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与人民为敌,就是最大的公共利益

现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已经结束,“公共利益”的界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说实话,界定“公共利益”的确是件难事,因为利益诉求不同。

结合中国的国情,涉及房屋征收与补偿的主要双方,就是政府与房地产权拥有者的个人;其中的房地产商不过是“二政府”。在这样两个当事者当中,谁是强势者呢?显然就是政府了。只要政府认定了是“公共利益”的,那就根本没有作为利益涉及者另一方的个人说话权。这就是中国的国情。因此,在中国,凡是政府的利益就是“公共利益”,凡是个人的私利就一定不属于“公共利益”;当着这两种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让步的一定是后者,而绝对不能是前者。

显然,这是一种霸道思维。

说到这儿,我想起了一则林肯的故事。

有人认为林肯对待政敌的态度不够强硬,对他说:“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成为朋友呢?你应该想办法消灭他们才对。”

“我难道不是在消灭政敌吗?当我使他们成为我的朋友时,政敌就不存在了。””林肯温和地说。

林肯这位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有搞霸道的权力。可是,这位伟大的总统即使是要消灭政敌,也异常地“温和”,只不过是让政敌成为自己的朋友。

我们的人民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但在涉及一己之私利的时候,“为人民服务”就成了事实上的“不为人民服务”,甚而与人民为敌。人民政府不是把人民当作朋友,而是“政敌”。林肯是在想方设法消灭政敌,我们的人民政府呢,却在制造政敌。在这种国情之下,欲正确界定“公共利益”,其戛戛乎难矣哉!

所谓的公共利益,实际上就是老百姓的利益。我们总说国家利益至上。但我们想一想,如果没有老百姓,哪来的“公共”?没有老百姓的利益,又哪来的“公共利益”?国家利益是虚的,老百姓的利益才是实实在在的!维护了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就是在维护国家利益。这个道理一些当政者很是想不通。他们总以为,“我”掌了权,就有了发号司令的权力,而“我”所发出的任何一个号令都是正确的。这不但是一种霸道思维,更是一种弱智思维。林肯的思维就是一种智者思维。

我们在界定“公共利益”的时候,多一些智者思维,少一些弱智思维,事情可能就会好办得多。我们一些当政者之所以思维弱智,根本上说就是他们的立场不对头。我们一些当政者,他们的立场基本上是与人民为敌:不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政府就不能维护“公共利益”。这是事实上的本末倒置。

我们要把这种本末倒置再颠倒过来。具体到拆迁这件事情,我的基本立场就是:宁可让政府吃亏,也绝对不能让老百姓受损!

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锅里有了碗里才会有。在国家与老百姓之间,孰为“锅”,孰为“碗”?在我看来,老百姓就是“锅”,国家才是“碗”。世界上没有哪个真正富裕的国家,他们的老百姓是穷光蛋。民富则国富,国富则未必民富。现在的中国,国家已经富得脑门子发亮了,老百姓却在为吃个苹果而发愁。这样的国富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如果我们端正了立场,真正站在13亿中国人民的立场来考虑问题/处理问题,那么,界定“公共利益”就轻而易举了。

为绝大多数老百姓拥护的,就一定是最大的“公共利益”。相反,则是少数人谋私利。欲让绝大多数老百姓去为某些利益集团的私利让步,事实上这就是在与公众为敌。我们的人民政府一定要切记:

不与人民为敌,就是最大的公共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