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十二节 南虚北实(2)

拆哪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五十二节 南虚北实(2) 哈尔滨 黑龙江省政府 大门外,几个士兵正在悬挂一块新漆的木牌,白底的木牌上面一行漆黑的大字显得分外刺目,东省自治维持会。一列车队开了过来,因穿着冬装而显得臃肿的士兵们笨拙地从车上跳下来警戒,然后车队中间的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被恭敬地打开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五十二节 南虚北实(2)

哈尔滨 黑龙江省政府

大门外,几个士兵正在悬挂一块新漆的木牌,白底的木牌上面一行漆黑的大字显得分外刺目,东省自治维持会。一列车队开了过来,因穿着冬装而显得臃肿的士兵们笨拙地从车上跳下来警戒,然后车队中间的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被恭敬地打开了,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张景惠,原东北军东省特别行政长官]。男子下车后看了看那块新漆的木牌,突然很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头。

一直紧跟着的随从顺着张景惠的目光望过去,那块新挂的木牌明显的挂歪了,随即明白了张景惠为什么不高兴。随从冲上前去一脚把还在捣腾牌子的一个士兵一脚踹倒在地:“妈的,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养条狗都比你强!重新挂好了!”被踹倒在地的士兵委屈地爬了起来,望了望踢自己的人,转身默默地调整着牌子的方向。“主席,很快就挂好了,外面冷,您还是先进去吧。这点小事,我来办,我来办就好。”随从恭敬地对张景惠说。张景惠的鼻子里哼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下摆,走进了院子。

办公室内,随从把张景惠脱下来的大衣挂好,然后谄媚地说:“主席,您看,关东军的坂垣征四郎大佐要求,哈市要悬挂日本的太阳旗,这事怎么办?”

“嗯?还要挂太阳旗?他妈的,这日本人也太过份了。”张景惠有些恼怒地问道。

“这个,主席,恐怕不这样做也不行啊。关东军在齐齐哈尔的实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他们的支持,恐怕我们。。。。。。”随从有些犹豫。

“恐怕什么?”张景惠不耐烦地抬起头来。

“主席,如果不是日本人的支持,恐怕我们在这里主政会有更大的阻力。远的不说,就说驻在哈尔滨的28旅丁超部吧,他可是中东铁路的护路军,至少他就可能会刁难我们。何况现在从吉林撤下来的冯占海部,从依兰开进的李杜24旅,还有刑占清的26旅,正在南郊集结,到时候恐怕我们难以支持。”

“那,就按日本人的要求做吧。”张景惠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回来,想办法去阻止冯占海,李杜,刑占清他们入城,但绝对不能无礼。”



============================================================

阿城 东北军28旅会议室

“欢迎各位同袍来哈尔滨,说实话,现在哈尔滨就剩下我们28旅了,本来没有底气,但现在你们来了,我腰杆子硬了很多。”东北军护路军总司令,28旅旅长丁超说完后带头鼓掌。

“现在整个东三省,就只有哈尔滨还没有沦陷,日本人一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现在驻长春的多门二郎第二师团的主力已经集结完毕,正以泰山压顶之势分几路扑来。于琛澄这个败类倒不足为虑,但天野旅团、长谷部照旅团已经做好了警戒,只等铁路方面准备好,第二师团就能在一天之内到达哈尔滨。”待掌声平息下来,冯占海的话又使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我们这几个旅,好赖也有七千多人枪,如果就这样让日本人进来了,我们又如何向国人交待呢?我等军人,抗敌御侮是本份,就是战死沙场,也能青史留名。”第26旅旅长刑占清站起来说道。

“刑旅长所言极是。不过,依我之见,我们这四个旅,必须要有一个统一指挥,不然的话,整个战役没有一个统一指挥,恐怕我们很难坚持。”第24旅旅长李杜点头道。

“依我看,还是冯长官来做这个总指挥吧,大家意下如何?”丁超提议道。

“那,冯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建议,我们还是分为三个方向吧,东路,中路,西路,剩余的一部作为机动兵力随时策应。大家意下如何?”

正当讨论得热烈时,一名参谋突然敲门进来,在丁超耳边附耳说了几句。丁超大怒,拍案而起,整个会议室立时安静下来。“丁兄,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杜问道。

“张景惠竟然让市民悬挂日本国旗!”丁超满脸通红地说道。

冯占海也变了脸色:“诸位,依我看,事不宜迟,我们应该以最快的速度进驻哈尔滨!再晚一步,恐怕哈尔滨又会让这些败类给卖了!”


================================================================


哈尔滨 省政府

会议室里的气氛显得非常融洽,张景惠正在给冯占海,丁超,李杜,赵毅,刑占清等接风。

“欢迎欢迎,张某正为本市的治安发愁呢。你们看,这日本人,俄国人,还有各色人等,唉,整天都忙得焦头乱额了。现在各位到了本市,虎威到处,一定四境清平,四境清平。”张景惠满脸笑容地拱手说道。

“张主席此话当真?”冯占海似笑非笑地望着张景惠问道。

“当真,绝对出自肺腑,出自肺腑。”

“那好,治安问题就交给我们了。丁旅长。”冯占海的脸色突然变得郑重起来。

“有!”丁超啪的一个立正,忍住了笑。

“看样子要先辛苦一下28旅的弟兄们了,你们先去接管警察局吧。”冯占海正色道。

“是!”丁超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哎,冯长官,这个。。。。。。丁旅长,丁旅长!”张景惠面色尴尬地望望冯占海,又望望用标准的军姿跑步前进的丁超,抬腿准备去追赶丁超,刚追出门,却听到了丁超粗大的嗓门,正在向院子里的卫队下达命令。

“命令!立即接管全市警察局!收缴所有枪械,全市进入军事管制!反抗者,就地正法!”

“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