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铁血战争之尖刀连 (一)

wujin794793160 收藏 29 8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铁血战争之尖刀连 (一) 七十年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段祥和而又安定的年代。 在内地的一些三线国有企业里,家家户户关系都非常融洽,和睦相处,那时完全可以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来形容。 特别是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铁血战争之尖刀连 (一)

七十年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段祥和而又安定的年代。


在内地的一些三线国有企业里,家家户户关系都非常融洽,和睦相处,那时完全可以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来形容。


特别是每到夏天,无论大人小孩,所有人都搬了竹椅、竹床、凉席等物出门纳凉。大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摇着芭蕉扇喝茶、吸烟、唠嗑;小孩子们却很难得安静下来,洗过澡后也凑到一起四处追逐、打闹、嬉戏。


A市的五二零兵工厂,几乎每天晚上七点多钟都会有三个年约四十上下,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的中年人聚集在离厂水库最近的马路路灯下捉对厮杀象棋。由于这里靠近水边比较凉快,人也比别处多一些。


他们之所以显得与众不同,是因为这三个人从不与别人搭讪、闲聊,而且他们还都是样貌比较恐怖的残疾人。一个在看管水房,一个在看厂大门,一个是扫马路的清洁工。很多人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他们的绰号分别叫做“聋子”、“断胳膊”和“跛子”。


虽然极少有人跟他们来往,但周世祥却从小就是个小棋迷,在他们身边观战过许多次后,渐渐对他们脸上长长的伤疤和伸出来十分粗糙,到处布满伤疤如同“鬼手”的样子,已经觉得不那么害怕了。时间再长些,更熟悉点后也能跟他们比划比划,偶尔杀上那么一两盘,在几个大人点头赞许的同时不知不觉跟他们打开了话匣子。


“叔叔,你们为啥脸上都有这么长的伤疤呀?”


“打仗打的呗!”


“在哪儿打仗呢?”


“在朝鲜战场上啊!”


周世祥闻言小心翼翼地伸出小手,摸了摸其中一个人脸上宽阔的疤痕后,再充满好奇地问道:

“那能给我讲讲你们打仗的故事吗?”


“呵呵!故事好长,一下讲不完的。”


“那就每天讲一点呀,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可以吗?”


“……”


就这样被他轮流磨叽着,三个男人终于答应每人给这小家伙讲一个故事。而这三个男人中跛子年龄最大,大家首推由他先讲,他想了想,点点头道:“那我就给你讲个尖刀连的故事吧!”


瘸子眯着眼点燃一根烟,慢慢地吸了两口,好象在努力地追忆着往事。半晌,他才缓缓开口讲了一段他刚参军时的往事,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儿开始了……


一九五零年的冬天比较寒冷,抗美援朝的战争正向三八线一带推进,而这一代地方受西伯利亚寒流的影响,显得比别处更要冷上许多。


在满眼尽是白雪皑皑的崇山峻岭中间,一条弹坑累累的宽阔公路,蜿蜒地向南伸去。美国坦克、大炮和卡车的残骸,横七竖八地躺在公路上和两侧积雪的原野里。一场激烈的战斗刚刚结束。


白天,飞机成队地飞来,不断地在头顶上盘旋、俯冲着。嗡嗡的轰鸣声拖拽着急剧的怪响,炸弹的咆哮,子弹的吼叫,震耳欲聋的响声伴随着巨大的冲击波把山坡和公路两旁枯黄的树叶全都震落了。


大地在抖动着。放眼望去,洁白的雪地里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着新添的小黑点儿。泥土夹杂着碎石块漫天飞舞,惊起了林中成群成群的寒鸦,惊慌失措地四下拼命逃窜去了。剧烈的爆炸声,震得人们头脑发胀。


一到夕阳西下,暮色渐渐浓密的时候,大地上的景象又全变了——穿着白色宽裤宽袄的老人,把幼儿兜在背上的妇女,蹦蹦跳跳的青少年……他们扛着程亮的铁锹和镐锄,背着结实的背架,挂着盘成圈圈的粗长绳索,从废墟般的城镇村庄拥上了公路,你呼我喊地投入了紧张的修路战斗。


在一个个弹坑周围,铁锹和镐锄上下翻飞,碎铜烂铁被铲走,坚冰和积雪被敲开搬掉,碍事的破炮架和烂卡车被人们推出了公路。连比较难对付的又笨又重的废弃坦克,也被掀动了。


一群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拉着拧成麻花状的几股铁丝,齐声吆喝着:“一——二”,“一——二”“……”。他们拽的拽,推的推,坦克被推拽得底朝天翻倒在公路两侧的雪地里。长长的公路上此起彼伏地散发出阵阵欢声笑语。


一条人的洪流,踩着公路上的冻土、积雪和碎冰,穿过热火朝天的劳动场地,向南推进。这洪流中,有满身尘土和泥浆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士,有抬担架的朝中支前民工,还有驮着重炮、重机枪和弹药的骡马。人们不住地擦着汗,头上飘动着腾腾的热气,正追击南逃的侵略军。


隆隆的炮声,从遥远的南方传来。


在一支志愿军队伍的最前头,大步走着一个身材高大、肩宽腰圆、方方的脸庞上泛着红光的军人。这是志愿军一位师侦查连连长,名字叫帅青山。


由于连续地战斗和行军,他顾不上理发,下巴上盖着一层厚厚的兜腮胡子。一个二十六七岁的人,看上去却有三十来岁了。


他仰起赤红的脸,朝响着炮声的方向望了一会儿,回过头来羡慕地道:“一排长,听!是咱们的炮!也不知道是哪个有福分的,把肥肉捞到手了。”


这话触动了个头不高但长的非常结实,一脸神采奕奕的一排长王晓福。他怀着兴奋和担心的心情对大家喊道:“小伙子们!别迈方步子喽!加快速度赶上去,快逮住狼羔子啦!”


队伍里随着响起欢乐的喊声:“加油哇!”“加把劲儿!”“加油——!”


队伍前进的速度更加快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