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35节: 兄弟阋墙

平山大侠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URL] 第35节: 兄弟阋墙 在决定大宋王朝生死存亡的1125年,金人在磨刀霍霍、厉兵秣马,而那些手握重权的衮衮诸公——大宋帝国的执政者们却在朝堂之上掀起了一场你死我活、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并深深地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平山大侠 “兀室,你别故弄玄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35节: 兄弟阋墙


在决定大宋王朝生死存亡的1125年,金人在磨刀霍霍、厉兵秣马,而那些手握重权的衮衮诸公——大宋帝国的执政者们却在朝堂之上掀起了一场你死我活、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并深深地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平山大侠


“兀室,你别故弄玄虚,有什么好主意,直截了当地说。”

杨仆催道。

“还不是老一套,策反呗!”

“策反、策反,你就知道策反,前一段时间让你策反郭药师,结果怎么样了?”杨仆不满地问。

“我正要向大皇上禀报呢……”

“兀室,你就给大家介绍一下吧。”完颜晟道。

“现在南朝燕山府的军政长官,从知府蔡靖到转运使吕颐浩都是文官,对军事一窍不通。整个燕山府的警备大权,实际掌握在郭药师的手中。”

“兀室,大家想知道你策反郭药师一事进行得如何了,扯那么远干啥?”完颜宗弼催促道。

“眼下,策反郭药师一事,虽然还不能说是最后大功告成,但也是胜利在望了。我们巳与郭药师达成了协议,只要我大军一到,他就献城投降,也许三镇不用动刀兵就唾手可得!”

1125年的整个夏季,金军一直在金宋边境秘密集结兵力。到秋季以后,尤其是9、10两个月,金军的兵力调动与集结达到了高峰。这段时间,金朝将大量的女真军、渤海军、奚军、契丹军、汉军从本土调往平州与云中。金军在边境地带频繁的军事调动,本应被视为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先兆,这些异常不可能不引起宋方的警觉。

9月,驻平州的金军在属县搜刮壮丁签军,距平州最近的清化县榷盐场也遭到金军的洗劫。大队金军骑兵从平州方向越境进入清化县劫掠居民、焚烧房舍。为防不测,燕山宣抚使蔡靖、转运使吕颐浩一面修缮城池、积极准备防御,一面以银牌飞报朝廷。但是,朝中执政大臣们正忙着筹备郊祀庆典的事,竟然没有上报官家,只是回复蔡靖让他相机处置。蔡靖无奈,只得与吕颐浩尽己所能,做好职份内的诸事。

10月,河东部分州县上报童太尉:金将粘罕在云中集结了大量军队,金左金吾上将耶律余堵也至蔚州检阅军兵。金人在飞狐、蔚州等地筹集粮草,似有南侵之意。

在金辽开战之初,金人原本并没有染指燕云之意。金人与宋人结盟的根本目的是夹击辽朝,共分辽土。只不过后来金人见宋军在战场上接连败绩,才产生了轻宋之心与毁约之意。

这证明了一个事实:就是宋朝能否成功地收复燕云,关键不在外交而是在于军事。金人是典型的唯武力论者,金辽开战之后,女真与契丹势成水火,金军主力无遐他顾,在辽朝没有被灭亡、天祚帝没有被擒获之前,金人是不会为燕云归属问题,同宋朝彻底闹翻,使自身再树一敌的。况且宋军伐辽在客观上也造成了宋金夹击辽朝的态势,这与金人的根本利益并不相悖,所以金人自然也不会与宋朝斤斤计较的。

但是现在局势变了!金人安定了后方,扫除了一切后顾之忧,昔日的盟友已经没有任何以资利用的价值了,而南朝虚弱的军力、巨大的财富,都使金人迫不及待地要发动战争,摄取更多的利益!

金人为发动这场战争是处心积虑的,将开战的时间定在12月初,这寒冷的冬季,一是因为金人自小生活在冰天雪地的东北,很适应严寒的气候,并在与辽的战争中,积累了极为丰富的冬季作战的经验。二是在冬季,不仅河北一带湖泊塘泺都结冰了,而且大地与道路也冻得非常坚硬,十分便利于金军重甲骑兵的机动。更为重要的是,冬季的黄河进入枯水期,丧失了天险的作用,非常有利于金军展开渡河作战,这对缺少工兵和缺乏渡河工具与经验的金军来说,无形中减少了许多的麻烦。

为了达到战争的突然性,金人从金天辅七年(1123年)10月,完颜晟甫一上台开始,就在各个方面进行精心地计划,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战争爆发之前,在各路兵马集结的过程中,完颜晟要求完颜希夷想方设法,尽量维系对宋朝友好睦邻的关系,以避免打草惊蛇。完颜希夷心领神会,立即开展外交活动,派人照会董贯,约期商谈金方归还蔚州、应州、飞狐、灵丘等地的手续问题。

同时,为了阻止宋朝陕西军入援开封,完颜晟令大太子完颜宗峻为特使亲赴西夏,请西夏参战,并在西北发动攻势,将宋军主力尽量牵制在陕西。

金军在边境地区调动异常的情报汇总到汴京,但是并没有引起执政的宰臣们的足够重视,宰臣们虽然将边境州县的警报上奏官家,可也是轻描淡写,同样没有引起赵佶的警惕。

媪相童贯时领枢密院事兼两河、燕山府路宣抚使,是大宋主管北方军政诸事的最高官员,他将官邸设在太原。进入10月,从中山府不断传来消息,大批金军云集平州、云中府各地,太原附近的金人以及金军中的汉儿,也都往云中集结。同时,金人派出辎重队,在云中府各地大量收购、征集粮草。但是童贯对金军一系列可疑的动向仍旧置若罔闻。这位掌握着北方军政大权的统帅,没有做任何加强战备的事情,相反他却认为:有关金人即将南下的传闻,纯属无稽之谈。不过,他也没有闲着,他正忙着派马政之子马扩和辛兴宗去云中(今山西省大同市)粘罕的大营去谈判接收蔚州、应州(今山西省应县),以及属于这两个州的飞狐、灵丘等地的手续问题。当然,他也没有忘记交代马扩顺便打探一下金人究竟有无南下之意。

10月19日,马扩、辛兴宗抵达粘罕的大营,这一回儿,金人倒没有浪费时间,马上开始谈判,但是谈判的内容却大相径庭、南辕北辙。粘罕狂傲地笑道:“南朝小儿,你们还想要蔚州、应州这两个州嘛?好叫尔等知道,山前山后都是我大金将士血战获得的土地,那能轻易割让!南朝暗中招纳张觉、收容叛官逃民,早己违背了盟约。我朝屡次行文追索,尔等一味虚文哄骗。如今要想赎罪,须再送几座城池,也许我朝大皇帝可以赦免你们违盟之罪。”

马扩据理力争,粘罕扔下一句话:“本帅无暇与你浪费口沫!”拂袖扬长而去,留下首席谈判代表萨里穆尔,继续和马扩舌剑唇枪地交锋。

这一天两人争论到中午,都感到口干舌噪、饥肠辘辘。萨里穆尔便请马扩用餐。走进餐厅马扩见餐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比平时里丰盛了许多,大大超出了接待的规格。马扩顿时愣住了,遂问:“这是何意?”

萨里穆尔放声笑道:“贵使不必心疑,我们两国之间的外交谈判结束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招待贵使,因此特为你摆下的送行酒席。”

次日,马扩返回复命,萨里穆尔与之同行。到了太原,萨里穆尔当面将外交文书交给童贯。童贯拆开一看,只见外交文书措词强硬、激烈,满纸都是指斥宋方背盟纳叛、图谋不轨。并扬言金军已做好战争准备,不日将与太尉会猎太原城下。这不啻是一份宣战书!童贯看得胆战心惊、汗流浃背,不由急道:“贵国立国未久,能有多少兵马?怎敢窥伺我大宋!况且两国断交兴兵如此大事,为何不预先通知商量?!”

萨里穆尔笑眯眯地答道:“现在告之也不晚哪,若要我方罢兵,只需割让河东、河北两地即可。今后贵我两国以黄河为界,大宋也可保全祖宗社稷。”

童贯这才意识到金人这次是要真的动武了!但是海上之盟他即是主使者又是执行者,怎么也脱不了干系!遂不听取马扩立即将情况上报朝廷的建议,压下不报。宋朝失去了最后的备战时机。

早在金天会三年(1125年)春夏之交时,完颜晟就下令成立了侵宋战争的大本营。由皇弟完颜杲(斜也)亲自出任金朝兵马大元帅、坐镇黄龙府总领各军,协助自己掌控全局。另组建东路军与西路军。金东路军建枢密院于平州,以汉军都统刘彦宗主院事。完颜宗望为东路军元帅、统一指挥东路军。完颜宗昌、阇母为副元帅。

其中,阇母为南京路都统、埽喝为南京路副都统,指挥驻平州的东路军西进兵团。以完颜宗昌(挞懒)为奚族六部路军都统,指挥驻中京的东路军南进兵团。刘彦宗的汉军作为东路军第二梯队跟进作战。

金西路军建枢密院于云中、由时立爱主院事。完颜宗翰为西路军元帅、统一指挥西路军。完颜希尹为右监军兼先锋经略使、指挥西路军先遣纵队。

金天会三年(公元1125年)12月,金太宗完颜晟下诏伐宋,以完颜杲兼领都元帅,居会宁府节制。以完颜宗翰为左副元帅,以经略使完颜希尹为元帅右监军,以左金吾上将军耶律余睹为元帅右都监,自西京(云中)南下太原。以完颜宗望为南京路都统,阍母为副都统,知枢密院事刘彦宗兼领汉军都统,自南京入燕山。六部路军帅完颜宗昌配合南京路行动。

在决定大宋王朝生死存亡的1125年,金人在磨刀霍霍、厉兵秣马,而那些手握重权的衮衮诸公——大宋帝国的执政者们却在朝堂之上掀起了一场你死我活、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并深深地陷入其中、难以自拔!以六贼为首的各个派系全都卷入了政治斗争的漩涡中。

事情的起因是宰相王黼以复燕云有功,专权自恣,他与当朝太子赵桓不合,当时赵佶次子郓王赵楷在父皇面前很是吃香,王黻便联络大臣图谋废掉太子赵桓,拥立郓王赵楷为嗣君。王黻暗中串联,大搞阴谋诡计,妄图断送赵宋王朝合法接班人的举动,自然引发了朝臣们的不满。

太子亲信御史中丞何粟,连上七道奏章,激烈的弹劾王黻。尚书左丞素有“浪子”之称的政客李邦彦,也跳出来联合蔡京之子蔡攸与内侍梁师成一起,在官家面前打王黻的小报告。于是乎这个不自量力、想一手遮天的王黻,非但没有把太子扳倒,反而自己却倒在一片责骂声中,灰溜溜地下了台。

王黻被赶出朝堂,赵佶再度启用年近八旬的老太师蔡京总领三省。蔡京虽然想在来日无多的余年再好好地为自已谋取更多的利益,无奈发脱齿落、头晕眼花、整日价昏昏欲睡,再也没有精力去打理政事,权柄遂落于其子蔡绦之手。

大宋王朝除了皇族这天下第一世家,就数蔡京家族了。蔡京的四位公子都是宋朝炙手可热的人物。其中幼子蔡絛还尚了官家的四公主茂德帝姬,成了当朝的驸马郎。

蔡絛暗中弄权的行径,引起了朝中两位宰相白时中与李邦彦的强烈不满,他们与蔡京的另一个儿子蔡攸结成一党,又掀起一场政坛风波。

官家终于厌烦了,下令蔡絛停职反省,并要童贯亲自上门去拜访老太师,暗示蔡京交权。听了媪相一番话里有话、软中带硬的劝慰,蔡京伤心地哭了,老泪纵横、悲哀难抑的蔡京叫起撞天屈来:“官家为何不让我再干几年啊?定是有人在背后进谗言陷害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