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一卷 战争 第八章

海猎潜 收藏 15 1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URL]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恐怖份子在灌木丛中躲着向河对面开枪射击,卫兵与那个暗中人不时的向对方还击,卫兵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此时已靠近河边,手中的突击步枪子弹已用光,换上新的子弹,对面露出头的恐怖份子又被暗中那人一枪穿破胸膛,恐怖份子只要稍一露出踪迹都被狙击枪打死,对面土丘的机枪突突突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恐怖份子在灌木丛中躲着向河对面开枪射击,卫兵与那个暗中人不时的向对方还击,卫兵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此时已靠近河边,手中的突击步枪子弹已用光,换上新的子弹,对面露出头的恐怖份子又被暗中那人一枪穿破胸膛,恐怖份子只要稍一露出踪迹都被狙击枪打死,对面土丘的机枪突突突突的不停射击,这时一处灌木丛中突然抛出一颗手榴弹,抛到了河对面,登时那一片的灌木丛轰炸起来,两个恐怖份子被炸飞出来,其它的恐怖份子恐怖份子纷纷撤退,那人的狙击枪射击不停,恐怖份子纷纷倒地身亡。

卫兵也在灌木丛中向未露身的恐怖份子狙击,土丘外的恐怖份子都被杀死,土丘上的枪孔“突突突突”的发射激光,但灌木丛和丛林都没有人影出现。那人早不知又躲到了哪里,而卫兵此时也换了一个地方,躲在一株树后。

河面上浮起了那土著人的尸体,对面的火力仍旧不停,估计土丘后还有数十个敌人,这时土丘后突然传来了枪声,只见几颗手榴弹向上翻了上来,接着是燃烧弹、手雷,土丘周围冒起了一团大火,接着是冲锋枪的声音,恐怖份子的惨叫声一轮的响起,不时有恐怖份子的尸体被抛上土丘外。

卫兵大喜趁敌人的机枪暂时失去射击的机会,从丛林后闪出换下冲锋枪穿过河桥向土丘冲来,冲锋枪的火力打开了一个缺口,几个机枪孔都被他的火力扫描爆炸,后面更是爆炸声不绝,震耳欲聋,整个土丘似乎已被我方的人拿下。

只听土丘后恐怖份子恐怖份子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卫兵已奔到土丘前,土丘上突然爬上一个人来,这人手举机关枪,威风凌凌,正是罗锋,身后又爬上一个人来,却是黄祥。两人正大笑着向他招手,卫兵爬上土丘,与两人站在一处,大喜道:“你们怎么从后面突围过来了?”

黄祥道:“我们发出了信号给各个同志,同时让已遇到的同志相互传递,结果路上不段遇到我们的人,我们已聚合杀伤力就大了起来,这群王八蛋哪是我们的敌手,更何况我们是侦察兵,里面神枪手有十几个,一路上就这么聚下来,遇到几个狙击手都让我们合伙杀死了,但也牺牲了不少同志,现在分散在林中的同志还有很多,我们只聚集了四十多人,但拿下这个二道关已足够了!”

罗锋接着道:“我们有些同志为了这个二道关将敌人狙击手引了开去,结果在途中消失了,但二道关的十几个狙击手所剩不多,充其量也不到五个,光我们杀的就有三个,看来这一关是拿定了!”

卫兵狐疑道:“不对呀,张勇和那个女兵呢,他们被俘虏了,现在在哪?”

罗锋叹气道:“我们抓住路上的敌人盘问,结果得知张勇和六名同志已被敌人转移到了别处,听说是用来做什么实验,可能是制造武器或者迷幻药什么的,他们不用自己人而用我们的同志做实验,用心真是狠毒。”

卫兵突然想起了丛林中的那个狙击手,正想向两个班长汇报,可转头一看丛林那人根本就没有显身,心道这人不愿意显身,我又何必多事,也许真正的狙击手都喜欢暗中自由吧,他又想起了什么,向罗锋道:“老罗班长我找到了那个暗道,可惜只能通到二道关。”

罗锋笑道:“我们已从恐怖份子俘虏那得知每一关都有一个通道是通向第二关的,直到最后第十道关,不过那个已没什么用了,我们不需要它,我们的目的是消灭丛林内的敌人,而不是躲避他们,所以我们要直冲森林深处,一直拿下去!”

卫兵突然又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喃喃道:“那个二道关的把关狙击手血鹰呢?怎么他始终都没有出现?”

血鹰,二道关的把关人,号称杀死过606个敌人的出色狙击高手,却至今还没有出现,卫兵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当他狐疑时,只听河对面的丛林传出两声枪响,两个人影一闪而过,似乎是一个在追踪另一个。

卫兵心一动,向罗锋道:“老罗班长你带着同志们去攻三道关,我去找最后一个狙击手。”

罗锋奇道:“最后一个狙击手?谁?”

卫兵正色道:“一个代号叫血鹰的狙击手,曾杀死过606个强敌,这个人一出现对我们很不利,你先带同志们撤离,这里交给我!”

罗锋道:“不行,对方如此厉害,你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还是我们留下来帮你!”

卫兵道:“我们暗中还有一个同志枪法了得、狙击术诡异莫测,有他和我配合就足够了,你们先撤吧!”

二道关土丘后的几十名已恐怖份子全部阵亡,罗锋一咬牙带着其余解放军向丛林内前进,进攻第三道关卡。

卫兵托着冲锋枪向河对面的丛林穿过去,循着灌木丛向“两个影子”寻去,快速走了一百多米,只见一处灌木丛中有血迹,他托枪刚要走过去,突然身后一阵风闪过,卫兵急忙转身,枪口对准身后,没有人,他又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一株树后又一个人影一闪,那灌木丛内的血迹应该是暗中帮助自己那人的,而在丛林里扰乱他的注意力的肯定是敌人。

卫兵的耳根绷紧,全身每一处神经都紧张起来,突然只听嗡的一声,他急忙一偏头,一发子弹从面前穿过,他心悸下猛的向灌木丛内跃进,身后砰的响了一枪,他正感到骇然,只见一株树后又一个人影一闪,卫兵冲锋枪猛的向那边的树扫射,激光四射,一个人从一株后跑出,卫兵猛的对他射击,子弹如雨点般打了过去,那人后心中了一枪倒在地上,卫兵心中一奇

卫兵围着林子寻了一圈,也没见到两个目标人的踪影,他猛然想到那个暗道,两人会不会进入暗道呢?他往原路奔回,只见刚才暗道那棵中空的树前又一个恐怖份子狙击手死亡,血还在往下流,伤口带着子弹烟味,很显然这是刚被射杀死的,两个狙击手中的那个暗中人就在附近,他看了一眼中空的树洞,这旁边没有脚印证明他们没有进入里面,卫兵又望向那条河,只见河面上的那个土著还飘在那里,只是河水不远处却冒着烟,显然那里也刚经受火力攻击,而这种清黑色的烟雾不是突击步枪和机枪、手榴弹等所散发出来的,而是只有狙击枪才能发出来的烟雾,他亲眼见过暗中那人用狙击枪杀敌时枪口火焰上冒出的这种烟。

卫兵四处张望着,再没有任何踪迹,于是他认定那人和敌人刚从河边上走过,而穿过河边的只有那座桥,于是他跑向桥,桥洞上有几发子弹打穿的洞,桥是用坚石做的能打穿它的也只有狙击枪,于是他走过桥,又穿过土丘,这时已穿过了二道关通向第三关卡的路上。

他在想两人是怎样绕开他的目光而出现在土丘后的呢?他想不通,这也许是普通人学不会的狙击手之技,他继续往前走,这边的丛林更深了,突然前面传来枪响,他急忙穿跑过去,枪声是不远处的一片丛林传出来的,他跑的飞快,正当他往前面跑时,突然一具尸体挡在了他的前面,这具尸体是一个解放军的,他骇然的望了一眼,又向前奔去,不远处又一具解放军的尸体,他骇然的停步了,难道就在罗锋与黄祥带着部队撤离二道关的时候,那个狙击手就跟在了后面?那个狙击手在卫兵心目中这时指的是代号血鹰。

在他的心中血鹰是个可怕的敌人,他可以杀死606个强敌,那四十个解放军战士更不再话下,可还有那个暗中人,他肯定跟着“血鹰”,他一定在暗中跟血鹰搏斗,二道关的几个狙击手尸体就能证明,但他可能没有血鹰的速度快,因为这两具解放军的尸体可以证明。

卫兵卫兵继续往前奔,前面竟然不住出现解放军的尸体,一具,两具、三具,每隔百余米就有一两具的解放军尸体倒在丛林内,卫兵骇然,这一定是血鹰干的,只有血鹰才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他怒吼一声,挺着狙击枪向丛林快速穿行。

路上还是会见到解放军的尸体,四十个解放军战士已有十三个倒在了通往三道关丛林的途中,每见到一具尸体卫兵就对血鹰惊怕一层,杀敌的欲望也多了一层,一路上走去,又走了百余米,接着发现了三具我方人的尸体,这时前面的林子已又传出了枪声,卫兵奋力向前追寻,跑到枪响的地方,只见又是一具解放军尸体,他骇然的观望着四周,前方一株树后露出一个黑枪管,卫兵猛的躲向一株后,那个枪管突然掉了下来,接着一个人直直的倒下却是一个恐怖份子,前面是三道关,恐怖份子已开始出现,刚才那恐怖份子显然是被刚刚打死。

卫兵心道罗锋和黄祥两个班长不知现在到了哪里,正想着前方又是一连串的枪响,他寻着枪声追去,绕过几个灌木丛,听出枪声是从林子北边传出的,往北边追去,只见又到了河边,这条河直延伸到林子的深处,水面上一滩红血,下面是一个解放军的尸体。

卫兵沿着河走,手中的狙击枪好象全无作用,他一个敌人没杀,反而发现的都是自己人的尸体,这种骇然情形令他急噪起来,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找到那个凶手“血鹰”,他要为他们报仇。

前边的树开始森密起来,有的树紧连在一起,看来往前走路会越来越少,树木越来越多,卫兵穿过树木,这些树如同倒影,一株株的掠过他的身前,但目标还是没有发现,这时给他的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狙击手,甚至不是一名解放军战士,而是一个惊慌失措的流浪者,在大丛林内流浪。

卫兵喃喃自语道:“不杀死血鹰我就什么都不是,不杀死血鹰我就什么都不是。。。。。。。。”

绕过一段树林,前面横七竖八的躺着解放军和恐怖份子的尸体,双方死伤都很惨重,解放军几乎全军覆没,死了三十多人,而恐怖份子也死亡五六十人,看来这里不久发生了一场大枪战,不知落粉和黄祥二人此时在哪里?

他在林中几乎没有目标的行走着,骇怕、惊恐、无知、急噪、愧疚的心理一阵一阵的交替着,终于他发现了人影,只见一个解放军战士正和两名恐怖份子徒手搏斗,那两名恐怖份子身手敏捷,那解放军战士勇猛灵动,但双拳不好敌四手,一个恐怖份子看准时机要掏枪暗袭,卫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手中的狙击枪已对准了那人的脑门,砰,这狙击枪没安消声器,正中那恐怖份子的额头,砰,又一枪林一个恐怖份子也倒下,那个解放军战士刚要转过身来,突然前面出现了两名恐怖份子,卫兵一枪又打死一个,另一个开枪向那解放军射击,解放军一个滚身躲开子弹,同时手中的手枪及时开火,那恐怖份子被击中心脏而死。

就在这时,那个解放军刚要站起身的一刹那,一发子弹从他的左胸膛射入,右胸膛穿出,打了个横穿,解放军眼一迷蒙倒在了地上,卫兵对着四周的林子连续发射了五六枪,同时大声咆哮着,他已被激怒了,像一头被猎人引弄的狮子,突然发起疯来,他口中大喝着:“滚出来!”喝一声狙击枪就射击一发,“滚出来!”这声音在林中回荡着,无数同胞的死已令他丧性,他要杀了这个强大对手,血鹰……

这只手温软玉滑竟是一个少女的手,卫兵被她拉到树后,恍然一惊,刚要张口已被她用小手捂住,口唇“吻”住她软腻的掌心,登时说不出话来,眼睛直直的看着她,这少女一张瓜子脸,鼻子秀挺,眼睛大大的,露出一种令人一眼心怡的神情,唇小而诱人,望着卫兵似乎是关怀又似乎是责怪。

卫兵登时看得呆了,少女用手在面前晃了晃,疑问道:“你傻了吗?”

卫兵老会才反映过来,满心的疑问,他不禁脱口而出道:“你......你就是那个暗中的.....狙击手?”

少女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是解放军,不过枪法好一些而已。”

卫兵遇到她总觉得有种心跳的感觉,少女突然一皱眉,好象很痛苦,卫兵猛然看到她的肩头也中了一枪,手中的狙击枪却仍高举着,他登时有种怜香惜玉的感情,紧张的问道:“你……你中枪了?”少女咬着下唇低声道:“刚才在二道关的路上与血鹰狙击中了他一枪。”

卫兵更加内疚起来,没想到一直暗中相助她的竟是这样一个少女,这少女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自己也就二十岁,那少女最多不超过二十五,他怔怔望着少女,关心道:“很疼吗?”

少女点了点头,轻声道:“好象打进了骨头里。”

卫兵与藏身在一株树后,树后的空间很小两人正面对面的紧挨着,少女的脸与他几乎近在一起,卫兵闻到她身上幽香的女性气息,只觉自己心跳加快有些头晕。

少女道:“血鹰这时已受了伤,正是杀他的好机会,我们联手把他除掉!”

卫兵大喜,“我们联手”这四个字证明她以把自己当成搭档,有了这个美女搭档,他的心不禁有种冲动,这股冲动从内心冲击着他:要保护她,绝不能让她再受伤害。

也许这个少女的狙击术比自己强,也许这少女会觉得他很幼稚,但有她在身边,卫兵总觉得有股无形的力量在鼓舞着他:杀死血鹰,证明给她看,自己是个男人。

卫兵望着少女询问道:“你猜他现在躲在哪?”

少女的唇与他的嘴只有几厘米,少女一张口说话,就有种幽兰的香气向他的脸上吹来,她好象伤口在破裂,痛楚的道:“他已不在这里了,但他不会放过我们的,只要他有一口气就会回来报仇,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此时他的左臂膀整个已不能用了,但凭一只胳膊我们两人联手还杀不死他,那我们就太没用了!”

卫兵脸一红,好似少女说太没用了指的是他,他定下心来道:“我们现在就出击吧!”

少女点了点头,指着远处的丛林,缓缓道:“那里估计是直通往三道关的入口,我在三天前已到那里检查过,已经没有恐怖份子了,估计他们在搞什么阴谋,不过我们直闯过去一定能追上血鹰,他觉不回走出三道关的,因为他要面子,一个把关者却从自己的关内逃到别关他的面子挂不住,也不只他这种狙击手的所为。”

卫兵道:“我们一个明,一个在暗,继续配合,你受了伤又擅于隐蔽就在暗处好了,我在明处出击。”

少女忍着痛楚笑道:“杀了血鹰,其它关的狙击手就不敢小看我们中国解放军,在心理战术上已输了一着。”

卫兵叹气道:“可惜我们已死了三十多位同志。”

少女摇头道:“还有大多数同志还在,相信都在前面,落在后面的很快就会赶上来的,我们多拿下一关,就等于为他们多开通一条路。并且我军特种兵已经到了他们的根据地,相信当我们狙杀了血鹰之后,特种大队会转过来营救我们的!”

“特种大队?你是?”卫兵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

“是!”少女坚定的说道。

“能进入特种大队是我的梦想,当初班长就是一位特种兵,但是我们已经好久都不联系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卫兵喃喃的说道。

两人说完从那株树后走了出来,少女对卫兵道:“现在我们前进,我依然在暗中,你只顾走的就行,我会暗中跟来的。”

卫兵关心道:“可你的伤势……”

少女露出一种迷人的微笑,轻声道:“这点伤不算什么!”


作品书友群:7118967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