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完没笑?!你绝对够狠!

zgjc110 收藏 4 4128


---------------

炒鸡蛋的传说(1)

---------------


床上,一位老人。

床下,一位年轻人,垂头肃立一旁。床边放一矮几,矮几上有一碟子,一碟子炒鸡蛋,老人在吃鸡蛋。

“我们还有鸡蛋没有?”老人说话了。

“没有了,这是最后两枚。”年轻人恭敬地答到。

“鸡蛋没了,看来我大限已到,”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悲哀,“阿蛋,把那几只不下蛋的老母鸡都放了,你也该走了,去北京,永远不要回来。”

“可我除了炒鸡蛋,什么都不会。”

“这已足够,谁能吃到你炒的鸡蛋,都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北京,阿蛋在街头。

阿蛋在电线竿下两眼发呆。上面有张纸条:

招聘

男公关n名:

要求:年轻英俊、身材健硕、谈吐风趣。

待遇:工作轻松,月薪过万。

阿蛋并没有注意这个,他两眼死盯着纸条下面的一个括弧:(另招厨师一名)。

招聘的是个大胖子,阿蛋发现比自己先来应聘的已经有几个厨师了,个个都带着各式刀具、锅碗,气度不凡。自己却身无一物,不由有些胆怯。

“你会做什么菜?”不知何时,已轮到了阿蛋,大胖子一脸的不耐烦。

“我会炒鸡蛋。”阿蛋觉得自己简直是个鸡蛋,一个正准备被炒的鸡蛋。

“什么,炒鸡蛋?你真的会炒鸡蛋?”大胖子一脸惊愕,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阿蛋身上。

“是啊,我只会炒鸡蛋。”阿蛋越发紧张,声音越来越小。

“你等着,别走开,我去找个人。”大胖子说完转身进了后堂。

阿蛋手足无措地站在大堂,听着周围厨子指指点点。

“这么年轻就会炒鸡蛋,多半是个骗子,一会儿看他怎么出丑。”

“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学着骗人。”

“炒鸡蛋是什么,怎么没听说过?”发问的是一个年轻的厨师。

“二十年前,北京最出名的操蛋王失踪后,就没有人敢炒鸡蛋了。”一个翁声翁气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一看,却是那来应聘的厨师之一,此人张口说话,却见舌头少了一截,甚是吓人。

“操蛋王?这名字有意思,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号?”

“因为他不但蛋炒得好,而且为人还很操蛋。”

“炒鸡蛋对于厨师来说,只能是一个神话,没有人能炒得好,除了操蛋王。可惜二十年前他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在哪儿,可能已经死了,唉!”

阿蛋简直想马上开溜,可一想到大胖子的叮嘱,不由有点犹豫。阿蛋的头是越来越低,都快碰到地了。

正遥遥欲坠之间,忽听内堂里一阵喧闹,冲出两个人:走在前面是一个高大威猛的老人,腰杆笔直,胡子很长,雪白雪白的不带一点杂色,一双眼睛向外鼓着,两眼神光暴现,不怒自威;紧随其后为一个胖老头,却是慈眉善目,全身上下圆不留丢的,一双眼睛半闭着,好像永远睡不醒。

高大老人冲进大堂,嘴里高叫着:“会炒鸡蛋的人在哪里?会炒鸡蛋的人在哪里?快出来让老夫见见。”阿蛋一见这阵势,早吓得缩到角落里,不敢发出一声。

“就是你么?”无论阿蛋躲在哪儿,最终都会被找到的。两个老头看着阿蛋,语气中透出一股失望,“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呢,原来是个毛孩子,就你会炒鸡蛋?”

高大老人一把抓住阿蛋:“你要是敢骗我,看我不揪下你的脑袋!”

胖老头轻轻拿掉高大老人的手,一脸的责备:“老二,你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个样子,成什么话,看把这小孩子吓的。”他转身对阿蛋道:“不要害怕,我这个兄弟只要一提起炒鸡蛋就这德行,难怪他了,自从二十年前吃了最后一次炒鸡蛋后,北京城内就没有人会炒鸡蛋了,都馋死我俩了。今天就看你露一手了,哈哈!”

转瞬之间,大堂内已是布置妥当,干净洁白的案板、整齐光亮的天然气灶、不锈钢炒锅各种厨刀,调料罐、锅碗瓢盆都排列得紧然有序。案板上并无它物,霍然是四枚完整的蛋。

站在灶前,阿蛋已没有了紧张,二十年来他最熟悉的地方就是厨房,只有在这儿才能找到在大都市中快被消磨干净的自信。

高大老人看着阿蛋,得意地说:“怎么样,条件还可以吧?你可以炒了。”

阿蛋扫了一眼各种摆设,抬了抬眼皮,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能炒。”

“为什么?难道你本来就是吹牛?”

“不是,我炒鸡蛋有三不炒:没有灶不炒;没有油不炒;没有鸡蛋不炒。”

两个老头一听,相互对望一眼,脸上竟有喜色。

胖老头说话了:“这灶是金帝牌天然气灶,三十六小孔、十二大孔送气,而且可以自由调节火力大小,并有循环上气系统,保证天然气完全燃烧;配备老板牌抽油烟机,绝对环保。这灶的条件满足你了吧?再看这油,金龙鱼牌纯净植物调和油,中饱和脂肪酸、单不饱和脂肪酸和多不饱和脂肪酸比例为027∶1∶1,绝对符合人体健康要求,本周《南方周末》对此还有专门报道,这油的条件也没得说了吧?再看这鸡蛋,今天刚出鸡窝里掏出来的高原土鸡的鸡蛋,这蛋也……”


---------------

炒鸡蛋的传说(2)

---------------


话还没完,阿蛋冷冷道:“这不是鸡蛋,这是鸭蛋。”

“啊,你手未碰过,蛋也没打破,你凭什么说它是鸭蛋?”

“鸡蛋和鸭蛋的分别,从颜色和蛋壳上就一目了然。真正的土鸡蛋颜色呈褐色,鸭蛋颜色偏白;鸡蛋的壳纹理细腻,不似这鸭蛋,壳纹粗澡。最关键的一点是:真正的土鸡蛋永远也长不了这么大。”阿蛋盯着蛋娓娓道来,脸上无比自信。

“哈哈,果然是高手,只一眼就看破玄机。不错,这是鸭蛋,这是我们兄弟想试试你,来人,换鸡蛋!”大堂内一阵骚动,那个翁声翁气的声音又传来:“只凭眼睛就能分辨出鸡蛋和鸭蛋,真仍大厨也,要知道就是真正的老母鸡都无法分辨鸡蛋和鸭蛋,什么蛋它都一样地孵。”

“是啊,我就没看出来,真是厉害!”又是那年轻人的声音。

“别说你了,北京城内大小厨师少说三万多说十万,能凭肉眼分辨出鸡蛋和鸭蛋的人也已寥寥无几了,我看此人定能炒出不同凡响的鸡蛋。”这瓮声瓮气说话的人,摸样虽然可怕,但说出话来却让人不自觉想听。

“老大,你怎么对炒鸡蛋这么熟悉啊?”年轻人怪叫道。

“呵呵,只是比你多长了几岁罢了。二十年前我吃了一次炒鸡蛋,落下这说话不清的病根儿,你说我能不熟悉吗?”

“啊,这么厉害,说来听听!”

“呵呵,有空再聊吧,你看他已经开始炒鸡蛋了。”大堂之内随之鸦雀无声。只听见那天然气燃烧发出呼呼的吼声。

阿蛋从案板上拿起四个鸡蛋,动作缓慢地一个一个敲碎,打入一大碗中,随之左手托起碗来,右手抄起一双象牙筷子,快速搅拌起来。

动作是越来越快,蛋浆被击起尺余来高,却好似被线牵着,又稳稳落入碗中。

热锅,倒油,下蛋,一气呵成,只听扑地一声,锅内蛋花暴出,四个鸡蛋的蛋浆被油煎后冒出的蛋花竟已满出锅沿。刹那间香气四溢,随着阿蛋锅铲横飞,一阵狂铲,下锅装盘,随着那蛋花被装入盘中,四周香味竟似中了魔法,尽数被收入蛋中。

几个围观的年轻人竟把持不住,跟随着香味直扑灶前,幸得周围有围绳保护,才阻住脚步,略为清醒。阿蛋两手平举于胸,缓缓向下平压,直至两手垂于裤缝,肃立一旁,搞定收工。

只见那两位老人早已迫不及待,手持筷子,狂奔上前。

一阵狂嚼,两位埋头苦吃,竟无暇评说。半饷,两位老者相互对望一眼,两眼中竟泪花闪动。

“老二,你说咱们有多少年没吃过炒鸡蛋了?”

“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当年一顿炒鸡蛋,以为已成绝响,没想到二十年后还能吃上,只不过掌勺之人换了。”

“说,操蛋王是你何人?快说,他在哪里?”高大老人两眼一瞪,直视阿蛋。

“操蛋王?我不认识。”阿蛋有点迷糊。

“好小子,竟敢撒谎,看我怎么收拾你!”高大老人起身就要上前,阿蛋吓得连退几步。

胖老头一把拿住,使了个眼色,问到:“年轻人,你马上再炒一盘鸡蛋,让其他众人尝尝,可好?”阿蛋面有难色:“不行,我有规矩的,一天只能炒一盘鸡蛋。今天已经炒过,各位只能明天请早了。”

“哈哈哈!一天只能炒一盘鸡蛋!除了操蛋王,还有谁能定这么操蛋的规矩。我不管你是谁,今天这厨师就是你的啦!不知你可愿意?”

阿蛋这才喜出望外,什么操蛋王早飞到九霄云外,没想到一盘炒鸡蛋就能获得一份工作。

老爹说得不错:只要会炒鸡蛋,这已足够了。

场外围观的年轻人却不干了,这几年经济不景气,大家都下岗了,这份工作看来是没希望了,但好歹也得争争:“不行,我们还没做菜了,怎么也得比一比啊。”

高大老人冷笑一声:“哼,你们谁有本事,吃上一口这剩下的鸡蛋,看看谁还有脸再来跟我理论。”年轻人哪能忍受这激,早扑了过去,拿起筷子,夹起一块。

“不可!”场外一声惊呼,又是那翁声翁气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鸡蛋却也被放入口中。

只见那年轻人快速咀嚼,脸上肌肉竟似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随着他咀嚼动作加大,一股鲜血从口中喷出,这样竟也不能停止咀嚼速度,其神情恐怖至极。

众人惊吓不已,阿蛋忙过去,对准其嘴,砰的一拳,年轻人喷了一地,才算停止了疯狂动作。

翁声翁气的厨师快步上前,细看地上之物,零碎散乱,竟是年轻人的舌头!

“操蛋王门下的炒蛋,岂是平常人能吃的?没有十年以上养气功夫,初尝其美味,无不想疯狂咀嚼,稍有把持不住,就会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二十年前,我不知深浅,吃了一次,咬掉了自己半拉舌头;今天你重蹈覆辙,却咬掉自己整条舌头,看来你还不如我呢。”

翁声翁气的人看着阿蛋:“二十年了,厨师界平静了二十年,看来你的出现,又将血雨腥风了。”

阿蛋看着他摇头晃脑地离去,恍然似在梦中。




---------------

“我们”的寝室(1)

---------------


(二)

这是一个只有我们这样的寝室才干得出来的事。

老四不知从哪学来的点子,从学校食堂买回来一些麻辣豆腐,搅碎后放了一些火腿什么的,倒入少许紫菜蛋花汤一直捣成稀糊状,乍一看像极了呕吐物。

好恶心,弄这个干什么!大家都对老四的龌龊行为表示不满,于是老四开始给我们讲述他的计划:

找个时间约mm出来一起吃饭,事先把这些恶心的东西装进塑料袋藏在衣服里,饭间装作喝多了作呕吐状,然后把这些东西倒出来,接下来……再吃回去……效果一定很搞人……


---------------

“我们”的寝室(2)

---------------


哇!讲到这里,寝食里已是吐翻一片。

不过想想又觉得挺有意思,我们很想知道干出来后会有什么效果,觉得一定会很刺激,于是便一同开始准备这个计划……

如安排的那样,周末晚上寝室四人一起邀请mm出来吃饭,饭间带着那包巨恶心东西的老大一直狂喝酒,我们几个不停地对眼色,准备行动。

突然,老大“哇”地一声,一堆糊状物吐了他面前满满一大碗。

mm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一愣,有些诧异地望着老大。

我们剩下的三个互相使了一下眼色,便同时拿起勺子,争着舀那碗里的东西往嘴里塞。

“哇,不吃也不能吐出来啊,多浪费。”我们边吃边说。

mm一下子捂住了嘴,惊诧地望着我们直犯恶心。附近餐桌上的人也都用见到外星人一般的眼神打量我们。

不管那么多,继续吃。

老四还特地舀了一勺递到mm面前:“味道不错,你要不要也来点?”

可怜的mm立刻起身,向洗手间狂奔去,相信一定去狂呕不止。

我们都哈哈笑了起来,还边吃边咂嘴,顺便让附近餐桌几个人也向洗手间狂奔而去。

“哈哈!好过瘾,够刺激。”老四边说边傻笑,看来这回他是报仇了,等等……老二好像发现了什么,这味道有些……

我也觉得有些别扭,挑起一块西红柿皮问道:“我们有在这些东西里放西红柿吗?”

三个人顿感不对,一起将目光盯向老大。

“啊,不是的……”老大说着,从怀中掏出还未拆开的那包东西:“我是真的吐了,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你们就……”

顿时,写着“晴天霹雳”四个大字的大石头从天而降把我们砸翻在地。

——哇!

…………

我们几个狂呕一番之后,又把老大摁在地上狂殴一顿……

唉,事后我们几个还有mm好长时间都食欲不振,没过多久大家都消瘦了一番,也许只有mm不太介意:刚好锦上添花,只当让苗条的身材再减减肥吧……

(三)

有一次冬天的体育课上,我们学习打军旅拳。

自由活动期间,同学们都在自觉练习,不过刚学会都不熟,动作含蓄一些的像外公擀面条,稍微放开一些的又像巫女跳大绳,教练看得都直摇头。

突然,我们寝室的老四异军突起,以一套刚劲连贯、豪情奔放的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到位,有些似乎已经超出了军旅拳的姿势:

"o_/

'/|

'<

_o|

''__

'/

''o_

'''|

''/

''__o>

__/

'''>

那手法,那姿态,那幅度,那力量,让所有在场的同学叹为观止,自愧不如。舞了大半天,他最后终于以一个漂亮有形的pose收场:

''o/

'-|

'/>

整套动作酣畅淋漓,干净利索,顿时全体哗然,向他投以崇拜的目光。

谁知老四收起pose以后,擦擦手指头说了一句话:“tmd终于把粘在手上的一大坨鼻ti甩掉了,没想到粘得这么紧,害我费那么大劲甩了半天……”

顿时全场翻倒……

之后又群用刚学会的军旅拳暴扁这个浪费大家表情的家伙……

大汗……

(四)

终于轮到我出场了。

一次做化学实验,我在走的时候偷偷带出来一瓶钠块。大家都知道钠遇水会发生剧烈反应,同时释放出大量的热,就像生石灰遇到水一样。不过相比之下钠块反应要剧烈得多,所以这些钠是泡在煤油里保存在试剂瓶中的。

突发奇想,不知道把这些钠块放在厕所里会有什么效果,于是我将装着钠块与煤油的瓶子拧开盖,放在宿舍楼厕所小便池旁,然后找个蹲位间蹲下将门拉开一条缝静观其变。

等了大半天,似乎还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小试剂瓶,我有些着急了。

终于,有一位gg晃晃悠悠地进来,嘘嘘到一半时发现了这个小瓶子,于是好奇地将jj调转方向,瞄准瓶子……

接下来开始听到瓶子里咝咝作响,就像水烧开了一样翻出大量的泡沫与蒸汽,这位gg突然一惊,停止了嘘嘘,看看瓶子,又低头看看自己的jj……

就在这时,瓶子里突然“轰”地一声,周围顿时火光四溅,看来是反应过于剧烈点燃了煤油,瓶子也被冲得飞了起来,还拖着一道长长的火焰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这位毫不知情的gg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懵了,拎着自己的jj惊叫着冲出厕所……那叫声恐怕十里可闻……

接下来燃烧着的瓶子从空中落下,掉进了旁边的一个蹲位间里,随后传来的便是“咚”的瓶子落水声,“砰”的一下反应过猛的爆炸声,之后伴随着“咝咝哗哗”炼油一样的反应放出大量蒸汽的声音……

许久,反应终于平息下来,还好厕所里没有其他人,我慢慢地来到那个蹲位间,小心翼翼地开门一看……

哇!真叫一个惨不忍睹,整个蹲位间弥漫着一种说不出什么味道的蒸汽,蹲位池里反应残留下来的不明生成物还在“嗤嗤”地翻着泡,而蹲位四周的墙上放射状地沾满了被炸碎的便便,用“粪发涂墙”形容再好不过了……


---------------

“我们”的寝室(3)

---------------


大汗……

想像着当时便池内火光乍起、便便四处飞溅的壮观景象,不觉一阵干呕。我赶紧关上了门,趁没人发现迅速离开了现场。


---------------

××饭店大堂经理风云录(1)

---------------


假如您不幸在酒店工作。恐怕您最知道大堂经理是个什么玩意儿了。而真正了解这个职位的秘密的人就很少。大多数人都认为大堂经理是美差。天天在大堂里遛弯,拿高工资,泡前台MM、餐厅领位、各部门美女等等。

其实大堂经理最惨了。特别是在我国的酒店业,纯粹一“孙子”行业。荣誉给了领导,黑锅全是我背。现讲几个奇闻逸事,供大家娱乐。

(1)早餐记

一日,一外地客人跑来投诉:“唉,我缩,火鸡!(唉,我说,伙计!)你姐也叫私刑饭店呀!(你这也叫四星饭店呀!)么早餐也忒没档次了!(妈的,早餐也太没有档次了!)”

大堂经理:“对不起啊,先生(这‘对不起’三个字都成了我们这行的口头语。另外一句就是‘厕所您往前走然后左拐……’)您给具体说说……”

客人:“你介(这)西餐厅早上咋连个包子,油条都没有啊!最起码也得给碗馄饨呀!”

大堂经理:“……”

(2)问价格记

一客人:“通缉,我住蓄(同志,我住宿)!最便宜的房间多少钱?”站在前台的大堂经理:“您好,我们最便宜的是双人间330元。”(便宜吧,那几年酒店业不景气。)

客人立马掏出115元说,“住一宿!”

大堂经理说,“您这……?”

“我一个银住(我一个人住)!”客人说。

“我知道,”大堂无奈,“可是我们房价就是330元,您这个连房价都不够,就更别说长途电话押金了,另外您不是还得有其他店内消费么?”

“我一个银住!不打电话,双人330,我单银不揍死115?(我单人不就是115?)”

(3)睡大床记

某日,酒店没有大床房间了。

一黑社会打扮的男人来前台C/I(登记入住)。

大堂经理刚好在,于是解释道:“对不起先生,我们没有大床房间了。您看您能不能一个人住有两张单人床的房间?”

“行!”客人低头填RC(登记表)回答道。

“谢谢您啊!”

“唉,我就不喜欢大床,躺在床上想擤个鼻涕,吐口痰什么的都喷不出去。老弄床上!”

“……#¥·#¥·%¥%……”大堂经理额头冒汗半天没说出话来。

---------------

××饭店大堂经理风云录(2)

---------------


续:

(1)一天凌晨3点,前台的MM把大堂吵醒,说前台有客人投诉要找大堂。(通常下中班,第二天上早班都会住在员工宿舍)那位大堂睡眼朦胧的到前台后,只见一40不惑的男人拍着台子叫着:“一袖(宿)要俺几百块,连开水都不给俺打。俺找你们经理!”凌晨3点举着暖壶到前台打开水???……

(2)一天下午大堂刚接班,就见有一男人在前台大吵:“握(我)孩子丢了!”大堂一听马上就跑过去了,真是孩子丢了还了得!到前台后,那男人说:“握昨天晚上谁叫欠(睡觉前)把孩子和条仓库(长裤)放在门口的袋子里,早上就没了!”原来他们那儿把鞋叫孩子,他把鞋和裤子放在洗衣袋里了……

(3)那天大堂在前台帮忙,一40多岁的女人到前台说:“你们服务员收了俺钱,没给俺钥匙,叫俺咋进屋。还有啥也没给俺,明儿的早点叫俺咋吃?”“给您房卡了吗?”“就给了俺这个。”(她把房卡给大堂看)“这就是钥匙,把这面插进去,灯变绿了就行了,这个卡上盖了章,拿着它到餐厅用早餐就行了”“哦……盖个戳就能吃饭,一个塑料片就能开屋门,北京就是北京……”


---------------

阿呆的故事(1)

---------------


阿呆从小就有口吃的毛病。

★外出篇

⊙有一天,家里有客人要来,阿呆的妈妈叫阿呆去买东西回来。

到了商店。

老板:“牛肉干一包100元。”

阿呆:“我买……买……买……”

老板立刻打包起来。

阿呆:“买不起!”

⊙阿呆又问饼干怎么卖。

老板:“一包80元。”

阿呆:“好……好……好……”

老板立刻把饼干包起来。

阿呆:“好贵!”

⊙阿呆拿起一瓶汽水。

老板:“一瓶30元。”

阿呆:“开……开……开……”

老板立刻把汽水瓶撬开。

阿呆:“开什么玩笑!”

⊙随便买了东西,回家途中,有人在卖饮料,可以试喝。

老板:“要不要喝一小杯?”

阿呆:“我喝……喝……喝……”

老板立刻倒了一杯。

阿呆:“喝不下。”

⊙阿呆继续走,路上遇到了客人。

阿呆:“我妈请……请……请你到我家吃便……便……便……便饭!”

⊙刚过完年,客人拿出红包要给阿呆。

阿呆:“不……不……不……”

客人立刻把红包收起来。

阿呆:“不好意思!”

⊙客人:“我有事要找你爸,你爸在不在家?”

阿呆:“在……在……在……”

客人拉着阿呆的手走入家中。

阿呆:“在外面。”

★医院篇

⊙有一次,阿呆得了重感冒,躺在医院中。医院规定家属只能有一个留下来。

阿呆母:“阿呆,你要谁陪你?”

阿呆:“妈……妈……妈……”

爸爸听了,起身就走。

阿呆:“妈,您……您……您回去好了。”

⊙医院规定,每六小时吃一次药,六点、十二点。

阿呆母:“阿呆,现在几点了?”

阿呆:“六……六……六点……”

阿呆母立刻把药灌下去。

阿呆:“六点还不到!”

⊙值大夜班的护士,忘了有没有替阿呆打针。

护士:“刚刚打针了没?”

阿呆:“打……打……打……”

护士立刻把针打下去。

阿呆:“打过了!”

★父亲篇

⊙阿呆好不容易出院了,为了付医药费,欠朋友钱,只好同他爸去出摊。

阿呆爸爸慢慢地把小东西放在地上。

阿呆:“快……快……快……”

阿呆爸把东西全倒在地上。

阿呆:“快跑!”(警察来了)

⊙阿呆跑回家中,阿呆母闻讯马上回家。

阿呆母:“你爸怎么了?”

阿呆:“死……死……死……”

阿呆母放声大哭。

阿呆:“死不了!”

⊙阿呆爸坐牢了。阿呆母带着阿呆要坐计程车到飞机场回高雄娘家住。坐上计程车时,才发现飞机票忘了带,阿呆打开行李。

阿呆:“这里……这里……”

计程车直奔飞机场。

阿呆:“这里没有!”

★相亲篇

回到乡下,阿呆的外婆觉得阿呆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找了媒人来做媒,好几次快成功,但仍失败,因为……

⊙第一次:女方:“你家有没有钱?”

阿呆:“有……有……有……”

媒人:“好!不错,可以做少奶奶。”

阿呆:“有钱才怪!”

⊙第二次:女方:“你喜欢什么?”

阿呆:“野……野……野……”

女方:“野女人!走了!”

阿呆:“野百合。”

⊙第三次:女方:“你是骑机车还是开车?”

阿呆:“我骑……骑……骑……”

媒人:“骑机车也不错,不怕塞车。”

阿呆:“骑脚踏车。”

⊙第四次:女方:“如果结婚后,你第一胎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阿呆:“男……男……男……”

女方:“重男轻女!老古板!走了!”

阿呆:“男孩比较皮!”

⊙第五次:阿呆母叫阿呆不要讲话了。事后问阿呆刚才那个女孩怎样。

阿呆:“不……不……不……”

阿呆母:“不好?媒人,那个女孩不要了。”

阿呆:“不错!”

⊙第六次:好不容易,有个女孩看上阿呆忠厚老实,于是约个时间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女孩情不自禁吻了阿呆。

阿呆:“再……再……再……”

女孩:“什么?好!再见!”头也不回地走了。

阿呆:“再来一次!”

⊙第七次:又有女孩看上阿呆,相亲后第二天,女孩主动打电话来。

女孩:“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阿呆:“我忘……忘……忘……”

女孩:“忘记了?算了!再见!”

女孩挂上电话。

阿呆:“忘不了!”


本文内容于 2010/12/31 19:42:13 被小编a7编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