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乐青662案]的一些臆想

epjxh 收藏 0 5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费尔多思


我不把这个案叫做钱云会案,也不叫做12.25事故,是因为这个案子的核心是6.62亿元的征地补偿款,和这个补偿款背后的故事相比,一个人命太小了,没有标志性意义,一个日期也太模糊了,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毋庸置疑,浙能乐青电厂的征地事宜,是和乐清市谈的,虽然征的是寨桥村的地,但寨桥村并不知道这个谈判的细节;而给寨桥村民的补偿,是乐青市和寨桥村谈的,浙能乐青电厂也不知道细节,这种暗箱操作,太普遍了,我们不在这里讨论。


乐青电厂和乐青市达成了七亿元的土地补偿协议并兑现,而乐清市和寨桥村的协议出了点麻烦,原因是村民嫌补偿的太少,于是有了钱云会的上访,也有了乐青当局的反上访,为了维稳,乐青方面动用了专政工具,也不况外。


这个钱云会不知道内情,只是凭感觉认为村民得到的补偿款太少就要上访,所以后来政府方面说“钱云会等村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也非常正确,他们确实不明真相,当然也不知道在乐青当局支付寨桥村民补尝款时,从电厂支付给乐青市的补偿款中扣除了一点手续费或服务费,或者叫辛苦费,这也是司空见惯的、稀松平常的事。政府方面为了维稳的大局,不愿意透露这个数字,肯定也有更周全的考虑,给寨桥村民每人一万元的补偿,肯定考虑到了“老百姓不造反”这个限度,于是才有了收取费用的比例,留了6.62亿,发给农民0.38亿。


这件事本来就不算什么大事,捂一捂,关上几个人,也就过去了,谁知道那个倒霉的电厂厂长,竟把七亿元这个数字透漏给了寨桥村民,制造了极大的不稳定因素,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设想,这个人是整个操作过程中违背协议的第一人。电厂和乐青当局的协议里,肯定有一些权利义务之类的必要的条款,比如,政府方面保证电厂建设的正常秩序,电厂严守秘密之类,而随着电厂的泄密,使问题复杂化,因此电厂应付很大的责任。


再说这收取的6.62亿,我们应该相信群众应该相信党,在众目睽睽之下,任何一个个人都不会占为己有,我们尤其不能低估国家干部的思想觉悟,不能低估共产党人的办事能力,任何个人绝没有胆量贪污这笔钱,这笔钱最大的可能是用于一个团队,至少是用于和征地谈判到协议执行有关的团队,或者,至少是相关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只有这样,我们的政府才有战斗力,才能团结如一人。事后的一系列事情,也确实证明了乐清方面维稳的决心,维稳过程中的配合默契,团结一致,也进一步证明了我们的党政团队,是有充分的工作能力的。


有了各单位协同,就有了战斗力,团结就是力量,这话真不假。在这个力量面前,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什么样的奇迹都能创造出来,用传统的眼光看问题就会失灵。做个钱云会,那不仅不叫犯法,不需要偷偷摸摸,那是维稳,是立功,是要光明正大,可以选择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有人理直气壮的反问,如果是谋杀,敢选择这样人多的场合吗!这话一点不假,问的有理有据,谁敢说这是谋杀?这不过是在进行一项可以立功受奖的例行公事而已。


一切都进行的那样井井有条,该来的车,手一招就到,不该留下痕迹,监控就失去存储功能,大批的警察及时赶到,有可能的目击者,统统请进看守所,任何当事人,除了盘算自己应得的奖励外,几乎什么也不用思想,事态进程,早在领导的高度关注和掌控之中了,而且,这种掌控还相当细腻......即便是一个新闻发布会,也做得相当有逻辑技巧,通过否定被人按着碾死的情形,逻辑地否定了谋杀。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考虑乐青662案,就没有解释不清的事情了,唯一解释不清的是那个诡异的看守所。 我们都知道,冯巩和牛群有一张神奇椅子,坐在椅子上得人就都只会说真话,乐青的看守所,就像这把椅子,凡是没有进去的人,都说假话,都造谣说是谋杀,进去一坐,马上说真话,谁也没有看到是谋杀了。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