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道堂违规看病遭曝光停业 卫生局调查遭拒

世界王牌 收藏 1 228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231/12312221.jpg[/img] 昨日,市民前来咨询时,发现大道堂已关门停业。日前,媒体对大道堂院长刘逢军“神奇医术”及其身份进行曝光并提出质疑。 本报2010年7月6日,刊登《养生市场乱象六问》报道,其中针对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养生面诊”的过程、科学性,以及该研究院院长刘逢军的有关资质提出质疑。 本报讯 (记者张太凌)看几眼病人就能开出方子,不见病人只需看三五天的近照也可以“望诊”,无论是癌症还是老年痴呆、糖尿病,


北京大道堂违规看病遭曝光停业 卫生局调查遭拒

昨日,市民前来咨询时,发现大道堂已关门停业。日前,媒体对大道堂院长刘逢军“神奇医术”及其身份进行曝光并提出质疑。


本报2010年7月6日,刊登《养生市场乱象六问》报道,其中针对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养生面诊”的过程、科学性,以及该研究院院长刘逢军的有关资质提出质疑。


本报讯 (记者张太凌)看几眼病人就能开出方子,不见病人只需看三五天的近照也可以“望诊”,无论是癌症还是老年痴呆、糖尿病,吃“大道养生宝”都可转好……


前日,央视等媒体对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简称大道堂)院长刘逢军的“神奇医术”进行了曝光,同时对其各种头衔等身份提出了质疑。


昨日,大道堂保安称单位已停业放假。


北京市卫生局表示,大道堂涉嫌存在诊疗行为,如其涉嫌非法行医将取缔。


卫生局人员进门调查遭拒


昨天10时许,西城区平安里西大街8号的大道堂,大门紧闭。门前两、三位等候在此的咨询者不停地跺脚以驱散寒意,一位中年女士隔着大道堂的门缝,要求店内的保安开门让其进入。


“你让我见一下刘逢军,如果他不在,我进去给他留封信。”遭到拒绝后,该女士对周围的人称:“一次我发烧,在医院两个月都没治好,到这里两个星期就给调理好了。”该女士表示,早在1998年她的一家人就是大道堂的顾客,家里老人和孩子都来这里治病,效果不错。


对于大道堂被媒体曝光的事,该女士认为,曝光仅涉及药价及没有食品许可证等问题,并没有否认疗效。“我不是托。”该女士一再强调。


上午11时30分,一辆写有卫生监督字样的车停在大道堂门前,车上下来两名身穿制服的女工作人员,她们对大道堂门里的保安称“是西城区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并出示证件要求进店查看,保安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开门。两位工作人员对着紧锁的大门拍照后离开。她们称,只是了解大道堂是否还在经营。


预约挂号电话仍在运行


昨日上午9时,大道堂一度开门,但咨询者们很快被请出,并被告知大道堂已休息停业。但大道堂门口的告示显示:养生咨询明年1月1日元旦当天暂停营业,1月2日和3日均有养生师值班,刘逢军也会在1月3日上午提供咨询。


大道堂值班的保安称,大道堂已经停业放假,至于何时恢复营业,1月3日元旦假期后再来咨询,或查看大道堂的网站。


昨日,大道堂的电话预约仍正常开通,通过电话可以挂到刘逢军1月3日上午的号。


昨晚,大道堂的网站没有任何有关停业的消息,声明栏中最新的内容是,大道堂院长刘逢军更名为“刘承恩”,意为“感恩天地……使中医养生事业发扬光大,万古流长。”


药监称养生宝“非食非药”


昨天,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毛羽在接受央视《焦点访谈》采访时表示,通过目前报道,大道堂存在涉嫌诊断治疗的问题,如果其非法行医,肯定是取缔其一切活动,如果后果严重,还要负刑事责任。


北京市工商局西城分局也表示,将核实大道堂的经营范围、经营行为的相应资格,工商机关还要对大道堂是否存在欺诈行为,或者侵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进行调查。


据了解,经刘逢军望诊后,不管咨询者想调什么病,都吃由大道堂自制的食疗产品大道养生宝。刘逢军在自己的书中就列举了使用大道养生宝治愈肺癌的病例。据估计,大道堂四个小时的销售额,就可能超过20万元。


北京市药监和质监部门有关人士表示,大道养生宝既没有食品许可证,也不是药品,更不是保健食品。“没有任何治疗和保健作用,连保健的功能都不具备。”


专家说法


“靠《易经》望诊荒唐”


每当有咨询者一落座,刘逢军一句话都没问,只抬头看几眼就开出了方子,平均每个人的“咨询时间”只有几十秒。


刘逢军曾解释其望诊时称:“3个小时望诊254人。一位西医教授很惊讶,她问我靠什么手段。我说,靠《易经》的高度哲学抽象法和全息论。”


“(刘逢军)诊断不是规范的诊断,只是说火、阴虚等,而且说吃我的东西能解除病情,那就是医疗行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袁钟博士称。


北京中医药大学原中医养生康复系主任翁维健教授表示,刘逢军望诊开方的行为并非咨询而是看病,其几十秒望诊开方的过程很“潦草”,即使一、两分钟处理一个病人,按照目前的诊断的规定是达不到的。


就神速望诊所依据的《易经》和全息论,袁钟博士认为,全息论是没有得到认同的东西,易经是一种文化,用他们来做科学的诊断疾病,比较荒唐。


翁维健教授称:“病是诊出来的,不是算出来的,目前有的人让病人无需开口,便知病情根源,看看掌纹,看看手心,看看面相,就把方子开出来,这成江湖医生了。”


“隔空望诊是个笑话”


据大道堂工作人员介绍,刘逢军靠《易经》、全息论望诊不但“神速”而且还可以“隔空”,就是在咨询者不到场的情况下,刘逢军可以通过咨询者照片望诊,只要提供三五天内带有面部和舌相的近照就可以。


“如果依照照片来判断疾病,这让医学界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是一个笑话。”袁钟博士表示,没有人有这个能力,要是有人有这个能力,就没必要让病人到医院检查,让病人把照片寄给医生看就可以了。


相关


“神医”经历及头衔受质疑


在大道堂出售的书中这样介绍刘逢军:刘逢军1952年出生,1994年42岁退役,受过中医学高等教育。退役后,被聘任为北京光明中医学院养生系的系主任和教授、西藏驻京办事处医务部门的中医师和主任。刘逢军自称是卫生部养生师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


但据调查,刘逢军并没有提及自己在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医学高等教育。原北京光明中医学院院长闫孝诚教授称,该学院存在时,只是一个民办性质的学校,没有评定职称的资格,也没有设立过养生系。刘逢军和大道堂与该院只是挂靠关系。西藏驻京办事处则表示,办事处没有医务部门,刘逢军仅是在10年前租过办事处的地方。


经调查,卫生部根本就没有养生师专家委员会。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