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水落石出:交通事故牵出的杀人案

华东老军迷 收藏 38 12163
导读:水落石出:交通事故牵出的杀人案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在距华东××省W市1000多里路的天×市的辖区内,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黑色的××牌轿车,在与来车交汇时,因对方远光灯照射的睁不开眼睛,在向右急打方向时,不慎翻入路边的沟里。轿车的驾驶员受了伤。接到事故报警的交通警察和120急救车及时到达了现场。在把受伤轿车驾驶员送到医院救治的同时,对事故车辆展开了调查。 这辆挂着××省W市牌照、受损严重的轿车被吊上来后,交警开始仔细检查车辆受损情况。当打开轿车后备箱时,在场的人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大伙儿全部都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水落石出:交通事故牵出的杀人案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在距华东××省W市1000多里路的天×市的辖区内,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黑色的××牌轿车,在与来车交汇时,因对方远光灯照射的睁不开眼睛,在向右急打方向时,不慎翻入路边的沟里。轿车的驾驶员受了伤。接到事故报警的交通警察和120急救车及时到达了现场。在把受伤轿车驾驶员送到医院救治的同时,对事故车辆展开了调查。

这辆挂着××省W市牌照、受损严重的轿车被吊上来后,交警开始仔细检查车辆受损情况。当打开轿车后备箱时,在场的人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大伙儿全部都惊呆了:映入人们视线的,是穿着高跟鞋的一具女尸!情况紧急!接到案情通报的刑警队员火速赶到了现场。在法医对尸体检验后,得出了死亡结论:女子面部呈紫色,脖子里有一道深深的勒痕。再结合其它特征,因此,断定这名女子是被绳索勒住脖子后窒息死亡。于是,警方一面与车辆的户籍所在地 ——××省W市联系,一面立即控制了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驾驶员陈×。

天×市警方感到案情重大,立即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兵分两路:一是按照车辆的信息,迅速联系××省W市的公安机关;二是立即对车辆的驾驶员展开初审。

先说根据车辆信息联系到的W市的情况。22号的上午,在××省W市的经济开发区,公安机关和边防派出所接到了居民张先生的报警。说是自己的妻子王××昨天早上开着自家的轿车到公共汽车站点等候载客,也就是平常所说的“黑出租”,一夜没有回家。一直到今天也没有踪影。拨打妻子的手机,也打不通。怀疑出了意外。当时公安机关从张先生那里并没有发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因此,就把张先生对妻子王××的报案列为失踪人员记录在案。

这个所谓“失踪案件”的转机出现在王××失踪的第二天的上午。

在离W市200多公里开外的本省L市,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小汽车碰撞一骑电动自行车的行人后,开车的男人坐在里面纹丝不动,只是从小汽车副驾位置上下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在查看情况后,随后从口袋里拿出几百元钱,打算“私了”此事。谁知,人家受伤者根本不愿意这样处理,坚持要报警、经过交通警察来处理。

这时,令人们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个开车的男人在听到人家坚持报警处理时,迅速启动汽车,挂上前进档、放下驻车制动、加大油门,一溜烟地绝尘而去。现场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同车男子、受伤的骑车人和围观群众。这时,回味过来的群众愤怒了,担心同车的男子趁机逃跑,一拥而上,把他牢牢地控制起来,直到接到事故报警后赶来的交通警察来到。

面对交通警察的询问,这个男人一口咬定自己是“搭车”的,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知。这时,L市的交警把围观群众提供的车辆号牌传给了W市的同行,查找车主的有关信息。而此时,W市的警察已经接到了“失踪”者王××的丈夫张先生的报案,对在几百里以外发现的车辆信息高度重视,马上派专人前去L市调查了解。

面对W市警察的盘问,这个“搭车”的还是那个说法:“我就是个“搭车”的,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况且我也从来没有去过W市。”这时,W市的警察认为这个问题绝非简单:W市的女司机连人带车在W市当地失踪;车辆在200公里外发生事故;车上坐着两个男人;开车撞人的男人驾车逃跑;而女司机则音讯皆无。一系列的情况分析使W市警察得出了一个初步结论:那个失踪的女司机王××有可能凶多吉少、遭遇不测!

这时,在W市当地展开摸排调查的警察也得到了令人振奋的线索:通过大量走访公共汽车站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他们十分肯定地说,当时有两个男人上了王××的“黑出租”车。于是,警方在提取了宾馆、招待所的住宿登记信息以及大量的W市暂住人口信息后,发现了这个“搭车”的,名字叫薛××,现年38岁,家住在北方××省的一个小山村里。

这个薛××去年底曾经来W市某船厂打工,在其亲戚杨X家居住。同住的,还有一个人,是薛××的老乡,名字叫陈×!那么,这个所谓的“搭车”人为什么对警察撒谎说从来没有到过W市呢?这里面肯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肯定有鬼!这个薛××有重大作案嫌疑!当警察在薛××面前拿出陈×的照片时,一直死不开口的薛××顿时眼睛发直,然后情不自禁地开始手发抖。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在天×市警察对车辆驾驶员陈×的初审情况。这个现年34岁的家伙,在回答警察的讯问时,答案五花八门、满嘴里面跑舌头,简直令人啼笑皆非:一会儿说自己是坐车的,与司机不认识,开车的人见出了事故,把车送给他了,然后驾驶员跑了;一会儿又说这个逃跑的车主可能是个杀人犯,看到出现事故后,害怕被抓,所以畏罪潜逃了。反正把谎话编的自己都不相信。

在天×市警察索要、检查这个陈×的驾驶证、身份证时,他递给警方的,正是那个薛××的身份证,而他并没有驾照。这个没有文化的陈×,把警察当成白痴了,妄想蒙混过关。殊不知,二代身份证上面的彩色照片非常清晰,与面前的这个陈×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这时,接到《协查通报》的W市警方,一面紧急请求天×市警方积极协助;一面火速派专案组成员前往天×市押解犯罪嫌疑人。当操着一口浓重的黄海半岛口音的警察出现在陈×面前时,这个被所谓的“义”字冲昏头脑的、无知的人,彻底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即将走到尽头。

原来,这两个凶残的家伙,是在最北方的一座城市打工时认识的。两个人又是老乡,因此关系格外亲密。那个薛××,比陈×大四岁。在许多地方打过工,也摆过水果摊儿。他的所谓的这些社会经历,令陈×佩服的不得了,简直有点崇拜了。因此,对薛××说的话,是言听计从。后来到了2009年下半年,他们来到W市的船厂打工。工期完成后两个人回家了。

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后,在外野惯了的他们闲的难受,恰巧听说W市的一家船厂又招工,所以,他俩结伴再次来到了W市,投靠在亲戚杨×家。去船厂应聘时,才知道人家暂时不招工了。就这样,在亲戚家吃住了一个多星期。亲戚的脸色开始不好看了,说话給他们听:两个大男人,不出去挣钱,在这里白吃白喝,算怎么一回事?于是,当天晚上,在与亲戚大吵了一次后,离开了亲戚家。

半夜里,他们就开始下手撬开了一家小超市的门,大吃大喝了一顿。第二天早上,他们的魔影出现在了街头公共汽车站点附近,寻找作案对象。当王×开着自家的私车在公共汽车站点儿出现时,这两个罪恶之人选择了她下手。

另据陈×交代,在劫持了王×后,陈×曾经反对将王弄死。可是,那个薛××说:你不弄死她,你就走不了。将来会后患无穷。就这样,一条无辜的生命消失了。在逃窜的路上,他俩商量着下一个罪恶:准备在路过别的城市时,实施“碰瓷”—— 故意制造车辆碰撞,然后讹诈钱财。由于薛××不会开车,因此,车辆由陈×驾驶。在行走到L市时,陈×由于脑子里想着杀人的恐怖事情,思想开了小差,撞上了骑电车的行人。当听到人家坚持报警时,做贼心虚的他担心罪恶败露,所以,也顾不上薛××了,开车跑了。当狂奔到天×市时,再次出现了事故。他再也跑不动了,逃亡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感谢楼主的原创!感谢楼主对军事版面的支持!希望楼主在新的一年一如既往的支持铁血论坛,支持军事版面!祝楼主新年快乐!


本文内容于 2011/1/1 20:34:16 被蓝卒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