簸让她感觉身体即将脱离安全带的束缚,而耳膜也因失重而涨得生疼。一片空白逐渐爬过了她的思维,她想到了H市已步入花甲的父母,想到因为她的固执离开双亲老泪纵横,无助和愧疚顿时像闪电一般击中了她。顷刻间,泪水蒙住了她的双眼。


混沌之中。她感觉一只有力地手按住了她的肩头,使她如筛子般乱颤的身体稳稳地固定在了座位上。这只手带着体温,将安定注入了她冰冷的骨髓。她慢慢开始镇定下来,直到飞机的轰鸣声渐渐消隐下去。


终于飞机停止了颠簸,她抬起泪眼,重新看着这颠覆后的世界。影绰中,她看见了那位笑得礼貌的男空乘,他不知何时坐到了自己身边,一手紧紧抓住前座上的安全扶手,而另一只手始终没有离开她的肩头。


他抬起脸,与她四目相对,那是一双极其平静的眼睛,深得如一泓潭水。那少年时的似曾相识让回忆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她惊讶地在零落的岁月中找到了他。她记起高中时期那个坐在她后座腼腆的总是一言不发专注听着她说话的男生;那个在风雨夜一直在身后默默护送她回家的男生;那个在毕业典礼上塞给她一串水晶钥匙圈后转身就跑的男生。时光荏苒,八年的光景之下,当初的青涩已化作他脸庞的几分坚毅。那个泥土般朴实的男生已经变得高大健硕,而他依旧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一时语塞,嗫嚅着问了个她自己觉得充满傻气的问题:你……你现在在哪里?他爽朗地笑了:我,一直在这里。


相对无言,她装作漫不经心:这次航班什么时候到达目的地?他抬起眼睛看向机舱外茫茫的碧空:已经等候了八年,马上就要着陆了。


她不再说话,而是长久地笑了。她知道手上那张没有目的地的机票的终点是她渴望已久的幸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